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十一章 風中川南行

  聽到萬一成凝重的話語,我們知道,離開的時候,終于要來了。

  整個渝城三千多萬人口,想要找兩個人,簡直就是大海撈針,如果查不出萬一成這樣的社會關系,其實理論上我們只要不出門,就一定不會被發現的。這期間,氣氛還是很緊張的,居委會、鄰居以及民警,有幾次過來串門,導致我們警戒得很,晚上房間里都不敢開大燈,生活在黑暗中。

  然而理論終究是理論,在我們這一行當里,求神問卦,占卜堪輿,這些手段,其實也是很容易找尋到我們的范圍的。

  畢竟,世間的萬物都是有牽連的,只要人活著,總有大拿能夠算清楚你的前來后往。

  在此之前,萬一成已從黑市里已經給我們淘弄了兩張真實的身份證,上面的兩哥們,一個叫做梁凱,一個叫做劉忻月,前者跟我長得很像,后者則跟雜毛小道有些神似。其實遺失的身份證有好多,稍微一點兒相像,很容易蒙混過關的。我們聽到消息,便沒有再作停留,匆匆收拾東西,然后將之前準備好的頭套,以及胡子各自弄好,萬一成以前混過這行當,給我們草草化完妝,然后從后門,送我們出去。

  其它行李都還好說,就是那兩把劍,比較難藏,不過我們之前弄了一個收藏畫稿的圓筒,背著,倒也不是很扎眼。

  我們出發的時候,正好是晚上五點多,城中村華燈初上了,十二月份,街頭巷尾都搭起了小攤子,好多賣麻辣燙以及夜市攤,噴香的辣椒和麻油的香味,在空中飄散。我和雜毛小道穿著平常,像兩個普通的游客,為了改變造型,我還特意穿了一雙內增高的鞋子,顯得很高大。

  我們在巷道里穿行,突然,雜毛小道緊緊拉了一下我的手,我順著他的目光瞧去,只見好久不見的張偉國,出現在對面街頭的一家店面處。在他的周邊,有好幾個便衣,正遠遠地朝著我們這邊走過來。

  雖然經過了化妝,臉頰上面也粘上了胡子,面貌已然有了很大的改觀,不過我的心卻依然有些發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雜毛小道卻并不在意,他從懷里掏出一瓶二鍋頭,把酒淋在手上,然后又漱了一下口,哈了口氣,然后扶著墻,半蹲,開始強烈地干嘔起來。我自然也有樣學樣,跟他討了一點兒酒,涂抹身上,然后將手指放在喉嚨里,死勁兒扣,蹲在地上,裝醉鬼。

  你還別說,將手指放在喉嚨里,盡力往里面伸,然后悄無聲息地收回來,立即有一股又一股強烈的嘔意,襲遍我的全身,弄得我一直發顫,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當張偉國從我的眼角余光中,往我們下一個巷道口走進去的時候,我再也忍不住了,將今天晚上吃的火鍋,從胃里面翻騰而出,呃的一下,全部都激射到了墻上面。

  雜毛小道見我裝得如此投入,趕忙往旁邊退開一些,我搖搖晃晃地摸進旁邊的黑暗中,便見到一個男人捂著耳麥,一邊說話,一邊從我們的身邊走過。

  我僅僅用余光瞥了一眼,便沒有再抬起頭來,而是蹲在地上,不敢動彈。整個男人正說著:“……張處,我從左巷進入,如果目標從這里出來,我絕對會發現他們的……”

  聽著這口音,我渾身發麻,這個男人其實我還真的認識,他便是我在集訓營里面的同學,西南行者趙興瑞,09屆集訓營中最優秀學員,也是慧明和尚的關門弟子。從他們的對話中來看,他們應該是差不多鎖定了萬一成,正好今天晚上開始行動,要不是我們提前走了一步,說不定就被堵在門口,抓了個正著。

  天知道這些人是怎么摸過來的,雖然心憂老萬,但是我們也不敢再作停留,見四處再無可疑人等,便匆匆走到街道上,攔了一輛老舊的出租車,然后直奔長途汽車站。

  在車上,我們一言不發,我們之前的帳戶什么的,都被凍結了,也不敢去取,此番還是老萬臨走前,給我們提供了一萬元跑路基金。到了目的地,下了車,我低聲問雜毛小道兩個問題,一是老萬有沒有可能露出破綻,讓張偉國他們抓住陣腳?第二,就是老萬若是被抓了,會不會供出我們來?

