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章 尸洞子

  我發誓,我絕對沒有把我的生日告訴地翻天、以及他爺爺。

  但是我不敢肯定雜毛小道會不會透露。

  不過我想不會,按道理說,業內很少有人會把自己真實的生辰八字告訴給別人,以防被下降頭、詛咒,雜毛小道是個極有分寸的人,他即使看過我的身份證,也不會沒輕沒重地胡亂說出,犯了忌諱。當然,也不排除是這個眉毛胡須一把白的老太爺自己掐算出來的。

  如是,那么他就一定有所道行了。

  不過,“語出驚人”這門學問,是算命者的必備功課,鎮普通人還可以,鎮我這種半只腳入行的人,自然效果微末。我平淡地笑,說正是,老爺子倒是好神通。

  他搖了搖頭,說我是多疑之人,不必奉承。我這回中的詛咒,天下間能解之人,不出一對手掌,個頂個的都是經年日久的老家伙,或供奉大內,或隱居世外,或掌一大派,請不動,也請不起。但若只是單單鎮壓之,卻并不需要費這么多般手段,請一精通佛法、道法的高人,請神開光,授予一符箓、一磨礪戾氣之物而已。不過呢,這詛咒有害也有利,可招惹厲鬼惡煞,但也可以威震宵小,福兮禍兮,全憑各人看法。

  我長鞠到地,說老爺子請賜教則個。

  他搖頭,說他也不會,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他們一族,習的都是些死人骨頭的法子,這法門實用、簡單、迅捷,但是骯臟、不好聽也不好看。常年與污穢為伍,也算不得什么正派人士。我說我并非為了我自己這勞什子詛咒,而是為了我懷中這小鬼,我視她如同骨肉,如己出,只望老爺子成全。

  他搖頭,說這種情況,他也無能為力,為何?

  養鬼一道的精義,最早出于道教的指導思想,他們這些凡夫俗子,修的都是些微末粗淺的東西,很難明白其意,想要歸根溯源,還得求大宗。何為大宗,即那些有名的教派,比如正一教、上清派、武當、茅山、嶗山、青城子……等等,遍訪名山大川而得之,是謂正途。

  我不說話,知道他們是在拒絕我,敷衍我走掉。

  見我沉默了,地翻天抽了抽鼻子,想送客。他爺爺伸手攔住了,好言說:“說起來,小蕭有位師長,曾和我有過并肩子的情誼——那已經是解放前、陳谷子爛麻子的事情了——如今故人已入地下,歸幽府了。但是,逝者去,活人還在,老漢我并沒有忘記那段情份,也不敢讓故人之后笑話。你來我鳳凰王家,我也不讓你空手而回,世界之大,總有一些你沒見過、不敢相信的東西,三天我孫,你來,給這位遠道而來的小友看一看咱家的本事。”

  地翻天有點愣神,看了一下老爺子,見他說得肯定,點了點頭,伸出左手,把袖子擼起來,露出一串黃黑色的光潔珠子,這珠子像瑪瑙、像琥珀,屋子里窗簾拉上,很暗,但是這珠子卻不知道從哪里借到了光,灰蒙蒙的一圈亮,有霧靄,這黑霧遠遠地透著一股子冷氣。

  他對著珠子,念叨著經文,含含糊糊,非漢非苗,這語言怪異。

  過了一會兒,房間里多了一團黑影,畏畏縮縮地蹲在墻根上,然而當我注視過去時,與它的關注力對上,一種莫名的兇煞便浮上了心頭,遍體生涼。地翻天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不用怕,這個鬼是五鬼搬運術中的木鬼,已經馴服了的,雖惡,但是也能聽話,受制于符箓,不亂傷人的。

  他說完話,我感覺到房間里又多出四股氣旋,在我衣抉邊游繞著,空氣中嗚嗚的哭咽聲。

  地翻天對我說,明白人不講糊涂話,既然都是養鬼,也不提防什么,魑魅魍魎此物古已有之,他今天的成就,皆在這五鬼身上,今日給我知曉,便是認了我這朋友,以后有難事,盡管說,但是這一次,他們是幫不了的。

  我伸手去捉從我腰側滑過去的黑影,那黑影陡然轉過頭來,霧氣里有一張慘白的臉孔,眼珠子是純凈的白色,臉上扭曲抽動著,憤怒地看著我,咧嘴一口獠牙。地翻天連忙拉住了我,說我的雙手,既遭陰物忌恨,又是能夠傷害到陰物的東西,可不能亂摸,他這鬼物,能纏人,不拘百里,都能夠害人致死——當然他養這鬼,也只為求財。

  坐在太師椅上的老爺子,一直沒動,看著我。

  我聽出來了,展現實力,這算是一種威脅——除了雜毛小道這個引薦人之外,他們并不了解我,既然我知曉了他們的底細,那么不妨把爪子給亮出來,讓我行事時心中也有些忌憚,怕他們幾分。

  正如他們所說,他們所作所為并非正道,對我這個來歷不明的家伙,自然忌憚。

  我點點頭,說見識了,果然不凡。

  地翻天一揚胳膊,收手,然后笑著對我說不好意思,我遠道而來,他們也幫不上什么忙,只是耍弄個小戲法,胡亂玩鬧一下而已。黔地的蠱師、湘西的趕尸匠,都是旁門左道中人,天生的淵源,大家離得也近,相互之間也應多多交流、交流才是。我說這話在理,閉門造車,終究是窮途末路,走不通的,還是要溝通的好。

  老爺子端起茶,我站起來,便要告辭了。

  這時門被小心推開,然后地翻天的二女兒探進身子來,焦急地說,她小弟掉進地窖子里面去了。我還在愣神這地窖子到底是什么東西(南方不似北方,要挖地窖儲存大白菜、蔬菜水果,這些東西大部分都放樓上的儲藏室里),地翻天頓時臉色大變,也顧不得招呼我離開,推開門便走,連這百歲的老爺子也焦急得很,站起來,朝跑出去的地翻天喊道:“帶上‘地靈鎮尸符’!”

