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三十四章 劍下請留人

  見這四周皆有火花冒起,火焰忽明忽暗,充滿了動律,演算出了種種說不出來的奧妙,而我們腳下的那泥濘已然消失,這山神老兒面無表情,伸出雙手,去抓襲來的兩條蟲子。

  這蟲子,可不是普通的飛蟲,一條是金蠶蠱王,甕中溫養六十載,漢蠱王洛十八獨門秘法;一條是炎騾蜈蠱,深藏祭殿中,不知多少歲月,吸遍無數枯骨。

  一轉之后的肥蟲子便是半靈體,二轉之后的肥蟲子,渾身暗金色的氤氳絲連,一沖入山神身前,驟然剎住車,金光大放,如一輪烈日,那些暗色金光轉化的游絲,無意識地游動,但是卻深深刺激到了那老頭兒,平推一掌,剛剛能夠抗衡肥蟲子的沖勢。

  而那火娃,則渾身紅艷,往日黑色的軀殼瞬間變了顏色,似乎準備把面前這一個黑影,給焚燒成灰燼。

  它其實有這個能力,因為它這心火,屬性純陽,并非只是引燃骨骼里面的磷,而且能夠灼燒靈體,這也是朵朵一直不怎么待見火娃的原因。

  然而它厲害,那山神老兒卻更加厲害,它根本就不跟這小哥倆兒拼斗,只是手掌虛張,遙遙頂住它們的沖勁,不讓這兩個小兇物,靠近自身。

  那邊在僵持,而我這里卻是熱火朝天,那個一米四幾的美少年,再加上一個還要矮小的毛猴子,正是我此刻的對手。跟這兩個分身拼斗,我有些吃虧,就是它們正常站地,我卻需要躬著身子。不過有著鬼劍存在,我倒也不怯什么,那劍法牽引間,我也能夠學習很多用劍之道,此攻擊唯有三式,砍、割、刺,然而就是這三式,卻演變成了萬般變化來,舞動之中,水潑不進,不留半點破綻。

  而且那鬼劍周旋之間,還有隱隱的吸轉之力傳來,對于敵對靈體,天性克制。

  我的這兩個對手,一個用扇,一個使棍,用扇子的美少年瀟灑,時收時放,不斷有扇花展露,看著美,然而十分陰毒;而那個如志怪小說《西游記》中的毛猴子,卻一樣使棍,來勢洶洶,不斷卷起風聲,在我耳邊炸響,棍子從頭劈下,身子躍起,攜狂猛之威,各種剛猛。

  我與這兩位斗敵,雖然一時間還占有上風,然而手心發麻,腳步卻也是有些凌亂。

  我和雜毛小道當初以為這荒郊野里中的附山野怪,不過是個小角色,手到擒來,然而此番一接觸,方才知道,棘手得很。

  既然已經謂之以神,那么必將有些手段。

  不過敵方的手段越是強悍,卻越激起了我的好強之心,要知道,我自十一月末的逃亡之旅以來,一直都是被人像攆狗一樣,四處奔逃,而且為了自己的清白和以后能夠沉冤得雪,我還不能夠痛下殺手——只能跑,不能還手,這般束手束腳的戰斗,我早就已經窩囊到了極致。

  人心中憋悶,自然是要找些事情來發泄的,而在我們面前的,則正好是旗鼓相當的對手。

  如此良敵,怎么讓我不興奮?

  見那毛猴子一根鐵棒子再次捅來,當下我也是賣了個空子,抽身后撤,左手從懷里掏出了久未開張的震鏡,當頭就是一照。這藍光一閃,別說是這毛猴子,便是旁邊挨著的持扇美少年,身形也不由得一滯。就是這一下,我心中狂喜,口中高誦真言,曰:“鏢!”

  在這嗡嗡的回響聲中,我一劍斬去,正中這毛猴子的頭顱。

  前回說過,這毛猴子極矮,一斬之下,鬼劍發光,兇煞莫名,然而因為角度關系,并未削中此物的脖頸,而是貼著腦袋,削下一層頭皮來。

  “齜——”

  我也是有些心急,這劍凌厲,但是卻也只能將此物的頭皮削下。

  這東西是靈體,山神分身,然而被削開的頭蓋骨下,竟然也顯露出了白森森的腦漿子,像開水一樣直冒。

  那毛猴兒大驚,顧不得與我作對,返身朝著本體跑去,而旁邊的這美少年則持扇,頂住了我的追擊。

  不過這美少年雖是扛住了我,卻不提防旁邊伸出一只芊芊素手,一把抓住那個毛猴兒的頭顱,那手指,已然伸進了腦殼里面去。這手的主人自然是小妖,正在與那嬌美小娘子拼斗的她顯得格外輕松,故而見到這邊有便宜,立刻身形一閃,平移此處,將那毛猴兒的腦漿,給攪成了一團。

