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章 變異地魂

  2008年2月10日,初四,宜會親友、結網、理發、捕捉,忌動土、安葬、破土。

  夜,天空低暗,無月也無星子,已是正月,但是過年的氣氛仍然很濃,時不時響起一陣鞭炮爆竹之聲,刺耳,隨即硝煙彌漫。我乘著黑暗來到縣城西的雷公河邊,這里有一棟大宅,四層樓,圍墻高。我默默地在大宅側邊的空地上擺起了蘸臺,上面擺一個黃柚子、一碗米飯、肥肉鯉魚豬耳朵各一,點檀香三支,蠟燭一對。

  我不是很明白這些東西到底有沒有用,然而法門有講,不敢馬虎,只得照做。

  蘸臺四只腿,全部用紅色細線纏繞住,編織成網。

  蘸臺前后,我各放置一個火盆,里面燃起三張一折的黃紙錢,我手拿一桿帶根的毛竹,頂梢上掛著臨時描繪的符布,作招魂幡,一邊念簡單的招魂咒語,一邊不停地搖晃著毛竹上的幡子。朵朵漂浮在我的旁邊,我沒念完一段咒,就輕聲低喊——黃朵朵,快回來啊!黃朵朵,快回來啊……這聲音非常凄涼。

  朵朵飄在蘸臺前面,然后蹲著,我每喊一聲,她就張開口型,說哎,答應我。

  遠處搖搖晃晃走來一個人,見這邊古怪,想過來瞧上一眼,我瞪著他,他愣了一下神,醒悟過來,趕緊跑開。冬天風大,不時刮來一陣狂風,要把香燭熄滅,我讓朵朵護著風。

  凌晨十二點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心中突然有一些抖。

  我抬起頭來看了一下黃家大宅,感覺有一種很莫名、玄妙的親切感涌出來,我定了一下神,急念清心寡欲咒,然后祭出九轉還魂丹在桌子上,對著這丹再次輕聲喊到:黃朵朵,快回來啊!黃朵朵,快回來啊……突然我看到到蘸臺上的一對香燭,內焰由黃色,變成了潔白的顏色,不時有亮光閃動,噼哩啪啦;與此同時,一股粘稠的東西穿透了我的身體,朝我手上抖動的招魂幡中聚集而去。

  剛才還在玩鬧的朵朵,這個時候,突然停了下來,也不管那香燭的明亮熄滅,定定地看著我手中那用毛竹竿子挑起來的招魂幡。我看到那幡上,有一絲明顯區別于周圍空氣的流動氣體在縈繞,卷起了白布,撫弄上面黑色墨跡和用朱砂臨摹出來的鬼畫符——天可憐見,這招魂幡的圖畫,都是我照著網上收集的圖片畫的,沒想到真能成事。

  朵朵開始變得高興了,跳到了毛竹的頂端,去追那一團流動的氣。

但是那氣似乎并不樂意身為陰魂的朵朵,逃開一邊去,我這時興奮得全身都一陣顫抖——這就是朵朵的地魂啦,絕對沒錯的,真的是運氣啊!我也不多言,唱誦招魂咒:老祖傳牌令,金剛兩面排,千里拘魂癥,速歸本性來……我念叨著,用足精神去感應那道氣流,它被禁錮在這蘸臺的方寸之間,很焦慮,不住的反抗著,我一指還魂丹,唱說萬般準備,只為今朝,還不速速歸來?

  我的意念傳導給了這地魂,它停住了掙扎,開始圍著蘸臺桌上的這個黑乎乎的丹團子旋轉,附著在上面。我知道,這里面混有朵朵生前的一顆乳牙,這是本源的氣息,它疑惑,又天然的親近著。我突然發現,這黑色丹團子上面,怎么有一絲艷麗的紅色,我眨了眨眼睛,感覺這紅色似火,形容紋路如同一條簡樸的龍。

  我驚異,這丹丸我揣在身上有好幾天了,怎么就沒發現這個情況?

  天空中的云層在飄動著,罕見的,在北方的方向露出一顆星辰來,我沒有天文學的知識,也分辨不出所以然來,只覺得亮,瞟一眼,感覺有些刺眼。良辰吉日在今朝,再過半個時辰,地魂自然消散,不知去處了,我也顧不得許多,把九轉還魂丹托起,放在不斷燃燒的香燭上稍微烘烤一下,然后念著羅二妹交予我的口訣,曰:

  魂兮歸來!君無下此幽都些。

  魂兮歸來!君無上天些。

  土伯九約,其角觺々些。

  敦悔血拇,逐人駓々些。

  魂歸來……

  唱罷,我深吸了一口晨露氣,把九轉還魂丹高高托起,集盡所有的念力,大喊,說朵朵來吃這還魂丹喲,早日三位一體啦。朵朵看著我,有些發愣。她平日里,靠吸食殘余的天魂和香燭之氣生活,真正實質上的物品,她一個靈體,哪里吃得下?然而我不理這些,瞪她,讓她張口把這稍顯碩大的丹藥吞下去。

