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六十三章 戰后余波,共享除夕之夜

  來者是一個身形嬌小,穿著鼓鼓囊囊肥厚褲子的女子,她正是我以前在集訓營中所遇到的帶隊教官,尹悅。

  見到她的出現,身為通緝犯的我并不緊張,朝她點了點頭,然后將右手上面的包裹,翻轉過來看。

  別的沒有瞧見,雜毛小道的那把雷罰,正好斜插在里面。尹悅見我準備解開包裹,上前來制止,急匆匆地說道:“老蕭的東西,都在里面了。別忙瞧,徐修眉那老烏龜見那邊大局已定,急著想要跑過這邊來——前后來了兩撥人,都給我擋回去了。先跟我走,到點兒了,再跟你說!”

  她的右手一揚,一股黑色的粉末纏繞在我的身上,而后面被小妖扶起來的雜毛小道,也被灑了一身。

  “防止被跟蹤,這邊有個劍閣天師教的追蹤高手,吳臨一就是落在他的手里,不得不防!”尹悅跟隨大師兄辦事日久,行事也有一股風行雷厲的章法,往后瞅了一眼,然后在前面帶著我,往巷道里鉆去,臨行還不忘關心我:“陸左,沒受傷吧?”

  我回答沒事,往旁邊瞧,朵朵掐著那只白背兀鷲的脖子,一提,那頭扁毛畜生就展翅飛了起來。她低聲喊道:“陸左哥哥,我代替臭屁貓,給你們在空中放哨啊!”朵朵高飛,而小妖則將雜毛小道扶上了我的背,然后抱著虎皮貓大人說道:“走吧,后面有大批人馬,要追過來了……”

  我扭頭瞧了一眼燈火輝煌、不斷有警報聲尖銳響起的鴻賓會館,然后咧嘴一笑,跟隨尹悅,遁入了黑暗中。

  因為急于趕路,尹悅并不與我言語,她的身形飛快,如同靈狐,在這古城巷道里,鉆來鉆去,幾乎都沒有一點兒停頓,宛若鬼魅。瞧她這般模樣,我便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系,十分重大。顯然大師兄并不想留人話柄,不想讓外人知道他插手此事,并且幫助了我和雜毛小道兩個通緝犯。

  不過這也怪不得她,我剛才與茅同真的纏斗,確實浪費了不少寶貴的時間,后面追兵洶洶,使得我們此刻的情形異常緊迫,稍一停留,便有被纏住的危險。好幾次,我們都是停在黑暗的巷子或者石橋下,方才堪堪避過追兵的。

  在此期間,佩戴上了本命玉的雜毛小道,終于舒緩了氣息,精神也凝聚了一些,堅持讓我把他放下來,在我和小妖的攙扶下,朝西奔走。如此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在黑暗中,越過了小半個城區,追兵再不見蹤影,尹悅的腳步放緩,我才跟她搭上話:“尹姐兒,這一次來了幾個弟兄?”

  尹悅回過頭來,深深看了我一眼,說這次接到你的通報后,由老林帶隊,張勵耕、我、白合還有余佳源,在總部的五把劍,都出動了。

  我點頭,說了聲哦,便不多言。如此規模的實力,林齊鳴自然可以有很多可以操作的空間,想來這次將邪靈教的人制住,把握很大——俗話說得好,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小周在麗江街頭找到我,除了是想要找到一個可以共同攪和、解救吳臨一的助手之外,其實也是有將我拖下水的想法。

  看過《水滸傳》的朋友應該知道,這拉人下水的門道,五花八門,多得令人發指,不過文學往往還不如現實精彩,缺德書生吳用的伎倆,未必會有邪靈教多。我倘若抱有僥幸心理,與他們合作,各取所需,只怕即使能夠將雜毛小道救出,鐵定也是一瓢污水潑上身,這輩子都是個亡命天涯的命。

  所以早在遇見邪靈教的那個時候,我就開始計劃著如何擺脫他們的控制,又能夠將雜毛小道救出。

  一人計短,二人計長,我抓破腦袋沒有辦法,只有求助了大師兄。于是在他的一番布置之下,情況變成了知情人得到邪靈教偷襲會所的消息,從帝都總部直接從接手他職位的林齊鳴那里,抽調人手,然后誰也沒有通知,過來埋伏,將劫人想逃的邪靈教眾,給一舉逮個正著。

  這便是我之前所說的布置,也是我寧愿從那穢臭不堪、污水橫流的下水道爬進爬出,也不愿意跟著夏宇新和吳臨一等人,從新開辟的綠色通道離開的原因。

  因為從那里走,一抓一個準。

  我心情愉快,尹悅的情緒其實也是蠻高的。因為去年年中的集訓營被襲,和白城子監獄越獄事件,事情鬧得太大,紅頭文件一發,大肆打擊,邪靈教便藏匿身形,化整為零,使得越來越難以尋找和發現。此番消息確鑿,伺機而動,收獲自然十分的大。而且他們還可以經過這一事,繞過地方,直接將吳臨一給掌握在手里。

