第二十六卷 第四十五章 龍哥的歸來

  那位紅衣少女,想來便是二娘子曾經提及過的孟婆婆家幺妹,她是除了大陣守護者孟婆之外,另一個能夠指揮奈河冥猿(也就是鬼面袍哥會口中所說的水齊天)的人。

  此時的她,臉上滿是怨毒,看著場中我方的所有人,特別是伏地受傷的馮排長,咬牙切齒地說:“殺了我這么多小伙伴,我一定要讓你們血債血償的!”這話說完,她雙手朝天舉起,像一個殉道者,口中咕唧咕唧,喊出了一堆常人難以聽懂的話語來。

  這聲音高低不平,音域寬廣,有著特有的頻率,使得那些奈河冥猿像滾冒的開水,開始朝這邊沖鋒而來。

  沒有槍火的遠距離控制,一旦被這些人肉炸彈貼上身,這可真的是一場災難了。

  其實早在紅衣少女出現之前,我們在大廳中的形勢就已經很堪憂了,幾乎每一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傷,不堪重擾,有人倒下了,即使沒有倒下,也處于生死的邊緣。我們的對手從來都不仁慈,他們擁有人性里面最邪惡的一面,而且都是骨干,鬼面袍哥會的成員,至少都是臉上種了鬼基的精銳會眾,無論是論格斗,還是拼術法,普遍素質并不比我們這次前來的宗教局人員,差上多少。

  而在人數上面,對方則呈現出壓倒性的優勢。

  危機,十萬火急的危機!

  不過就在這些奈河冥猿準備沖擊而來的時候,一股蒼涼的、冰冷的、如同洪荒時代卷涌而出來的氣息,在整個大廳之中,開始蔓延起來。這氣息與我們體內的真元狠狠相撞,使得每個人心中,都不由得一滯,正在與張大勇鬼霧纏斗的肥蟲子身子一縮,沒有再與其相斗,而是恐懼地縮回了我的體內來。

  那些勇猛沖鋒的奈河冥猿,一接觸到這氣息,頓時吱吱地一通亂叫,聚攏成了一團。

  它們恐懼了,不再前進。

  所有的戰斗都在那一刻停了下來,我們往后退去,張目四望,尋找這氣息的來源。很快,敏感的人都發現,這氣息是來自于被石球堵住的那條通道口。并沒有讓我們等多久,一陣讓人牙酸的聲音,從那里面傳了出來,幾秒鐘之后,一道黑影飛出,是巨石,如斯龐大,隨后的,是無數落雨一般的碎石塊兒。

  那巨石快疾,如同從投石機中發射而出,攜帶著巨大的動能,將在下面一個沒有帶惡鬼面具的精銳會眾,給砸成了又一灘肉泥。接著,一個帶著寒冷白氣的矮小身影,出現在了我們的視野中。

  整個空間里,空氣頓然變得寒冷許多,溫度也下降了好幾度。

  我身子一震,忍不住喊出聲來:“龍哥……”

  來者正是去追客老太的冰尸龍哥,它依然是一副饑餓難耐的樣子,手上拿著一只不知來自何方的胳膊在啃著,一嘴的鮮血,眼睛猶如最純粹的紅寶石,環顧四周,然后落在了我的身上來。我身上有傷,剛才肥蟲子出了外差時,胸口的衣服又滲出了好多鮮血來,染紅了一片,模樣十分狼狽。

  旁邊的秀云和尚踉蹌地走到我的面前,他剛才中了張大勇一掌,胳膊腫得老高,他望著如同此間王者一般的冰尸龍哥,回頭望我,說你認識這頭僵尸?

  我點了點頭,說嗯,是我朋友!

  此言一出,周圍好幾個人都吸了一口冷氣,張大勇獰笑一聲,說好你個陸左,剛一進那石門中去,就找到一個大靠山,你以為我們真的會怕么?這話說完,他積蓄力量,將與自己糾纏的王正一一掌擊飛,大聲喊道:“郝萌,讓這些水齊天沖上來,自爆……”

  那紅衣少女聽到,臉上雖然有不忍之色,但是慣于聽從張大勇的命令,雙手揉胸,然后高聲叫了起來。

  這聲音尖促,似乎是某種鳥類求歡的叫聲,一傳入那些奈河冥猿的耳中,立刻激動起來,不再退縮,而是洶涌地朝我們這邊擁擠而來。見到奈河冥猿前沖,張大勇則帶著他的人往側里退去,避開這一波爆炸。眼見著那些水猴子即將沖到了我們的面前,避無可避,我惟有溝通肥蟲子,讓它如同在那幻境中的農莊一般,幫我們屏蔽住這一股沖擊波。

  我看到在最前面的那頭奈河冥猿,面目猙獰地前撲而來,根本都還沒有靠近,便點燃了心頭之陰火。

  砰——

  這頭奈河冥猿的身體開始在幽火的作用下,爆裂成了無數塊的血肉,朝著四周八方散落而去。我們都往后退卻,然而卻發現這些血肉,并沒有如我印象中的那般凌厲,而是凍結在了空中,那些水澆不滅的陰火,驟然停歇。

