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五十章 公道人心,迷蒙似見貴人

  人倘若失去知覺,那么這世間所有的一切,都變成了虛妄,變成了浮云,變成了我們根本無法去把握的一切。

  閉上眼睛,就是天黑,就是寂寞,就是無邊無際的黑暗。

  也許一萬年,也許億萬年,也許彈指一揮間,當我模模糊糊地恢復意識的時候,感覺渾身冰冷,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身上癢癢的,有泥土和魚腥草的味道,往我的鼻子里面鉆來。感知開始逐漸豐富了,但就是睜不開眼睛,仿佛眼皮子被線給縫住了一樣,死死的。我幾乎用上了吃奶的勁兒,才緩慢睜開來,有刺眼的白光,照耀在我的眼珠子上,疼痛欲裂。

  我隔了好久才適應過來,入目處,正是朵朵那張帶著關切表情的可愛圓臉,宛若天使。

  “陸左哥哥,你終于醒來了,好些了么?你嚇死朵朵了……”

  見到我醒過來,朵朵歡呼雀躍,不過她動作的幅度偏小,也不敢太大聲音,我微笑著點了點頭,這才發現還是在水里,周圍水草蔓延,天吳珠散發的水肺場域縮小了,將我給緊緊裹住,外面的天色已經大亮,天氣陰沉沉的,似乎老天的心情很差。

  我張了張嘴,感覺喉嚨里面一團火,辣得很,干咽了一下唾沫,才發覺身子仍然在燒。

  朵朵大概是看到了我難受的表情,留有淚痕的臉上似乎又要哭了,左手提著鬼劍,右手則拉著我的手,說陸左哥哥,你還好吧?

  我自然不好,不過也沒有更差的了。握著朵朵柔嫩的小手,我的心情好了一些,然后問她:“雜毛叔叔呢,小妖姐姐呢,虎皮貓大人呢?”

  我這一連串的問題,讓朵朵的淚珠又流了下來,她哽咽地說道:“不知道,當時太亂了,我看到你飛了起來,又落到了水里昏迷,害怕極了,就緊緊裹護著你,腦子一片空白,只想著奮力離開。然后我帶著你,逃了一夜,到了這里才安全了一些,然后你才醒了過來……”

  朵朵因為沒有讀過多少書的緣故,邏輯思維一直都不是很強,說話也有些不清楚,不過聽到她一番述說,除了并不知道朵朵為何能夠帶著我逃離險地的細節,我大概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那就是說,我與雜毛小道、小妖、虎皮貓大人他們,失散了。

  此刻唯有朵朵,還有我體內的肥蟲子,陪伴在我的身邊。而此刻我身體里面的陽毒,已然被徐修眉那特有的掌法給勾動出來,將我的全身都給燃燒,行不得氣,如同一個廢人一般——窮途末路,這才是真正的窮途末路啊!

  此刻情形,我不由得回憶起來最初,身邊只有這兩個小東西陪伴的日子來。

  那個時候,我是多么的快樂,心思單純,唯一的目標,就是讓朵朵變回一個正常人。

  而現在……

  天上沒有太陽,身邊沒有手表,我也不知道幾點鐘了,想起生死未卜的雜毛小道和小妖等人,我的心如火焚,憂慮得不行。不知時間,不知地點,我什么也不曉得,于是想著爬上岸去,想辦法打聽到他們的消息。我潛身越過這水草,往這河邊的草叢中游過去,然而剛剛接近岸邊,一冒頭,一塊巴掌大的鵝卵石就貼著我的頭皮,劃過去。

  撲通一聲響,石塊在我前面一米處入水,無數的波紋拍打在我的臉上,來回蕩漾。

  這突如其來的石頭嚇得我背脊發涼,全身瞬間就僵直起來。

  我身處的,是大河旁側,岸邊一處有著很多茂密水生植物的根莖區,上面有茂密的葉子遮掩,倒是看不到我的身影。不過我這剛一冒頭,便有石頭襲來,怎讓我不驚?在我被嚇到的兩三秒鐘之后,定下心神,聽到一個略為有些熟識的聲音,從頭頂傳來:“馬四,你也別上火,沿江尋人這事兒,就跟釣魚一樣,要耐心,急急躁躁,說不定陸左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你也是看不到的……”

  這聲音迅速在我的腦海中排號入座,很快,我想到了。

  它屬于夏宇新,那個曾經被肥蟲子暴菊的家伙。

  “我馬四未必會稀罕那顆瑯邪補氣丹?找不到就找不到唄!”一個粗豪的聲音響了起來,說話的應該是夏宇新口中的馬四,他們兩人緩步朝著我藏身的這岸邊走來,駐足,馬四問道:“小夏,你身上的傷,還好吧?”