  雜毛小道搖頭表示不知道,論情理,老萬這人行事向來謹慎,我們走的時候,也清除了痕跡,應該不會有事;不過我們在那里住了近十天,自然還是會有蛛絲馬跡,能夠查得出來的,不知道他們是否已經鎖定了老萬,倘若是,小毒物你在他們的手下,都過不了幾個回合,還指望老萬能夠堅抗到底么?

  不過好在除了第一次在吃飯的時候,我們當著老萬談過去處之外,后面的逃跑計劃,都很小心地避開了他。這并不是不信任他,而是對他的一種保護,知道得越少,越能夠活得安逸。

  便是我們此番出來,也并沒有交代下一步的計劃。只是我們的這假身份證,確實是一個地雷,如果老萬真的被監視懷疑了,那么我們就很有可能暴露。不過事情實在太緊急了,我們需要馬上離開渝城,于是在長途汽車站匆匆買了兩張前往涼山的票,正好趕上有年末加班車,便匆匆上車,前往西川最南方的那個地區。

  值得一說的事情,就是檢驗行李的時候,我的那把鬼劍鍍金,然而卻為木質,弄出來說明一下雖然也可以,但是終會留下把柄,所幸小妖動了點手腳,倒也沒有被發現。

  夜間行車,車廂里面一片靜謐,唯有前面的燈光明亮,我和雜毛小道坐在車尾,心中的擔憂,如爬山虎一般,慢慢浮上了心頭來。我們都有些擔憂萬一成,相處一個多星期,我有點喜歡這個西南漢子了,拋開他以前的身份不談,對于一個五年多沒有見過面的老友,以及素為謀面的陌生人,而且還是兩個通緝犯,他在得知緣由后,不但挺身而出,將我們兩個收留,而且還積極幫我們打探消息,籌謀出路。

  臨了的時候,他還拿出一大筆錢來,明明知道,這些錢有可能永遠也還不上。

  演義小說里,有這樣氣質的人一般都能成大事,比如呼保義宋江,比如托塔天王晁蓋。而在我的眼里,人的一生,有幾個這樣可以擔當的朋友,也不算是白活了。只可惜,不知道我們此次,是否會連累到了他。

  從渝城到涼山,白天車程八個小時,到了夜間,也要足足行走十一二個小時方可,加班車一般都是那種比較差勁的大巴車,里面的汽油味讓人聞到就有些難受,這車里,大部分都是返鄉的民工,他們一年到頭都在渝城打拼,到了年尾,終于要返鄉了,大包小包,除了放在車廂下面的儲物格外,還將車廂里面,擠得滿滿當當。

  有個兩歲的小孩子從上車就開始哭,嘹亮的嗓音亮了一路,而我們前面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則在中途就開始吐,足足換了兩個袋子,嘔吐物的味道,彌漫了整個車廂,有個彝族小伙兒受不住,打開車窗,呼呼的冷風就灌涌進來,里面頓時無數罵娘聲。

  那個彝族小伙兒被罵得頭也不敢抬,匆匆關上門,過了一會兒,又找我們攀談,問兩位大哥,你們是干啥的?

  我沒說話,而雜毛小道卻接了腔,說我們是美術學院的老師,是下鄉采風的。

  雜毛小道梳著一個精神的馬尾辮,確實很有藝術范,哄騙得這個叫做凱敏的年輕人一陣崇拜,各種馬屁齊來。凱敏告訴我們,他是渝城一家嘿有名火鍋店的店員,本來是旺季,不過家里面給他相了門親,所以回去看看。他家是寧南的,到了西昌,還要轉車呢。

  我們聊著,又小睡了一會,行程過了大半,已經進入了涼山州,不知道怎么又聊了起來,突然車窗一陣撲楞,有一只肥碩的鳥兒,在窗外拍打翅膀。凱敏指著這鳥兒笑,說哪里來的肥鳥兒,不知道這里是玻璃啊,還猛往這里撞?

  然而我和雜毛小道的脊椎,頓時一下子挺立,連忙站起來,大聲喊司機停車。

  半夜三點半,司機正打著精神開車呢,沒成想聽到這么一聲喊,頓時嚇了一大跳,回過頭來,就罵罵咧咧,各種問候。

  我們提著行囊來到了車前面,讓他停車。他的臉色一惱,然而見我和雜毛小道臉上滿是寒意,說的又是普通話,臉上雖然還是不滿意,嘟嘟囔囔的,但終究還是忍住了,把車門打開來。我第一個跳下車子,便看到虎皮貓大人撞入懷里,大人羽毛上面,全部都是寒露,身子都在顫抖,而嘴上卻是十分焦急。

  它用很低沉地語氣說道:“離開這里,進山,后面有人追上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