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二十九章 門外的颶風

  因為確實有急用,所以我并沒有推托,而是直接收下了那雪蓮。

  山里面的彝民確實淳樸,即使是還沒有見到那女孩兒果果痊愈,也毫不猶豫地將我們所需要的東西,直接交到了我的手里,一點也不怕我們翻臉走人。不過這也得益于我們之前所表現出來的品質,確實也能夠值得人去信賴。世間是一面鏡子,人都是相對的,你對別人好,別人就對你好,你若妄想被人無緣無故地關懷備至,那么基本上不是妄想,就是別有所求,凡事都是這個原理,不出其外。

  這就是因果,這就是報應。

  拿到這雪蓮的我有點兒興奮,因為虎皮貓大人開出的藥方里面,就缺這味藥做引子了,到時候如果按照程序,將這藥方子煎服,我便能夠暫時擺脫那陽毒的襲擾,壓制住,一直到我們離開追兵的視野,安靜的研究解法。對此,雜毛小道也深感慨,說一定要幫那個小妹子,恢復神智。

  多好的年華啊,要是死了,或者從此傻了,真的是暴殄天物,太讓人接受不了了。

  凱敏他爺爺住的這屋子,是他們家里面最大的房間,頭頂上還蓋著兩片玻璃瓦,能夠有光線透進來,雖然床上有一些陳舊的氣息,不過換了被褥之后,總算沒有那么難聞了。房間里面的家具不多,幾個陳舊的木箱子,一個老式的木桌,角落里還有一些農家的工具。我和雜毛小道收拾了一番,將見不得人的東西,全部都塞進了床底下。那下面也堆滿了雜物,放進去,一點兒都不起眼。

  到了天完全黑下來的時候,凱敏過來了,叫我們吃飯。

  我和雜毛小道跟著凱敏來到了堂屋,彝族民居里,火塘是必不可少的設施,邊上立石三塊成鼎狀,鍋支其上,稱為“鍋莊”。鍋莊嚴禁人踩踏跨越,否則認為不吉。在鍋莊上方,以蔑索吊一長方形木架,上鋪竹條,作烘烤野獸干肉或蒜頭、花椒、辣子之用。我們圍坐在這火塘旁邊,鍋里面白湯滾滾,小孩拳頭大的肉塊,在湯水間起起伏伏,十分稀奇。

  凱敏跟我們介紹,說這是他們彝族很有名的“坨坨肉”,后寨王保子家前些日子殺豬,他母親剛剛去割了點肉過來,弄出來的,嘗嘗看,香得很呢!

  那架在火塘上面的鍋子漆黑,上面的香氣四溢,我深深吸了一口,這肉味很鮮,遠遠要比我們平日里在城市里吃的那種注水肉,香得多。那一鍋湯里面,除了大坨大坨的豬肉之外,還有棕色和白色的蘑菇、松茸、黑色的木耳和青色的大蔥段,看上去,顏色鮮艷而誘人,在火塘旁邊的板凳上面,還擺放著幾碟菜,有酸菜,有蕎粑,有鍋巴,還有用大壺裝的酒。

  看到這些,我就知道,這一頓看似普通的晚餐,其實是凱敏他們家里所能夠置辦出來的,最豐盛而隆重的一餐了。

  凱敏的父親是個不善言語的山里農家漢子,拿著一個藍瓷碗,不時地端起來,沖著我們喊一聲喝酒,說完之后,也不管我們喝不喝,仰頭就喝大半口,結果根本就沒有吃多少菜,人就有些暈了。凱敏的母親則找來一個大碗,給陷入沉睡的女兒裝了不少菜,然后擔憂地問我們,說那個湯已經熬上了,果果什么時候能夠醒過來?

  雜毛小道含笑,說她太累了,明天吧,醒過來之后,脾氣應該會好一點,不會像今天這樣,富有攻擊性了。

  凱敏的母親點頭,表示知道,說哦。然后過了一陣子,又不放心了,小心翼翼地又問。如此五六遍,到了我們吃好,她才麻利地收拾東西。“漢人貴茶,彝人貴酒”,凱敏的父親酒量并不算高,但是卻覺得客人沒有喝好酒,是因為他陪不夠,沒多久,這個老實的漢子就自個兒醉倒了,我們七手八腳,將他扶上床歇息。

  因為沒有電,也沒有其他娛樂活動,我們吃完飯,繼續在火塘邊聊天,也叫做擺門子,到了差不多九點多鐘的時候,凱敏的兩個叔叔過來了,凱敏幫我們介紹,說是兩個朋友,在渝城那邊上班的時候認識的,正好我倆過來這邊辦事,就請上家門口來做客。

  他兩個叔叔也是很好客的山里人,不過趕在這當口上門來做客,實在是有些不妥。他們問起賣雪蓮、找先生的事情,凱敏答說在辦了,含糊地說了兩句,便不再言。他兩個叔叔見有外人在,也不多說,坐下來陪我們喝了兩杯酒之后,告辭離開。

  凱敏苦著臉,說兩位大哥,旁人倒還好說,我這兩位叔叔,都是至親的人,我如何瞞得了他們?

