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四十二章 這殺意,像酒

  看到這個須發皆白、頂著一個腐敗肚子、道士打扮的老者,我們心中的那一根弦,不由得又都緊崩了起來。

  這個世界上,有那一種深藏不露的人,他們通常都是長著一張路人臉孔,平淡無奇,然而總是會在最不經意的時候,掏出手槍,或者別的什么,讓你知道他的厲害;然而還有另外一種人,他們就是星爺口中那種拉風的人,身上的每一根毫毛,都散發出與眾不同的氣質,就像黑夜里的螢火蟲,怎么都掩飾不了他的不凡。

  而在我們面前的這個老者,他就屬于后者,一個讓人看到,就覺得有沉重得呼吸不過來壓力的人。

  這氣勢如山,如海,如黑暗監獄中的那一道道鐵門,讓人不寒而栗。

  老者停在了離篝火五米的地方,然后看著黑暗中的我們,平淡地說道:“兩位,出來吧……”

  被人逮了個正著,以我和雜毛小道的臉皮,自然也不好意思等著別人來揪我們,于是施施然走了出來。雜毛小道倒也是個長袖善舞的角色,看到這老者,揮揮手,說嗨,李大長老,我們可有日子沒有見過了,沒想到竟然是您老人家親自過來,抓捕于我啊……

  我一聽這節奏,哎呀媽,這兩個人居然還是老相識。我捅了捅雜毛小道的胳膊,說認識?啥來頭?

  雜毛小道嘴巴不動,用低沉的聲音在嗓子里說道:“老君閣首席長老,李昭旭,除了觀主之外的第二高手。你說呢?”他的話,這首席長老也聽到了耳中,肥碩的臉上露出了笑容,說小簫,我們自黃山一別,已經有近十年時光了吧?當年翩翩少年,現在也已經長成了這副模樣;當年的茅山奇才,現在卻成了一個東躲西藏的通緝犯,道門棄徒,多少年歲月荏苒,物是人非啊!

  雜毛小道很瀟灑地聳了聳肩,說當年蒙您老人家教訓,現在又是出言譏諷,倒不知道你是想我啊,還是不想?

  我又一聽,這兩人剛一見面,就開始夾槍帶棒地攻擊,火藥味濃重,想來當年即使認識,也是冤家。

  李騰飛見到我們,眼睛都瞪了起來,剛要憤怒地擼袖子沖上前,卻被李長老一把攔住。

  看得出來,這首席長老的威嚴,還是十分管用的,李騰飛這么中二的青年,在他的面前,居然沒有敢說半句話。攔住李騰飛,這位老君閣的首席長老瞇著眼睛,瞧了一下我和雜毛小道,然后摸著雪白的胡須,說道:“小簫,你若是愿意投入我青城山老君閣的門墻,你們這場禍事,不如我老君閣來幫你扛,你看如何?

  敢情這位大長老過來,竟然是來挖墻腳的節奏啊?

  不過拿雜毛小道和旁邊這位中二青年對比,確實是太明顯了,難怪這首席長老會說這話——即使兩人都姓李。不過對于這邀請,雜毛小道只是“呵呵”以對,然后看著李長老說道:“李大長老,您老人家差不多有數年沒下山了,這一回,所為何來?你直接說吧,大家都很忙……”

  李長老笑瞇瞇地指著雜毛小道和我,說此番前來,是為了抓你們倆!

  雜毛小道笑了,說哎喲,我們兩個小雜魚,還能勞煩到您老人家親自過來,是不是太給我們面子了?——他指著李騰飛,恨恨地說:“這小孩打架,打不過,就叫大人,是不是有點兒太欺負人了?”

  被雜毛小道這么一指,李騰飛一直積攢的怒火終于爆發了,大聲叫道:“我會怕你們么?我會怕你么?有本事過來,我們兩個單挑啊!”

  聽到李騰飛這憤怒的話語,我就好笑,一個道人,居然說出街頭混混的這話兒來,實在是有些逼急了。

  李長老不理會李騰飛的話語,而是將右手伸出來。

  他的右手上,只有三個手指,無名指和小拇指都沒有了,齊根切除。他平淡地說道:“此番前來,是楊知修答應了觀主,說如果能夠生擒你和這個疤臉小子,那么他會給我們一份龍筋,作為報答。當年黃山龍蟒一役,好東西都給你們茅山拿了,這點湯水,我們倒也是要的。不過,我們最需要的,是你從這劣徒手中繳獲的飛劍。老君閣只有這么一把,祖上蒙蔭,所以我才會前來。交出來吧……”

  雜毛小道顯得很無辜地聳了聳肩膀,說哦,那把劍啊,扔茅坑里面了。

  李長老的手伸到一半,聽到雜毛小道這般調侃,臉頓時就黑了,瞇著眼睛,瞧向了他,冷冷說道:“你這是想在找死?”雜毛小道的回答也同樣冷冰冰:“你不就是過來,給我們送行的么?”

