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四十四章 密林迷蹤,敵人紛呈而至

  這一記耳光,正好甩在了李騰飛的右臉,絲毫不留情面。

  清脆而響亮的聲音過后,便是一陣吸冷氣的嗤聲,然后在李騰飛的臉上,瞬間腫現出一片與左臉對稱的瘀青來。這一巴掌是來自于自己門派的二號人物,李騰飛有些懵了,手中反扣著的飛劍,不斷地顫抖。首席長老到底積威甚重,李騰飛心中戾氣升騰,然而卻終究是抵不過恐懼,捂著已經變成豬頭的臉,聲音都變成了哭腔:“為什么打我?”

  這胖道人冷哼了一聲,說:“我也討厭打不贏,就叫家長的人!”

  這話說完,他還補充了一句話:“我還沒有死呢,這里的事情,輪不到你來作主。”聽到他的話語,我心中一動,感覺似乎有轉機了。不過雜毛小道早就有所預料,雖然渾身疼痛得控制不住地發抖,但是臉上卻是笑容洋溢,伸出大拇指,說道:“到底是正宗的修道者,您老人家才是個明事理的人,這飛劍,自打由小侄代為保管之后,除了屏蔽封印外,并沒有動任何分毫。您也看得出來,我若是想與你們老君閣為敵,直接將它往那個糞坑里面一扔,過了個三五日,那劍靈必然就會受到穢物所污染,使用不得,哪里能夠如現在這般,兇猛狠戾?”

  我心中一動,當初我確實有意毀了這劍,一勞永逸,然而雜毛小道借口研究,就沒答應。

  原來他除了臨摹上面的符文,居然還存得有這般的心思。

  這老道士看著笑瞇瞇,像個彌勒佛,不過他剛才的出手,卻讓我明白,這并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骨子里,有著足夠的堅毅和果決,以及閱歷。他會被打動么?我瞧向李旭昭長老,他倒也沒有被雜毛小道這一番說辭打動,而是瞇著眼睛瞧著雜毛小道。

  過了一會兒,他才說道:“看來近十年的浪蕩生涯,并沒有將你給掩埋。不錯,沒有了師門教導,你的身手和意志,竟然比往日進步還大——不是傳聞你的一身修為,全部都給廢了么?”

  雜毛小道淡淡地擺弄著手中的雷擊桃木劍,說道:“我當日在黃山龍蟒一役,修為盡毀,又被逐出師門,本來確實是個廢人。不過天無絕人之路,我正好遇到一個奇人,給我算了三卦,其一曰不可歸家,遺禍親朋;第二曰紅塵煉心,浪蕩隨我;第三龍行于野,大利東南——他老人家盜盡天機,方才有了我今番成就。這些年的路,我是一步一步地踏過來的,時間越久,越能夠感動于這凡塵世間。最淺薄的事務,也是最動人的真理。故而,我才明了,修真,唯修真我,修本性,修道德,方能有大成就。”

  雜毛小道說的這話語散亂,而老君閣這首席長老的臉色,卻凝重了起來。

  他不理旁邊那個雙頰腫脹的弟子,眼睛瞇成了一條縫,過了好久才問道:“我若將你擒下,你又待如何?”

  雜毛小道的嘴角浮現了一絲輕蔑的笑容,說道:“無他,玉石俱焚爾。”

  他說得絕決,自有一股慘烈之氣,撲面而來。

  我心中一跳,知道這老兄所言非虛,他一旦認真起來,說話都是擲地有聲的狠厲。李長老卻并不是一個怯弱的人,眉毛一挑,語氣變重了許多:“我李旭昭活了八十多年,還從來沒有被一個小輩,這么威脅過。哈哈,不錯,在這中華故里,年輕一輩中,厲害的角色如密林,然而可當翹楚者,算得上你們兩個。你們倘若能夠活下去,日后的成就必然比我高,不過既然結仇了,我何必留你們的性命?”

  雜毛小道卻笑了,嬉皮笑臉地說李師叔,你既然沒有殺心,我們之間的因果又了結了,你何必還來嚇唬侄兒我呢?

  老蕭這個家伙倒也是個人物,情緒轉換自如,剛才還準備搏命,此番又開始親熱地叫起師叔來——只是這李長老都八十來歲了,難道陶晉鴻的年紀,比他還大?不過他這般嬉鬧,李長老卻也不好唬著臉,輕嘆了一聲,說我此番捉拿于你,江湖人便會說我以老欺小,不成體統;老道我也是個要臉皮的人,說來說去,倒是丟人;而且我與陶兄,也算是故交,你雖被逐出門,但多少也算是跟他有些情分,看在他的面子上,我今天便不插手了……“

  這番話說完,他補充一句道:“說到底,還是你小子懂得做人,沒有毀了這飛劍。不然便是我答應,我師兄也會拿劍過來砍你的……”

  雜毛小道拱手為禮,肅容說道:“多謝師叔成全!”

