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二十章 手心的溫柔

  多年以后,萬事硝煙盡,我和老胡早已經成為了朋友,某日他外孫女出嫁,我正好也在黔陽辦事,碰見了,于是就得了張請帖,去喝喜酒。席間,我們談起當日之事,老胡告訴我,說他到現在,還記得茅同真當時在潭邊的表現。

  麻稈兒老胡是在我們跳入潭中的五分鐘后,跟隨大部隊趕到現場的。

  他看到茅同真、李騰飛還有吳臨一三個為首者,站在潭邊,望著寧靜的潭水發楞。老胡走上前,問那兩個通緝犯到哪里去了?李騰飛和吳臨一都瞧向了茅同真,而這老牛鼻子則指著潭水,猶豫地說:“兩個都重傷了,接著全部都跳到里面去了,這潭深,但是不大,都已經五分鐘了,諸位瞧好,沒一會兒,他們應該就會浮上來了,到時候,若有反抗,全數射殺!”

  那些跟來的戰士聽到這番話,都不由得緊緊握住了手中的鋼槍,仔細地對準了潭面,然后小心地瞄著。

  對于他們來說,在這潭水底下的,可真的是一伙兇人啊,就兩人,還有幾個妖魔鬼怪,就把天都鬧翻了,動靜忒大,不同凡人,若是他們真的反抗,豈不是很可怕、很兇殘?

  然而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茅同真臉上的神色,也跟著越來越難看。到了十分鐘之后,幾乎就黑了。

  這種黑,是憤怒和驚詫所集中的表現,血液上頭,倘若去演包青天,都不用化妝。

  又過了五分鐘,茅同真看著早已陷入平靜的潭水,嘴唇發抖,開始不自信地喃喃自語起來:“不可能啊,這不可能啊……他們兩個,明明都已經受了重傷啊,那小子,中了我一掌,還能堅持這么久不上來,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李騰飛也終于知道旁邊的這個牛鼻子老道,在忽悠人,他顧不得這冬日里的潭水,寒冷清冽,幾乎如冰,悲傷地仰天長嘯一聲:“我的除魔啊……”

  他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的迸發出來,接著,一個猛子,扎進了深潭中。

  十分鐘后,濕漉漉的李騰飛在一干戰士鋼槍的瞄準下,爬了起來,

  他似乎有些失魂落魄,剛剛爬到潭邊,就一屁股坐在了泥地上,渾身濕漉漉的,瑟瑟發抖,半天,竟然也沒能說出一句話。

  誰也沒有想到,這兩個受了重傷的家伙,竟然如同那天從長江大橋一躍而下般,悄無聲息,無蹤無影了。長江波瀾壯闊,還可理解,但是這眼深潭,咫尺方圓,怎么會這樣呢?莫非這人還能夠變成魚兒,游走了?

  而為什么我們當時跳入深潭中的時候,茅同真并沒有使出任何手段阻攔,而是在潭邊苦等呢?

  這個問題后來老胡也給了我答案,其一,是因為茅同真堅信這么一眼小潭,不能翻出多大的浪,要么淹死,要么浮出來,他還有諸多手段,收拾于我們;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出身茅山頂峰的茅同真,從小就不通水性。

  好吧,就是因為茅同真不通水性,使得我們的逃亡之旅,本來應該戛然而止的周期,再次延長。

  ********

  而我跌入深潭之后,到底經歷了什么事情么?

  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了,茅同真的一掌,凝聚了他六十多年來的巔峰修為,一掌印入我背,頓時有無邊力量狂涌,我堅持了幾秒鐘,當深潭寒水入體的時候,一激靈,不但沒有清醒過來,反而使昏迷過去。

  倒是先前中槍,又被飛劍劃拉的雜毛小道恢復了清醒,在我在一個濕漉漉的洞中醒過來的時候,他已然在肥蟲子和小妖的治療下,恢復了一些精神,正握著臨來西川時大師兄托曹彥君送給我的那個青銅環,在研究。

  剛剛蘇醒過來的我感到渾身燥熱難當,口中輕呼水,立即有一捧清冽的水移到我的嘴邊,是朵朵,這小丫頭用手給我捧來水,小心翼翼地一點兒一點兒喂我,雙眸晶晶亮,宛若天上的星辰。

  見到我蘇醒過來,雜毛小道扭頭過來看我。

  這是一個潮氣橫生的小溶洞,空間中一片黑暗,唯有火娃像螢火蟲一般,發出忽閃忽閃的光亮。這光亮昏黃,在我們旁邊蕩漾的水面映照下,我看到了老蕭蒼白的臉。他問我,說你還好吧?我摸著胸口,感覺渾身好像一個大火爐,又如同快要散架的破爛汽車,不由得咧開嘴,慘笑,說你那師叔,掌力還挺猛!

