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四十七章 神劍引雷,山窮水盡無路

  茅同真畢竟是茅山宗里的十大長老之一,若論自身實力,比我和雜毛小道加在一起來,還要高上好幾截。

  若是往常,我和雜毛小道,自然入不了這位眼高過頂的長老法眼。

  這正是一開始接觸的時候,他根本就沒有想過呼喚援兵的事宜,而是一心想要將我們兩個給擒拿。不過勝敗之事,并不僅僅是如同棋盤上那般鮮明,任何一點細微的小事,都有可能影響整個事件的走向,而雜毛小道的這引雷之術,乃茅山不傳之秘,就是連大師兄也不曾習得,而此番竟然由雜毛小道施展得出,豈能不讓他驚訝萬分?

  茅同真的臉上閃露出了驚容,仰頭一看,只見一道游蛇一般的叉形雷電,從頭頂的天空,撲落而下。

  這藍色的雷光耀眼,中正磅礴,倘若是被這玩意擊中,便是修為再高一倍,也是硬扛不住的。

  人們用修辭手法的時候,形容快,都說快如疾電,這東西轉瞬便至,霎那間,就到達了茅同真的頭頂處。雜毛小道此舉,其實是已經動了殺心,不過現在是他不死,我們便亡,沒有人能夠想得到后果。仇恨就像火藥桶,既然他們已經點燃了火焰,那么不管是誰先來,都會爆炸的。

  我往后閃,心中滿不是滋味,然而就在這時,我看到茅同真突然從懷里掏出一個黑布袋子,往上面一拋,接著人就朝地上滾去。

  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的是,那雷電并沒有隨著茅同真而去,而是直接劈在了那個黑布袋子上。

  雷意湮滅,而后轉化為轟隆隆的一陣爆響,在這溪邊蔓延開來。

  我瞬間想到了,那個黑袋子里,裝的正是我們所要找尋的人形何首烏,既然成精,那么必然就違反了天道。這落雷,雖然是雜毛小道以雷罰劍意召下,但卻依然還是遵循了天道,在打擊的優先度上,最終還是選擇了人形何首烏,而不是身為人類的茅同真。

  見到目標被雷劈中,定然已成焦炭,沒有效用,雜毛小道毫不猶豫,拉著我的衣袖,轉身狂奔。

  茅同真滾落在地,精、氣、神,皆備那狂暴的雷意所傷,想要站起來追,結果剛一站直,又軟軟地跌倒下去。

  我們開始朝著山路的側面跑去,早在雷罰高舉的時候,小妖和朵朵他們便已經躲在了那里,防止誤傷,此刻一接應到我們,便朝著黑暗前進。

  此番偷襲,本來就沒有什么預案,我們跑得匆忙,正是慌不擇路,一道肥碩的身影落下。

  虎皮貓大人沉聲叫道:“左轉,左轉!他們的援兵要過來了!”

  我們聽著這話,然后嚇得開始發足狂奔,感覺在不遠的身后,似乎有人正在急速追來。在我的炁場感應中,那人的腳步穩健,氣息悠長,顯然也是一個長老級別的高手。而與此同時,茅同真僅僅只是被雷意所嚇,過一會兒,定然還是會追上來的。

  他有類似于紙甲馬的裝備,比腳程,我們那里能夠拼得過他?

  再加上其他人,天羅地網,我們如何能夠逃得過?

  不過雖然是這萬分危急的境地,我卻也沒有太多的責怪雜毛小道貿然暴露的情緒,反而是心中有著濃濃的感激之情。要知道,聰明如他,自然也是想到了此事后果的,只是想著拿到那人形何首烏,便能夠治愈我身上的陽毒,所以才會如此。

  我們朝著東邊跑了不知道有多久,突然聽到身后有一道勁風吹來,連忙閃身,但見一條頭上有瘤的巨大蛇靈,正朝著我們,張嘴咬來。

  這蛇靈兇猛,腰身足有人身般粗,身長好幾丈,嘴巴一張,150度,竟然有一米之寬。

  這蛇靈雖為靈,然而卻也能夠咬人,在被我們給避開之后,腦袋一擺,我猝不及防之下,被重重甩到,身子就騰空而起來。

  砰、砰、砰……

  我一連撞斷了好多小樹,最后摔在了泥地里,渾身疼痛欲裂,然而也不敢待著不動。剛要翻身起來,突然在那泥地里,伸出四五只手,將我給緊緊按住。

  我大驚,奮力仰臥起坐,然而我剛剛將身子抬起一點點,就有更大的力道,將我重新按回去。

  我明白了,人再快,還能夠快得過鬼?身為茅山長老,哪個沒有一些手段?

  正在我拼命施力的時候,一張西瓜頭的可愛小臉,出現在我的身旁。

  是朵朵,只見這小女孩子潔白的牙齒,緊緊咬住下唇,明亮的眼睛里面滿是淚水,支吾道:“不許、欺負、陸左哥哥!”