  這話說完,他從身后將雷罰一下拔出來,橫劍當前,說來吧,讓我蕭克明,領教一下,你老君閣首席長老的厲害。

  這話剛一說完,李長老那僅剩下三根手指的右手上面,立刻多了一把拂塵,白色的絲,紅檀木的拂柄。

  他似乎有些驚異于雜毛小道的強硬,不過仍然還是擺出了臨斗的姿勢,剛想要勸說一二,旁邊的李騰飛便已經大叫一聲“還我飛劍!”,沖了上來。

  前面說到,即使沒有了除魔飛劍,李騰飛也是一等一的高手,此刻的他沒有了飛劍,但是卻舞弄出了一柄笏。

  這笏又稱圭簡、朝板,原是古代朝廷上官員所執的手板,上面可以記事,以免遺忘。在道教法壇上,仍尊古意,以示法師向帝尊奏告,高功登壇,雙手捧笏,如對天庭。此后演變成了道家法器,瞧著東西,倒也分辨不出是硬玉,還是象牙,反正十分兇猛,當胸打來。

  雜毛小道揮劍去抵,結果兩相接觸,立刻有一道清越的聲音,傳遍巖洞之中,不住回蕩。

  這一聲頻率過高,頓時天地之間嗡嗡響,讓人措不及防,腦袋頓時就疼得厲害。

  果然是道家二代,李騰飛這個家伙手中的法器,倒也不少。

  這一打起來,我自然也坐不住了,喊了一聲朵朵,在暗處的那小丫頭立刻鉆入鬼劍之內,我的劍尖輕顫,朝著李騰飛的下盤刺去。李騰飛是個厲害角色,身手和功力,也都比我和雜毛小道高出好幾分,此番打將起來,竟然能以一敵二,堪堪拖住我們。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旁邊圍觀的李長老,也果斷出手了。他手中的拂塵一甩,角度刁鉆,朝著雜毛小道的身子擊去。雜毛小道早已有了防備,反手持劍去挑,然而那雷罰一撥,拂塵上面的白絲立刻化作了游蛇一般,全數將雜毛小道的雷罰給纏住,如陷深潭,拔也拔不得。

  李騰飛見有隙可乘,手中的笏便劈頭朝著雜毛小道的腦門敲去,氣勢驚人。

  這王長老一出手,雜毛小道行動便受限制,我自然將鬼劍遞出,抵住了李騰飛勢大力沉的這一敲,而口中則高呼曰:“有請金蠶蠱大人現身!”

  肥蟲子立刻光芒閃閃地出現,朝著李騰飛射去。

  不過這兩人早有準備,一搖身子,立刻有晃晃悠悠的鈴鐺聲,從他們的身體里面傳了出來。這音域寬廣,如同佛音,有著不明的奧義,讓人心中曠達。這一聲響動,肥蟲子則停住了進攻,就連從角落悄悄過來偷襲的火娃,也惶然回轉了身子,似乎對這種頻率的律動,十分不舒服。

  這手段,應該就是常年在苗疆邊地中,與巫蠱斗爭而總結出來的道門方法,而且貌似很有效的樣子。

  不過一對蠱蟲害怕,但是小妖卻沒有顧忌這么的多,一個飛踹,她便已經接近了李長老的身后。那足尖,幾乎就要碰到了李長老寬厚的臀部。然而既然能夠成為老君閣的首席長老,這個肥胖老道士,哪里能夠沒有防備的手段?只見他仿佛后面長了一只眼,根本就沒有瞧,便很輕松地避開了小妖凌厲一擊,然后左手的食指和中指間,夾雜得有一張黃色符箓,正在徐徐燃燒。

  沒有人知道他是在何時點燃的符箓,然而這火焰安靜燃起的時候,小妖卻尖叫了起來:“縛妖神符?”

  我眉頭一跳,這東西,莫不是蕭家老爺子傳給我的那縛妖咒所符箓,實化出的成果?小妖最怕這東西,結果一邊往后退,一邊抱著頭顱,似乎要裂開來了。我心中漸冷,看來對手是對我們的所有實力和手段,都有過了透徹的研究,有備而來的——只是嗎,他們是如何找到這兒來的?

  既然是如此,唯有拼命,才能夠戰勝敵手了。我心意一決,便咬著牙,提著鬼劍沖向了看著毫無攻擊力的李長老。

  這個家伙才是真正的敵手,如果能夠將他收拾了,那么脾氣暴躁、腦子缺根弦的李騰飛,將不再是我們的對手。

  見到了我棄開李騰飛,沖著他自己來,李長老嘿嘿一笑,將左手上面的符箓朝著小妖一甩,然后大聲笑道:“小火雞,你居然認為你旭昭爺爺是軟蛋,隨你捏?那你可就錯了!”

  說話間,他已經將纏在雜毛小道劍尖上面的拂塵收了,然后朝著我的腦袋,一把扇來,厲絕得很。

  我陡然間,感受到了濃烈的殺意。

  這殺意,像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