  雜毛小道點頭,說是啊,那老牛鼻子練得是先天童子功,六十多年來,元陽未失,娘胎里自帶一股灼熱的先天元氣,這火能焚內力,也能焚修為,歹毒得很,也厲害得很,江湖人送匪號,“烈火真人”。他這人不壞,就是偏執,為人不近情面,在茅山宗十大長老里面,人員算是最差的。此番前來,是給楊知修當槍使了。

  我咳了咳,感覺胸肺間火辣辣的,難受得緊,想起雜毛小道的傷勢,便問他的情況。

  他笑,將身后的傷口給我看,上面已經結痂,而左手上的那一道猙獰的口子,也已經勉強愈合。看完這些,他好聲安慰我,說受的都是外傷,有小肥肥和小妖在,倒也無妨。只是你,你受的是茅同真的烈陽焚身掌,他練此功,白天以硫磺、朱砂和水銀球為引,晚上又以極陰的赤練亡魂為伴,一個人身居茅山宗后院,護山大陣數十年,這全力一擊,你的血液沒有被引燃,也算是機緣深厚,修為頗高了。

  我嘗試著行了一遍氣,感覺渾身滯澀,應該是被茅同真的掌意所傷,難怪渾身熱烘烘,就像發高燒一樣。

  我打量四周,問這是哪里,安全么?

  雜毛小道告訴我,這里是那潭水相連的一條暗河溶洞,離那潭水,足足有好幾里地了,追兵沒有潛水的裝備,也沒有相關的水性高手,所以暫時是安全的,不過也說不準,茅同真這個人愛較真,死要見尸,活要見人,我們還是得跑路的。

  他將右手上面那個青銅環,遞到我的面前來,說大師兄果然是神機妙算,竟然猜到我們會有一劫。這青銅環,上面篆刻的名號叫做“遁世環”,除了可以掩藏你額頭那吸血鬼的詛咒,還能夠將我們與這世間的牽連,變得模糊,讓人根本就無法演算出我們的行蹤。不過這東西用法奧妙,之前大師兄留了一點玄機,我也是剛剛從這符文的提示下,解開來的。至此,我們就不用再擔心自己,被人算死了。

  他說到這里,我才想起這玩藝,我一直掛在鑰匙扣上面,當作是個擺飾,沒曾想,竟然還有這等妙用。

  更加神奇的是,龍哥臨別時送我的這天吳珠,竟然兩次幫我們逃開了追兵的絞殺,而且還將在以后的日子里,成為我們逃亡過程中最重要的憑恃。

  虎皮貓大人在旁邊抖了抖翅膀,雖然有天吳珠在,但是那里面的空間依舊很潮濕,它十分不喜歡,有些顫抖,小妖從防水背包里面掏出了一張干燥的毛巾,正在給它揩干身子。

  大人抖了抖肥碩的身子,然后給我們布置接下來的事情,說先吃點東西,然后順著這條暗河一直走,應該會有通道的;我們出去后,盡量離這里遠一些,然后找一個地方,先貓起來養傷,等這陣風頭過了再說。滇南是不要再去了,行蹤既然已經暴露,再前往,就會被守株待兔的。

  我們皆點頭稱是,朵朵弄了點河里面捉來的魚,拇指大,剝皮去骨,然后洗凈。

  這魚是剛才暗河里面行進的時候捉的,小妖說我們這般奔逃,體力消耗嚴重,如果沒有進食,說不定身體就垮了。所以兩個小家伙一邊架著重傷的我和雜毛小道往里游,一邊利用天吳珠的特性捉魚。這魚是一種如泥鰍,頭骨堅硬的小魚,渾身透明,眼睛退化成了一個黑色斑點,模樣瞧著難看,不過當朵朵遞到我的嘴巴邊來的時候,我細細地嚼,雖然是生的,但是感覺鮮嫩甘美,除了有一點淡淡的魚腥味,竟然是不錯的美食。

  在此之前,因為從小養成的飲食習慣,我拒絕嘗試任何生的肉食,即使是被吹上天的日本生魚片,瞧都沒有瞧一眼,不過至今為止,我仍然忘不了我們在那個并不大的暗河溶洞里面,吃的那一餐小魚兒。

  沒有鹽,也沒有任何調料,唯一有的,是朋友和伙伴之間,那種生死不棄的溫情——為了避免我們就食不順,朵朵處理得小心到了極點,魚肉里面,幾乎沒有一根刺。

  沒有刺,這就是朵朵想要給我們表達出來的愛。

  我們在那個暗河凸起的溶洞里待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然后活動了一下身子,我感覺自己依然頭暈得厲害,身子發軟,小妖和朵朵一左一右過來將我扶起,結果雜毛小道卻鬧開了,指著我的鼻子笑罵,說看看,同樣是重傷員,你是左擁右抱,留我一個人,好不孤獨?

  見他說得凄慘,肥母雞忍不住安慰這位小兄弟,撲棱著翅膀,一屁股坐在了雜毛小道的頭頂上,而肥蟲子為了顯示自己的存在,也從他的胸口伸出半個頭顱來,唧唧地叫了兩聲,

  大家伙兒都發聲了,一直充當電燈泡的火娃也張牙舞爪,過來安慰雜毛小道。這個縱火犯,雜毛小道有些怵它,連忙揮揮手,表示心領了,不要過來。火娃有點兒委屈,頭頂上面的觸角不住亂晃,雜毛小道緩緩走到暗河邊緣,嘆氣,說這就是命啊……

  一聲惆悵的嘆息,讓我們所有的人,都笑了起來。

  手心的溫柔,如此動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