  一道黑影子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掌,朝前探去。

  砰、砰、砰……

  十幾聲劇烈的爆響,驟然出現,冰尸龍哥抵在了我們的面前,那些奈河冥猿就像被針戳破的氣球,全部都化作了滿天的血肉。平日里,它們倘若爆炸,定然都是遍地粘稠的無盡陰火,然而在此刻,卻全部都定在了半空中,浮空不動彈,根本不得寸進——光這一下,就比張大勇鬼霧檔子彈的那一招,帥了多少倍。

  這還只是冰尸龍哥的第一招,在將這些麻煩的奈河冥猿全數捅爆之后,他揮了一下左手。

  就像統領千軍萬馬的元帥,驟然揮下的那一道指令。

  隨著這手揮下,一大團碎裂了的骨頭,呈“U”字型,朝著那個指揮奈河冥猿的紅衣少女射去。

  這只是奈河冥猿所有骨血的一小部分,它們回去的速度,比過來的快上太多,根本就沒有給人留有反應的余地。就聽到張大勇大叫一聲“郝萌”,手中一團黑霧剛剛凝成,還沒有發送,郝萌立即被無數斷碎的骨碴給打中,一根大腿骨就如同炮彈一樣,將郝萌的頭蓋骨掀飛,露出了白花花的腦漿子來。

  終日操縱奈河冥猿打生打死,謀人性命,但最后卻還是死在了這自爆中——如此便是因果。紅衣少女身子被射出了許多窟窿,然后有幽幽的火炎,附著在尸體上面,將她燃燒成了一個火堆。

  冰尸龍哥這個時候,已經啃完了手上的那只胳膊,他還小心地將上面的余肉,給舔舐干凈。

  依然還有好多附有幽火的血肉,在空中懸浮。

  這時,張大勇一方的那些人,臉上終于露出了害怕來。不過不止是他們,連我們這邊的好多人,看著我面前這個不斷吃人肉、舉手投足之間,將那些讓人頭疼得要死的奈河冥猿悉數弄死的矮個兒僵尸,都不由得腿肚子直打顫。這是對絕對力量的畏懼,沒有人能夠在這魔物面前,保持淡定自若。

  張大勇他們開始退卻了,一步一步地往后挪動。

  很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在那一刻,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看著那一團浮空的幽火,以及矮小“猥瑣”的冰尸龍哥,陷入了一種對于未知的恐懼當中。不過,這沉默也只是短暫的,當有人轉身想逃的時候,冰尸龍哥終于出手了,他將手上的骨頭棒子當作了暗器,朝著它認為最有威脅的張大勇甩去,然后雙手一揮,空中的那一大片血雨,就揮灑到了對面那十幾個人的身上去。

  不過張大勇也不是善與之輩,一道紅光從他的腰間浮現出來,然后形成了一個龜甲罩,將大部分人都給遮擋住。

  然而終究還是有沒能夠被他給罩住的,在邊角的三個人,被那一大片血雨沾到,頓時一陣幽火燃起,烈焰焚身,藍色的火焰在跳動,將全身的脂肪給一點一點地燃燒起來。

  這種寧靜的死亡,讓這三個人不由得發瘋了,朝著張大勇沖過去,大聲叫喊道:“大爺,救我,大爺……”

  張大勇表情淡定,手一揮,從他的身體里陡然冒出三條長手一般的黑霧,束縛在了這三人的脖子處,幾秒鐘之后,這些人的胡亂揮舞的手開始緩慢下來,然后雙手下垂,失去了知覺。

  砰——

  尸體倒地,又是三團明艷的火焰,將全場照得透亮,也將對方凝重的臉色,給勾勒清晰。

  這倒地的尸體變成了戰斗的索引,冰尸龍哥第一個沖出來,朝著對方進攻,而旁邊的洪安中、秀云和尚和王正一,皆來了膽氣,各自持著自家的法器,跟在了后面。我們這些次一等的角色,也不甘示弱,緊隨其后。敵方雖然能夠叫出姓名的不多,但是能夠留到了這個時候的,卻個個都是高手,我與雜毛小道并肩子沖擊,但見一個眉目兇悍的家伙,手持黑竹棍而來。

  這竹棍,兩頭皆是黑煙繚繞,濃霧滾滾十分兇煞,見此人,應該是鬼面袍哥會的供奉級人物,我們都興致盎然,高手自然要對陣高手,來的若是小雜魚,我們還不樂意呢。

  冰尸龍哥很快就跟張大勇對上,而洪安中和青城二老則揪住了扎鐸合擊,形勢陡然轉變。

  張大勇與冰尸龍哥過了幾招,感覺吃力,突然往后猛然一跳,腳步交錯鬼舞,厲聲尖叫起來:“老祖,敵人即在面前,還不現身,將其超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