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二十七章 這樣的風景

  聽到凱敏說他妹子沖撞了邪煞,我的眼睛頓時一亮,原來如此。

  所謂邪煞,其實就是山精野怪、孤魂野鬼,這類的靈體飄忽不定,很容易會找到體質虛弱的少女、小孩以及孕產婦糾纏。此乃區區小術,無論是我,還是雜毛小道,對付這種東西,簡直就是手到擒來。先前只以為凱敏的妹妹是得了什么疾病,需要進醫院,現如今看來,這錢給別人賺也是賺,何不如便宜了我們。

  唯一值得疑慮的事情,就是我們在逃亡路上,貿然顯露身手,要是被追兵知道,很容易就被尋跡而來,逮個正著。所以,這里面的利弊權衡,還需要我斟酌一番。我不動聲色地盤問了一下凱敏他們村的位置,竟然是一個消息很弊塞的深山。

  孫靜她們寨子還能夠通電話,凱敏他們哪兒,連電都沒有,簡直就是與世隔絕。

  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猶豫了三秒鐘,然后慢騰騰地跟凱敏說道:“小兄弟,老哥跟你說個實話,我們手頭沒有這么多錢。我們這趟總共就帶了5000塊,下午的時候,我那朋友還把4000給了你對象的姨姥,所以別說兩萬五,就算是一萬,我們也是拿不出來的……”

  凱敏十分驚訝,看著我愣了半天,好久才回過神來,嘴巴皮哆嗦,說我和孫靜還猜測給姨奶錢的,是兩個大款呢,沒想到你們竟然把身上“全部”的錢,都給了她——這,這,這實在是太仗義了。大哥,大哥……

  凱敏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后面的孫靜聽見了,捅了一下凱敏的胳膊,說凱敏,這大哥是好人,他跟我姨奶素不相識,都能夠這么做。人家現在可是咱們的恩人,要不然,你把你那朵雪蓮,直接送給人家唄,不要讓別人瞧不起咱們彝家的漢子。

  女朋友這么開口了,凱敏卻陷入了左右為難的境地,他自然也是想給的,只不過想到自己那個失魂的妹子,就不敢答應,支支吾吾,不言語。

  我見他這般模樣,心中就有些好笑,也不說出自己能夠救助他妹妹,只是問他,說你們在這縣城里面,可有親戚,或者落腳的地方?凱敏說沒有,本來打算天剎黑的時候,坐末班車回去的,他家還要翻幾十里山路,準備先在孫靜家歇息,沒想到出了這事兒。

  我說這樣吧,反正你們也要找地方住下,就先和我,一起去旅館那邊找個房間住下,我這里也正好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

  凱敏點點頭,說要得,走嘛,走嘛,我們先去住下來,再講咯。

  我們回到了旅店,找前臺開了個房間。凱敏面嫩,要開兩個房間,而孫靜卻是一個節儉的女孩子,說開一個房間就好了,她和她姨奶睡,凱敏睡另外一張床,不妨事的。不然弄兩個房間,多浪費錢啊!——有過小縣城生活經驗的朋友也許能夠了解,平時住旅社并不算貴,但是到了臨近春節期間,在外打工的人都回去了,那價格就成倍的增長,很普通的一個房間就要一百多兩百,普通人自然住得肉疼。

  我陪著凱敏他們安頓好,返回房間,卻見那個小賊不見了,問雜毛小道,他笑,說讓小妖施了個迷魂術,將那尊小神給送走了,不留后患。問我怎么沒有帶點吃食回來,早上吃的東西,早就消化得空空了,這會兒正餓著呢。

  我正好把凱敏的事情,說予他知曉,然后詢問他的意見。

  雜毛小道沉吟了一番,說他們那個村子既然遠離城鎮,那其實還算是一處比較理想的藏匿之地,只不過,就是怕他們曉得我們的身份了。要是知道了,到時候說不定為了那40萬,將我們給出賣了。

  說著話,他指了指我們的這人皮面具,說當時趙興瑞給我們的時候,說過這玩意每隔8個小時,就要取下來清洗一下,我的是剛剛洗了,你看看你,都開始有色差了,趕緊弄一下。

  我在小妖和朵朵的幫忙下,將人皮面具取下來,一邊清洗,然后一邊兒跟雜毛小道商量利弊,最終還是決定去一趟那個彝族小山村。一是先把我的病給治了,二是看看能不能夠在那里待一段時間,先把追兵的鋒頭給避過。畢竟雖然有著人皮面具,但是我和雜毛小道的身型隱匿不了,而且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在這人群擁擠的縣城里,很容易引人耳目的。

