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四十一章 山中苦行,頓悟反遭伏擊

  茅同真這個人,其實長得很有特點,之前說他精神矍鑠,削瘦有力,這是抬舉他,其實用一個成語形容,便叫作“尖嘴猴腮”。

  這種模樣的老頭兒,天生自然就帶有些猥瑣,臉上的痦子幾根稀疏的黑毛,眼睛習慣性地瞇著,像一道狹長的縫,里面閃動凌厲的光芒,一動,就如毒蛇。而跟他說話的,正是我們前些天在寧南的時候,碰到的那個李警官。他跟我們偽裝的身份熟悉,這兩人走到一起來,在路邊交談,我的第一反應,便是我們的這個身份暴露了。

  不說暴露,至少也是被人懷疑了,所以他們才會走到一起來。

  其實早在李騰飛出現在半山道,我要知道我們情況不妙——要知道,涼山州一市16縣,這兩個重要人物能夠出現于此,說明他們確實已經掌握到了一定的線索。

  敵人的警惕性實在太高了,必須馬上撤離!

  我見到茅同真與李警官說著話,然后朝著這邊望來,趕忙后退幾步,避開了他的視線。

  這種人物的眼力,最是毒辣不過,說不得瞧到這里,也許從身形就能夠聯想得到。我和雜毛小道窩在那打電話的小店里好一會兒,見茅同真與李警官一起離開,漸行漸遠,這時才敢出來。

  在店子旁邊的巷道里,我和雜毛小道臨時決定,趕緊乘坐汽車離開,然后中途下車,進山。到了山里,離開了行政的力量,荒郊野嶺的,到時候大家可以盡施手段,估計也會安全許多。即使對方再強大,我們不是還有天吳珠么?到時候,水遁便是。

  商量完畢的我們兩個,在附近找了一家超市,買了些補給之物,然后小心翼翼地打了個車,來到車站。

  然而還沒到車站,雜毛小道就捅了捅我,指著在車站門口一個頭發稀疏的老頭,低聲說道:“水蠆長老,司職刑罰,本名徐修眉,聽他的匪號,你應該知道他的專長,是什么了吧?”話音一轉,他朝著司機喊道:“出城,在城外五里橋那里停下!”

  出租車不跑長途,所以我們也沒有讓他載我們下鄉,茅同真他們雖然提前在車站布置了人手,但是卻不能沿路堵一個遍,一般小縣城的班車,你在城外的路上一揚手,試圖賺盡每一分錢的司機肯定會停下來,問你去哪里。

  很快,我們在城外搭上了一班車,坐了兩個多小時,來到了寧南靠東邊境的一個鄉鎮下車,然后轉乘另一班車,來到了隔壁縣的一個鎮子,如此折騰到了晚上,然后避開人群,開始往人群稀少的地方行去。

  我們雖然如此周折,但是跟虎皮貓大人的聯系卻不間斷,這方面的事宜,由雜毛小道來完成。

  他們倆兒之間,自有辦法,倒也不勞我來操心。

  我們在一個叫不出名字的小鎮住了一晚上,大清早天蒙蒙,我們便起來了,誰也沒有通知,就溜出了鎮子,朝著山里面行去。因為之前我們一直對照著軍用地圖推演,又找過凱敏過來跟我們講解,所以一路上倒也沒有迷路,在中午的時候,小妖帶著小伙伴們過來與我們匯合。

  離開了我們,這個團伙其實過得還要愉快,小妖是當之無愧的大姐頭,不但火娃對她馬首是瞻,而且肥蟲子也是畢恭畢敬——畢竟屁股已經被彈腫了無數回;天陰陰,朵朵也出來湊趣,歡樂極了。

  匯合之后,我們繼續往南行走,一個人背著包,在崎嶇山路里前行,那叫做苦難;兩個人,再加上一群可愛的小伙伴們在山里面跑路,倒也還好。在行進的路上,我的腦子很空,似乎能夠放下所有的東西,將怨恨、榮辱以及思念,這些統統都給拋下,專注于腳下的路,還有體力的合理分配。

  我行氣,不斷地運行山閣老留下的功法,特別是第三條,走得久了,腳步輕快,似乎練就了神足通一樣,意念所達,身形如飛,而并不費多少氣力。

  當然,雜毛小道的速度,并不比我慢,似乎還要稍勝一籌。

  正如他所言,這一番追捕,對于我們來說,其實就是一次劫難,一次試練,因為生死攸關,使得我們并不敢有半點懈怠,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強大的目標上來。毛主席曾經說過,凡事就怕認真。人一旦較起勁來,就會迸發出巨大的潛力,這話說得不假。

