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六章 白露潭的自白

  此話說完,我身后的鐵門便吱呀一聲響,因為角度的緣故,我看不到,只感覺有一個人,朝著我緩慢走來。

  我含恨冷笑,說你們現在就準備不要臉了么?在這個年代,還想用刑訊逼供這一招,不成?

  張偉國笑了笑,說怎么可能,我們堂堂官方機構,怎么可能會對你刑訊逼供呢?不過你也知道,在我們這一行里面,確實是有很多門道,能夠讓人說實話,所以呢,你就配合我們一下,把當時的真相都說出來吧?他這話說完,我便聽到身后那個男人在輕笑,說陸左,你自謂金蠶蠱王,百毒莫侵,卻不知道這香酥散,你可否扛得住?

  我一聽這聲音,頓時就感覺一陣陰寒,從尾椎骨沿著脊柱,一直爬到了頭皮頂上來。

  這個家伙,居然是吳臨一?

  這老王八,不但沒有被趙承風抓起來,而且還直接參與了對我的審訊工作?

  這是什么概念,這個最有可能是鬼面袍哥會四號人物的家伙,對我可是恨之入骨,我若入得他之手,不死,也定然會脫一層皮的;而且更加讓人擔憂的事情是,他對蠱毒很有研究,倘若真的將肥蟲子從我的身體里逼震而出,將肥蟲子拿來做實驗的話,我豈不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

  我的驚詫還沒有過去,便感覺到頭頂上面,有灑下來一種類似于硫磺,而又很腥膻的藥粉,鋪滿了我的面孔,然后往我的鼻子里面鉆去。

  我想起了他剛才的話語,香穌散——對了,十二法門里面有所記載,這是一種苗疆巫醫的藥劑,主要是采用山間癩蛤蟆,也就是蟾蜍陰處的皮制成,添加各種毒類,能致幻,讓人說出心里面真實存在的話語來。我萬萬沒有想到,我自己也會有這么一天,被人下這種歹毒的藥粉。

  要知道,這玩意如果使用過量的話,會導致人變成白癡的。

  我屏住呼吸,然而并不能堅持多久,終于感覺到鼻頭癢癢,忍不住打了一下噴嚏,鼻腔里面頓時吸了好多進去。

  就在那一瞬間,我感到了自己渾身發麻,腦子好像在飄,暈暈乎乎的,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我身邊的幾個人在對話,張偉國好像在問吳臨一藥粉的效果,而吳臨一則拍著胸脯保證,說既然茅真人請來了避蠱神符,他體內的金蠶蠱縮回本源,那么此刻的他,必然就是一個普通的人。而普通人受了這藥粉,短則十幾秒,長則一分鐘,定然就會進入完全放松的狀態,問什么,說什么,所有的秘密,都會一股腦兒說出來的……

  他說著說著,我的感知便越來越晃,越來越晃,仿佛有人在天邊叫我,遙遠而寧靜。

  再之后……再之后便沒有我了,我失去了所有的知覺,意識像混亂的野馬,狂奔不羈。

  當我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張臭烘烘的床上,身上蓋著的被褥,有很濃重的霉味,以及臭腳丫子散發的那種恐怖怪味。我試圖掀開被子,卻發現自己的雙手,都被手銬給綁在了床的兩邊,而腳上,則有沉重的鐐銬給鎖住,呈現出一個“太”字,躺在床上,不得動彈。

  我的腦門上,依然貼著一張符箓,如同長在了我的額頭上面一樣,無論我怎么吹,都吹不掉。

  我吹了幾口氣,自己就放棄了——我雖然只是一個剛剛入門的畫符者,但是也知道,高級的符箓,是可以死死吸在人體身上的,那不是一種材料的技術,而是純粹的符文語言,以及上面所蘊含的法力。我腦袋疼得厲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被做了什么手腳,一想起是吳臨一那個老烏龜在我后面搞的鬼,我就心虛,不知道事情的進展,到底怎么樣了。

  我試圖動一動手腳,然后被鎖得死死,根本就沒有什么活動空間,長期的手銬腳鏈穿戴著,使得我的四肢發麻,根本就沒有多少力量。肚中饑餓,從胃袋的收縮來看,我陷入沉睡的時間,一定超過了12個小時。

  我開始無比懷念起往日的時光來,在東官開事務所養傷的日子,在家中悠閑的時光,乃至沒有被外婆下金蠶蠱時,那種整日忙碌、為了賺錢養家而辛苦的生涯……幾個朋友,一頓美食,曾經心愛的姑娘,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地讓人懷念。

