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三十八章 收山貨的人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和雜毛小道正在凱敏家房子前面的坪子里吹風。

  堂屋里的火塘燒得太旺,我身中陽毒,不宜太過烤火,倒不如在坪子里待著暢快。

  凱敏有些擔憂地看著我們,說那個人,往年子常來我們這里收山貨藥材,這兩年生意做大了,派得都是他手下的業務員了,倒是見得不多了。他今天來寨子里,就住在后寨王保子家,就是上回殺豬的那戶,我下午過他們家門口的時候,那個人問東問西的,好像是對你們,很感興趣。

  雜毛小道問凱敏,是不是一個人?

  凱敏點頭說是,那人下午到的,估計明天就會開秤收貨,是一個人。雜毛小道點頭,并不在意,只是讓凱敏囑咐家里人,嘴巴牢靠點,不要亂傳。凱敏答應,堂屋凱敏母親叫他做事,便告辭了。見凱敏離開,我問雜毛小道,說我們該怎么辦?

  雜毛笑了,說不要驚弓之鳥,心理素質好一些,惶惶不可終日,那到時候人沒被抓著,精神卻垮了,那可就吃虧了。不過凱敏的提醒也有道理,這兩天要辛苦虎皮貓大人了,讓它在進山之路上,多注意點。反正我們這地形已經勘探多日,到時候要跑,也不怕跑不脫。

  我嘆氣,說跑路是沒有問題,只是浪費了楊操辛苦幫我們準備的身份。要不是我身上這陽毒,當日我們直接乘火車或者飛機,飛抵邊境,說不得已經在國外,逍遙自在了。

  雜毛小道哈哈笑,說你啊你,就是喜歡自怨自艾。也不想想,咱們身上這一堆東西,那個都可以暴露目標,哪里能夠坐得飛機。楊操的這布置,頂多也就能夠讓我們度過這一段最危險的時間,多一些準備而已。我想了一下,也是,然后問那個胡亂打聽我們的山貨商人,要不要去確認一下?

  雜毛小道搖頭,說算了,一個收蘑菇的,有什么好看的?

  我們兩個都打消了去找那個鬼祟家伙的想法,然而那人卻在晚上八點多鐘的時候,自己找上門來了。

  這是一個小眼睛、大腦袋,臉上布滿了親切笑容的中年男人,帶他過來的王保子我們也算是認得,見到我們兩個蹲在凱敏家的土坪子里,上前來打招呼,寒暄幾句,跟我們介紹起他身邊這個中年男人:“小王、小林,這個是我們縣的大能人,汪濤,他聽說我們寨子里面還有兩個山外人,就過來看看,說不定是認識的;不認識,也想交個朋友……”

  我聽到汪濤這兩個字,心中震驚,下意識地瞧了一下雜毛小道。

  難得這家伙還面不改色地伸出手,用濃重的川普跟汪濤寒暄,說是吧,榮幸之至,不過我們兩個就是閑來無事,想在山里面過活幾天的閑人,跟汪老板是沒辦法比的哦。

  汪濤熱情地跟我們聊了幾句,凱敏的父親見有客人來往,都叫進了堂屋,圍著火塘聊天。

  汪濤告訴我們,說最近生意太忙了,貨不足,手下的伙計又有人家中有事,就進山來了。這山里面的寨子,晚上也沒有個夜生活,他這個人生性愛交朋友,聽說凱敏家有這么兩個山外人,就過來交流交流,總比躺在床上,一覺睡到天明要好。說到這里,汪濤跟我們開玩笑,說兩位老弟,你們可不是也進來收山貨的吧?同行是冤家哦……

  我們都搖頭笑,說不是咧,哪個敢跟你汪老板作對。

  汪濤這個人不愧是做生意的,確實很能說,天南海北地胡吹亂侃,不斷地引導話題,然后不動聲色地探我們的底細。

  不過他厲害,雜毛小道卻也不弱,這些天來,面對外人,他慣于用川普來說話,而且他以前曾經跟汪濤打過交道,知己知彼,自然知道如何對付。

  在他們說話的過程中,我很少插話,老是在琢磨,這汪濤進山,到底是有意還是無心?

  作為一個山貨販子,他自然是消息靈通之輩,我和雜毛小道遭到通緝的事情,他必然是知曉的,而他偏偏還認識雜毛小道。當日我曾問過雜毛小道,他告訴我與這汪濤只是泛泛之交,酒肉朋友。那么這個酒肉朋友,會不會為了那四十萬的巨款,得了消息,進山來尋我們呢?

