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章 輾轉湘西

  意識漸漸浮出水面,夜里有寒冷的風吹來,勒住我脖子的力道消失了,我貪婪的呼吸著清新冰冷的空氣,肺葉舒張之后,有一種重生的感覺。有人叫我,“陸左陸左……”這聲音童稚嬌嫩,清脆得像徐福記的酥糖,我勉勵抬起了頭,只看見蘋果臉、西瓜頭的朵朵,又重新出現在我懷中。

  她用一雙無辜的水汪汪大眼睛,看著我,里面有淚水涌動,溢得像月光之下的井。

  天啊,我的朵朵,終于回來了。

  看到這個乖寶寶的那一刻,我心中涌出了無盡的慶幸,也顧不得剛剛即將死去的緊張,使勁兒抱著她,摟在懷里。我躺在地上,朵朵則撲在我的懷中,抱著她,情緒緩和之后,我能夠感覺到與之前有著明顯的不同來:她重了,以前輕飄飄像個氫氣球,現在居然有小孩子軟軟的觸感了,壓在我身上,也有十幾斤的重量,而且,她變得有溫度了,雖然不高,但也不再是虛無的存在。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叫我陸左,她能說話了!

  她能說話了。

  突然之間,我心中暖流涌起,有一種想要和人分享這美好的沖動——我終于能夠理解為人父母、小寶寶第一次開口說話時,那種突如其來的興奮了。我站起來,拉著朵朵的小手,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好像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幻覺一般,然而地上那仍然在徐徐燃燒的蘸臺桌子,都顯示了這一切是真非假。朵朵一定發生了什么事情,導致了剛才的表現。

  想到這里,我低下頭想跟她交流一下,然而這一看,我心中大駭——朵朵閉上了眼睛,趴臥在了我的懷里。

  她是一個鬼魂,閉上眼睛,為什么?

  昏迷了?

  我用神識念頭與她溝通,然而無論我怎么努力,都連一點兒反饋都沒有。這突如其來的難題,讓我一下子就六神無主起來,這什么個情況?十二法門里面沒有答案,羅二妹的口述中也沒有答案,我平生二十來年的經歷中,也找不到相應的方法來,我就這樣地抱著她,拍她、捏她、揉她,念凈心咒,結內縛印……以及念佛家的蓮花生大士六道金剛咒,都沒用。

  我一下子就懵了。

  我抱著朵朵柔軟的軀體,像一個失去生命的玩偶布娃娃,瞇著眼睛,睫毛長長的,翹起。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慌蔓延上了我的心頭。我混亂的心里面浮出了一個念頭,朵朵不會是……不會是已經……不,我不敢想這個可能——她已經融入到了我的生活中、生命里,失去她,我相信我下半輩子都會不開心、不快樂,會一輩子都活在記憶中,在自責的負面情緒中度過。

  這時候黃家大宅院子里的燈亮了起來,然后有人的說話聲,還有狗的吠叫聲,更遠處,有人的喊聲——是剛才被我瞪走的人喊來了治安聯防隊。我顧不得收拾這里的東西,用招魂幡上的布裹著昏迷的朵朵,轉身就跑,她是一個靈體,然而卻也有了質量,也有了溫度……但是,卻沒有了意識。這也意味了,小丫頭不能夠主動返回我胸前的槐木牌中去了!

  這還真的是一件極不方便的事情。

  回到我常住的林業招待所,是夜,我一宿沒睡,腦子里好像打了結,亂糟糟的一團麻,感覺失去了什么重要的東西,全身酥軟,提不上勁兒,什么心思都沒有了。一直到凌晨六點多,我才昏昏沉沉睡去,可是沒一會兒,就聽到有細碎的嬰兒哭泣聲——哇哇哇……這聲音仿佛從我的心里面冒出來,帶著寒氣,絲絲地滲入我全身的每一個毛孔里。

  我睜眼醒來,看到朵朵懸在我的床尾,浮空,那張畫滿符文的招魂幡被她扔在了一邊,然后看著我。她小臉呈現出一種天然呆,胖乎乎的可愛,但是幾乎沒有什么表情,兩只眼睛,一只是妖艷的純粹的紅色,讓人看一眼就能夠想象到無邊的血海,另外一只眼睛,黑亮,里面包含著真摯的感情。

  她的小手,平伸出來,很艱難、一點點地朝我伸來。

  這姿勢,似乎是要掐我。

  我看著她,心中一點兒驚恐都沒有,從那只黑色的眼睛之中,我能夠看到真實的朵朵,她對我有著濃郁的依戀和信賴,此刻,在她的軀體里,或者靈體里,應該有著兩種念頭在斗爭著,一個是我所認識的小鬼朵朵,一個是被妖樹的妖氣感染到的地魂。在幾個時辰之前,是朵朵占了上風,讓自己昏死過去,那么此刻,又是誰呢?

  我平靜地看著朵朵,一點也不擔心她會再次傷害我。

  朵朵怎么會傷害陸左呢?

