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章 鬼道真解

  我是一個有著稍微偏執癥的人,總是喜歡熟悉的東西——相熟的風景,慣去的快餐店,常常點的宮爆雞丁,相熟的玩伴,回家的路線以及……常去公廁的某一個坑位。

  回到鳳凰縣城已經是下午四點,我先是去找了一家服裝店,把自己這一身不合適的衣服給換了,然后走啊走,居然又回到了昨天晚上住宿的木樓前。那個老頭子在看店,看見我,一副吃驚的表情,走出來,訕訕地笑,問怎么了?他以為我是返回來找他麻煩的,臉比黃連苦,別的不說,開頭就嘮叨了一通生意不景氣的話語。

  我說我只是懶得再找地方了,昨天的房間,給我整理一下,我要住。

  他像見鬼了一半,用看神經病兒童的眼神看我。

  辦理好了入住手續,我把隨身的小包扔在床上,靠著厚厚的棉被,然后掏出這卷黃色絲帛來看。《鬼道真解》洋洋灑灑四千余字,除前言外還分三章,第一章“控鬼”,第二章“煉尸”,第三章“空靈”。值得一提的是,第三章居然占了一半以上的篇幅,字體也不一樣,輕靈娟秀,輕飄飄,我看一眼,有一種不似人為的感覺。

因為見過了地翻天的五鬼搬運術,我并不疑有假,匆匆瀏覽一遍,感覺寓意深刻,深入淺出,并不像普通的“秘籍”一般各種裝逼,很具有操作性。

  我心情激動,逐字逐句地輕輕朗誦,感知其中之意。

  金蠶蠱睡太久了,靜極思動,在房間里到處游竄,不時抱著一個美洲大蠊蟑螂跑到我面前炫耀,被我一彈指錘飛,傷心不已,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來,像嬰兒哭。

  一直忙活到夜里,我才囫圇吞棗地通曉了個大概。外面華燈初上,我那草包肚子咕嘟咕嘟地叫,揉了揉眼睛看手表,已經是晚上9點。我下地來,收拾了一下,然后跑出去吃飯。除了初一十五要吃齋外,我基本上都是個肉食動物,所以自然都是找些油大爽口的東西吃。雖說是淡季,但是反季節、反潮流旅游的背包客,其實還是蠻多的,倒也不顯清靜,許多男女也是初次相識,拼桌,然后去酒吧,接著滾床單,最后依依惜別——這是一套標準程序——陌生的地方、美麗的風景和新奇的民俗風情,最容易給自己找一個放松的借口。

  等飯的當口,我想起來應該給雜毛小道打個電話。

  這一通電話打了好久才撥通,我開頭就是好一陣埋怨。

  他在電話那頭聽完了我今天的生死危機,一陣沉默。許是在自責,許是在等我舒緩心情,過了好久,他才說地翻天這個家伙本來就是一個勢利之人,眼中只有利益,而沒有太多原則。他也是聽說朵朵出事,著急了,才找了個最近的朋友給我介紹的,沒成想險些害了我的性命,真抱歉。他又說,他離家好久了,一直沒回,想想這事,求到誰門上都為難,還是跟他一起去他家里,求教一下長輩吧。

  我曾經聽雜毛小道談及自己家的事情,也不詳細,大概就是沒有聽從長輩意見,鬧翻了,離家已有四五載了——他這人也沒個準頭,愛胡亂扯淡,一會兒師門一會兒老家,我也不怎么信。但是應該是有這么一檔子事,聽他這么說,我心中一陣感激:他平時看著像癩皮狗一樣玩世不恭,但是自有著小心守護的尊嚴,然而為了朵朵,他卻低下了內心中高高撅起的頭顱,這一點,難能可貴。

  我問他在江城段叔手下干得怎么樣?他說不好,最近不怎么見到段叔,倒是老和一個叫做奧涅金的俄國老毛子在一起,這家伙據說曾經供職于蘇聯克勃格,是個厲害角色,也是段叔手下的安全主管,說話老喜歡套人話,繞圈子,讓他煩不勝煩。

  不過呢,待遇不差,夜總會泡妞,個個腿長波大,美得很。

  我大笑,沒正經一會兒,這小子不開黃腔就難受,叮囑他可得注意身體,悠著點,不要被烏克蘭大洋馬給榨干了身子,聽聽這說話聲音,都啞了。

  說話間一盆香噴噴的血粑鴨子就端上來了,旁邊有蕨菜炒臘肉、炸酸魚和一盆酸湯豆腐,我肚子里面的饞蟲都給勾起來了,舌頭下津液直冒,顧不上說話,說過了正月十五,我就去江城,跟他一起去拜訪他那道行高深的長輩,先把朵朵的這妖氣鎮壓下去,恢復主控權再說。

  掛了電話,我拿起筷子,一陣胡吃海嚼。

  斜對面桌子處有三個妹子,不時對我指點,看她們穿著打扮,像是城市里的OL女郎,背著我的一個,側臉看上去很有味道,像周迅的精靈古怪。在一個陌生地方,有一個或者幾個女孩對你指指點點,有兩種情況:一,可笑;二,可愛。我吃相雖不好看,但也不至于可笑,想來這里面定有人對我感興趣。

可是心系朵朵,我也沒有心思勾搭妹子,來場艷遇,讓鳳凰在今夜將我遺忘,于是也不理會。然而我沒行動,對方卻行動了——付完帳后,一個體態豐滿的年輕女人走到我面前,跟我搭訕。

