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五十六章 伙伴團聚,共謀營救事宜

  邪靈教要招攬我?想到這個可能,我就忍不住地想笑。

  要知道,自打我知道世界上有這么一個地下組織以來,似乎八字不合,我總是與之沖突,遑論是在浩灣廣場破陣,還是黑竹溝里交手、南方省的來來回回,又或者是與王姍情、周林、青虛一干人等的恩怨,以及跟薩庫朗、鬼面袍哥會和各大邪靈教鴻廬的交鋒,從來都是對手,而幾乎沒有朋友。

  在我的眼中,邪靈教這個組織正如它的名字一樣,處處都透著邪意。我雖然同樣也是一個不怎么為正道接受的蠱師,但是對邪靈教那種“不把人當人”的核心價值觀,十分難以接受。

  人之所以為人,文明社會之所以謂之予文明,蓋因在漫長的歲月里,已然形成了一整套的法律和道德體系。天理人倫,不可違背,不然整個社會體系都會崩塌。

  我們對這個世界所有的認知和改造,都要符合人類一整套的價值體系。倘若僅僅只是為了自身的強大,而將“人”本身來作為實驗品,肆意而殘忍地殺害,吸取怨力,強大本體,如此的行為,便是邪,便是魔,我絕對是不肯與之為伍的。

  這便是我最后的底線,也是我在臨死的時候,想明白的道理。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何利用邪靈教的力量,然后不沾因果地將雜毛小道給救出來。

  說實話,雖然感到自己的實力上了一個很大臺階,但是因為沒有跟人斗爭過,所以我并沒有足夠的信心,去面對茅山二老的任何一位,更遑論在重重包圍中,將雜毛小道給拯救出來。我一個人的力量,實在是太有限了,而倘若我與邪靈教沾染上了關系的話,雖然他們給的說法,是出于義憤,出手幫我,但是到了后面,他們絕對會通過手段,坐實我已經加入邪靈教的事實。

  從小熟讀四大名著中黑社會題材《水滸傳》的我,對這種入伙的伎倆,實在是太熟悉不過了。

  如果真的到了那個地步,那可就不再是人民內部矛盾,而是實打實的敵我斗爭關系。到了那時,即使大師兄和蕭家即使使盡吃奶的氣力,也定然是洗脫不了我的清白。

  我的心亂如麻,然而孤身一人,又沒有個商量的伙伴,正無頭緒之時,突然感覺到頭頂黑光一閃,下意識地滑步平移,閃到了一邊兒去。

  在我的余光中,看到一只肥碩的黑影砰然撞到了地上,然后一聲慘叫響起:“傻波……伊!”

  虎皮貓大人的陡然出現,讓我驚喜萬分,不過因為著陸過急、過重的緣故,大人似乎墜機了,伸直翅膀和爪子,在地上挺尸呢。我慌忙蹲下來,用手指捅它絨毛下的肚腩:“大人,嘿,大人……肥母雞!你~”

  我的話音未落,虎皮貓大人陡然翻轉身來,躺在地上就破口大罵:“你才肥母雞呢,你全家肥母雞,你一村子的肥母雞……擦,你這個狗日的小毒物,忒狠毒了——咦,我家小媳婦兒怎么樣了?”

  好久沒有聽到虎皮貓大人罵人了,在這溫馨的重逢時刻,我卻感到有濃濃的溫暖,渾身洋溢著莫名其妙的歸屬感。

  將我臭罵一頓,爽利了嘴皮,虎皮貓大人抖抖身子,站了起來,然后圍了我繞了一圈,口中不斷地發出嘖嘖聲響來:“小毒物,大人我還擔心你要掛掉了,滿世界找你,沒曾想你竟然脫胎換骨,變成了這般模樣——便是那龍涎水,也不曾有這般功效呀,好似被本尊壇城的密宗活佛,給你施加了寶瓶灌頂、秘密灌頂、智慧灌頂、句義灌頂此四續部之無上瑜珈之灌頂一般……”

  這肥母雞說的話有些饒舌,我躬身請教,它卻不言,說太深奧,以我的學術修養,望塵莫及,一知半解地說予,反倒浪費。

  它逼問我一番,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顛來倒去,不清楚。

  后來肥母雞似有所思,不再問了,說小雜毛被他們給抓住了,小妖和火娃得以逃脫,現在正在某處,它帶我過去,一同商量營救事宜。聽到這消息,我的心情豁然開朗,緊跟著虎皮貓大人身后,亦步亦趨。沒多時,來到了一處偏僻的街巷,停留在了一處廢屋前。

  這廢屋的門口,寫著租賃售賣的聯系電話,主人早已搬離,盡顯荒涼。

  我翻進屋子里,里間大部分已空,地下凌亂,散落著雜物和廢報紙,在角落,我看到了盤腿而坐的小妖,還有圍繞著小妖不斷盤旋的火娃。見我進來,小妖適時睜開眼睛,面露驚喜:“陸左哥哥……”她站起來,跑到我身邊,察看我的身體,和虎皮貓大人一樣,她也很快發現了我的變化,欣喜地問緣由。

