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二十六章 山中的邪煞

  這個人是趴在地上的,身型瘦小,穿著一身破爛的黑夾克,油膩膩的,仿佛用手摸上去,就能刮下一層油來。我慌忙關上門,問三個正在調戲火娃的小家伙,說這是怎么回事?

  小妖見我指著地上這個家伙,渾不在意地說:“一個小賊而已,他想溜進來偷東西,卻不知道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人。我們一開始還怕是警察,隱匿了身形,結果這小賊準備將背包和劍都給摸走,才不得已,從后面敲了悶棍……”

  我蹲下身來,將這個趴臥著的小賊翻轉過來,他是一個臉孔黑乎乎的少年,十三四歲,若是還在上學的話,頂多也就初三初二,當地人打扮,全身上下,也就那一雙手好看,白白凈凈的,修長,像是彈鋼琴的手指。我往他懷里掏,從瘦骨嶙峋的懷間摸出了幾個錢包來,有一個仿皮革的,有一個用硬殼紙折出來的,還有一個藍布縫合的,我翻了一下那個藍布縫合的,里面有一張車票,還有幾十塊零錢,以及一個黑不溜丟的珠子。

  我捏了捏這珠子,問這個人,是什么時候摸進來的?

  朵朵有點害怕給我們惹麻煩,小心翼翼地說:“你們走后的半個小時吧,陸左哥哥,我們是不是給你惹麻煩了啊?”

  我笑著摸了摸這小可愛的腦袋,說沒有,就是問一問而已。

  我轉頭問雜毛小道,說這個人怎么處理?雜毛小道走南闖北,社會經驗比較熟,說像這樣的小偷,一般都是有團伙的,他一個人栽在這里,后面肯定還是會有人曉得的,上門來撈人,怕就怕這種蟊賊將我們的身份給暴露了。先不管,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先說你的事情……

  我點頭,然后將我們今天遇到的事情,告知了虎皮貓大人。

  這肥母雞茶葉嚼著,瓜子嗑著,已然是酒足飯飽,聽到我說用普通雪蓮代替,猛搖頭,也說出了和雜毛小道一般的道理,所謂“差之毫厘,謬之千里”,用藥一道,講究針對,藥理分明,方能夠對癥下藥,倘若藥性都不夠,這一味藥煨下去,只怕不但起不到效果,反而會加重病情。

  猜想斷絕之后,我們把主要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如何籌措錢財這件事情上來。

  世人對于錢有一句很妥貼的俗語,叫做“有錢走遍天下,無錢寸步難行”,然而對于修行者來說,賺錢的方法其實很多,只不過在于正當和非正當的區別而已。

  所謂正當,就是周瑜打黃蓋,一個愿打、一個愿挨,比如擺攤子算命卜卦,比如我們開風水事務所,處理案子,收取酬勞,這個是正正經經的行當,贈人玫瑰,手有余香,積功又積德;而不正當的則有太多,比如王麻子那種先給人下蠱,然后勒索治療,這其實也是一種,來錢快,但是功德虧盈,太沾因果,不但自己沒有福報,而且還遺禍后人,所以一般修行者都不愿意弄這些。

  而我們,若想要錢,古典小說里面那種劫富濟貧,也是可以的,但是三萬五在這小縣城里,可是一筆巨款,若是莫名其妙不見了,就是有錢人也得肉疼,也得報案,一旦報案了,這詭異情況傳到了我們的追兵耳朵里,很明顯的就是一個大大的紅箭頭,指向了寧南。

  或者也可以讓小妖或者朵朵,直接潛進自動取款機那里去取,不過道理同上,所以辦不得。

  肥母雞惆悵,說小毒物,你體內這陽毒如果得不到及時有效的治療,即使以后能好,你的這一身修為只怕也要廢了,經脈枯萎,以后即使想重新修練,終生也抵不上此刻的一兩成功力。欺負欺負普通人,這還可以,但是永遠也登不上大雅之堂了。這事情,關乎于你的未來,所以真的不能耽擱……

  我能夠感受到這個老不正經的虎皮貓大人對我的關心,不過在這逃亡路上,如何將問題解決,又不讓人查詢蹤跡,這方法倒也是有些難辦。

  我們這邊說著話,雜毛小道則在處理李騰飛的那把除魔飛劍。

  這神奇的玩意,自從被雜毛小道以被傷一條胳膊的代價,用一塊沾滿下宮血的棉布拿下之后,就一直在造反。不過所謂飛劍,一直都是相生相伴的關系,它一旦離開了李騰飛的感知范圍,反抗的意志就變得薄弱,雜毛小道雖然沒有見過飛劍,但是對如何鎮壓飛劍,卻是深有研究,這得益于李道子的真傳——要知道,茅山一直以符箓、丹鼎和旁門之術聞名于世,但是要想在這正道濟濟的行當里有地位,自然也要針對競爭門派的拿手絕活,有著制約的法門。

