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卷 第六十四章 情人佳節,來年共賞櫻花

  倒是這菜,掃蕩了個來來回回,連吃了五大碗,果真符合了他剛從牢里放出來的饑荒賊形象。

  虎皮貓大人神情懨懨,但經過朵朵的一番包扎和按摩,美得眼睛都瞇住了,開心地直叫喚,不過聲音猥瑣,活像一個素了幾十年的老光棍兒。

  此番行動,除了過程有一些讓人反胃之外,總體來說,還是相當完美的,

  我們不但將雜毛小道給救了出來,而且將試圖拉我下水的邪靈教給反坑了一把,并且將茅山二老狠狠教訓了一番,相信接下來的追捕強度,會低上一些,因為沒高手了。

  不過我們也面臨著一些困難,其一就是雜毛小道身上的暗傷,雖然虎皮貓大人給它破了神針索魂,但是這些日子的被擒生涯,徐修眉偷偷摸摸地動了些手腳,使得他無論是功力,還是經脈,都有一定受損,不但是虛弱,而且說不定會影響以后的修為;其二則是虎皮貓大人,它以一區區鸚鵡之身,單挑三頭白背兀鷲,終究體弱,被弄得一身的外傷,飛是飛不起來的,須得養一段時間的傷,才能活蹦亂跳。

  不過這都不是什么特別著急的事,最嚴重的,莫過于我們此番,將邪靈教給晃得不輕。

  因為我的舉報,使得邪靈教偷雞不成蝕把米,不但沒有將吳臨一給救出來,還折了不少人,甚至連魅魔都受了重傷。以邪靈教睚眥必報的性格,只怕我已經上了邪靈教的黑名單了。我們既定的行程,是往南,到了東南亞,但是在那里,邪靈教的勢力更大,我們倘若是露面,估計就要被邪靈教源源不斷的報復給堆死。

  一番大戰,我們眾人皆有些疲憊,并沒有秉燭夜談的興致,既然此地安全,那么我們便先歇息,明日再說。

  一夜無話,第二日我早早地起來練功,在小院里耍了一套拳,雜毛小道靠在窗邊看了一會兒,驚訝地問我,說這是走了什么狗屎運,怎么突然就百毒全消,功力陡增了?我便將分別之后的事情,悉數告知于他。他摸著青色的下巴,呵呵笑,說日本人若真有這等厲害的寶貝,為何往日不直接用來救那日本美妞,還留著給你嘗鮮?

  見到這家伙笑得猥瑣燦爛,我說我怎么知道,這件事情,我頭疼得很,怎么都想不起來。

  雜毛小道還待說我幾句,院門突然傳來一聲動靜,我和雜毛小道心中都是一緊,我一個縱身,就跳入窗內,將木窗小心關合,透過縫隙看過去。

  院門打開,又復關閉,來者有三個人,兩女一男,分別是尹悅、白合和林齊鳴。

  看到這三人,我們緊繃的心臟才放松下來,打開房門,迎上前去。

  尹悅昨天是見過面的,林齊鳴和白合卻是久別重逢,好是一陣寒暄。在堂屋中各自落座,林齊鳴說昨天一事,還沒有收尾,全城都在搜查,他很忙,便開門見山。說著,林齊鳴從兜里面摸出一個潔白長頸的陶瓷瓶子,遞給雜毛小道,說陳老大得知他落入徐修眉手里,知道定然會受一些罪,這里面有天山神池宮的“百花補氣丸”三顆,服用之后,可消除暗疾,增長功力。

  雜毛小道接過來,有些動容,拱手為禮,說還請轉告大師兄,克明承蒙關愛,多謝了!

  我見他如此鄭重,不由疑惑,說這玩意很有效?虎皮貓大人在旁邊不屑地說道:“天山神池宮出品的,自然是靈藥中的極品了,小明服用過后,不幾日,便應該可以痊愈了。”

  天山神池宮,東海蓬萊島,十萬大山的苗疆萬毒窟,這三個地方都是曾經輝煌一時的修行圣地,比之天師道、懸空寺,茅山、嶗山、青城龍虎山等等至今仍然存在于世的名門正派,更加出名,也神秘,只不過因為過盈則缺,消失于世間久矣。唯有星星點點的傳聞流出,大家也只當作是流言笑話,小說家言,并不當真——我只曉得在十二法門中記載,真實的苗疆萬毒窟,應該是耶朗后裔所建,而后消失于元末明初,其他的我所知也不多,便不在這里獻丑,擾亂視聽了。

  林齊鳴見我問起,也笑而不言,從懷里拿出一張折好的信封,說陸左,這是陳老大收集到烈陽焚身掌的解法,不過我看你精力充沛,好像用不著了吧?

  我伸手接過來,拆開來看了一眼。這方子果真古怪,又要用那少女的下宮血,倒與惡魔巫手的排毒之法,有著類似的地方。我收起來,拱手為禮,說要的,免得以后再中了茅同真的一掌,還是沒得治。

  將這兩物交給我們后,林齊鳴突然走到堂中,朝著我和雜毛小道,長鞠到地。

  我們都有些不知所措,連忙起身過來扶他,問這是怎么回事?