  汪濤此行是惡意還是好意,這些我們都不知曉,只知道這老小子在盤查我們,這讓我們十分不爽,不過雜毛小道一直在應付,倒也沒有露出太多的破綻。對于凱敏的父母,這位汪濤自然是大老板,于是還溫了些酒,給我們倒了幾碗,彼此還熱絡地喝了起來。

  一席談笑甚歡,不過我感覺臉上的面具越來越干燥了,雖然這里只有火塘里面的火光照耀,但是卻也不由得著急,腦袋一轉,連著猛喝了兩口酒,裝作不勝酒力的樣子,斜斜往后滑。見我這番模樣,雜毛小道自然知曉,然后跟汪濤致歉,說我這王黎大哥,好喝酒,但是酒量也小,我先送他回房歇息。

  聽到這話,汪濤和陪著過來的王保子便也客氣兩句,起身告辭。

  回到房中,我的醉態一掃,喚出朵朵,讓她跟著那兩人,去聽一下他們到底說些什。,朵朵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很興奮地點了點頭,然后身子變淡,朝著窗戶外飛去。

  朵朵十點鐘出去,到了半夜才回來。她聽得很仔細,一個字都不敢漏,但是總結性并不好,也難為這個從生到死,不到十歲的孩子,我們費力聽了一會兒,才知道汪濤和王保子回去之后,并沒有說我們什么,而是在準備明天的收貨,然后洗漱睡著。

  雖是如此,我們還是感到了威脅,要知道,汪濤交游廣闊,倘若他真的提上一嘴,只怕我們就有可能暴露出來。我和雜毛小道商量了一下,這山里并不安全了,我們還得轉移,至于去哪里,還得是滇南。

  為何?第一,離邊境線近,第二,那里的地形我們還算是熟。

  就這兩點,就值得我們冒著被預知的風險。

  而從我們從跑路開始,差不多已經過了一個月,氣氛已經開始有所淡化,不可能有大規模的搜捕。這是好事,不過從麻桿兒老胡和趙興瑞等人口中得知,會有一個專門的隊伍,對我們實施抓捕,那里必定高手云集,而且具有足夠的針對性。

  當天夜里,我和雜毛小道商量妥當,第二天早上醒過來,早餐吃的是烤土豆,沒看到凱敏和他的父母,我問在門口勤力洗衣服的果果。她告訴我們,她哥和父母去后寨的王保子家了,那里有個山外頭的人在收山貨,價格和在外面賣的一樣,所以都去了,準備拿些山里面的東西,換些過年的錢。她洗完衣服,也要去看,熱鬧極了。

  我們不知可否,然后回房收拾東西,見到我們這般模樣,果果嚇了一跳,搓了搓凍得通紅的手臂,進房間里來拉住我們,問怎么回事?我們說打擾這些天了,我們家里也有事,就準備出山去了。

  果果不讓,說不是說好一起過年的么?

  小丫頭一說話,眼圈就紅了,這些天我們相處得極好,她很黏雜毛小道,覺得這個大哥哥很有本事,能教她很多東西,我們開玩笑的時候,雜毛小道還得意地跟我說,這可是他第一次,比我還有蘿莉緣呢。

  果果小孩心性,我們也不好多說什么,等凱敏等人回到家來的時候,我再次跟他們提起。

  凱敏的父母自然極力挽留,但是凱敏卻知道汪濤的到來,將我們離開的心思勾出來了。于是他反過來勸說了父母和妹妹,問什么時候走,他送我們。我問凱敏,那個汪濤什么時候走?凱敏說明天吧,今天要收到天黑,完了之后,他要雇幾人,幫他把貨挑下山,應該是明天早上。

  我點了點頭,說我們也明天早上吧,一起,也算是有個伴兒。

  此事已定,我們便開始收拾東西,果果一天都是神情懨懨,眼圈兒紅紅的,像個小尾巴,跟著我們屁股跑。在這里住了大半個月,彼此都有些感情了,我們心里面也不好受,晚上的時候,凱敏的母親給我們做了一頓很豐盛的晚餐,這幾乎是按照年夜飯的標準,有酒有肉,還有我們前幾天從山上弄來的一頭巖羊,也給凱敏的母親置辦了。

  凱敏的父親依舊話不多,端著一碗苞谷酒,然后跟我們說:“小林、小王,你們兩個是干大事的人,看得起我家凱敏,才在我們這個山坷垃里頭,住了這么久,我嘴上不會講,心里面為凱敏有你們這樣的朋友,高興!漢人有句話說得好,天下沒得不散的筵席,我鄉下人,嘴巴笨,又不會陪客,所以就先干了!”

  那天我們喝了許多酒,凱敏和他的父親酩酊大醉,次日清晨,我們趁著果果沒起床,然后悄悄出了村,準備先行一步,出了這山。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