  她雙手一舞,立刻有好多虛幻的手影揮動,朝抓著我身體的手,拍去。

  倏然間,我感覺到抓住我兩只胳膊的鬼手縮了一下,頓時就點燃了惡魔巫手,朝著剩余的手抓去。我這惡魔巫手,專門針對的就是這類靈體,一抓便抓了個正著,再加上朵朵的幫助,我感覺全身松動,立刻翻身而起,將那手往上一拉,便從泥地里,拔出了一個黑乎乎的人影來。

  見過地翻天的五鬼搬運術,我對這一類的惡鬼,也是有所了解,心中惱恨剛才被壓在地上動彈不得的糗狀,頓時也不留情面,左手一點燃,那濃黑如墨的靈體立刻一陣扭曲,嘴巴張得巨大,接著化作了灰燼。

  朵朵也抓住了一個,小丫頭此刻的臉都變成了青黑色,掐著那頭惡鬼的脖子,口中嗚咽道:“欺負陸左哥哥的人,不是好人;欺負陸左哥哥的鬼,你、你……去死吧!”說話間,她已然運用了鬼道真解上面的術法,將這惡鬼一震,弄得煙消云散。

  這里還有一頭鬼,在泥地里,見到同伴這般慘狀,頓時也嚇得魂飛魄散——鬼不怕死,但是怕煙消云散,于是抽身便撤,再無蹤影。

  我這時才撿起地上鬼劍,返身回去,尋找雜毛小道和小妖朵朵。

  只見兩人正在與那頭蛇靈大戰,好不精彩?看得我熱血沸騰,提劍前沖,然而剛走兩步,從左手邊就沖出了一道黑影,手中一點寒光,朝著我直襲而來。我嚇了一大跳,反劍撩了過去,鐺的一聲響,巨力傳來,我往后面退了好幾步,穩住身型,抬起頭,才發現竟然是那個水蠆長老徐修眉。

  只見這個腦門上面沒幾根毛的茅山長老,手握一根青銅分水刺,朝著我猛力扎來。

  我勉勵抵擋幾下,便感覺有些不支,在我身后的朵朵雙手朝天托起,凝結出一道藍色的光芒,朝著徐修眉甩去。徐修眉用青銅分水刺抵擋,身形一凝,從斜里又沖出一人,正是雜毛小道,他朝我叫喊,說你和小妖去對付蛇靈,我來擋住他。

  我應了一聲,抽身而去,見那蛇靈銜尾而來,左手便往懷里掏,將震鏡掏出來,一聲“無量天尊”,頓時將那蛇靈給定在當場。跟在后面的小妖手中白光一現,那根九尾束妖繩,便朝著蛇靈飛了過去。人身一般粗的蛇靈,被驟然束起,頓時在地上翻滾,不住地嗥叫。

  而就在此刻,茅同真已然攜著一眾子弟,從西面的坡腳,沖了上來。

  雜毛小道似乎用什么招式,逼退了徐修眉,然后退身到我身邊,大聲喊道走。我轉身跟著他往上奔逃,小妖朵朵見狀,手一勾,那蛇靈立刻撕心裂肺地嗷嗷叫,巨大的蛇身竟然朝著爬上坡來的茅同真他們滾去。接著白光倏然,九尾束妖索又纏繞在她的腰間。

  我們繼續奮力逃,一路往上走,狼狽得很。

  追兵在我們身后二十幾米處,不緊不慢地跟著,茅同真似乎也有些害怕雜毛小道再來一次引雷,那個時候,可就真的避無可避了,于是也不冒頭,隨著眾人在后面跟輟。

  而徐修眉卻是大聲叫嚷起來,不斷喝罵。

  原來被我和朵朵聯手弄死的那兩只惡鬼,竟然是他所蓄養的,雖然感情不如我和朵朵這般親密深厚,但是卻也是跟隨多日,廢盡心血,自然痛心疾首。除此之外,那條蛇靈,也是他豢養的,此番被小妖折磨,傷痕累累,險些誤傷了同門,怎叫他臉上有光?

  緊要時刻,虎皮貓大人也沒有再隱藏身形了,從空中俯沖下來,跟我們引路:“上,朝上跑……”

  我想不清楚,為何我們要往上跑,跑得越上,不是越往絕路上奔么?

  不過憑著這肥母雞一向以來的信譽,腦子空空的我們也來不及思慮,唯有聽從,跟著疾奔。這一追一逃,足足奔行了差不多二十分鐘,茅同真有些不耐煩了,他差不多也能夠估計到雜毛小道沒有再一次引雷的能力,于是身形一錯,似幻影,又朝我們疾奔而來。

  雜毛小道倒也淡定,面不改色地返身,將雷罰高舉,口中高念道:“三清祖師在上,三茅師祖返世,神劍命汝,常川聽從……”

  這話一說出口,茅同真腳下一慌,兔子一般縮回了去。

  雜毛小道一邊往前跑,一邊厲聲警告道:“茅師叔,你若再敢前逼,休怪小侄不念舊情,將你劈死!”茅同真剛才慌張回縮,略有丑態,此刻也惱羞成怒,大聲喝罵道:“好你一個棄徒,竟然偷學得神劍引雷術,還不快快束手就擒?”雜毛小道不理他,與我朝著山上奔走,再行了幾分鐘,突然腳下無路,前面,竟然是一道斷崖。

1條評論 to“第二十七卷 第四十七章 神劍引雷,山窮水盡無路”

  1. 回復 2015/05/24

    虎皮貓大人

    跳崖!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