  老爺子這一聲囑咐,我清楚了,感情這地窖是用來藏尸的。湘西有三奇,趕尸、放蠱、落花洞女——這些家伙,不會在鼓搗僵尸吧?

  什么是僵尸?僵尸泛指一切四肢僵硬,頭不低,眼不斜,腿不分,不腐爛的尸體,一種死后經過很長時間卻仍然沒有腐爛的尸體。種類也多,有上古傳說的旱魃、飛天銅尸這種大拿,也有在養尸地養精蓄銳百年千年的大粽子,當然也有人制的尸體。湘西這一塊,擅長趕尸,人死之后,將辰砂(最好的朱砂)置于死者的腦門心、背膛心、胸膛心窩、左右手板心、腳掌心等七處,每處以一道神符壓住,再用五色布條綁緊。之后,還要將一些朱砂塞入死者的耳、鼻、口中,再以神符堵緊。

  此舉是為了封住死者的三魂七魄。

  古代時,煉制僵尸是因為湘西多山,交通不便,傳統的觀念都是要落葉歸根的,所以趕尸匠們便煉制起來,送客死異鄉的人返鄉安葬。但是如今這王家煉尸,是為何?

  我突然想起之前雜毛小道提過的,地翻天是煉尸丹高手。

  這王家老爺子百來歲了,精氣神猶如五六十歲,是不是就是服用了尸丹的緣故?

  只是,這尸體從哪里來的?

  電光火石之間,我心中閃過了無數想法,正想著湊上去圍觀,打一回醬油,結果這王家老爺子輕拍了我一下,要送客。我雖然心中癢癢,但是也不能硬闖,這一家子都是有些本事的人,我也不敢造次,走出了院子,沒走幾步,就聽地翻天喊我。

  我回轉過頭去,只見地翻天緊緊拉住我,讓我跟他走。

  他力氣很大,人還沒到一米六,但是拉起我來,幾乎像一頭牛。我大聲問怎么啦,怎么回事?他說幫個小忙。我說幫忙可以,但是講清楚先。他一邊拖著我走,一邊說他兒子調進了地窖里,很危險。我說進去救出來不就完了?他搖頭,跟我講老實話,里面是他們家煉制尸體的儲藏室,本來也沒有什么,但是今天時辰不對——正月初六,毛上臭,大害。

  我聽不懂,問你們這些專家都不上,說找我干嘛去?

  他不答,只說他有門法子,可以讓我家小鬼自我修行,戰勝邪物,只要我能救出他家屁孩子,就給我。我大怒,說罵了隔壁的,原來這老小子有,卻藏私——我就說雜毛小道為何讓我來找他呢,果真是有緣由的。不過罵雖罵,我心里面卻激動死了,滿腦子只想著,朵朵有救了,朵朵有救了……

  三步兩腳,越過這叢屋子,來到后面的院場,他這房子依山而建,院子周圍栽了一排的老槐樹,樹枝長得古怪離奇,白天看都陰氣森森,讓人不舒服。周圍有很多石頭,東一堆西一撮,顯然是經過布置。那個地窖在場院的西邊,離它六米遠有一口井,井口的青石板長滿了青苔,顯然是沒用來取水的。

  窖井口圍了一堆人,有個絡腮胡子的男人在打孩子,那熊孩子六七歲,哇哇地叫,聲音悲切得很,藏有了不知多少的委屈。

  地翻天低聲喝止了這男人,讓所有人閃開,退回屋子里去。

  地翻天把一捆繩子給我,說把永發拉上來后,立即往田埂上跑,跑得越遠越好,千萬不要回頭。我問為什么?里面莫非有僵尸不成?他沒說話,看了下天,陰沉陰沉的,聲音也越發低沉,說去吧,辦好了,那法子就給我。我心中知道此事必有蹊蹺,但是也沒有辦法,拿著繩子來到了窖井邊緣。

  蓋住井口的木板被扔在一邊,里面黑黝黝,也沒有聽到哭聲,甚至靜得連呼吸聲都沒聽見,地翻天在遠處指揮我救援。我攥緊繩子,把頭湊到井邊,還沒反應過來,一股混合著硫磺、香料的尸臭味道,就撲面而來,熏得我把剛剛吃的肥臘肉都一口吐了出來。

呃……

  這一口嘔吐物淋下了井底里,立刻有一聲哇哇叫。

2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六章 尸洞子”

  1. 回復 2014/05/20

    帽子

    你這小毒物還真命硬,早死早超生啊

  2. 回復 2015/01/04

    路人乙

    “這一口嘔吐物淋下了井底里,立刻有一聲哇哇叫。”這要是吐到那孩子身上……畫面太美我不敢想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