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五十五章 脫胎換骨,茶館相約解救

  2010年1月10日清晨,我坐在床頭,凝視著從窗簾間隙漏出的那溫暖陽光,半天沒有說話。

  在七八個小時之前,我還以為我已經必死無疑了,然而當我一覺醒來,大夢一場后,卻發現這些日子來,壓在自己身上的那份沉重壓力,居然全部都解脫了——對,我說的是全部!

  不管是茅同真施加在我身上的陽毒,還是歷次激戰時或多或少留下的暗傷,還是我之前在怒江山中爆發時所破碎的經脈之疾,都在一夜之間,全部消失不見了。

  不但不見,而且在我的身體里,約莫下丹田的位置,居然出現了一股磅礴沉穩的力量。

  這力量不知為何,與我所修習的功法異常妥帖,如同一汪清泉,隨著我行氣的過程,不斷地洗滌著我全身的經脈,將這些能夠行走力量和氣息的通道,不斷地拓寬——若用一個形象的比喻,那么以前僅僅只是一個鄉間馬路,而此刻,卻已經是省級公路了。

  這樣的進步是顯而易見的,使得我更具有爆發力,也極大地加強了我的反應力和肢體協調力,再也不會出現思維和身體的脫節了。

  我無法用語言來形容這種整體的感覺,握緊手中的拳頭,我能夠沉穩地把握住身體里,所蘊積的力量。

  我很清晰地認識到,這并不是回光返照,而是一種實打實的強大。太不可思議了,用一個很簡單的比喻,那就是以前的我,如在水中行走;而此刻,則自由地在明媚的陽光下,歡暢呼吸。

  世界都是美麗的,它的每一個地方,都充滿著動人之處;每一個側面,都有著至純的真理。

  這是我從來都沒有見過的角度,也是我從來沒有明悟過的視角。

  世界依舊還是這個世界,只不過,它似乎又變得十分不同了。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然后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然后,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這是佛陀的境界,然而世界變了么?它從恒古以來,皆是如此,變化的,只不過是我們的心靈而已。

  有時候,境界可以提升力量,也有時候,力量可以引導境界,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我的生命正在怒放,如同破繭重生的蝶。它因我自以為必死而沉寂,卻在迷迷糊糊醒轉之后,竟陡然到達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巔峰。而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什么緣由呢?

  我不是到了瀕臨死亡的節奏,怎么到了現在,竟然想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渾身充滿爆炸性的精力?

  我使勁兒回憶,但是或許是高燒未退的緣故,腦子卻是一團漿糊,根本就想不起來了,依稀記得昨天晚上,似乎跟加藤亞也談話到了很晚,過程不得而知,反正是掏心掏肺的,之后就完全沒有意識了。我心中悄悄地以為會有一個旖旎的美夢,然后早上起來的時候,看著整潔的床和我身上整齊的衣物,完全打碎了我的猜想。

  我忍不住地笑自己剛才的想法,似乎太過于猥瑣和齷齪——我怎么會這么想呢?

  天上會掉下餡餅來么?這完全是三流電視劇的情節,哪里可能在現實中發生?

  我似乎想起一些線索來,然而有的東西,就像你一個熟人的名字,明明就在嘴邊,然而卻偏偏想不起來。我撓著頭好一會兒,終于放棄了,站起身來,將衣服穿好,準備去找加藤亞也了解一下。我出了房間,走到庭院中,正好見到足利次郎這個少年子,拿著一把木劍舞弄。那氣勢,頗有日本人慣有的狠厲果決。

  我看了一會兒,趁他歇息,問加藤小姐在哪兒呢?

  足利次郎很是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并沒有答話,而是繼續拿著那把日本木劍練,放肆砍殺,仿佛那空氣中,有他的仇人一般。我看著無趣,想起來他好像不懂中文,過了好一會兒,我看到一個經常陪伴加藤的女仆,拉著她問。女仆告訴我,說小姐昨天陪我喝酒到很晚,回房睡覺,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呢?

