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三十章 堂屋惡斗,身份曝光

  這一陣巨風從門外吹過來,將火塘里面的灰燼全數刮起,漫天飛揚,也迷糊了我們的視線。

  我只見到一道黑影子,從外到內,似離弦的箭,倏然射了進來,朝著躺在草席上面的張果果抓去。

  雜毛小道雙腿盤坐,閉目念經,不悲不喜,不為所動,似乎隔絕于世一般。我前兩日便已經鎮壓住了心中的陽毒,這兩天的精神有所也好轉,正打算找一物,來祭我手中這把鬼劍,見這黑影來襲,怕那煙灰迷花了眼睛,當下就閉上雙目,抓起放在膝前的鬼劍,憑著印象,一劍斬去。

  刷——

  這鬼劍被朵朵寄身于此,被我一劍斬去,立刻在空中劃出一道凌厲的撕裂聲,響亮得緊。

  我感覺那一陣妖風吹過后,睜開眼睛來,看到那道撲向凱敏小妹的黑影,被我一劍逼退,躍上了房屋的主梁之上。雜毛小道依然還是沒有睜開眼睛醒過來,我放目看去,但見房梁上有一團黑乎乎的東西,縮成一團,毛茸茸的,像狐貍,又像是猴子。僅僅是在一瞬間,那團黑乎乎的東西搖身一晃,竟然變成了人形,不高,也就一米四幾,華服美履,面如冠玉,含笑靦腆,好一個翩翩美少年,濁世佳公子。

  看到這一切,我便猜想自己應該是中了幻覺,又或者看到了什么臟東西,使勁兒咬了一口舌尖,疼得眼前發黑。剛剛回過神來,便見到那東西從房梁上凌空撲下,手上又多了一把黑色的扇子,前端寒光乍現,然后朝著我一把揮來。

  我凜然不懼,揮劍便擋。

  一劍一扇相交,頓時間有火星閃動,鏗朗一聲響,我感覺右手上面的鬼劍,像是被別人拆遷的那種八磅槌敲中一般,整只手酸軟無力,腳步也往后滑。不過我難受,那家伙更加難受,往后騰飛,剛才那美少年的形象就變得飄渺起來,根本就不真實了,仿佛有無數的重影在相疊,讓人看一眼,就覺得頭暈,眼花得厲害。

  我站穩腳步,終于感覺到面前這東西,應該是一靈體,而且是一個極端的靈體,凝固的身形比神識還要強大的家伙。一般這樣的家伙,要么是妖,要么就是依托到了陰煞地脈的幸運兒。

  而這種幸運兒,其實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山神。

  不過山神和山神之間,也是有區別的,你比如說那中華傳說起源的昆侖山、世界屋脊的喜瑪拉雅山,東祭告天的皇權泰山,這些都是鼎鼎有名的存在,乃朝中重臣;次一級的五岳、四大佛山、海內名山,這些都是封疆大吏級別;而至于我們身處的這地界,默默無名,不過就是縣官、甚至一小村長的級別。

  雖然都說別拿村長不當干部,但是我們卻也未必怕了它,弱了自己的名頭。

  我瞧得仔細,心中安定,氣沉于胸,也不管雜毛小道如何招魂還魄,抽身便朝著那邪物沖去。

  那山神已經知道了它面前的我,并非常人,不過它坐落于這莽莽山林,本來也是個蠻橫慣了的角色,哪里會怕我?當下也是兇性大發,雙手擂胸,嗷嗷直叫,這聲音并不雄厚,反而就像猴子一樣,吱吱聲,刺耳得很,我前沖的腳步稍亂,劍尖就有些偏移。那山神卻是渾身一震,身形見風長了一大半,兩米多高,一腳就朝著我的身上踏來,氣勢兇猛非常。

  我冷冷一笑,些許幻術,還能誆騙得了我?腳趾微拱,腳尖抓地,這算是穩住了身形,然后右手的鬼劍一動,依照著雜毛小道教予我茅山入門的降鬼劍法,抖出了一大篷的劍花,朝著面前的這巨漢胸口刺去。

  他強自他強,清風拂山崗,任他兇悍非常,我自一路前去。

  這一劍,刺中了山神幻化出來的巨漢胸口。

  一劍刺入,我感覺到了如同實質的觸感。正待再進一分,便感覺到鬼劍被一雙手給緊緊抓住,這廝竟然不管不顧,先是止住了我的進勢,然后右手陡然一長,朝我的頭顱抓來。我手中的劍已然被它給緊緊抓住,動彈不得,抽劍是來不及了,唯有將左手點燃惡魔巫手,然后暗自運起了《正統巫藏-攜自然論述巫蠱上經》中的行氣之法,一掌擊去。

  這山神化身的巨漢之手,單手能夠抓起一個籃球,我的手與他比較,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嬌弱得很。然而兩相對較,它的手便如同雪人堆積,而我的則是紅彤彤一塊熱烙鐵,它再次發出一聲巨大的慘叫聲,頓時就發起狂來,而那手,則化作黑霧消散。

  我略感吃驚,想不到我的這門法子,對于這種山神,竟然如此有效,讓人有些不敢置信啊?