  見李長老板子高高揚起,輕輕落下,旁邊的李騰飛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忍不住出言說道:“長老,就這么放過他們,我們怎么對趙局長交待?”

  李長老被這二愣子氣得胡子都翹了起來,大聲喝罵道:“你需要跟他交待什么?你腦子里面進水了么?白吃了三十多年的飯,什么都搞不懂,回去給我關禁閉半年,再把你送到西北去,吃幾年沙子,你這個成不了大器的家伙!”

  李騰飛實力很強,裝備上飛劍,并不比這首席長老差多少,不過膽子卻不大,被訓斥一番后,唯唯諾諾地像個小媳婦,低頭說道:“我知道了……”

  訓完自家子弟,首席長老回頭瞧著面露笑容的我們,說你們先別高興太早,我不抓你,但是不代表別人不能夠抓到你。楊知修已經派了兩位長老,還有好多門派的高手前來,我回去之后,會將消息傳出去,以補償騰飛退出的時間損失。所以,你們……好自為之吧。

  聽到這話,我和雜毛小道都大吃了一驚——確實,老君閣跟我們沒有什么仇怨,倒也沒有什么交情。

  李旭昭不抓我們,想來也是顧忌不知生死的陶晉鴻的想法。但是他未必會賣我們多少面子,所以這消息,一定是會傳出去的。見他們兩人轉身欲走,雜毛小道連忙上前追問道:“你是怎么找到我們這兒來的?”李旭昭露出了憨厚的笑容:“門派大秘密,我豈能隨意告知于你?”

  說完,他仰天長笑道:“荊山已去華山來,日出潼關四扇開……我走了,不過還是希望能夠看到你們兩個,逃脫生天的精彩故事,哈哈!”

  我和雜毛小道、小妖朵朵沖出洞口,只見兩人已然翩翩遠去,不一會,竟然不見了蹤影。

  這老家伙此番前來,不但討回了門中重寶,而且將我和雜毛小道弄傷,折了面子。而且在最后,還賣了我們一個人情。如此的便宜事情,饒是這家伙年過耄耋,也忍不住老懷大暢,美滋滋。聽得李旭昭長老的告誡,我們都不敢久留,將身上的傷給稍微處理一番之后,然后趕緊回洞收拾,虎皮貓大人賊兮兮地跑進來,問走了?

  我一邊收拾東西,一邊沒好氣地說剛才正需要你支援的時候,你跑哪兒去了?

  虎皮貓大人訕笑,說這樣的家伙,以前見到大人我,氣都不敢大聲喘,不過現在大人我體格不行,弄不他了,即使過來,也只是打一壺醬油而已。閑話少說,逃命吧,我剛才瞧了一下那兩個家伙的腳程,不出幾個鐘頭,追兵便至。

  李長老不說自己是如何找到我們的,這使得我們疑神疑鬼,總感覺到自己不安全了。

  于是我們不再久留,朝著西南方向行走。在我們繳獲的地圖中,翻過眼前的群山,我們將到達聞名已久的旅游名城麗江。再沿著這個方向行走,我們就會達到熟悉的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翻過莽莽的高黎貢山,就能夠到達緬甸。在那里,我們能夠找到去仰光的路,或者到達李家湖在仰光的分公司,或者直接去緬北的苗寨,都行。

  然而當我們走到了下半夜的時候,寂靜而黑暗的山林中,突然傳來了一聲清脆的響聲。

  這是腳踩在了干燥樹枝上面的聲響,在我們左邊不遠處的一個地方。

  聽到這動靜,一直在快速趕路的我和雜毛小道背脊都涼了起來,黑暗中互看一眼,然后朝著草叢中隱去,而在我們頭頂的虎皮貓大人則展翅高飛,于上空中俯瞰情況。小妖朵朵揮手,有植物生長的聲音,而朵朵則深呼吸,將自己隱匿起來。

  我們很自覺地各自藏了起來,雜毛小道接過我手中的遁世環,激發,然后將我們的氣息給掩藏。

  屏息,過了差不多十幾分鐘,有一隊穿著厚厚冬服的人,從我們來的路上,快速走來。那夜只有半弦月,點點星光,然而因為朵朵的緣故,我卻能夠將來人的面目打量清楚。在這一隊人里面,我看到了茅同真,看到了徐修眉,還有好幾個生熟面孔。

  不過這生面孔對于我來說算是生,但是對于雜毛小道來講,卻是老相識了。只見他的手緊緊攥成了拳頭,似乎很激動。

  又或者說是緊張。

  然而當這只隊伍即將從我們前面經過的時候,茅同真突然舉起了手,讓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