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三十二章 天黑請睜眼

  我們驚訝,問這顆黑不溜丟的圓珠子,到底是什么東西?

  孫靜她姨奶咧開嘴,露出了僅有幾顆的牙齒,說:“我要講是妖怪的內丹,你們信不信?”她這般說,我們倒是來了興致,圍上來瞧。只見這是一顆根本沒有多少光澤的珠子,我用手按了一下,軟軟的,有彈性,有點像是橡皮,又或者是蛋白膠堆積而成的假珠子。

  雜毛小道瞄了一會兒,然后試探著說道:“婆婆,你這個珠子,應該是里面蘊含著一種對氣息的接收探測功能,一遇到,就能夠激發出光芒來吧?”

  孫靜她姨奶有些驚訝地看了雜毛小道一眼,說不錯,你的眼光倒也是犀利,這“阿尼瑪卿珠”,是一頭大妖的內丹,輾轉流落到了我爹爹的手上。當年他也就是靠著這東西,才成就了偌大的名聲。他死了之后,我才得知,這顆珠子可以讓我們知道,自己身邊到底有多少古怪的東西——我跟你們一起進山,說不得那個山神,就被這珠子給找尋到了呢!

  我看著面前這個全身干凈整潔的老婆婆,一點都無法將她和前天那個在人家飯館門口撈泔水的可憐老人,聯系到一起來,也無法把她跟后來在派出所、在旅館時所見到的鄉下老婦的形象聯系,此刻有著自信的她,臉上洋溢著和藹可親的微笑,讓人心中不由得溫暖。

  時而清醒,時而糊涂,那么這個就難辦了,要是進了山,去找尋山神的蹤跡時,萬一有什么變故,只怕我們到時候,肯定是頭疼得厲害,照顧不周全。

  見我們猶豫,孫靜她姨奶拉著自家侄孫女,說:“你們不要擔心我,這珠子只有我會用,給你們也用不了。而且我今天配了藥來的,應該不會再犯糊涂,即使真有什么事情,靜兒也會照顧好我的。”

  我拉著雜毛小道走到一邊,小聲商量了一會兒。

  既然小妖這邊把人跟丟了,那么我們確實也沒有太多好辦法,找出那個掠走果果魂魄的家伙,要不然,就冒一次險,同意這個曾經蠱苗的后人吧?——其實我很想問一句孫靜她姨奶,你們這涼山苗蠱一脈的,習得是哪門子蠱術?

  我可是清水江流、敦寨苗蠱的嫡系傳人啊!

  只可惜我沒有勇氣說出口,秘密說得太多了,就不是秘密了。有些東西,還是保留在一個小范圍之內,讓大家謹守住自己的界限,才行。

  我們吃完了飯,差不多已經是十二點半,回房準備了一下,到了下午一點鐘,我、雜毛小道、凱敏、孫靜和她姨奶一同出門,從寨子邊緣沿著小徑,朝著更深的山里找去。

  說到尋找山神,雜毛小道其實還是有法子的,什么法子呢?觀風水!

  所謂風水,便是這山川走勢,大河流淌,每一種恢宏走向形成,都有著自然界的道理,而每一種陰脈地煞的形成,也都有著其中的緣故。我們在被捕之前,曾經游歷酆都鬼城,便是憑借著山勢氣運,以及小妖朵朵那種敏感的同類呼應,了解那些巨鬼的藏身之處,大概位置。

  所以雜毛小掏出了紅銅羅盤,準備用來做輔助。

  當然,這些都得出了寨子,才會使出來。這小小的彝族村寨十分和睦,我們往外面走的時候,不停有人跟凱敏打招呼,不過人們觀察的重點,并不是我們,而是留在了那個紅臉蛋兒女孩孫靜身上,紛紛問凱敏,什么時候喝喜酒?凱敏有些害羞,說快咧,快咧,到時候一定會叫上你的。

  每次說到這里的時候,那個問的人就開心地大聲說道:“好!到時候,不醉不歸!”

  彝族人嗜酒如命,無酒不成宴,可見一斑。

  出了村寨,又繞過了一大片果林子,我們沿著小路,來到了寨子后面的山。

  這日正好是陰天,天氣寒冷,行走在這人畜走出來的山道上,我總擔心孫靜她姨奶身體抗不住,然而每次回頭,便看到這老太太腳步輕盈,如同踩在彈簧上,這才放下心來,與雜毛小道研究方向。

  之所以一出寨子,就往西走,是因為小妖昨天追蹤那個家伙,走的是西面。

  雖然那個家伙到了后來,開始跟小妖繞彎,不過它一開始下意識逃離的方向,還是暴露了它的行蹤。我們面對的,應該是一個相對年輕、沒有經驗的家伙,老奸巨猾的,是不會直接打上門來的,要么放棄,要么容后再說。

  有人說一個真正成熟的思想,是要懂得放棄,學會妥協,說得不無道理。

  當然,迷惑了心智另說。

  其實這所謂的山神,便是各種鬼怪精靈,皆依附于山中的陰脈地煞中。最終,各種鬼怪精靈的名稱及差異分界,都消失了,或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互相融合了,演變成了每一地區的主要山峰,皆有人格化了的山神居住。《禮記·祭法》有云:“山林川谷丘陵,能出云,為風雨,見怪物,皆曰神。”說的,就是這種現象。

  修為越高的山神,越能夠超脫物外,體會自然之道,成就人們真正敬仰的神位,然而修為淺薄的,則率性而為,不識物,不明理,稱不得神,而僅僅只是一鬼怪精靈而已——這類東西,湘西十分多。

  翻過兩道山脊,我們站在半山腰上,看對面的山勢,孫靜她姨奶和雜毛小道同時驚呼:“此處有恙!”