  終于,我看到朵朵陶瓷一樣潔凈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痛苦扭曲的表情,不斷幻化著,終于,她朝我喊道:“陸左哥哥,封印了我吧……”——什么,她叫我哥哥?這是我的第一反應,然后我趕緊問,朵朵你怎么了?她咬著牙,說她體內有一個壞家伙,要吸血,要吃肉,要吸食活人的精元、靈魂,這個壞家伙太兇了,她快打不過了,讓我把她封印在槐木牌中,免得做錯事請。

  所謂封印,這手法在《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中就有,雜毛小道在給我槐木牌時也附送了一套,但是我法力不夠、念力不強,一個人強硬念咒,也完不成事。此刻見到她這副痛苦的樣子,我二話不說,立刻結手印,用起引導決,朵朵搖著小身子掙扎了好久,最后倏地鉆了進去。

  我胸前的槐木牌突然一沉。

變異之后,朵朵變得重了一些,連寄托的槐木牌都有些沉重。

  心思沉了進去,發現這小家伙也進入了沉眠——即思無反饋的“無”的境界。

  那一刻,想必我的臉,苦得跟黃連一樣。肥蟲子沉眠了,是因為這小東西貪嘴,自己把那妖果給啃了個干凈,而朵朵,小丫頭乖巧可愛得很,事先也幾次表現出了極為討厭那株變異十年還魂草的舉動,然而我卻一再忽視,直以為自己是對她好,結果……最終我還是害了她。

  她會和金蠶蠱那樣子,一直沉眠,沒有醒來的時候么?

  還是偶爾會蘇醒,然后被體內的兩股意識糾纏而痛苦?

  羅二妹說過,人有三魂,天魂身死即消,虛無縹緲向天問,余下兩魂,因為本出一源,融核只需借助九轉還魂丹(尤其是其中主味十年還魂草)的藥力,即可輕易達成。然而,此刻的情況,卻是地魂被妖氣感染,反過來跟主體人魂爭奪靈體的控制權……唉,早知如此,我把那株變異的十年還魂草賣給那小日本子,不但沒有今日之事,而且還憑空得到兩百萬,有了尋找真正十年還魂草的資金——至不濟,我自己找個一兩年的,然后培養,七八年后再給小丫頭召回地魂……

  所以說,這世上就沒有個“要是”二字,一旦念及,心中就是無數個后悔。

  我在房間里枯坐了一個多鐘,接到了遠在江城的雜毛小道打來的電話,在電話里,他說他做了一個很不好的夢,夢見朵朵遭了災,被一個紅色的火樹給放火燒了,哀嚎不已。他醒來時,心驚肉跳,越發覺得不安,于是給我打了電話,問我這邊有沒有事,不然他是不會做這種夢的。他說得篤定,而我沮喪極了,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他。他大怒,在電話那頭大罵,說你這個傻X,當時發現丹藥不正常了干嘛不停止,為什么拿朵朵的性命來當賭注?

  我任他罵,感覺被人這樣狠狠地罵,心里似乎要好受一點兒。

  罵完之后,雜毛小道問了一下朵朵現在的情況,沉吟了很久,說他學藝不精,專攻的不是這一方向,而后又被趕出了師門,連個請教的人也沒有。不過,之前他提過,在湘西他認識一個同行,也養鬼的,對這方面也有些造詣,要不,他跟那個朋友聯系一下,看看他怎么說。

  我心中升起了希望,連說好。

  過了二十分鐘雜毛小道又打了電話過來,說跟那個同行說了,人家勉強答應看看,但是要我趕過去。那人在湘西鳳凰的阿拉營鎮,說最好快一點,他過幾天還有一單生意要去做,可能就不在了。我連道說好,到時候怎么聯系他?雜毛小道給了我一個號碼,是座機,說到了鳳凰縣城,就打電話給那人,即可。

  我掛了電話,立刻收拾了一下,因為只是暫住,所以也沒帶什么行李。我打電話給了我父母,說有急事需要去鳳凰古城跑一趟,要暫時離家幾天。我母親埋怨,說大正月天,天寒地凍,怎么起了心思,跑那里去呢?我好言說,笑笑,也不敢道明實情。然后我又通知了馬海波等人,等到給黃菲打電話的時候,我已經坐上了縣城前往懷化的第一班汽車。

  她埋怨我怎么偷偷跑掉了,說還準備這幾天約我去市里面玩一趟呢。我只是安慰她,說以后,以后有的是機會。她又告訴我,說昨天夜里她大伯家房子外面起火,有人在燒桌子,地上有魚有肉等祭品,是怎么回事?——昨天正好是她堂妹子黃朵朵的忌日,這有什么講究么?是有人要下蠱害他們家么?

  我苦笑,總不能自己承認吧,只是敷衍,說不存在,沒事的。

  她不依,說就認識我這么一個厲害角色,讓我務必看看。

我好說歹說,她也不答應,我無奈,于是承諾她,我回來的時候可以幫他大伯家看一看,并且請她去市里面的西餐廳吃牛排。這一頓電話,幾乎把我手機打沒電了。汽車一直在山路盤旋,這一路足足行了5個小時,然后又是轉車,一直輾轉到了下午六點,我才到了著名的鳳凰古城。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三章 輾轉湘西”

  1. 回復 2014/05/13

    鬼娃娃

    心里有坨火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