  鎮壓山巒,難不成就是鎮壓這山神野鬼么?

  一陣癲狂過后,那山神開始悔轉過來,想溜,回身便跑。

  然而它來得輕松,去,卻哪里能夠這么容易?剛一轉身,才發現抓住我鬼劍的那一只手,根本就抽不得脫。我冷笑,這老槐木天生性陰,比不得桃木光明辟邪,比不得棗木剛正堅硬,為何雜毛小道獨獨選了它,來給我做了一把木劍,并且謂之曰“鬼”呢?

  所謂鬼,詭也,這妖身槐木納陰聚邪,藏污納垢,卻能夠不斷凈化,此為先天材料之功,而雜毛小道又在上面篆刻得有“薦拔往生神咒”,所謂“塵穢消除,九孔受靈;使我變易,返魂童形;幽魂超度,皆得飛仙”,是一等一的轉魂利器,只不過初成型,功效未顯而已。

  一旦鬼劍正中的法陣運轉,上面便會有巨大的吸力傳來,什么靈體妖體,皆受吸引,如同封神榜臺,不由自主地靠上去。

  這一番模樣,嚇得那山神驚惶莫定,片刻之后,到底是占了一片山頭的人物,它開始如同李騰飛的那除魔飛劍一般,高頻率地抖動起身子來。

  鬼劍畢竟初成,威力不顯,很快,它便脫離了鬼劍的吸引,顧不得屋里的張果果,朝著門外奔逃而去。

  然而沒走兩步,一個梳著驕傲馬尾辮的明媚少女出現在它面前,當胸就是一掌。

  從我這個角度來看,那個山神似乎有些崩潰了,在它的意識里,也不知道從哪里來了這么多強人,竟然連跟小妖交手的膽氣都沒有,往回一縮,竟然朝著地下鉆去。小妖見這貨這么耍賴,氣得半死,于是招呼也不打一聲,跟著它的身后,也鉆進了地底。

  我到底是尚未痊愈,見到那家伙已走,渾身發麻,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回頭來看,只見雜毛小道也正在收功,雙掌提于胸前,一道白色的氣,從他的鼻間噴出來,箭一般,嗖地響。

  我抓來布套,將鬼劍藏納好,搖搖晃晃地走到他身前,問怎么樣,回來了么?

  雜毛小道的眼睛晶晶亮,然而里面卻是一片黯淡的恨意,見我問起,搖頭,說沒有。那個狗日的,狡猾得很,你這邊在跟它的分身斗個不停,那意識中,卻還能夠分出兩面,與我拼斗,原本引路的那一魄也被它緊緊收攏住,帶回了藏身處。此番打草驚蛇,若想再找尋到這小妹的魂魄,只怕要找到它的洞府老巢,直接將其結果了才行。

  我嘆氣,說這回可真的是麻煩,就看小妖的本事了,也不知道她能否追蹤得到。

  我倆在這里說這話,側門那里傳來了凱敏的聲音,說王大哥、林大哥,你們那里搞好了沒有,我們能不能夠出來了?我趕忙將鬼劍掩飾好,說好,你們出來吧。這話說完,側門便被急忙推開來,凱敏和他父母跑到堂屋來,看著這房間里凌亂的一切,看著灰蒙蒙的地上還有我倆,急忙問情況怎么樣了?

  我沒有說話,雜毛小道也默然不語,凱敏的母親將地上的棉被掀開,只見女兒閉目而眠,正睡得香甜呢,心中終于一顆石頭落了地,猶豫地問道:“是……好了么?”

  雜毛小道點了點頭,又搖頭,用低沉的聲音說道:“生命是沒有什么危險了,不過可能會糊涂,記不清楚事情,甚至不一定認識你們。”凱敏的父母皆驚訝,而凱敏則凝神問我們,說剛才房間里的動靜,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笑了笑,說你也知道的,剛才就是拘走你妹魂魄的那位過來了,我們拼斗了一場,他跑了。

  看著屋子里這狼藉的一片景物,他們紛紛驚嘆,又驚恐,不知道如何是好。雜毛小道手一揮,說你們不用太過焦慮,我們這幾天還不會走,必定要將那廝的賊巢穴找到,將你女兒治好,放心。凱敏你去弄兩盆熱水,給你王哥和我洗一洗,這一身灰,臟死了。

  凱敏的父母連忙招呼,說我們去,我們去。

  我和雜毛小道便沒有再說,返回房間,任由他們收拾堂屋。過了一會兒,房門被敲響,凱敏走了進來,他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我們的床前,有些激動,說兩位,你們……莫非就是陸左和蕭克明?

  雜毛小道倒沒有什么反應,我卻是眉頭一豎,眼睛里迸射出了光芒來,低聲厲喝道:“你知道你在說什么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