  夏宇新似乎揉了揉身子,還哎喲地喊了一聲,馬四有些不滿,說小夏你都受了傷,茅長老還叫你出勤,真的是將人當作牛馬了。夏宇新呵呵笑,說沒事,這一呢,此番尋找確實少不了我,誰叫那“驗妖旋靈”,在我手上呢?受了師門恩惠,自當效死力;其次,我的傷看著嚇人,但都是外傷,他們手下留情了,下手知道輕重,而且都沒有給我種蠱下毒,所以我還能夠堅持。

  聽到這里,馬四長嘆了一口氣。他似乎有些意興闌珊,懨懨說道:

  “說到蕭克明和陸左,其實倒也是兩個不錯的爺們。我們這邊接到的命令可是格殺勿論,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但是他們竟然還留著手,不敢要人命。由此看來,他們確實有可能是被冤枉的。別人我不知道,黃鵬飛那個家伙,他不去惹禍就算好了,還被人蓄意殺害?這簡直就是太可笑了!——小夏,你曾經被安排跟黃鵬飛,一同去了南方,你自己說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夏宇新好像不愿意談這些,直說不曉得,聽你這么說,確實是這個道理。

  馬四頓時就來了興致,聲音壓低,說:“小夏,你不覺得這里面有貓膩么?要知道,黃鵬飛被殺現場最重要的目擊者,那個叫做白露潭的女人,在陸左逃跑的第二天就失蹤了,而話事人派出這么多人手來追捕,鬧出這么大動靜來,這里面……”

  夏宇新并不搭話,馬四耐不住興頭,接著說道:“我可是聽說了,蕭克明當年被逐出師門的事情,另有隱情。此次追捕,好多人私底下紛紛傳言,說蕭克明學得有掌門和傳功長老才會的神劍引雷術,而且他還深得前傳功長老李道子太師叔的真傳,當年,本來是被當作掌門人來培養的。楊話事人此番異動,除了是為了報自家外甥之仇,更重要的目的,恐怕是要謀奪掌門之位……”

  說到這里,馬四的嘴邊被夏宇新用什么給驟然堵上了,支支吾吾,后者慌忙地說道:“馬四,我的四哥喲,這事情太嚴重了,我們兩個私底下都不要提及,免得說漏了嘴,遭了禍端啊!”

  見夏宇新這么謹慎,馬四就有些不耐煩了,他一把推開夏宇新,恨恨地說道:“許他做,就不許人說?我馬四這輩子成就不高,除了這臭嘴,就是因為這些老家伙敝帚自珍,不肯傳授。倘若我入的是青城或者龍虎山,以我的天賦,說不得也有蕭克明那么厲害了!哼……”

  夏宇新苦笑,說馬四,現在蕭克明已經落入兩位長老之手,關押在麗江,大局都被掌握了,為今就只待將陸左那個身受重傷的小子給抓到,無論生死,我們都準備回山了。你說的這些,要是萬一被話事人曉得,只怕不但是你,便是咱們的家人,也會受到遺禍,你何必多言?老老實實做事便是了。

  我心中劇震,雜毛小道竟然被擒住了?他是為了讓我和朵朵能夠逃離,舍命拖延,才會如此么?

  沒想到一夜之間,竟然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不知道小妖和虎皮貓大人,怎樣了?

  我還待再聽一下其余人的下落,然而岸邊的兩人又聊了幾句,話不投機,便不再言,而是朝著河的下游,緩慢走去。過了好久,我才失魂落魄地站起身來,爬上了河岸,朝著四周望去,有農田,遠處也有人家,青山綠水,好一派人間美景,盡然不似這冬日。

  美景無限,然而想到雜毛小道被生擒,而我此番模樣,諸般困境,心中就有一陣又一陣的難過襲來。此處遍地都有眼線,我也不敢上岸,感覺頭輕腳重,思緒如麻,過了一會兒,我見遠處似乎有穿著制服的人行過來,趕忙翻身入河,不敢怠慢,繼續朝著河的下游行去。

  我當時的想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既然雜毛小道被關押在麗江,那么我便去麗江,便算是死,也要將他給救出來,可不能夠讓他出事。

  我循著下游開始走,一股腦兒,頭昏昏沉沉,越走越感到乏力,渾身又冷又熱,腦子里一會兒想到馳騁風云的歲月,一會兒又想到與朋友溫馨平淡的日子,過一會兒,又要小心翼翼地防備那個據說水中厲害到了極點的水蠆長老徐修眉,會尋跡而來,于是整個人的精神,似乎在那行走中,就有些垮掉了。

  我依然還在前行,但是魂兒似乎都飛了一半,朵朵喚我,我也聽得不是很清楚,只感覺自己走的越久,血液就越沸騰,身上難受,仿佛就要炸了似的。

  不過我就是停止不下自己的腳步,腦子里總是想著我的那個兄弟,在被折磨著,生命不自由。

  有一種信念在支持著我,走下去。

  記憶到了后面,就越加地模糊了,行尸走肉一般,來不及思索——這并不是我本來的狀態,只是當時被陽毒燒壞腦子的我,已然分不清楚自己的選擇,到底是否正確。終于,我又暈死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似乎恢復了一些意識,感覺到有人在推我.

  我睜開模糊的眼睛,看著面前一張熟悉的女人臉孔,腦子空空的,一股熱流激蕩,再無意識。

1條評論 to“第二十七卷 第五十章 公道人心,迷蒙似見貴人”

  1. 回復 2016/02/25

    女主角是陸左啊

    這小受真特么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