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四十九章 那一刻,我飛了起來

  當浮出水面,一見到這巨大魚頭的巨獸之時,我的心中猛然一跳。

  這貨,不就是我們曾經在青山界的耶郎祭殿里,所碰到的那個恐怖的鮨魚么?

  當時它可是將我們一整隊人馬給弄得九死一生,我差一點就掛在了那暗河之中,倘若不是虎皮貓大人用耗盡精力為代價,召喚出了不死鹍雞這種傳說中的大拿,將其秒殺,只怕我們當時便已經裹入魚腹,哪里還有那么多后來的故事?

  只是,再次面臨這樣恐怖的對手,我的心中仍舊是滿滿的恐懼。

  大人上次喚神,已然是元氣大傷,昏昏沉沉好久,到了后來,差一點都要掛了。

  它一直經過了大半年時間的回復,方才好一些,不過依舊是沒有精神。此次,我們還能夠指望大人,再來一次么?在惶恐的同時,看著面前這個滿嘴利齒魚嘴、魚頭的脖子處盡是搖晃青黑色觸手的大家伙兒,我一對比,發現它僅僅只是比青山界的那一頭,要小上一點點。

  天啊,我們到底有沒有這么倒霉啊?徐修眉的這一聲呼喚,竟然將這么恐怖的家伙,給從老巢之中,弄了出來?

  我記得我穿的可是紅色底褲啊?

  心思閃動,就在一念之間,心中巨震的我還來不及再想太多,一條黑色觸手,便朝著我們這邊,飛速射來。我趕緊沉下水底,然后朝著江邊跑去。雜毛小道一直跟隨著我,在這樣的怪獸面前,他的心中也不淡定了,大聲催促,說快走,快走。

  雖然有著避水珠抵消阻力,但是我們哪里能夠有那河中鮨魚,那般靈活機動?剛剛邁出幾步,我的腳下一緊,竟然被一條觸手給圈住了右腳腳踝,然后一緊,一股龐大的力量便傳過來,將我給往后面拉拽過去。

  所幸雜毛小道的炁場感應也是無比靈敏,就在我的腳踝被圈的那一刻,他果斷出劍,這一劍如同風雷,而且也有藍色的雷意,從劍尖處逼透出來,堪堪擊在了那有著無數吸盤的觸角之上。

  不知道雜毛小道使出了什么手段,還是這雷罰里面的雷意,正好克制住這種來自《山海經》傳說中的鮨魚,僅僅一輕觸,我腳脖子處一松,那觸手居然又縮了回去。說時遲那時快,接觸就在短暫一兩秒鐘,然而我的上身,還在保持前進的狀態,所以一下子就控制不住重心,重重地摔倒在了河底的水草里。

  這一摔,讓我有些方向感迷失,還未反應過來,便感覺到一直守在我身邊的雜毛小道好像在跟誰交手,刷刷幾下,竟然有巨大的法力波動傳來。

  我爬起來,眼看著雜毛小道就要沖出了天吳珠形成的水肺范圍,大聲提醒他不要出去。

  這個哥們的水性其實并不算好,以前還是個旱鴨子,所以我的心都快跳了出來。不過好在他與那對手也是一觸即收,然后返身回來,將手中的劍一震,抖落數滴鮮血。

  緊急時刻,他并沒有說這個對手到底是何物,而是緊張地沖我大喊,說快,快上岸。

  在說話的這當口,他手中的雷罰已經連出了三劍,每一劍,都準確地點在了前來襲擊我的那些青黑色觸手之上。與人對戰,雷罰不過就是一把帶著電棒功能的木劍而已,然而對付這些神志鬼怪里的恐怖之物,它卻有著讓人敬畏的力量。之前我們在青山界拿它毫無辦法的鮨魚,此刻幾次出手,竟然都給雜毛小道給阻攔。

  哦,我錯了,對付鮨魚還是有一招絕對有效,然而我和雜毛小道卻都沒有那個條件了。

  這情況緊急,我心中雖然還掛念著奔出天吳珠中,去追殺厲鬼的小妖,但是卻也顧及不得太多,奮力點地,朝著岸邊快速奔行——一步、兩步、三步……很快,我們就浮出了水面,那河水剛剛只能夠漫延到我的胸口處。雜毛小道很激動,輕身朝著岸上沖去,然而就在此刻,從下游處,突然沖來一道陰影,如東風卡車,朝著我們這邊急速撞了過來。

  人的速度,終究還是不如這常年在水中生活的鮨魚快速,而且當時根本就避無可避,我和雜毛小道別無選擇,果斷地將手中的木劍祭起,朝著前面這兇獸挑去。

  雜毛小道臨危不亂,手中的雷罰,穩穩地朝著這頭鮨魚碧油油的左眼處前刺;我的劍術到底還是初學,心理也沒有穩定下來,鬼劍前挑,欲將提前沖過來的青黑色觸角,給削斷一條來。時間迅疾,當時的情況快得讓人反應不過來,當我的鬼劍順著紋理,削下末端的一節須肉時,我的身子也被如約而至的鮨魚,給重重撞到。