  這樣一來,我罪名洗脫的希望,又多了一層保證。

  我和尹悅稍微聊了一下,她表示剛才戰端一起,她便溜到了檔案室,將雜毛小道諸般封存起來的東西給卷了個包,然后過來找我。不過在路上耽擱了一下,而后又費盡心力將朝我那邊過來的追兵給阻攔了一下,所以才會來得晚。至于在另外一邊的戰斗,她也不知曉,不過應該不會有什么差池。

  說話間,我們已經來到了一處獨門獨戶的宅院,她掏出鑰匙,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將門打開,讓我們進去。

  見我疑惑,尹悅解釋,說白合老家就在麗江,這是白合家以前的房子,她父母后來都搬到春城去了,不過這宅院被沒有賣,而是留了下來,每年會過來住一段時間。他們初來乍到,也沒有個安全的落腳之地,所以就將就這兒了。

  見我疑惑,尹悅解釋,說白合老家就在麗江,這是白合家以前的房子,她父母后來都搬到春城去了,不過這宅院被沒有賣,而是留了下來,每年會過來住一段時間。他們初來乍到,也沒有個安全的落腳之地,所以就將就這兒了。白合是以前跟隨大師兄辦事里的七個得力助手之一,我通常叫做七劍,在緬北山林中也見過一面,不過相交不深。

  這房子挺大,進了屋子里,尹悅讓我們在堂屋安坐,說她打個電話,詢問一下戰況,讓我們先歇息一會兒。

  我點頭,讓她離屋,然后轉向雜毛小道,嘿嘿笑,說老蕭,你在里面受了什么苦,怎么現在瞧著,一副萎了的情形?

  我和雜毛小道說話,從來都是這個調調,他也不在意,反駁我,說艸,萎個毛!想要重新廢我功力,這決定只能有楊知修那個老雜毛才敢做,徐修眉和茅同真這兩個屁股坐歪的長老,可沒有這個膽量。大爺我只是被長時間的麻醉和催眠,習慣性的腿軟,適應幾天就好了。

  他頭頂上的“神針鎖魂”,已然被虎皮貓大人給破解,此刻神情雖然萎靡,不過眼珠子倒是也透亮,顯然正如他所說,并無大礙。至于脫力的虎皮貓大人,一被放在茶幾上,找了一下桌子上,啥都沒有,咕噥著罵了一聲娘,便不再言,昏昏睡去。

  我與雜毛小道久別重逢,聊了一下分離之后的事情。從雜毛小道口中,我得知他的受刑,倒不是我的緣故,而是因為徐修眉和茅同真,想要知曉他是如何習得那神劍引雷的秘術。說到這里,他頗為自得,眾人皆以為是李道子或者他師父親授,實則不然。

  當日李道子贈予他三張符箓,最珍貴的便是用來誅殺降頭師巴頌的那張雷符,而雜毛小道的引雷技藝,悉數都是從那符箓上面,經過七八年的琢磨,觀想而來。

  聽到雜毛小道的話語,我不由得為這個兄弟的天賦驚嘆。同門皆以為高不可攀的不傳之秘,竟然是他由符箓上面,那些如同鬼畫符的紋路中所習得,真的是讓人各種羨慕嫉妒恨啊。

  又聊了一會兒,尹悅回到堂屋,告訴我們,說此番一戰,邪靈教來了六個人,遭受伏擊之后,兩人戰死,兩人獲擒,領頭的魅魔重傷而退,唯有一個家伙全身回返,邪靈教內應夏宇新被擒住,而吳臨一則在反抗中,被斬斷左臂,現在正在搶救中,應該問題不大;至于她們這一方,因為早有準備,所以損失不大,但還是有一個叫做馬成名的茅山弟子,陣亡……

  馬成名?是馬四么?想到那個嘴巴毒辣、但是心理面依舊善良的馬四死去,我心中不禁有些難受。

  尹悅還告訴我,在與邪靈教交手的過程中,徐修眉屢次分心,結果被魅魔削掉一只耳朵,而茅同真被陣法反噬,同樣也受了重傷。

  她笑嘻嘻地告訴我,說這兩個老頭,在茅山宗里跟陳老大,向來都不對付,此番出了這般狀況,不知道楊知修那老雜毛,作何感想。

  茅山二老的受傷雖然并非只是我一個人所造成,但總的來說,我算是罪魁禍首。此番下場,也算是報了這一個多月來,被他們追得像老鼠一樣東躲西逃的仇怨了。我看到雜毛小道欲言又止,知道他想問我為何病患全消,功力大增,不過當這尹悅的面,也不好提及。

  談完這些,尹悅說她剛才出來,名義上是追擊敵人,到了現在,需要歸隊。

  她讓我們在此歇息一二,明天早上再過來看我們,商量接下來的事宜。

  我們點頭,送她到了門口。

  這老宅雖舊,無人住,但是不知道是哪個有心人,竟然給提前在偏廂房的餐廳里,準備了吃食,八九盞碟子里葷素皆有,微波爐熱一下即可,中間一個紅銅小火鍋,也有酒。我和老蕭草草洗漱,然后坐了下來,將虎皮貓大人喚醒,朵朵、小妖、肥蟲子、火娃,我們圍著熱氣騰騰的火鍋,在這個逃亡的夜晚,共同渡過了09年的除夕夜。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