  其實不光是茅山,龍虎山、嶗山、天師道、青城山、閣皂山、峨嵋金頂、昆侖懸空總寺等等這些有數的名門正道,哪個不是既掌握著核心技術,又對別派一直不間斷地在研究?時代在進步,如果不能夠與時俱進,那么一定會像歷史上那些曾經很出名、然后又默默消失的門第一樣,被這瞬息萬變的時代所拋棄,變成了一個又一個傳說,留下余光,讓人緬懷而已。

  雜毛小道弄了一個布套,上面畫滿了朱砂之符箓,將這玩意給籠罩,不得動彈,里面的劍靈每次蠢蠢欲動的時候,就有一道符光落下,將它洗刷。這劍靈并不是一個具象的東西,而僅僅只是一個只有幾歲孩童智商的意識,所以每天總會有一段時間在鬧,不長記性,欠收拾。

  不過還有一點兒好處,就是它能夠預警,如果一旦李騰飛就在一定距離內,它便興奮,跳動不已。

  如此一來,敵在明,我在暗,形勢立變,不知道那個老君閣的第一高手曉得這情況,會作何感想?

  我們正頭疼著,床頭的座機響了起來。雜毛小道笑了,說不會是問要不要服務吧?

  我讓大家不要出聲,并且控制好這個處于昏迷的小賊,然后接過電話,原來是李東洋李警官打過來的。他告訴我,說那個老婆婆的家人已經過來接她了,老婆婆很固執,說一飯之恩已經夠重了,這錢,一定要還給兩位恩人,可不敢要。所以,李警官讓我們去一趟派出所,說把錢還給我們,并且讓她的家人,謝謝我們。

  我搖頭,說錢都已經送人了,哪里還有收回來的道理?不過那個老婆婆,她的孫子找到了?

  李警官說不是,找來的是那老婆婆家的親戚,至于她孫子,他幫忙查了,那小子以前在縣六街那里開了個小手機店,有錢就得瑟,喜歡賭博,經常因為聚賭被拘留。上個星期,那小子賭博時輸了個精光,急紅了眼,拿刀子捅了莊家,重傷害,然后就跑路了。這小子以前不知道犯了什么事兒,用的身份證是假的,結果找不到他家里人,剛剛對上來,正準備查呢……

  我笑了,說原來這案中還有案哪,搞你們警察這一行的,警覺性可真強。

  李警官跟我閑聊兩句,然后最后跟我說你們過來吧。

  我掛了電話,然后披上外衣,問雜毛小道要不要去?他搖頭,說算了,我在這里看家吧,這地上的小鬼也是一個麻煩,指不定就鬧出什么妖蛾子呢。你自去,帶著肥蟲子和朵朵,這邊我照應著——回來的時候,打包點吃的。

  我點頭,想了想,把那個藍布錢包拿上,轉身準備出門,小妖不敢,非要跟著,雜毛小道拉住了她,說小妖,你等等,蕭大哥有點事請,要跟你商量……

  我出了門,華燈初上,外面有寒風,呼呼地往我的脖子里灌,不過我的體溫高于常人,這冷風對我來說,倒也是舒爽,不覺得難受。因為之前去過了派出所,我很快就找到了地方,在旁人的指點下走進房間,抬頭一下,便見到了李警官。

  而旁邊坐著三個人,除了那個老婆婆之外,剩下兩人,居然是我們下午所碰到的凱敏和孫靜。

  其實我已經能夠猜得出他們倆兒,但是他們卻不知道那個人是我,所以好是一陣驚訝。

  我們在派出所寒暄一番,然后那個老婆婆把雜毛小道給的錢,又轉還給了我。我見老婆婆的家人都找回來了,也不矯情,收好。凱敏他們其實也是準備離開了,就是要等一下我,所以我與他們告別,剛剛出了派出所,他們也跟著出來了。

  我走前一步,凱敏快步跟上來,拉著我,說大哥,那雪蓮你還要么?

  我苦笑,說要是要,不過……我話還沒有說完,他便接了茬,說大哥,今天孫靜的姨姥要不是碰到你們,說不定就拿啥了。你是好人,我就跟你說個實價,兩萬五,你要覺得可以,直接拿走——按理說沖您這品行,我直接送給你都甘愿,不過這兩萬五,我得拿來請先生給我妹救命,所以……

  他顯得很不好意思,摸著頭,不敢看我,也不敢看他身后的那個紅臉蛋兒女孩,以及那個老婆婆。

  我疑惑,說你妹到底怎么了?

  凱敏沉默了一下,說大哥,跟你說你可能不相信,我妹沖了邪煞,犯了山里面的鬼神。這錢,我得去市里面,請一個老先生過來瞧病用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