  再次戴上人皮面具,我在鏡子里面整理清楚,然后跟雜毛小道一起出門,過去找凱敏他們,然后帶著去旅館附近的一個小館子里,請他們吃晚飯。

  大冬天,自然吃的是熱滾滾的火鍋,旁邊三五小菜,也是貼合當地特色。不過見到這番豐盛的晚餐,讓凱敏等人都有些搓手,說太破費,要不然由他們來付賬吧?雜毛小道浪蕩江湖,向來都是豪氣得很,從來不愁錢花,揮揮手,說得,婆婆既然不接受我這錢,那請吃一頓飯,也只是小事,多吃一點,就當是給我們面子。

  這館子雖小,但是飯菜都很有特色,有一種血糍粑,下火鍋,爽口得很,我們先吃了一會兒,又喝酒。就是苞谷酒,中午喝的那種,喝得脾胃暖洋洋的,凱敏似乎有些放不開,好像在糾結什么。

  他見過世面,知道像我們這般熱情,定然是對他有所求。不過我們對孫靜的姨奶又有援手之情,如此情感交織,讓他難辦得很。

  菜過五味,酒過三巡,看著食之無味的凱敏,雜毛小道終于沒有再拿捏這個重感情的彝族小伙兒,碰完杯、喝完酒之后,將手搭在了凱敏的肩膀上,說小哥,情況是這樣的,我們手頭真沒多少錢,不過又急需那雪蓮。本來也不好意思強求的,不過聽王黎(我的化名)說了你妹妹的事情,正好我就懂這個,所以呢,我想明天隨你進山看看去,若看好了,你把雪蓮給我們,若沒看好,這雪蓮你再拿去市里頭賣,你看好不好?

  聽到了雜毛小道的話語,凱敏的眼睛一亮,說此話當真?

  我正在挾著一塊燙得酥軟的血糍粑,說本來剛才就準備跟你說的,不過這種事情,說得再多,也不如最后的效果讓人相信。所以我和老林商量了一下,明天早上跟你們一起進山,然后去見一下你那沖邪的妹子——不過這件事情,你能夠幫我們保密么?

  凱敏如釋重負,一口將桌子上面的酒杯干了,暢快地笑了起來,說要得,要得,本來還愁這件事情,既然兩位大哥講得這么肯定,那小弟哪有不相信的道理?走,明天一起走,到時候不管成不成,雪蓮都給你們了!

  放下心頭重負的凱敏終于輕松下來,他雖然一直在渝城的火鍋店里打工,吃過的也不少,但是家鄉風味的食物,他也是喜愛的,再加上擺了一天攤,肚中饑餓,于是拿起碗來,開始認真吃飯。我們見他眉頭舒展,知道他是個性情中人,心結解開,也不住地勸酒,拉攏交情。

  所謂朋友,不就是在日常交往的點點滴滴中,惺惺相惜,才會變得相交莫逆的么?

  當然,勸酒的同時,我們還在招呼孫靜和她姨奶,孫靜她姨奶也是剛剛聽說凱敏他妹的事情,在旁邊嘀嘀咕咕說些什么,我們聽不懂,孫靜幫我們翻譯,她姨奶說要是她的布錢包沒有丟,她就有辦法給那妹子破邪呢,可惜,誰想到這城里面,三只手會有這么多。

  我笑了,從兜里面掏出那個藍色布包來,遞到她面前,跟著凱敏叫姨佬,說剛才在路上抓到一個小偷,正好從他身上搜出這個東西來。我一想,這包包莫不是你的,給你看看,是不是?

  孫靜她姨奶接過來,翻出里面的東西來確認了一下,說是咧,這就是我的咧。下車的時候,被一個鬼崽(土話罵小孩子的意思)碰了一下,結果就不見了。怎么到了你們的手里?聽到孫靜轉述的話語,我們都笑了,說姨奶,你是有福之人,所以不要著急,凡事慢慢來,總是會變得好的。

  這話觸及了孫靜她姨奶的傷心事,一想起自家那個跑路的孫子,連吃飯的胃口都沒有了,潸然淚下。

  吃完晚飯,我結了帳,然后將喝得有些高的凱敏等人,送回旅社房間。

  第二天,我們一早就起來了,與凱敏他們碰了下頭。

  因為出山一趟不容易,所以他有一些東西要買,我們也是,在山里面的衣物和補給、藥物,都得準備充足,以防再次被盯上的時候,可以迅速跑路。這些東西很多,所以我們不得不再買了一個山寨的背包。到了早上十點鐘的時候,我們乘坐班車,離開了寧南縣城,朝著東南面的山區行去。

  我和雜毛小道坐在搖搖晃晃地班車后排,看著漸漸稀少的建筑,深吸了一口氣。

  這樣的風景,或許,我們以后都難得再次看見了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