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二十八章 有用先拿著

  凱敏家果然是有夠偏僻的,這山路彎彎曲曲,班車坐了四個鐘頭,到了鄉里下車,然后有馬車過來接人,坐了一個鐘,才到了孫靜家。歇息了一個多小時,吃了晌午飯,然后開始進山。這山路崎嶇,冬天霧氣又大,走于山間,如行云中,騰云駕霧一般,十分危險。

  凱敏擔心我們走不慣山路,不時回過頭來照應我們,說還好走吧?我們擺擺手,說你只管走,在前面領路就是,不用擔心我們的。

  凱敏是個性格開朗的年輕人,說話也不羈,說那可要不得,上次有個山外頭的兄弟過來相親,也是我帶的路,走著走著,后面沒有聽到人聲了。回過頭去,哎喲,果然,人還真的不見了。于是我和另兩個伙伴一起回去找,結果發現那人一腳踩空,跌倒斜坡下面去了,喊都來不及喊,哈哈……

  他這般嚇唬我們,卻見身后這兩人腳步輕盈,健步如飛,并不比他這個在深山里長大的孩子差勁,于是沒勁了,沒再說話。

  沉默了一會兒,雜毛小道也是個閑不住的人,見凱敏不說話了,便問起他妹妹,是如何遭的邪煞?

  談到正事,凱敏的話兒就多了起來,他告訴我們,說他妹子十五歲,也是漫山遍野,到處溜達的野姑娘。他是上個星期回來的,他妹子非要去獵個野兔子、野雞啥的山間野味,給他這常年在外的哥哥嘗嘗鮮。他那天正好是由長輩帶著,去孫靜家相親,大人都沒在,所以他妹子就和幾個從小玩大的伙伴,進了山。

  凱敏相親回來的時候,并沒見到他妹子,也不以為意,然后到了傍晚,那幾個同去的小子慌慌張張逃回來,說遇到鬼了。一行人中,沒有看到他妹子,凱敏和他父親都急了,這大冷天,丟落山里頭,一夜,說不定就凍死了。

  于是找了幾個叔叔,進山尋找,終于在山窩子里面,找到了他妹子。

  結果那個時候,他妹子就已經昏迷不醒了,檢查了一下身子,沒什么大礙,只是口中呢喃,不知道在說些什么。背回來的時候,人時而清醒,時而糊涂,糊涂時總是縮在床角,瑟瑟發抖,求山神爺爺饒命。

  凱敏當夜就去找了那幾個一同出去的野孩子問,都回答說碰到了鬼,紅彤彤的眼睛,白森森的牙齒,嚇得魂飛魄散,急于跑路,結果忘記了果果——凱敏的妹子,漢名叫做張媚,小名叫做果果。

  后來寨子里面的老人講,說凱敏家的妹子是沖了邪煞,看她額頭間的氣色發黑,如果不驅散的話,說不定山神爺爺過幾天,就過來索命,帶她回地下面去,做一個侍女呢?要想破呢,只有去求隔壁鄉的那個朱半仙。不過朱半仙前年就搬到市里頭去了,而且請他也貴,沒個兩三萬的,人家哪里能夠請得來?所以這才有了他拿著家里面最值錢的雪蓮,下山換錢的舉動。

  凱敏說著話,雜毛小道則跟在后面問,而我,則時不時地仰首望天,去尋找虎皮貓大人肥碩的身影。

  到了下午五點多,我們才翻過了群山,來到了凱敏家。

  這是一個很典型的彝族寨子,坐落在一片小溪旁,每戶之間隔得有些遠,木房子,多是一層樓,三五間,房前屋后,都有自家的菜地,凱敏家在寨子的前頭,我們沿著蜿蜒的土路走,一直行到他家門口,看到一個滿臉皺紋的半老頭子,正蹲在門口抽旱煙,不斷地咳嗽。

  當聽到凱敏叫那個老頭爹的時候,我們才發現,這只是一個中年男人,不過是被生活的重擔,所壓得有些蒼老。

  凱敏家五間木房,左邊有牛棚,右邊是茅房,凱敏跟他父親介紹過我們后,他父親對我們很熱情。雖然他說的當地方言,我們卻也能夠勉強聽得懂,走進堂屋,偏左墻邊有一個火塘,燒著旺旺的火,昏暗的角落草席上,趴著一個瘦小的女孩兒,正在烤火,瑟瑟發抖,見我們走進來,她把蓋在身上的碎花被子捂住頭,不敢露出臉來。

  凱敏問他父親,擔憂地問:“果果怎么樣了?”

  他父親磕了磕旱煙里面的鍋灰,嘆息,說唉,還是和昨天那樣,不吃不喝,也不說話,除了我和你娘,見誰都躲。你幾個叔叔、還有你爺爺過來看她,都大喊大叫,嚇得不行……

  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這種節奏,莫不是落花洞女的干活?