  我感覺自己每天都在進步,都在強大,不但是身體的,也是心靈上的。這茫茫的山川叢林,以及幽靜的氣氛,便如同佛音、如同清風,將我的心靈中的塵埃洗滌,無垢無凈,一片朦朧,仿佛與這自然圓潤融合為一體。

  這種感覺難以描述,走到了后來,我甚至都忘記了自己是在跑路,每天夜里,找到一個背風的地方,或者山洞,或者凹地,或者樹林之中,我和雜毛小道商定第二天的目的地之后,開始打坐,用意志,用運功行氣,來抵御嚴冬的寒冷和苦悶。

  而白天的風餐飲露的生活,也不覺得有多苦,笑或不笑,哭或不哭,所有的感動,都在旅程中盡現,到了一月初的時候,雜毛小道有一天對我講,說其實這一趟獲益匪淺,總比在東官毫無目的、渾渾噩噩地日子,要精彩許多。他說這話的時候,我竟然沒有反對。

  人只要想開了,這種漂泊無定的生活,其實比安穩的日子,要更加有趣。

  當然,也僅僅只是有趣而已,我們在山中行走數日,已然越過攀枝花,快要到達滇南省境內。到底不是鐵打的人物,我們不得不戴上了人皮面具,到一個鄉鎮進行了補給,然后找了一鋪溫暖舒適的床,好好躺上一整夜。不過我們并沒有懈怠,因為我們的通緝令,已經被貼在了一面刷得有“TCL王牌彩電”的白墻上,被過往的鄉人瞻仰。

  看來危機并沒有解除,而且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我們不敢確定目前的身份是否已經被曝光,所以還是不敢坐長途車,只是利用短途轉移,然后走山路過境。

  10年1月初,我們到達了滇南省西北部,橫斷山脈的群山茫茫,我們站在渺無人跡的山峰頂上,看著滿天的薄霧,在天邊連綿,風景秀美,靈氣充足,小妖朵朵竟然不肯離去,非要拉著我們,說內中有寶,在此盤桓數日。

  她這一說,肥蟲子和火娃立刻呼應,要知道,雖是冬日,在那叢林中依然還是有著好些食物,肥蟲子這些天吃得身子胖了一小圈,不過也飛了勞累,若是能夠駐扎于此,自然最好。虎皮貓大人也發話了,說此地鐘秀靈郁,似乎有成精的藥材,既然追兵遙遙,那么就在此搜尋一番,說不定會有收獲。

  人總是有極限的,多日奔行,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大家都處于臨界點了,我和雜毛小道決定將這緊繃的弓弦,松一松,休息完畢之后,再輕裝前進,于是開始在附近找地方歇息。這是小事,很快虎皮貓大人就在附近山峰的一處巖洞中,給我們找到容身之處,有泉水,通風又溫暖,確實不錯,于是我們就落下腳來。

  在山里,沒有人去想外界的事情,思想就變得很簡單了,干糧備足了一個星期,而山里面也有些蘑菇野菜,供人采摘,沿途的小動物們也遭了禍害,小妖不時抓出一條冬眠的蛇來,剖凈之后烤來吃,孜然、辣椒粉和鹽這些,都有備齊,我們還帶了一個小行軍鍋,山中野炊,別有一番風味。

  除了蛇,還有各種各樣的蟲,螞蚱、松節蟲、石蠶以及其他,都是高蛋白的食品,還有魚——兩個手指到三個手指大的魚,都有。在山里面,只要勤快,并不愁沒有吃的。

  虎皮貓大人信誓旦旦地告訴我們,它好像看到了一個何首烏娃娃,那玩意,倘若吃進肚子里,甭提多美了,小毒物身體里的陽毒,說不得就能夠消解。就因為這句話,我們除了吃,還會到處晃蕩,山峰溝谷,找尋虎皮貓大人所謂的成精藥材。

  只可惜除了一些確實罕有的藥材外,并沒有其他。

  可能感覺自己的牛皮吹大了,又或者不信邪,虎皮貓大人早出晚歸,到處搜尋,看著似乎又瘦了些。

  如此幾日,都無收獲,虎皮貓大人的口氣都有些變了,軟軟的,不再洪亮,連罵人,都有氣無力。不過我并不太介意,有的事情,太期待了,反而并不會有什么好結果,保持平常心即可。而且在山中數日,打坐參禪,心中寧靜,或許是前些日子的積累,某天夜里,我終于將茅同真那紙鬼引燈術上面的那道黑光,給消解了,總算是拿下一城。

  然而就在我為自己這收獲而高興的時候,我突然聽到巖洞中傳來了動靜,眉頭一皺,一躍而起,同雜毛小道一同躲入黑暗中,留下一堆搖曳火舌的篝火,以及一鍋兔肉野菜湯。

  有兩個人出現在我們的視野里,一個是盡顯落魄本色的李騰飛,另外一個,是一個略為肥胖,須發皆白的七旬老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