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第四十七章 巖洞的崩潰

  嘎、嘎、嘎……

  一道肥碩的身影,從黑暗中沖了出來,虎皮貓大人果然不負眾望,在最關鍵的時刻,卡秒趕到。

  它圍著正在與那些重重鬼影的朵朵繞了一圈兒,然后得意地大叫:“傻波伊們,任你其奸似鬼,但是也逃不過大人我的算計。什么狗屁鮮血大陣,孰不知你埋藏在這里的種種布置,都給大人我給劃拉開去,而那些啟陣惡靈,也都成了大人我晚間的點心。小妹妹,你還小,年紀也輕,若是迷途知返,便回到你那地煞中去,若還想在這里甩臉子,就不要怪本大人,給你好看!”

  這番循循善誘似的教導完之后,虎皮貓大人又開始裝起波伊來:“想當年,大人我從幽府回來的時候,見過的場面比你這兒,那可是大上許多。就你這,還號稱熹微鬼母,自封鬼王?切,鄉巴子!”

  熹微鬼母見到自己辛苦布置得陣法不但沒有生效,自家還受到這只肥母雞模樣的鳥兒嘲笑,頓時肺都要氣炸了,拋開冰尸龍哥,浮空而起,朝著肥母雞厲聲撲來。

  這熹微鬼母,一態二形,靈體凝練的身子,如同實質,此番變了臉,立刻就是青面獠牙,猙獰滿面,說不出來的恐怖。虎皮貓大人雖然并不懼她,但是也知道敵鋒暫避,根本就沒有理會這發狂了的老鬼,朝旁邊的石筍游繞,避開她的追擊。不過大人這退,也不能說是退,而應該叫做戰略性轉移,故而還能閑得發慌,一邊拍打翅膀,一邊言語挑釁,各種拐彎抹角的罵語,噴礴而出,氣得拿熹微鬼母哇哇大叫,頓時就沒有了高人風范。

  說實話,任何一個高手,碰到虎皮貓大人這種自戀而無賴的家伙,確實也沒有辦法保持形象。

  熹微鬼母一走開,冰尸龍哥就開始發威起來,它的動作簡潔而明了,招招致命,而且力量大得讓人無法抵御。張大勇雖然經年以來修鬼齊身,已然成就了一番霸業,擔當了鬼面袍哥會武力上面的第一高手,比起大供奉劉羅鍋,白紙扇羅青羽和那個神秘的四號人物,都要厲害一頭,但人力有時窮,他雖然渾身皆藏就鬼霧,但最終還是敵不過藏身于耶朗祭殿寒潭中千年時光的冰尸龍哥,節節潰退。

  張大勇潰退,扎鐸身死,而熹微鬼母費盡心力準備的血陣又被虎皮貓大人這個家伙,給破壞殆盡,鬼面袍哥會的整體局面開始崩盤。旁邊那些骨干精銳,都被我們憑著一股血勇在狂砍,雖然我們身上也受到了這些亡命之徒的反擊,但是這個時候的疼痛,也被所有的仇恨給蝕空,目中皆是血色。

  張大勇手上拿著一根鬼索,這鬼索卻不敢拿來束縛冰尸龍哥,回頭一望,竟然朝著清理雜魚的我扔來。

  此時的我也是極其郁悶的,原本指望在這混亂境地,讓肥蟲子出來陰人的,結果它好像天生就恐懼冰尸龍哥,避而不見,自冰尸出現,這小東西就死死地縮在我的傷口處,不敢出來。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使得我能夠拼出足夠的氣力,與這些人狂毆一番。

  當那根捆束過許多人的鬼索,如游蛇,朝我憑空躥來的時候,我當下也是不再留守,歇息已久的人妻鏡靈瘋狂運轉,一聲高呼:“無量天尊!”蓄積已久的藍光撲面,朝著這如有生命的鬼索照去。

  驅邪開光銅鏡上面,有茅山宗自李道子之后最杰出的制符師,雜毛小道所篆刻的“破地獄咒”,但凡沾染陰晦不潔之氣,皆可受克,便是那千年僵尸、神秘牛頭也不例外,因此,這鬼索也不能避免出去,迅速的身影便開始凍結,然后失去了所有的靈性,跌落在了地上。

  正在眾人圍攻之中的張大勇見到這副場面,臉色頓時如同吃翔一般,十分難堪,簡直就不敢相信。

  這鬼索與他,似乎跟震鏡與我一般,冥冥中自有聯系,鬼索一跌落在地,他也受到了不少的沖擊,張開嘴巴,卻說不出話來。

  而就是在此刻,從剛才控制奈河冥猿爆炸中回緩過來的冰尸龍哥,終于積蓄了足夠的法力,它老人家的額頭上面,微微一張,頓時就有一只古怪的眼睛,從干涸的皮膚中破裂開來。

  一道白光積聚片刻,便射到了張大勇的身上。

  而張大勇的體內,頓時涌現出了一大團的黑霧來,濃煙滾滾,將他整個人都給籠罩在了里面。那黑霧如同有所意識,不斷地翻涌騰現,就像那龍,吞吐不定。然而冰尸龍哥的這道白光,用湘湖話講,那是相當霸蠻,管你娘的什么黑霧、白霧、惡鬼霧,全部都釋放出絕對的冰鎮之力,將其果斷吞噬,一寸一寸,一節一節,那所有的黑霧,都變成了果凍一樣的柔軟冰塊兒,難以想象的東西,跌落在地上。