  林齊鳴告訴我,說他是代陳老大和組織,向我們表示的最大歉意。此番我們蒙冤受苦,除了黃鵬飛是一根導火索之外,更多的,還在于我們卷入了陳老大和楊知修,關于茅山宗話事權的爭奪,以及與西南趙承風的雙雄之爭。如此風云詭鏑,讓人好不驚心。

  林齊鳴還告訴我們,說大師兄正在收集證據,蓄勢待發,而楊知修則昏招迭出,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們即將得以翻案。而此事,則能夠極大地促進楊知修的倒臺。到了那時,我和雜毛小道便能夠恢復名譽,光明行走于陽光之下了。

  我有些苦惱,說如此一來,那我們豈不是又成了眾矢之的,楊知修只怕會施行最后的瘋狂。那么接下來的追殺力度,只會更強,一定要將我們辦成鐵案,這可如何是好?

  林齊鳴沉吟,說你們接下來的計劃是什么,能夠透露一下么?

  雜毛小道說本來是準備往南,出國,到東南亞去,然后看看能不能到英國或者澳大利亞避一段時間難。不過現在陸左為了救我,已經得罪了邪靈教,他們在國內尚能夠收斂一二,若是到了東南亞,那追殺只怕會層出不窮,不得安寧了。所以,現在便有些頭疼。

  林齊鳴雙手一拍,沉聲說道:“入藏!”

  我和雜毛小道同時抬頭盯著他,問此話怎講?林齊鳴告訴我們,他來的時候,跟陳老大通過話,陳老大有過交待,說萬路不通,唯有入藏。在茅山的十大長老中,茅同真和徐修眉排名靠后,倘若楊知修倘若真的惱恨,應該會派武力強橫的刑司長老下山。到了那時,只怕是他也阻止不了。

  而如果入了藏地,邪靈教和茅山,都不能夠滲透,找尋不得氣息,推算不了天機,定然能夠在那里休養一段時間,不受騷擾。

  林齊鳴看著我和雜毛小道,說他已經安排了一輛車,在日喀則也聯絡到了一個朋友,如果我們同意的話,明日清晨便可出發,避開接下來的全城搜查。

  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表示同意。既然大師兄那里有安排,那便遵循便是,也好過我們這整日,像無頭蒼蠅一樣亂轉。

  這邊商量完畢之后,林齊鳴也不再言,他接替的是大師兄在總局的職位,不過因為能力的緣故,權柄縮小了很多,凡事都需親歷親為,事務繁忙,便不久留,跟我和雜毛小道緊緊握手之后,留下尹悅陪我們,帶著白合匆匆離去。

  留下來的尹悅開始跟我們介紹起那個收容我們的人,他叫做南卡嘉措,在日喀則是一個三流的皮貨商人,陳老大曾經在年輕的時候,救過他的命。藏民重義,恪守諾言,所以此番前去,一定會得到很好的安置,不用太擔心。

  說到這里,尹悅隨身帶了一些關于西藏宗教、政治和風俗民情的內參卷宗,也是給我們做參考的,然后談及明日清晨的啟程,我們將會在一輛滿載著百貨的貨車后車廂里,從檢查站經過,然后一路前行,折轉幾處,最后到達日喀則地區。到時候,會有人過來接應我們的。

  這些交待完畢之后,尹悅還給我們做了一頓飯,談了談最近的經歷和體會,到了中午,方才離開。

  到底說是大師兄,一番安排,滴水不漏,我們也放了心,雜毛小道身體虛弱,服用了百花補氣丸之后,盤坐在床上一整天,我則無聊地在房間里走來走去,心里面一直浮現起加藤亞也的身影。我想著既然已經救出雜毛小道,是不是去跟她報一聲平安呢?

  除此之外,我心里還是有著一點兒疑慮,想要從加藤亞也那里,得到答案。

  我并不是那么容易健忘的人,自然想起了在怒江崇山中,白紙扇羅青羽對加藤亞也的評價。想來想去,我也感覺陽毒解除,功力陡增,似乎跟這個有著極大的關系,只是不知道加藤亞也為何又對我有所隱瞞。白合家的老宅子,離加藤亞也那里并不算遠,入夜,我悄然潛回那里去,卻發現人去樓空,僅留下兩個粗手粗腳的婦人。

  經過詢問,她們告訴我,說小姐和織田老先生等人,今早就啟程,去了大理。

  我的心中恍然若失,一個人在黑暗中呆立了很久,沒有說話,過了好一會兒,之前我在地下室碰到的那個黑西裝走過來,遞了一張紙條給我。我展開一看,紙條上面有著歪歪扭扭的一行字:陸桑,你說你欠我一個人情,那么明年三月若有空,去日本,陪我賞一次櫻花吧。

  我突然想起來,2月14日,這天正是西方的情人節。

2條評論 to“第二十七卷 第六十四章 情人佳節,來年共賞櫻花”

  1. 回復 2015/04/06

    黃菲

    不是三月看櫻花么,怎么又扯上情人節了啊

  2. 回復 2015/05/04

    虎皮貓大人

    2010年2月14,是年初一,也就是除夕的第二天,好好看了嗎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