  她的理由很簡單,說幾個姐妹剛來此地,人生地不熟,想讓我介紹一番。

天可憐見,我也就到鳳凰下站時拿了一本旅游小冊子:南長城、東城門、沈從文故居以及沱江風景區……這些僅僅只是見過圖片和文字介紹而已。不過我并不是一個性子冷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也沒架子,便搭著掌柜臺子,隨意地跟她閑聊起來。沒幾分鐘,她便邀我去附近的流浪者酒吧喝酒。

  我婉言拒絕,其他兩個妹子也過來了,勸我同去:獨在異鄉為異客,相逢即是有緣人。

  說實話,要是那個小周迅邀我,我倒還有些男人的興趣,但是事情很明顯,是最初的這個妹子對我興趣盎然,我就有些敬謝不敏了。三人作了自我介紹,我知道最開始的這個妹子叫做苗苗,小周迅叫做小穆,還有一個長得最高的女孩子,叫冬冬。我說我忙了一天,需要回去休息了,苗苗就問我住哪兒,我說我住城西的民俗吊腳樓里,她們大叫我好會選地方,是不是很好玩?我無語,說一般吧,還鬧鬼。

  聽我這么說,她們更加興奮了,苗苗甚至還想著今天就搬過去,看一看鬼屋什么樣子。

  又聊了一陣,我們互留了聯絡方式,然后告別。

  說實話,我有些吃不消這飛來的艷福,似乎油水太多,有些膩。回程的時候,楊宇打來電話,寒暄一番之后,問我是不是再跟黃菲談戀愛?我愣了,也不肯定也不否定,只是問怎么了?楊宇的情況我清楚,他有一個長相甜美的女朋友,父母也是市里面的高干,不過不是所謂的政治聯姻,小兩口感情不錯。楊宇沉默了一會兒,說他有一個表弟在追黃菲。我說我知道,張海洋嘛,怎么啦?

  他說他也特別煩這個油里油氣的表弟,不懂事,花花公子一個,整天也沒有個正經事情干,到處沾花惹草,根本就配不上黃菲。只是……他舅舅就這么一個兒子,若有得罪我的地方,請我看在他的面子上,千萬不要下死手。我笑,說沒得事,我心胸哪有那么狹隘,一上來就要死要活的,不至于。

  楊宇欲言又止,猶豫半天說謝謝我,改天請我吃飯。

  我點頭答應,掛完電話還覺得好笑,楊宇這人往日里也是個驕傲的角色,沒想到自從被我種了一次蠱,就變得這般小心翼翼了,真不爽利——還是說,我這人在他們心里,很可怕?

  路上我特意買了紙筆,然后回到住處,將這黃絲帛上的字全部撰寫到紙上來,做了備份。其間那個房東老頭還特意給我端進來一個火盆架,加好木碳,房間里頓時暖和許多,他囑咐我不要關氣窗,免得悶氣,說完后繼續返回樓下睡覺。我知道他是想讓我不要宣揚水鬼之事,但是這細節,倒是讓我心中有些感動。

  譽抄完畢,我把絲帛收藏起來,然后細細地再讀誦“空靈”這一部分。

  空靈一章,共兩千三百二十余字,行文古意盎然,落筆處行云流水,十分酣暢,講及修煉一法,大部分依靠月亮星辰之力,簡單易懂,也很有操作性。月亮在現代科學之中,是地球唯一的衛星,能夠反射太陽的光線,影響潮汐走向,全篇都在論述各種方法概論。我看得眼暈,并不知真假——倘若在一年之前,我定然是扔在一邊不加理會的,然而這大半年的時間里,我也見多了古怪之事,心中也大概信了。

  很多持唯物主義觀念的人總會以各種理由來反駁靈異之事,其實我只想說幾個問題:1.現代科學的巨人、開創了經典力學的艾薩克-牛頓爵士,天才人物,為什么晚年會如此沉溺于神秘學和神學的研究,以至于他大部分的學術研究都只是中年以前,而在逝世之后留下了50多萬字的煉金術手稿和100多萬字的神學手稿——這是個引申問題;2.世界上有幾十億人篤信宗教,為什么?3.從古至今,每一個民族、每一段歷史都有著太多鬼志古怪、靈魂以及太多難解之謎的記載,這些果真都是瞎編?

未必這些人都是傻子?

  雖然我研究得精細,然而這些,都需要在朵朵能夠勉強壓制妖氣的意識之后,才能夠派上用場。

  而如何壓制妖氣,這也許只有把希望寄托于雜毛小道的長輩啦。

  也不知道幾點鐘,我昏昏沉沉地抱紙而眠。

  ********

  迷迷糊糊,又是一陣冰涼游到我的背上。

  我霎時間就清醒了,燈沒關,我一下子就睜開了眼睛,心里面充滿了憤怒——這個水鬼,真當爺是好欺負的,沒完沒了地來騷擾,這是要鬧哪樣?

真的是給臉不要臉啊!

5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九章 鬼道真解”

  1. 回復 2014/01/16

    SB北陵

    嗷嗚~金蠶蠱實在是太萌了!好想養一只!>_<

  2. 回復 2015/04/30

    110

    看來你想“孤,貧,夭”

  3. 回復 2016/02/19

    饕餮

    金蠶蠱來一盤

  4. 回復 2016/04/19

    匿名

    金蠶蠱要進化成大王啦

  5. 回復 2017/01/18

    胡八一

    苗苗……!!做鷄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