  我抬頭望去,但見對面山巒,山峰處高聳,低伏處深溝,密林參茂,風吹不搖,有泉水溪流環繞而過,如一條銀亮的玉帶,端的是風水寶地,旺財興族之所在。

  凱敏見我們皆瞧過去,搖著頭,說這里可是我們寨的墳山,以前老寨神婆選的地界。

  我以前說過,偏僻邊遠之地,教化不夠,所以神婆便擔任起了很多職能來,不過隨著時代進步,神婆一職,也就隨著慢慢消失無蹤。看得出來,凱敏他們以前這兒的神婆,倒是個有真材實料的角色,所選的墳址,也足夠庇護他們這個小小的寨子,風調雨順,生活安康。

  我們花了二十分鐘,走到了對面墳山的低洼處,在溪流往上的幾個小山坡,交錯隔得有好多墓碑,安葬著這個村寨無數的先人。因為是同寨同族的緣故,這里的墳冢經常得到照料,并不荒涼,即使是被冬天荒黃的野草圍著,也是干凈整潔的墳冢,一片肅穆。

  越過這片墳冢,雜毛小道手上的紅銅羅盤開始瘋狂地轉動起來,但是孫靜她姨奶鳥爪一般右手上面的黑色珠子,卻沒有多少動靜。

  兩人對視一眼,雜毛小道告訴我們,說那個東西昨天來過這里,留下了痕跡。

  接著他低聲跟我說道:“小妖就是在這里跟丟的……”

  凱敏并不急著跟我們一起走,而是來到了一座墳前,跪地,磕頭,然后三拜。這座墳里躺著的,是他奶奶,同樣的動作,他還拜了四處,然后回頭告訴我們,路過先人安眠之地不拜,以后就得不到先人的庇護了。

  接下來,開始由孫靜她姨奶給我們領路。

  這個老太太完全就像一只靈巧的貍貓,在前面行走,快得讓我們都難以跟上——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要知道,這個老人在前兩天,跟往日的農家老太太,并無任何區別。難道這一清醒,就變成了不世的高手了?

  我們有些疑惑,不過她手中的那顆黑珠子,倒是發出了淡淡的光芒來,有點像是黑珍珠。

  我們一路跟隨,越過了墳地,爬過了兩道山梁,上坡,又下坡,最后停留在了一道遍布著青竹的小溝子旁。

  之所以不走,是因為孫靜她姨奶手上的那顆珠子,已經如同白熾燈一樣,散發出絢麗奪目的光芒來。很難想象,這樣一顆珠子,會發出這樣的黑色氤氳,仿佛能將孫靜她姨奶大半只手都給籠罩住。在她的腳下,是一塊肥沃的黑土地,上面有枯黃的雜草,以及淡淡的晨露。

  凱敏和孫靜都被眼前這景象給嚇到了,在普通人的思維中,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哪里會相信這樣一顆黑不溜丟的小珠子,竟然能夠像燈泡一樣,散發出這樣的光芒來?

  即使這玩意,發出的是古怪的黑光。

  凱敏她姨奶扭過頭來,咧開一口沒幾顆牙齒的嘴,笑了,說如果這珠子沒有錯的話,從這里往下,應該就能夠到達陰脈地煞了吧?我聽到,用腳踩了踩這地面,夯實,根本就沒有什么空洞。雜毛小道望了一下天,陰沉沉的,說等吧,到了天黑,它才會放開心神,我們才能有手段,整治于它。

  我們商量了一番,隨后雜毛小道開始依托地形,在四周布陣,而其他人則在旁邊耐心等待。

  既然已經找到地方,我和雜毛小道想了想,便勸著旁人離去,畢竟有這些普通人在,我們一是施展不開,二是照顧不來。他們本來不愿,但是我們做堅持,也沒辦法,轉頭離去。下午的時候,凱敏還送飯過來,我們吃的時候聊了天,得知孫靜和她姨佬還沒離開。

  送走凱敏,過了一會兒,天終于黑了下來。

  雜毛小道嘿嘿一笑,說好吧,來,我們把這尊山神的底褲,扒光吧!

4條評論 to“第二十七卷 第三十二章 天黑請睜眼”

  1. 回復 2015/04/27

    山神

    我要報警啦

  2. 回復 2015/06/13

    山神二號

    把底褲還給我!

  3. 回復 2016/07/16

    山神四號

    來啊來啊

  4. 回復 2018/03/10

    山神

    隨你怎么玩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