  普通實物若被這一攪,早已小命皆無,但到底是靈體,除了口中繼續發出讓人耳朵發麻的慘叫之外,它竟然還能兇悍地回棍襲來,欲將小妖的頭顱,當作那熟透的西瓜。

  然而小妖哪里能夠栽在此處,緩緩一伸手,便將那拼盡最后一絲氣力的棍棒抓住,接著她俯身一吸,竟將那奶白色的腦漿子,悉數吸入了自己的鼻孔中。看到她這模樣,我不由得想起了初見小妖時,這小狐媚子嚷嚷著要吃人肉的情景。

  有的人平時看著無害,然而到了真正決定性命的時刻,卻也能夠表現出了極端的狠戾來。

  毛猴兒的白色腦漿被小妖朵朵吸入鼻中,那凌厲的棍棒頓時變得無比輕緩,沒有了靈力支撐,如泡沫般,輕飄飄的,沒有了半點威脅。而這毛猴兒,也停止了掙扎,四肢伸展,片刻之后,如同實質的身形開始接近虛無,一陣寒風刮過,如柳絮般飄飛,漸漸的,消失在空氣中。

  而就在毛猴兒神魂被小妖生生吸食的那當口,伴著這凄厲叫聲響起的,是一陣轟隆隆的落雷響聲。

  這聲響并不是雜毛小道在引雷,而是用勁力,激發了雷罰里面蘊積的雷意。

  他的對手,是一個身高腿長的巨漢,比姚明哥還高一截,雜毛小道跟它比拼了一番,根本就沒有什么優勢,所以前期一直拖沓。然而雜毛小道哪里是一個甘于打醬油的人物,所以在小心應付過后,終于還是施展出了絕招,通過雷罰上面種種繁復的法陣,溝通雷意,一下子,就將場面變得無比浩大,直擊對手的襠處。

  是的,你沒看錯,我也沒有寫錯,依照這樣的身高對比,雜毛小道認為一劍刺中這里,十分合適。

  然后,如我們所預料的一樣,當我回頭快速瞧過去的時候,看見那個巨漢捂著下身跪倒在地。凝身靈體的優勢,在于具備有一般鬼魂所不具備的直觀攻擊力,然而因為觀想的原因,使得他們也有著生命體一般的感受,這痛苦,讓那個巨漢嘶嚎起來,露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齒。

  它這條件反射一般地跪倒在地,雜毛小道卻是毫不含糊,露齒一笑,然后拔劍橫斬。

  梟首,巨大的身軀轟然倒地,雷罰上面的雷意,已經將這對手所有的意識都冰封住了,雜毛小道腳前的土地上,發生了一起劇烈的震動,然后這龐大的靈體,也如同那個毛猴兒一樣,絲絲柳絮,煙消云散。雜毛小道提著那巨漢雙目圓瞪的頭顱,像古代十步殺一人的俠士。

  那頭顱并沒有死去,而是不斷掙扎,想著朝山神老兒的地方,飛去。

  雜毛小道將手上的雷擊桃木劍,緩慢地刺入這頭顱的眉心處,像熱餐刀切牛油,一劍捅入。

  見到自己的兩個分身被小妖和雜毛小道相繼擊殺,那山神老兒朝天嘶吼一聲,跟我纏斗的那美少年、追著小妖的嬌俏小娘子全部都返身,朝著凌于空中的兩條小蟲撲去。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那山神老兒居然也有這樣的心思,我心念一動,肥蟲子立刻明了,它能夠感受到身后兩物對自己的威脅,一閃身,飄于空中,撤退了。

  然而火娃卻是個直愣子,初出茅廬,根本就不懼,身上的那紅光越發的亮了,美少年的扇子刷的一聲,拍到了火娃身上。這扇子非金非鐵,黑霧濃重,火娃點燃不得,像一顆小球,被拍得毫無影蹤。

  那是真的沒有影子,在周遭陣法的火焰下,我瞇著眼睛瞧,愣是沒有瞧見火娃,被拍進了哪坨泥巴里面去。

  太狠了!——事后我們找了好久,才從草叢中將這不知進退的貨色給解救出來。

  接著那翩翩美少年和嬌俏小娘子,一同跳入了那山神老兒的身體里,融為了一體。

  之前那種凝重的氣息,又從它的身上席卷出來。

  打了一架,吃了暗虧,這山神老兒還帶講講數,想跟我們瞎扯一番,結果我和雜毛小道根本就沒有跟它理論的功夫,如此裝波伊,不揍服了,哪里忍得住心中的氣?我、雜毛小道和小妖三人一同前沖,兩劍連刺,小妖控場,藤蔓纏繞,然而皆又脫離開來,這山神厲害,只幾下,將我們全部都給震開到外。

  它其間還給了雜毛小道一掌,拍在左臂處,頓時巨力狂涌,雜毛小道往后飛去。

  而就是在這個時候,我舉起了懷中的大殺器:“無量天尊!”

  這一大蓬藍光,將這山神老兒給籠罩當場,身型凝滯住,而他暴戾的臉上也終于出現了一絲驚慌,移身想往地下鉆去,突然一道白色的繩索,倏然將他的腰間捆住,而雜毛小道也爬將起來,飛快遞劍過去。

  這山神老兒,即將死亡。

  突然從我們的背后,傳來了一聲蒼老的叫聲:“劍下留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