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五章 耶朗故聞

  我順著田埂一路走,拄著木棍,瘸瘸拐拐,一直來到他的前面。

  大山里的冬天,黑得早,沒有星空的天幕下,我站在他前方一米處,被那旱煙的紅色燃點吸引,居然看不清他幾分的容貌,模模糊糊的。他停下了抽煙的動作,盯著我好一會兒,這一刻,他的眼神比昏黑中的火星還要耀眼。停頓了一下,他問我要坐么?

  我點頭,說今天累死了,有得坐,當然要做。

  他佝僂著身子,去屋里頭搬凳子,我發現他剛剛坐著的地上,有一灘血跡。蠱毒蠱毒,這蠱如何能夠成害人之物呢?蛇蟲鼠蟻,大自然造物也,人類之前,也沒有出現過如此產物,所以,蠱和騾子一樣,是人類創造出來的東西。我之前說過,論毒,人心最毒也。用念力下蠱害人,人若不中招,施術者必中反饋,生生承受這一拳打空的力道。

  羅老爹,剛剛不知吐了幾CC的血。

  我心中一陣快意。

  木門吱呀一聲被打開,他搬了個矮板凳,慢吞吞地過來。這板凳是用三塊廢木頭隨意釘制,上面被屁股蹭得滑亮,普通農家的擺設。我坐下去,說能不能不抽煙,他這煙葉子太嗆,我現在肺不好。

  他點頭,用鞋底把煙斗磕滅。摩挲著煙斗鍋的銅殼子,他看著我,問我認識他不?

  我搖頭說不認識——其實我大概已經清楚了他的身份,只是不想說。他顯然是信了我的話,很吃驚,說連我這個仇人都不知道,還敢跑到中仰來?難怪,我說你怎么敢喝我家里的水呢,原來是并不曉得我。冤有頭,債有主,好教你曉得,我叫羅大成,別人叫我羅聾子,是羅二妹的堂哥子,這一下,你應該是知道了吧?

  我說原來你是羅婆婆的堂兄,失敬失敬,倒是我外婆那一輩的前輩高人。

  他擺擺手,說他們年紀雖長,但是卻不敢跟龍老蘭同輩。苗家十八峒,三十二洞口,若論師從,他跟我還是同一輩:“長幼尊序,不可亂來,你還是叫我羅聾子,叫她羅二妹,不然我枉自尊大,下去也沒有那個臉見人。”

  我說這就是你給我下蠱的原因?

  他說是,他們這一支蠱苗,講究一個恩怨分明,恩要報仇要清,歸根結底,二妹是我害死的,而且枉死于漢人家的衙門里,生魂都不得安寧。所以他要報,不然對不起這血脈相連的淵源。我氣憤地笑了,說你這倒是擺的歪理?羅二妹是因我而死么,她是死于積年的肺病,死于長期的營養不良,死于……福薄的原因,是她把人家天真爛漫的小女孩給咒死了,還煉制成小鬼,供她這仇人使喚,而你堂妹子一家的悲劇,最主要還是因為矮騾子的迷幻,讓你那堂侄子遭了牢獄之災。

  這一切,關我什么事?我只是適逢其會而已,作惡不需要被懲罰?

  羅聾子不聾,他聽得清清楚楚,事實上他的心里也明白得很,但是他依然執著地向我下了疳蠱,事不問緣由,只說仇怨。和羅二妹一樣,在他這種人心里,恨也許是支撐他活下去的最大動力吧!為什么呢?蠱毒就仿佛他們手中的利器,然而貧困卻是魔咒,現代社會里這類的養蠱人地位都不高,太久平淡的日子,讓他心中壓力,忍不住找一個發泄口。

他沒有說話了,目光看向了遠處等待的馬海波等人,吃驚地問我們是不是去剿滅矮騾子了?

  我說是,你中午的時候不是已經知道了么?何必再問一次。這些家伙,在青山界橫行霸道,竄來竄去,半年多時間居然殺了三個人,不剿滅,周圍的鄉親能過好日子么?他長嘆了一口氣,說你認為把它們剿滅了鄉里人就能夠安生了?你知道矮騾子是什么來頭沒有?我搖頭,說不知道。

  羅聾子問我,知不知道夜郎國。

  我說知道,夜郎自大嘛,史記里面有記載,說漢武帝派人去為尋找通往印度的通道,曾遣使者到達云南的滇國。期間,滇王問漢使說漢朝和滇國誰要大一點?后來漢使途經夜郎,夜郎國君也提出同樣問題。一直到后來還衍生成一個成語,有是井底之蛙的意思。

  他搖頭,嘆息,說你真認為一個東至湖廣,西及黔滇,北抵川鄂,南達東南亞,地廣數千里的國度,真就抵不上一個西漢朝?——他說得很嚴肅,一講話,完全沒有一個鄉間老農的模樣,反而像一個學堂之上的教授。

  我訝然,說夜郎有這么厲害?