  說起來,落花洞女其實是一種很凄慘的角色,一般都會死掉,靈魂永遠被那山神所拘。不過說到這里,我不由得又想起了另一個落花洞女,白露潭。那小娘們兒,此刻不知道落在了誰的手里——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還有另一場戰爭,在打響。我們也不知道誰是勝利者、誰是失敗者,唯有讓時間,來證明一切。

  我有時候突然在想,白露潭,是不是也會偶爾后悔,自己所做過的一切呢?

  堂屋里除了凱敏的妹妹,還有一個頭發斑白的老婦人,那是他母親。

  本來家里面還有一個爺爺的,不過自從他妹妹著病以來,為了防止老人沖邪,他三叔就把爺爺接過去住了。雜毛小道并沒有立刻上去,給凱敏小妹瞧病,而是拉著凱敏和他的父親,跟他們商量,說叔,這病,我們一定能瞧,邪煞,也一定能夠驅走。不過時間有些長,我們得在你這里觀察幾天,負責到底,但是你們不要把我們的事情,告訴別人,你說行不?

  凱敏的父親不明所以,不過凱敏倒是反應過來,說沒得問題,你們要是能夠治好我家小妹,就是我們全家的大恩人,請都請不來的貴客。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至于瞞住你們的本事,我也曉得,貴人嘛,總是要低調些的。

  凱敏的父親這時才反應過來,隨著兒子的話語點頭,說要得,就是這個樣子的。

  我們這才放了心,在這窮山溝溝里,通信不暢,村民一兩個月又難得出山一回,蹲在這兒貓冬,我們的消息,就是傳,也傳不出多遠的。那么,我們暫時是安全的,等到將我的這陽毒排空了,到時候我們再離開這里,轉行他處,也不用擔憂太多了。

  達成協議之后,我們走到火塘邊,地上鋪著草席子,凱敏的妹子果果埋著頭,窩在上面發抖,不肯露出頭來。雜毛小道凝眼一瞧,但見這里有黑氣縈繞,一揮手,說王黎,按住她。

  我身上有傷病,唯有配合雜毛小道的行動,得了令,便過去,將那碎花被子掀開來。蓋在頭頂上面的被子不見,這小女孩兒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像受傷的野獸,瘆人得很,然后揮手朝我抓過來。我哪能讓一個小女孩給傷到,于是伸出手,將這女孩的一雙手給死死勒住。

  手勒住了,但是腳卻還在,那女孩兒果果伸腳來踢我,踹到我的腳桿子上,生疼。

  見到自家妹妹被我給捉著,凱敏的臉上頓時就有些著急,眼睛紅了,看著我,不說話。這個彝家年輕人摸著發青的下顎,眉頭一跳一跳的,不過他還是攔住了更加著急的父母,等待我們的下一步動作。雜毛小道也沒有讓他們等待多久,仔細地觀察了一會兒面前的這個女孩兒之后,他口中念念有詞,然后一張“凈身神咒符”,貼在額頭上面。那女孩兒渾身一掙扎,勁都瀉出,身子一軟,然后朝著我倒了下來。

  我將她放到在地上,然后小心地用碎花被子給蓋好。

  凱敏的母親急忙沖上前來,撲到草席上,看著自家女兒,神情端詳,呼吸均勻,就像睡過去一樣,想起女兒這數日都沒有過這般安寧的睡覺了,終于放心下來。

  雜毛小道和我圍著火塘坐了下來,屁股下面是用爛木頭做的小板凳,雜毛小道此刻顯得特別高人,跟凱敏一家交待,說你家女兒這病呢,確實是沖撞了山里面的魂靈,被拘走了一魄,有些失常的舉動,也是正常的。你們先用銀杏葉,和羅漢果給她泡飲兩日,調養身子,等第三天子時,我們試試給她招魂,如果能夠招得回來,大功告成,如果招不回來的話……

  雜毛小道不說話,而凱敏的父親則急躁了,說大師,要是招不回來,那可怎么辦呢?

  雜毛小道有些犯難,說那就要麻煩許多,我們可能要進山去,勘測謀斷,將那個山神的老巢給找出來,滅了它,然后才能夠將你們家果果給救回來。不過這事情麻煩就麻煩在,那東西飄忽不定,好打,但是不好找到它的蹤影,所以我們也不能夠打包票!

  雖然雜毛小道并沒有敢把話說得太圓滿,但是凱敏的父親仍舊十分激動,伸出一雙粗糙的大手,將雜毛小道的手緊緊握住,然后奮力地搖動,說了一大堆感激的話語。

  隨后,凱敏將我們帶到隔壁的房間,那是他爺爺的屋子。他幫著收拾了一下,還拿來了一床全新的被褥,幫我們給鋪上。收拾了一番,我們又在房間里聊了一些話,他被他父親叫了出去,過一會兒,他將那朵白色的雪蓮,遞到了我的面前,告訴我,他父親說了,既然我們需要,就先拿著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