  然而此時的我,卻如同一只蛆蟲一般,躺在熏臭的床上,不得動彈。

  我不由得想起了當日在緬甸大其力街頭,見到古麗麗那時的場景。

  那是如此的憋屈,讓人忍不住怒吼。

  不過這所謂的苦難,嘗過了之后,我的心智終于開始堅強了一些來,知道自己各種緬懷和回憶,都只是懦弱的表現,此時的我,應該努力讓自己強大一些,也好在接下來的發展中,不至于被身體所拖垮。于是我開始凝神靜氣,然后三條經脈齊走,將剩余的那一點點暖流,行于氣,運遍全身,努力讓發麻的部位,開始回血。

  這般堅持了差不多一個鐘頭,我聽到有響動,鐵門哐啷響,有一男一女在門旁邊對話,過了一會兒,有人走了進來。沒多久,白露潭那憔悴而柔美的臉龐,出現在了我的視野里。

  驟然看到這張我見猶憐的臉孔,本來已經很淡定的我,突然身子就繃得挺直,瞪著憤怒得噴火的眼睛,大聲叫罵道:“白露潭,你這個賤人,你居然還敢過來見我?”

  聽到我的這污言穢語,白露潭的眼圈頓時就紅了,兩行清淚,就從她那水潭一般清亮的眼睛中,滑落下來。

  她抽泣了一會兒,哽咽地說道:“陸左,我知道你很恨我,但是我還是求他們讓我過來,見一下你。其實我也不想這么做的,但是如果我不把你陷進來,他們就要拿我,去頂楊知修的怒火了。你可能不知道,我家里面,還有三個弟弟妹妹,他們都還小,而我們家好窮的,我從小到大,到了十八歲,都沒有穿過一件新衣裳,后來成了落花洞女,才有了第一件。我窮怕了,不想我弟我妹他們再受苦了,我若進去了,他們就沒人管了。所以,我才會……”

  我看著白露潭那委屈的模樣,咬著牙,說難道就因為這,你就可以隨意誣陷我么?

  白露潭搖著頭,哽咽地說:“我也沒有辦法啊,我也沒有……”說著說著,她顯得十分內疚,淚水雨滴一般的掉落下來,將我的手臂都給染濕了。我盯著白露潭,直勾勾的,說小白,看在我們以前的交情上,告訴我,到底是誰在整我?趙承風,吳臨一,還是楊知修,還是別的我不知道的角色?告訴我!不要讓我做一個不明不白的糊涂鬼……

  白露潭停止哭泣,用手擦干眼角的淚水,說陸左,你放棄吧,他們太強大了,并不是你所能夠抵抗的。而且你已經在審訊記錄上面簽字畫押了,鐵案落成,是不可能再翻案的了!還有,你的朋友蕭克明,已經被他們的人監視起來了,他是不可能過來就你的了。

  聽到白露潭的這話語,我心中莫名一陣晦暗,憋著的那一口氣泄了,再也沒有提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喃喃問道:“那么……我接下來所要面對的,就是一顆子彈,結束我罪惡的一生了?”

  白露潭搖頭,說怎么會?接下來,你將會和鬼面袍哥會的余黨,一同押送到白城子監獄服刑,在那里,他們答應我,你將會得到好一些的待遇。放心,你不會受太多苦的……

  我看著白露潭這清麗中又帶著一些嬌媚的臉龐,心中莫名有了許多說不出來的厭惡,閉上眼睛,說你滾吧,不要讓我再見到你!

  白露潭的聲音在那一刻突然凝住了,我閉著眼睛,看不到什么,但是能夠感受到她的目光在我的臉上停留了一會兒,然后帶著一股香風離開。接著鐵門緩緩關閉,轟,好沉重的響聲,敲打在我的心頭。

  我想起了白露潭所說的話語,她告訴我,我已經簽字,認罪了。想來這是我在昏迷后,被吳臨一所迷惑,被動的手腳。我心中冷笑,吳臨一這個混入組織內部的大賊,他還真的是不擇手段,不過就這東西,能夠成為證據么?

  現代社會,無論是做什么,都是要講法、講證據的,他們這么做,只會讓其內部崩盤。

  因為,總是會有正直不阿的人存在。

  這個世界,正義是永遠能夠戰勝邪惡的!

  我在那個小房間里待了幾日,再也沒有人過來看我,想來他們是封鎖了消息。到了第四天,有人過來過來領我,說是要帶著嫌疑人到法庭去,審判之后,直接押運到白城子。我并沒有被套上頭罩,走出層層鐵門之后,我看到了久違的太陽。押運人員力,并沒有茅老道,而是幾個不認識的高手,出了門,我看見了一個熟人,就是手托瓦缽的秀云和尚,只見他煞是厭惡地看了我一眼,說走。

  旁邊幾個彪形大漢立刻走上來,把我推上了防護森嚴的押運車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