  她看著這一大顆黑乎乎、紅色游走的丹藥,有些害怕,抗拒著不敢過來吃。

  關鍵時刻,她怎么能掉鏈子?我連哄帶騙,她終于點頭答應,我輕輕一拋,她接住了這還魂丹,好燙,她左手拋右手,右手拋左手,很委屈地看了我一眼,閉上清澈明亮的眼睛,張大嘴巴,一口就把這還魂丹放入了嘴里。這網球大的還魂丹,剛開始還是黑乎乎的一團,但是一入朵朵靈體之口,就開始發亮起來,黑色變紅色,紅色變白色,璀璨奪目,在黑夜里,我能夠看到它順著朵朵的食道往下走,然后到了心下絳宮金闕,中丹田的位置停住。

  這還魂丹變成了一團能量化的物質,突然一下,變得像100瓦的燈泡那么亮,把朵朵照耀得像透明人一樣。她臉上出現了極度痛苦的表情,哇哇的哭,然而卻不能動,坐在蘸臺上顫抖著。檀香青煙裊裊,一對香燭的火焰,忽閃忽閃的……

  她精致可愛、嬰兒肥的小臉上開始扭曲起來,青筋浮現,眼睛變幻著。

  看著她這痛苦的表情,我心中難受極了,恨不得自己把這苦痛承擔。大概兩分多鐘之后,那熾亮的光團一下子擴散開去,遍達到了朵朵的身體各處,轟的一下,整個蘸臺都燃燒起來,火焰熊熊,我還沒反應過來,桌子就跨了,上面拜訪的碟子盤子全部散落一地,到處都是火焰,那個削了一層皮的柚子,滴溜溜地滾到河邊去。

  而朵朵,整個人則投入到了火焰之中。

  我心中一跳,這是什么情況?按道理來說,招回地魂只是很簡單的靈體結合,悄無聲息的,哪里會有這般古怪異象?這……到底怎么回事?我正糾結著,聽到了小孩子清脆的哭喊聲,從浮空的火焰里面傳來,這聲音莫不就是朵朵的聲音?

  我擔心極了,顧不得這烈焰逼人的火,伸手想去火中把朵朵給撈出來。

  手一觸及這烈焰,就感覺并沒有多熱,涼涼的,一瞬間所有的寒毛都染上了白霜,我驚異,正想收回手,卻被大力拽住,我一看,居然是朵朵的小手,她剛才一直在哭喊,烈焰里我看不到她的眼睛,這一下對上,嚇了我一大跳:這個眼睛里燃燒這紅色詭異火焰的小女孩子,還是我家朵朵么?只見她下巴變尖了,眼睛也變媚了,像個縮水板的大美女,然而,這眼神冰冷得讓我不敢認識,寒光透徹,比我手上開始結冰的溫度還低。

  她張開嘴,里面有森森的牙齒,雪亮,而且尖銳,低頭就咬住我手臂。

  我剛認識她的時候,她也咬我,當時有金蠶蠱在,我一點事兒都沒有;現在,她又咬我,然而此刻金蠶蠱沒在了,那尖銳的牙齒一觸及我的手臂,我立刻趕到巨大的咬合力,一瞬間我的血就流了出來,被她吸進嘴里。我這下才開始驚慌起來,這不是朵朵,她怎么可能會咬我呢?到底怎么了?我高聲大喊了一遍九字真言,完了之后,我大喊道:“朵朵,朵朵,我是陸左啊……朵朵,你醒過來!”

  手臂上的力道似乎輕了一點兒,顯然我的喊叫讓朵朵猶豫了一下,我趕緊把手甩開,拉著朵朵,問她怎么了。這時候,朵朵身上的火焰開始熄滅了,然后周圍的溫度,幾乎低了近十度,她浮在離地一米的地方,昂起頭來看我,眼睛里仍然是紅色,里面沒有一絲感情波動。我慌了神,知道這一次魯莽的行為,可能把事情搞砸了。

  突然,朵朵伸出了一對玉藕似的小手,掐住了我的脖子,一下子就把我撲倒在地上。

  這力道簡直比一個壯漢的力氣還要大,我幾乎一下子就不能夠呼吸了,氣喘不上來,立刻覺得所有的血液都往頭上涌去。我伸手去拉她,死沉死沉的,我又舍不得打她,憋盡了氣力,勉強地說朵朵,朵朵……

  我的聲音漸漸地低了下去,我的意識都有了一些飄忽。

  我在想,飽受佛法熏陶祈禱的古曼童自然是好的,但是用接尸油煉制的小鬼,養起來是不是真的有些不吉利?或許吧……這是一個錯誤么?我突然間想起一件事情來:那株十年還魂草被種在了江城植物園的妖樹附近,是不是這個原因,讓它產生了變異,出現了鋸齒形的紅色葉子,繼而……

  朵朵的地魂也受到了感染,有了妖氣,所以,朵朵也跟著變異了?

  變成妖了么?

  我的意識漸漸地往下沉去,突然,有一個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來:陸……陸左?!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二章 變異地魂”

  1. 回復 2014/10/09

    西門六公子

    那口訣來自《楚辭·招魂》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