  雜毛小道擺手,說也罷,明天你只管對他們講便是,不過讓他們管好自己的嘴巴。

  酒飽飯足,我們返回房間,一躺下就睜不開眼,疲倦得厲害。不過第二天我們還是早早地起來了,我找凱敏的母親借了一個藥罐子,然后在火塘上面,嚴格地按照虎皮貓大人的方子,開始熬制起了驅除陽毒的湯藥來。這藥一煎就是一上午,連我們的中餐,都是用火烤那糍粑,裹了點霉豆腐吃的。

  虎皮貓大人已經在昨天夜里就跟了過來,被我們塞在房間里,不過他時刻都對著我進行指導,我要看火候,有雜毛小道傳信,一來一回,一來一回,腿都跑得酸痛,我也是,腰都直不起來,到了下午兩點,終于煎好了那湯藥,從罐子里倒出來,一小碗金子一般黃色的藥汁。

  我聞了聞,苦,閉上眼,一口將這碗藥汁喝入腹中,感覺到那藥汁從喉口滑落胃袋,立刻有一股暖流升騰起來,這熱流不同于酒的那種火辣,也不同于茶那般的甘冽,反倒是想嚼了檸檬和薄荷,暖中又有一股冷嗖嗖的涼意,蔓延到我全身各處穴竅中去,那些活躍在我身體里面的陽毒,就像被潑了一盆冷水,搖搖欲墜,好多并不是很深刻的,直接就被弄得泯滅,不見蹤影。

  那藥汁喝完之后,我連著打了幾個冷戰,渾身抖動,仿佛一直纏綿在我身體和穴竅里面的陽毒,都已經全部解除了一般。

  其實不然,這東西就像是那被蓋在了大雪之下的嫩芽,待到春花爛漫的季節,它又會蓬勃的生長起來,一叢一叢,一簇一簇,讓人應接不暇。

  不過在此時此日,我卻不用為這玩意兒擔心,伸了伸攔腰,感覺精神煥發,恨不能出去跑個幾圈。

  凱敏第二天還是把事情的原委告訴我兩個叔叔,并囑咐不要外傳。他的叔叔們都表示不會,不過還是有些擔憂,這兩個家伙還像不是很靠譜。不過額頭被雜毛小道貼了凈身神咒符,又喝了銀杏葉和羅漢果煎服的湯水,果果終于開始安詳起來,臉上的黑氣也消了一大半,沒有那么有攻擊性了,只是在自個兒哼著一些旋律,這些旋律很優美,我問了一下凱敏,他告訴我,這是他們這兒山歌的一些小調,果果在他們寨子里,唱歌最好聽了。

  說這些的時候,凱敏是流下了眼淚的。他跟自己妹妹的感情很深,現如今妹妹變成了這番模樣,怎么叫他不傷心呢?

  不過,好在還是有希望的。

  那幾天我們一直都很警戒,不敢離開這房子半步,其一是因為要低調一些,盡量少的暴露在村里面的視野之內,能少一些麻煩,就少一些麻煩;其二,我們一直在等,防止那個攝了果果魂魄的所謂山神,因為被雜毛小道切斷了他們之間的聯系,而直接找上門來。

  然而讓人失望的是,雖然我們一直都在期冀,但是那個所謂的山神最終還是沒有露面,膽小得厲害。

  第三天晚上十一點,子時終于來臨了,我們把凱敏的妹妹果果放在火塘旁邊的草席上,然后準備了一應招魂的物件,靜待時辰,然后等著給這個女孩子招魂。

  本文中涉及招魂的事宜,說得過多,便不予詳述,雜毛小道的法子跟雪瑞、歐陽指間老爺子的那種差不多,都要灑米,然后唱茅山秘傳的引魂歌。嗚啦啦、嗚啦啦,這個家伙的舌頭靈活至極,念起經文來,像唱歌,語速快,吐字清晰,十分好玩。

  堂屋里除了我、雜毛小道和張果果三個人外,其余的人都被趕回了屋子里,不得觀看。

  我有些無聊,用木棍撥著火塘里面的柴火,靜待著雜毛小道能夠招魂成功,也免得凱敏的家人一直擔心。然而從十一點半雜毛小道一直念起經文,過了十二點,都沒有動靜。又過了十分,雜毛小道一屁股坐下,聲音若有若無,不知道念著什么,突然,那禁閉起來的大門處,傳來了哐啷一陣響動。接著,一股山風將這大門給吹開來了,門開時,吱呀一聲響,好不瘆人。

  我猛然驚醒,抬頭一看,但見一道黑影,攜著巨風,朝著這堂屋里吹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