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五十九章 戰蛇靈

  當時的情形危難萬分,茅同真和徐修眉隨時都有可能回來,我本來應該馬上遁走,然而見到這個穿著和老蕭一樣灰色囚服的老家伙,頓時就停下了腳步。

  這個家伙,居然是吳臨一,那個曾任醫科大學教授、西南局少數幾位權威蠱師的吳臨一!

  他怎么會落入這般田地,被人囚禁于此呢?

  難道,他果真如我們之前想象的一樣,真的就是鬼面袍哥會的第四號人物,首席大蠱師?

  我的心中,有著滿滿的疑問,瞪著面前這個形容憔悴猥瑣的老苗子。

  他倒是沒有昏迷,不過渾身無力,神情懨懨,眼窩子里滿是堆積的眼屎,似乎經受了難以言敘的折磨。夏宇新見我疑問的目光,渾身有著一股凝重的氣息,鎖定住他們兩人,慌忙解釋道:“陸左,陸左,還記得跟你聯系的劉小姐么?我就是她口中的內線,此番前來,就是配合你,解救出你朋友蕭克明的,不要誤會!”

  原來如此,我想明白了,劉小姐和小周之所以提出來幫我,原來他們主要的目的,竟然是吳臨一。

  我看到他眼神閃爍,或有些疑慮——我知道他在心驚,為何我竟然變得比他想象中的利害。不過我并不理會小人物的心理,只是指著吳臨一問道:“你,是不是鬼面袍哥會的首席蠱師?”

  吳臨一神色慘然,不過倒也淡定,說然也。

  我頓時有些氣急敗壞,倘若不是身后還背著昏迷的雜毛小道,怕他有什么閃失,我肯定上去,啪啪就給這個家伙一個大耳光了,以報心頭之恨。

  要知道,我如果不是被吳臨一這個老烏龜算計到了西南,便不會入了那耶朗祭殿,就不會與鬼面袍哥會的人血拼,也不會被黃鵬飛趁虛下黑手,失手反殺,更不會有后面那些一系列的逃亡和冤枉。所有的一切,如果追根溯源,吳臨一這個狗賊,可以說是我們落入這步田地的重要推手!

  如此的仇人見了面,哪里能夠不眼紅?

  見我一雙眼睛冒著火,吳臨一反而笑了,說陸左,你覺得冤屈,我便不冤了?——想我吳臨一,出身于苗蠱世家,自小異于常人,博古通今,中外兼容,攀爬了四十余年,一輩子小心翼翼,終于坐上了縱橫川中鬼面袍哥會的第四把交椅,風光一時無二。然而邪靈教出了個掌教元帥小佛爺,天縱奇才,手段無雙,竟然在短短時間,削藩整合,中央集權,而我們這些打拼江山的老家伙,卻成了踏腳基石……

  他的聲音悲嗆:“我這冤屈,又跟誰說去?”

  吳臨一似乎飽受打擊,悲聲連連,夏宇新見他這般失態,不由得勸解道:“吳老師,您就別悲慟了。小佛爺這不是派我們過來,救你了么?你知道么?為了救你,小佛爺將剛剛出獄的魅魔都給派來了,您看看,這可是天大的面子呢……”

  他邊說,邊扶著吳臨一往樓梯口里走去,還一邊勸解我:“兩位,跟上來,我帶著你們出去,有什么仇怨,那都是過去的,現在這會兒,我們可是站在同一戰線上……”

  我不理他,追上前,問吳臨一你是怎么進來的?

  吳臨一慘笑,說還不是因為你?蕭老炮跟陳魔頭這兩個家伙聯手逼迫,中央調查組來人,東窗事發,逼得我一路逃遁,最后在這里落網了。

  我見吳臨一渾身乏力,想來他也是經歷了一番折磨,想著留他,還能夠給翻案留下證人,便沒有再起了殺心,背著雜毛小道,轉身朝著角落的機電房跑去。

  夏宇新見我與他背道而馳,頓時急了,大聲叫道:“唉,你們要去哪里呀?”

  回答他的,是一道沉重的摔門聲。

  邪靈教這名頭,太臭,沾上一點兒,就如同鼻涕蟲,甩都甩不脫。

  我與邪靈教有著太多的齟齬,從一開始,就只是相互利用的關系,并沒有想過要與他們同流合污,更不用說是什么自己人。我之所以能夠隱忍不發,不與之翻臉,是因為前幾天有過布置,他們并不可能逃得過官方的控制。而像吳臨一這種人,死在我的手里,還不如落在官方手中。

  那時候,他反而就像一根刺,能夠深深地扎在某些人心中。

  我將鐵門關閉,然后將這門鎖從里面,用電纜線死死捆住。

  背過喝醉到無意識酒鬼的朋友可能曉得,昏迷的人渾身發軟,沒有骨頭一般,不著力,很難背動。于是我將雜毛小道放平,掐了一下他的人中穴。我掐了幾下,并無動靜,小妖跟上前來,往雜毛小道體內打入一道青木乙罡,他渾身一震,然而還是沒有醒轉。