  張大勇被這一照射,人雖然并無多少障礙,但是賴以維持武力的鬼霧已然受到重創,頓時厲吼一聲:“啊——”他的眼睛瞬間就變得通紅,鼻孔張大,向外面噴出他不平的怒火:“為啷個,為啷個你們要和我作對?為啷個你們都要殺我,毀我百年的基業!”

  我們都有些不明白了,明明是這個家伙在設套,在今晚,我們有無數的同志葬身于這鬼城迷洞之中,然而他卻是說出這一番說辭來,難道臨到了死亡,面對著幾乎不可力敵的冰尸龍哥,這位先前還是張無敵的坐館大哥,人完全就完全崩潰了?

  當然不!這個世界上,只有蠢笨的普通人,而沒有白癡的修行者。

  能夠統帥整個西川地區的邪靈教眾,整合出能夠與宗教局最強西南區,鼎足而立敵人的老大,哪里會這么脆弱?不過怒江集訓營一戰,鬼面袍哥會損失了大部分的中堅力量,導致先前居然拿外圍成員過來犧牲,引燃法陣,而失去了謀智千里的白紙扇,失去了武力強悍的鬼面袍哥會大供奉,張大勇爪牙被斬,自然還是有不足考慮的東西。

  此番病蛆柑橘設局,一是為了報復上次在怒江叢林中慘遭打擊的怨氣,二是為了將我給引領至此,好開啟山腹中那耶朗祭殿的千年石門。這一戰,天時、地利、人和,張大勇統領的鬼面袍哥會此時占了兩種,但是最后面的、也是最重要的,卻輸了個干干凈凈。

  他沒有料到我竟然能夠從那扇封閉千年的石門里,領出這個絕對逆天的寒冰僵尸;他沒有料到,那只肥碩如母雞般的鳥兒,竟然能夠將他視為底牌的熹微鬼母抗衡,并且將他們視為必殺秘技的鮮血法陣,都悄不作聲地給予了破解;他沒想到……

  他沒有想到的事情還有很多,所以到了此刻,大勢已去,他便突然有一種英雄末路的感覺,此番一聲怒吼,宣泄完胸腹中的怒火之后,他出人意料地大聲狂笑起來:“得不到的,那我就毀滅吧,我不享受,那么大家一起死就行了,反正我已經風光夠了……”

  這話一說,正在空中被肥母雞調戲得欲死欲仙的熹微鬼母,頓時也出聲呼應起來,說如此最好。

  這話一說完,有一陣肉眼可見的空氣動蕩,波紋一般,就從她的身體里面傳導出來,朝著四周擴散而去。我們都停住了腳步,只聽到一聲又一聲雷鳴一般的震蕩,從四面八方涌來,闖入我們的耳中,顱腔轟鳴。

  一直在后面徘徊的吳臨一聽到這動靜,立即臉色一變,大聲示警道:“都別斗了,這山體崩塌了,再不走,所有人都沒有小命了!”他的話音剛落,立刻就有好多大大小小的石塊,從頭頂砸了下來,肥母雞見此情形,立即氣憤地大叫道:“我日你先人,你居然敢把你容身的陰煞地脈,給引爆了?”

  啊——

  更大的一聲喊叫,來自于剛剛下命令的張大勇,只見冰尸龍哥已然將手給掏進了這坐館大哥的胸口。一伸、一縮,便有一顆活蹦亂跳、桃子形狀的肉團出現在龍哥的手上,上面還粘黏著好多肌肉纖維,以及縈繞的黑氣。

  冰尸龍哥毫不猶豫地將這顆心臟給吞噬,暢快地咀嚼著,然后將張大勇還在機械性喘氣的腦袋,給一下擰了下來,手提著,然后回頭,額頭眼睛一睜,那個瘋狂的熹微鬼母立刻被凍僵在空中。

  見冰尸龍哥想朝熹微鬼母下手,旁邊的肥母雞不樂意了,大聲叫嚷道:“哎哎哎……那位朋友,大人我還沒有吃夜宵呢,不要弄臟了,我來!”它之前被追得滿地亂竄,此刻卻來了積極性,拍打著翅膀過來,抱住熹微鬼母的冰凍之身,顧不得眼下的險狀,使勁兒吸了起來。

  這個時候,即使敵人主要力量已經清肅干凈,但是我們也即將陷入陪葬當中,大塊大塊的石頭落下,好多人都被活活砸死。我們小心地看著頭頂的巖壁,不知所措,而這個時候,我的腦海里突然響起了這么一句話:“小手段而已,跟我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