  我昨天喝酒了么?我拍拍腦袋問自己,然而卻沒有一點兒印象。

  倘若是尋常女孩兒,我直接跑到房間里面喚醒便是,然而加藤亞也的閨房,可是她父親都需要批準才能進去的地方,我唯有強忍著心中的疑問,等待亞也醒過來,再問她便是。加藤亞也這里得不到答案,我心中惶惶,然而充斥在體內的力量,又讓我忍不住想要干點什么,于是回房弄了一身行頭,將自己的身型體貌都做了改變,溜出門去。

  我并沒有直接過去那個茶樓找小周,而是按著記憶的地點,讓的士司機帶著我,前往鴻賓會所的外圍,逛了一圈。

  那是一個坐落在半山腰的封閉建筑群落,山水秀麗,風景迷人,而且周遭的精致,也很有麗江特色。

  我并沒有就近觀察,而是坐著出租車一晃而過。然而就在這短短的時間里,我能夠看到有好幾處暗哨,交相呼應,而且還能夠隱隱感受到幾股強大的氣息——這些,都是我以前所不能夠體會得到的。親自目檢,大致知道了地點和周遭的環境,我又讓出租車載著到了茶樓附近。

  因為在這古城中,有些地方不能進車,我便下來,謹慎地繞了幾圈。

  看得出來,追捕者似乎對自己的實力太過于自信,也執著地相信著我活不久的猜想,所以一路上,并沒有太多的眼線。

  不知道是不是現在有錢且有閑的人多了的緣故,春節臨近,游客反倒是多了起來,看到那些悠閑的外地客人在這條古意盎然的長街前走過,我不禁就有些羨慕起來。很多事情,沒有經歷,就不知道珍貴。只有當它變成了一種夢想,一種奢侈品,想要而又得不到的時候,才會懂得珍惜,曾經擁有。

  我帶著感傷,緩步走進了那處茶樓,小周一個通緝犯,自然不便拋頭露面地出來打雜。我找來伙計,對了一句暗號,那個伙計若無其事地喊了一聲雅間有請,然后將我引到了上次談話的房間里。

  我安坐,靜靜等待,過了好一會兒,木門被推開,走進來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長得嬌柔美艷,有一種嫉妒誘惑人的魅力。

  她風情萬種地走進來,在我的對面坐下,然后儀態萬千地泡著茶。我不說話,只是看著她嬌柔白嫩的手指,在茶盤上面不斷地舞動著,賞心悅目,不過并沒有上次一般,心中有一團火在燒。我的心情平淡如水,待到她將茶湯泡好,遞到我的面前,我接過來,吹了三下,一口飲盡,然后問道:“怎么稱呼?”

  “我姓劉,你叫我劉小姐便好……”劉小姐熟練地給我續杯,然后說道:“周笑宇出去辦事了,所以今天,由我來接待你。”

  我面前這個魅力十足、不知年紀的女人,看著如同普通人一樣,但是卻給予我極度危險的直覺。

  我深呼吸,點了點頭,說不知劉小姐,你在你們組織里,大概是一個什么樣的地位?

  見我這般問,劉小姐不由得笑了,臉上的媚意十足,說你是不是覺得我不夠格啊?這樣說吧,我可是要比小周高好幾級喲。我只是路過,辦點事,本來你們這事兒不歸我管的,不過既然小周提出來了,就幫幫你也無妨。說吧,你過來,到底有什么想法?

  我沉默了一下,說上次小周說的事情,我考慮了一下,決定就在大年三十的那天晚上動手,不知道你們這邊,能不能夠配合?

  “大年三十?”

  劉小姐的眼珠曼妙的轉動了一下,捂著嘴巴,吃吃地笑了:“你這個調皮鬼兒,就連一個年,都不讓人家好好地過……不過呢,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時間節點,咱們中國人嘛,講究的就是一個節日氣氛,每逢佳節倍思親,雖然心中有所提防,但是總免不了會放松……好的,這個我可以答應你。”

  這個東西敲定了,我們便開始商量起細節問題,雖然我知道自己在與虎謀皮,但是送上門的便宜,不要白不要。我在茶館里,與劉小姐商議到了中午,反復確定了很多東西,也對營救的地點,也在圖紙上做了熟悉。

  最后我提出一個問題,說他們有沒有可能將雜毛小道給掉包?

  劉小姐很得意地回答我說不會,他們有內線在里面,如果有情況,會隨時通知到她們的,放心。

  我不再多言,起身與劉小姐握手告別。她的手溫潤柔滑,似乎還用小拇指撓了一下我,我識過相人術,像她這種面相的,裙下之臣不知凡幾,我就不再湊這個熱鬧了,于是當做不知,離開了茶樓。

  出于謹慎,我依然在茶樓的街道附近,繞行了幾圈,獨自走到了一處僻靜之地,偷偷躲起來,等待了好久,并沒有見到有人跟隨而來,心中方才安定。我差不多已經猜想到,這小周,以及神秘的劉小姐,多半就是邪靈教的成員,至于施恩于我,想來也應該是看上了我這把手藝。

  我屬于兩頭冒尖的那種人,對付高手不行,但是對付普通人,簡直就是大殺器。

  這種人才,正是他們所需要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