  我無奈,唯有雙手合十,高聲唱誦道:有請金蠶蠱大人現身……

  十秒鐘后,雜毛小道悲鳴著醒轉來,睜眼瞧見了我,開口就是一頓軟弱無力地臭罵:“你大爺的,小毒物……”

  我嘿嘿一笑,也來不及再敘離別之情,將他又背負起來,然后跳下了下水道里。

  跳入下水道,這段距離一人爬行,也難以通過,唯有我在前面領路,而小妖和朵朵在后面,用法力裹著全無氣力的雜毛小道,往前移動。

  去的時候,可比來的時候速度快上許多。因為囚室遭劫,雖然有夏宇新作內應,但是此處為重中之重,看守者定然會有所防備,打響警報,隨之而來的反撲一定會異常激烈。即使有夏宇新和吳臨一在外面,幫我吸引注意力,但是我這邊若不趕緊逃開,一定會被銜尾追擊,咬住不放的。

  要知道,雖然那個劉小姐,也就是夏宇新口中的魅魔劉子涵,她可是才被小佛爺從白城子中救出,即使有著底蘊深厚的邪靈教作支持,她也定然回復不了巔峰的狀態,戰斗力未必比茅同真和徐修眉的任何一個,高上多少。

  而且組織的地盤上,她們未必敢就耗下去,自然是稍微吸引一下注意力,便趕忙逃遁的節奏。

  所以我唯有趕緊跑,逃出戰團,放能夠避免隨后而來的追殺。

  有著這樣的緊迫感在,我們很快就爬過了建筑下面的狹窄管道,來到了會館的主干下水道里。

  路過剛才偷聽夏宇新和馬四說話的地方,從地漏上面,傳來了斗法的那種轟然響動,威力甚大,有讓人驚恐的炁場震蕩,從上面傳遞而來。

  在肥蟲子的幫助下,雜毛小道恢復了一些意識,也能夠抓緊我,我沒有再作停留,在兩個朵朵的幫助下,拉著他便往回路逃去。路行到一半,前方無數蟑螂奔逃,我突然感覺到一股莫名的驚悸,下意識地回過頭去,但見身后的黑暗中,突然亮起了兩盞綠油油的燈光來。

  小妖也感受到了異樣,回手一照,手中的強光手電立刻將后路,照得通透。

  那對綠幽幽的光芒開始變得晦暗,而一條巨大的怨鬼蛇靈,已然出現在了我們的后方。

  在小妖燈光照過去的那一瞬間,這頭蛇靈突然張開巨口,蛇吻幾乎有一米來長,上面是密密麻麻、交錯生長的雪亮利齒,尤為嚇人。這蛇靈,我們曾在川滇交界的山林中見過一面,當時的它被我們狠狠教訓了一番,不敢造次。

  然而此一時彼一時,在這狹窄的空間里,我們連轉身都困難,哪里有施展的空間?而這蛇靈,卻是如魚得水,這蛇吻巨張,好幾丈的身子隱于暗處,然后挺直身子,朝著我們這邊,挺射而來。

  情況便是如此危急,簡直就糟糕到了極點,不過我的心中卻還是極力穩定下來,將雜毛小道的身子往前一推,然后大聲喊道:“小妖、朵朵,照顧好你蕭叔叔……”

  此話說完,一陣腥風頓時迎面撲來,我的震鏡在手,一翻,一聲無量天尊,藍色光芒大放;而此刻,那頭巨大的蛇靈已然撲到了我的面前,張開的嘴巴,幾乎就要將我給吞噬。

  我半坐著身子,在巨吻合攏只之時,將這嘴巴給上下撐了起來。

  哐當一聲響,震鏡跌落在地上,而我則用手和腳,將這驚人的咬合力給死死抗了下來。

  一人一蛇靈,在力量的領域里,這并不是兩個可以相提并論的對手,然而就在此刻,我卻感覺到有一股荒蕪之氣,從小腹下面的下丹田處,開始往我的雙手掌心處聚集——左手希望,右手毀滅,這兩個符號突然在我的心中開始游動起來,一波又一波的能量,開始集中在我的手掌心,然后化作了寒冷,與灼熱。

  嗷——

  那蛇靈在翻滾,嘴巴里面如同匕首一般的利齒在顫抖,里面的信子不斷舔舐著我的臉,不過無力,顯然是被我一雙惡魔巫手給鎮住了。那蛇靈的身長四五丈,痛苦起來,將整個下水道弄得翻江倒海,污水穢物四處飛濺,前后都開始刷刷地掉磚頭。

  小妖在前面喊:“小毒物,你再不弄死它,我們就要被堵住了?”

  我一愣,嘿,這小狐媚子居然這么沒禮貌?我這一生氣,雙手的勁力就大了許多,在臨界點的時候,奮力一撕,阻力沖破。我的雙手交錯,那頭巨大的蛇靈頭顱,竟然被我撕裂,崩潰了。

  空間里,回蕩著一聲凄厲而痛苦的叫喊聲——這聲音,我聽出來了!

  是徐修眉那個老泥鰍的叫聲!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