  砰——

  在相觸的那一瞬間,我能夠感受到自己身體里面的骨骼,正在痛苦的呻吟著,似乎快要碎裂一般。

  而后,我的身子騰空飛了起來,帶著水花,朝著上游七八米處跌去。

  而在空中,我竟然還看到雜毛小道也被撞飛了起來,不過他顯然是有所準備的,身子緊縮,在騰飛的那一霎那間,方才將四肢張開,像一只鳥兒,好似在飛翔。

  咕嘟……

  我又入了水中,感覺四面八方,全部都是黑暗,感受不到任何人,在我的周圍。

  我帶著天吳珠,將其收入懷中,手中的鬼劍緊握,擔心雜毛小道的安慰,果斷浮出水面,然而卻看不到雜毛小道的身影,那條巨大的鮨魚正在我目力所及的下游,奮力地拍打這水面,利齒密布的大嘴里,還有如同嬰兒般的痛苦叫聲,傳達出來。這聲音的頻率密集,嚶嚶嚶,讓人不寒而栗,感覺渾身的雞皮疙瘩,不要命地涌了出來。

  一個小小的身子,在我的前方,張開雙手,散發出隱隱的黑霧,護衛著我。

  是朵朵,她當日所受的癸水之力,便是虎皮貓大人將青山界的那頭鮨魚斬殺之后,凝煉精華而得。此刻的她,本源的力量,與那頭鮨魚師出同源,這樣的氣場,讓鮨魚有一點疑意,故而沒有第一時間再次伸出觸角。當然,想來是雜毛小道剛才的那一劍得了手,此刻的鮨魚眼睛受了重創,還在痛苦地大叫著。

  我心中大定,然后叫了聲朵朵,讓她跟著我往河邊跑去。

  就在我離那河岸還有四五米的時候,我的余光處,突然發現在下游出現了一個人頭,濕漉漉的身子正奮力往著岸上游去。看他那被水浸潤,亂草一樣的頭發,我便知道是雜毛小道。然而我還沒有驚喜,心臟驟然一緊,只見剛剛從痛苦中掙脫出來的那條鮨魚,已然再次沖到了雜毛小道身前,張開巨大的嘴巴,朝著雜毛小道咬去。

  “小心!”

  我朝著他大聲喊著,便見到他身子一挺,竟然從水中站了起來,然后有一股血一樣的紅光,在夜空里面照耀開來。

  驟然而起的光亮,讓我的眼睛忍不住的閉上。

  雖然閉上,不過我的心中又是擔憂,又是期冀,希望雜毛小道的血虎紅翡,里面那頭來自遠古的血虎,能夠給他抵擋一二。我沉入水中,又想著再次浮起來,先上岸再說,然而就在此刻,身邊的暗流涌動,一陣寒意,從我的左側滑了過來。

  我猛然一驚,瞬間就想到了這一次攻擊,應該是來自于將鮨魚召喚出來的徐修眉,這個茅山中十大長老之一。

  心中巨震,不過我還是下意識地將手中鬼劍前繞,將這一擊偷襲給抵消。

  然而身為茅山水戰中最是厲害的水蠆長老,他的伺機一擊,哪里是我能夠抵擋的。就在我的鬼劍與他的分水刺撞到一起的時候,從黑暗處,冒出來一掌,正中了我的后心。這手掌勁氣噴涌,力量倒也不大,但是卻如同一個頂級的煽動者,將我血脈中那被死死壓制的陽毒,在那一瞬間,引爆出來。

  轟——

  我感覺渾身的血液,仿佛都在燃燒一般,倘若不是在這冰寒的河水中,我估計自己肯定就如同那個被火娃焚燒的二娘子,整個人就燃了起來。徐修眉在水中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在我中了他蓄力引導的一掌,防守頓失之后,分水刺連著出擊,他并不想殺我,所以朝著我的手腳幾處要害,猛力扎去。

  疼!疼!疼!

  陡然間,我身中四刺,渾身又如同火燒,感覺天地間,一下子,就塌了下來。

  不過就在此刻,朵朵趕來,朝著徐修眉咬去。徐修眉也玩鬼,哪里能夠被朵朵傷著嗎,反手一制,欲將朵朵擒住。朵朵被驅趕無力,躲入鬼劍之中,操縱鬼劍,與徐修眉相斗,竟然堪堪抵住他的進攻。

  我在背后被印一掌之后,整個腦袋如同一鍋沸騰的熱粥,根本就想不了許多,感覺好像跟徐修眉又斗了幾個回合,然后突然嗡嗡嗡一響,然后那條鮨魚又纏上來了,將我的腳踝抓住,然后往空中一甩。

  我昏迷了,最后的記憶,是我飛了起來,好高,好遠……

2條評論 to“第二十七卷 第四十九章 那一刻,我飛了起來”

  1. 回復 2014/05/15

    tt520

    每次我想吃東西的時候,看到的都是好惡心的章節!

  2. 回復 2015/02/20

    東風卡車

    為啥每次撞人的都是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