  我腦子也糊涂,說不清楚,拉著小妖的手,激動得難以自已。

  而這個時候朵朵也出來了,跟大家互訴離別。我這邊的情況簡單,不過就是朵朵帶著我逃遁,然后被加藤亞也救起,而虎皮貓大人它們這兒,就有些復雜。

  虎皮貓大人告訴我們,當日它一直跟在上空觀察,但是因為并無辦法,唯有默默跟隨。到了后來關鍵時刻,就是我被拋飛的那一刻,雜毛小道將血虎喚出,堪堪敵住那恐怖鮨魚,然后返身與徐修眉糾纏,不讓他去對昏迷過去的我補刀。

  血虎為魂兵靈體,而鮨魚卻是宿年水怪,雜毛小道是后學末進、茅山棄徒,徐修眉是一方大佬、領袖人物,又專注于水戰,如此一對比,勝負很容易便分曉,而小妖那時正被徐修眉的水鬼纏住,要不是虎皮貓大人催促她逃離,說不得也被擒獲了。

  它說得平淡,但是其中兇險和驚心動魄,我卻能夠想象得到。

  這幾日虎皮貓大人與小妖落腳于此,晝伏夜出,一邊想辦法與雜毛小道聯系上,一邊四處搜尋我的消息。

  我看著虎皮貓大人臟兮兮的皮毛,心中難受。這幾天,不但我經歷了生死絕望,它們一定也經歷了同樣的心路歷程。在嚴寒和絕望面前,唯有團結,相互抱緊,方能相互取暖。時間危急,我也不多說廢話,將我遇到小周和茶館的神秘勢力,做了通報。

  虎皮貓大人說由它來偵查這些人的身份,而讓我帶著小妖和火娃回去。

  商量妥當,小妖裹著火娃進入了六芒星精金項鏈,和我一同離開了這處廢屋,而虎皮貓大人則問清了我地址后,振翅高飛,繼續偵查。我回到藏身之處,正好趕上了飯點。餐桌前,加藤亞也、織田和足利都看向了我。

  看到加藤亞也精致的俏臉,我不知道說什么話好,還是她主動站起來跟我打招呼:“陸桑,斯米嘛塞,不知道你什么時候回來,所以……”我微笑著說沒事,而加藤亞也則招呼旁邊的女仆,給我拿餐具和食物。

  我偷偷地打量加藤亞也,發現她跟平時似乎也沒有什么不同,依然乖巧地給我布菜。見我偷瞄亞也,織田老頭子頓時氣得吹胡子瞪眼,一副看不慣的表情。

  我也是餓了,顧不得旁人目光,胡吃海嚼,將桌子上面的大部分食物,都一掃而空。

  一老一少兩神官惱恨地離席而去,反倒是加藤亞也,笑吟吟地對我說起,男人就是應該吃多一點,這樣才有力量之美。我喝了一口醬湯,然后盯著加藤亞也說道:“琴繪,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何我會在一夜之間,竟然恢復健康了?”

  亞也笑了笑,卻問道:“陸桑,你既然對那位黃菲小姐那么思念,為何不去找她,讓她重新做你的女朋友呢?”

  她這莫名其妙的話語,讓我猝不及防,“呃”了一聲,不知道說什么好,亞也將手放在桌子上,說昨天陸桑喝醉了,一直在叫黃菲的名字呢……

  我說是么,我們有喝酒么?她很認真地點頭,說是啊,清酒,喝了個大醉。

  我頓時就感覺莫名的詫異,感覺自己記憶出現了差錯,沉默了半天,說難道我的病情,就是喝一頓大酒,就好了?這尼瑪也太諷刺了吧?

  不過亞也很快就給出了答案:“是我逼著織田老師,拿出了家傳的寶貝,在你昏迷過去之后,治好了你的。“

  加藤亞也顯然并不想施恩于我,那寶貝是什么,有多珍貴,她并不愿意描述。

  事已至此,我也沒有什么說的,只是對她表示了感謝,說以后但凡有任何事情,只要不違反原則,赴湯蹈火,再所不辭。加藤亞也歡喜,說本來這只是為了報答我曾經救她的恩情,不過既然陸桑這么說了,她可是要記下來咯。

  我點頭,說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離春節已經沒有幾天時間,身體既好,我便開始準備營救雜毛小道的相關事宜,其間加藤亞也詢問我,是否需要幫助,她可以央求織田老師和足利次郎,一同參與。我搖了搖頭,這二位對我越來越不待見,我這人,向來不愿意欠陌生人的人情,還是算了。

  而且,在此期間,我和虎皮貓大人、小妖已經擬好了一個絕妙的計劃,成功率十分高。

  唯一讓我心情有些不好的,是小妖這幾天似乎不怎么待見我,整日與朵朵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說什么悄悄話。

1條評論 to“第二十七卷 第五十六章 伙伴團聚,共謀營救事宜”

  1. 回復 2015/05/01

    邪靈教

    哇咔咔,該輪到我來個霸氣營救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