  他搖頭苦笑,說年輕人,要多學習,不要別人說什么就是什么。我只能告訴你,夜郎最盛的時候,常年擁有精兵十余萬。夜郎本名叫作“耶朗”,“耶朗”即唱誦,是在祭祀活動中以半朗誦半詠唱的形式,宣讀氏族盟誓。“夜郎國”實行的這種“耶朗制”,形成了一個以經濟與文化為紐帶的龐大社會組織,整個“夜郎國”就是由大大小小的“耶朗”組成。而苗疆巫蠱之術,也是自西漢起的夜郎國流傳下來的。

  我不解,問提這些陳谷子爛麻子的事情干嘛?

  他說我要說夜郎國是毀于矮人國之禍,你會不會吃驚?我大笑,說怎么可能?我身為此地中人,書未曾多讀,但是也知道夜郎國是與南方小國發生爭斗,又不服從漢朝出面調解。漢朝新任牂牁郡守陳立便深入夜郎腹地,果斷地斬殺夜郎的末代國王,繼而平定其臣屬及附屬部落的叛亂,最終滅亡的。哪里來的矮人國?哪里……

  我說著說著,就沒有再說話了。

  南方小國……

  一個小小的郡守,就能夠深入一個帶甲之士十數萬的國度首府,斬殺國君,滅其國?那可是西漢末年,不是武帝的巔峰時期,這件事情說起來實在太假了!那么,夜郎那十幾萬的精銳干嘛去了?矮人國,是矮騾子建立的國度么?歷史的煙云,籠罩了大部分事實的真相,后人只能從文字記載和某些未磨滅的痕跡之中,去探尋遺失的信息。

  羅聾子笑了笑,沒有再說什么。我問你怎么知道的這些?他也沒有回答。

  矮騾子到底是何物,這一個疑問十二法門中已有記載,說是深山瘴氣中誕生的野怪精靈,是游走人靈兩界的生物。我之前提過,十二法門中有很多愚民的筆鋒,除了大量有用的信息,也會摻雜許多虛無縹緲的傳說,類似于老莊的《逍遙游》或則上古奇書《山海經》,本不足為信。然而羅聾子這番結合歷史的解釋,又讓我心中疑慮。

難道真有其事?

  我說我在千年古樹下面的溶洞子里,發現了一個類似祭壇的東西,那是個桌子,上面放有四顆人心(其實是各部位內臟),這是什么東西?羅聾子問龍老蘭有沒有給我講過一種叫作大黑天魔王召喚的黑巫術?我搖頭說不知道,這東西是什么?他說這是一種很厲害的黑巫術,算準了死者的生辰八字和死期,然后殺十一人,分別取五臟、四肢、陽物以及最后的頭顱,精確到時刻,然后融入有邪性的石頭中,召喚出一個大黑天出來。

  我問大黑天是什么?這些都是那矮騾子干的,它們懂這黑巫術?

  講了這么久,羅聾子嘴唇干燥,舔了舔,不理會我的抗議,又從懷里弄了些曬干的煙草葉子,裝上填滿,劃了根火柴點上,叭嗒叭嗒抽了幾口,然后問我,中午他下的疳蠱,沒用讓我毒發身亡,是不是因為我外婆給我種下的金蠶蠱,起的作用?但是,為什么他沒有感受到一絲金蠶蠱的力量?

  我沒回答,感覺面前這個人,他的情緒有些詭異。

  他的耳朵突然變得很紅,眼睛亮,抽旱煙吐出來的云霧,裊裊地變化著形象,好像在勾勒著什么東西。我心一跳,胸前的槐木牌飛出一股氣流。瞬間,朵朵已經飄在了羅聾子的身后,眼里面飽含著淚水,但還是緩緩趴在了他頭上。

  羅聾子眉頭一皺,說他堂妹子養的小鬼,現在在幫我?

  我知道他看出了什么,但沒說,只是問他現在想干什么?又想下蠱?他嘿嘿的笑,說他羅聾子這一輩子,最擅長的不是這些藥蠱,而是靈蠱。聽說過釘蠱沒有,這個是用一根生銹的鐵釘日夜供奉神像之前,逢初一十五不食水米,年年吃齋,念二十年經換來的,又名“二十二日子午斷魂釘”。意念一達,鐵釘就入體,過谷道,鉆小腸,五臟六腑游覽遍,最后從雙眼之中透體而出,歷時二十二天,最終死亡。

  我大驚,這東西,何其毒也。正想站起來,只見他一聲大喝,曰“度”,我屁股下面的凳子,突然一陣抖動,似乎有一種尖銳之物,就從某處直接攻入我的體內。

  我大叫一聲,往后跌倒而去。

  而朵朵,則第一時間朝羅聾子的后頸咬去,小家伙此刻倒是一口尖牙。

5條評論 to“第四卷 第十五章 耶朗故聞”

  1. 回復 2013/12/31

    朵朵

    書寫得真不錯,要頂。

  2. 回復 2014/05/13

    鬼娃娃

    屁股下面的凳子,突然一陣抖動,似乎有一種尖銳之物,就從某處直接攻入我的體內。

  3. 回復 2014/08/10

    臥槽

    又他嗎爆菊了 嘖嘖嘖

  4. 回復 2015/01/04

    菊花君

    在此義正辭嚴,表示強烈抗議!

  5. 回復 2017/05/11

    菊花

    媽呀又要爆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