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四章 劍脊,鱷龍

  瞧見這一具山羊的骨架從水中浮出,在遠處觀望的村民們頓時就哄鬧起來,開始止不住地議論。

  巴桑拉著南卡嘉措的手,激動地指著水面驚叫道:“就是那個,那羊就是我們家丟掉的,就是它!”

  他激動得手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而南卡嘉措則苦著臉,不知道如何勸慰他才好。旁邊同來的村民在小聲議論,有人似乎說巴桑家的二小子必死無疑了,有人在說上師波仁切好大的本事,不愧是佛陀的使者,竟然口中一念,湖神就給面子,將牙縫里面的肉,都給飄了上來。

  我和雜毛小道心里都有些疑慮,要知道,我們在這湖邊練劍、玩耍、捕魚,已然有了大半個月,倘若里面真的有古怪,只怕早就將其揪出來調戲了,何必還要等人出了事,讓這兩個紅袍喇嘛出了風頭呢?

  我心中各種疑問,不由得走上了前面去,那個小喇嘛見我們即將走入湖邊,突然往前行兩步,手中的金剛降魔杵平伸,抖得上面的銅環一陣淅瀝響,煞是好聽。

  小喇嘛漢語不好,不過還是一字一句地說道:“上師作法,不要上前!”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小喇嘛說話,聲音清脆,果真很娘。

  我們相隔湖面四米多,差不離能夠瞧見那羊尸上面,灰白色的骨頭上面有巨大的咬痕,而骨架之下,則有黑色的魚兒托著浮起。瞧見這情形,我大概知曉,那老喇嘛并非是請到了山神前來問詢,而是能夠溝通魚類,將里面的骨骸,頂托而起來。

  羊尸浮起,老喇嘛依然還在念念有詞。從側面觀察,我發現,他口中的每一個字傳出來,水面上的波紋就會擴散一圈。

  不多時,整個真言場域在空氣中不斷疊加,不斷積累,到了一個臨界點的時候,突然間,在他身前十米處,騰現出一道水柱,轟然炸出,然后沖天而起。在那道白色的水柱中,我看到了一條五米多長的鐵甲巨鱷。這鱷魚,渾身均是黑色的厚重鱗甲,與我們所見到的同類所不同的是,它嘴如鷹喙,背上有三列發達的鋸齒狀脊稜,在肋盾和緣盾間有一排較小的鱗片,腹圓如龜,尾巴長而尖銳,如鞭。

  這怪物從水中乍起的時候,所有圍觀的普通人都驚訝得一聲慘叫,紛紛朝著后方退去。

  我看到了那頭鐵甲巨鱷往下掉落的時候,它的眼睛中,有著不屬于爬行動物的奸詐和精明,仿佛就像一個工于心計的狐貍一般。當它重新跌入湖中的時候,巨大的水花又重新出現,雪白,然后巨大的水波,朝著岸邊涌來。老喇嘛往后退了幾步,然后朝著小喇嘛喊了一句話:“不可能啊!這種劍脊鱷龍,怎么會出現在天湖中?”

  小喇嘛回答:“莫非這天湖地下的通道,已經被觸發了,所以這洞庭湖底的怪物,才會涌過來?”

  我和雜毛小道都聽不懂兩人在掰扯什么,只看到一道黑影,從湖面的下面,倏然滑了過來,頓時就緊張了。我的手往后伸,將鬼劍緩緩拔出,然后橫于身前,看著那道黑影子在水中靜止了兩秒鐘,突然就沖出了水面來,轟——巨大的水花四濺,兇獸張牙舞爪,朝著老喇嘛撲來。

  五米長的鱷魚,可能說起來大家沒有什么概念,但是這樣的長度,在鱷魚中,真的就是巨無霸了,站在近處觀摩,簡直就是太有視覺沖擊力了,我下意識地往身后退了兩步,才發現那鱷魚濺起的水花,竟然大部分都落不進老喇嘛的周身范圍里,想來這個老喇嘛周身的護體勁氣,已然達到了外放的境地。

  他的腳步一動,根本就沒有見到怎么用力,人便往身后滑動了三米,避開了這巨鱷的猛力咬合。

  雪白的牙齒在陡然間閉合,咬了個空,發出讓人牙齒發酸的響聲,而那個小喇嘛不退反進,錯開了撲面而來的勁風,左手上面的轉經筒收起,而右手的金剛降魔杵,圓環的杵頭已然敲擊在了巨鱷的雙目之間。

  他別看這年紀輕輕,長得有清秀,然而手上的功夫,確實不是蓋的,敲擊之下,那巨鱷高高昂起的頭顱突然就重重砸落在了湖邊的草地上,發出了一聲兇狠的嘶吼來,嗷……

  這聲音,有點像頭笨驢在嗥叫,四只爪子抓著地上的青草,緊緊攥著,然后尾脊梁末端上,那根帶刺的尾巴像蝎子一樣彎曲,然后陡然豎了起來,朝著再次揮起金剛降魔杵的小喇嘛扎去。

  “唵、嘛、呢、叭、咪、吽……”

  天空一聲炸響,老喇嘛口中突然出現一陣轟鳴聲響起,人就錯身而過,化作了影子,手上結印,一掌擊在了巨鱷圓鼓鼓的腹部。“呱”,一聲青蛙叫的聲音響了起來,尾鞭落空,那頭鷹喙鱷頭抖然回轉過來,一張開嘴,里面盡是密密麻麻的雪亮利齒,朝著老喇嘛張口咬來。

  老喇嘛開始往后退開去,口中聲叫喚那個小喇嘛:“這劍脊鱷龍太過兇猛,退!”

  一老一少兩個喇嘛開始狼狽后撤,而就在這個時候,雜毛小道動了,他像一頭饑餓了多年的獵豹,一旦發動,立刻就是有種一往無前的慘烈氣勢,手中并沒有提著那雷罰,而是緊緊攥著那把卡車底盤鋼口改制的篆刻刀,朝著巨鱷的眼睛扎去。

  顯然,雜毛小道和我的意見一樣,對于那雙閃現出邪惡光芒的眼睛,十分地看不慣。

  蓄勢待發的雜毛小道超出了巨鱷的計算范圍之內,結果就在錯身而過的一瞬間,那把篆刻小刀,竟然真的扎進了左邊那顆墨綠色的眼珠子里面,將玻璃體給捅了個稀巴爛,巨大的顱內高壓,將其瞬間引爆。

  這一下可就真的惹火了那頭巨鱷,一甩頭,偷襲成功的雜毛小道還沒有來得及拔出篆刻小刀,整個人的身子,就被撞得飛了起來。不過這個家伙的輕身之法也算是高明,就在即將碰撞的那一瞬間,他伸出雙手,先行接觸到甩過來的鱷頭,然后借勢一跳,整個人的身子在空中陷入收縮狀態,像一個彈球,飛出。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已經手持著鬼劍殺到。

  在湖邊練劍的正月里,我勤于練劍,鬼劍于我,已經熟絡得跟朋友一般,然而因為角度的關系,我根本來不及找到這巨鱷的弱點處,精金劍尖與那厚質鱷魚鱗甲劃過,頓時又火花四濺,讓人牙酸的摩擦聲響出現,越往后走,阻力便越大。

  然后我往左邊后退了好幾步,一根搖擺的骨質化尾巴,貼著我的臉面處,猛然劃過。

  鐺——

  小喇嘛見如此混亂,果斷再次出手,金剛降魔杵重新出擊。

  不過此時的巨鱷,已然受痛得狂性大發,翻滾不已,使得就打到了鱷尾一節,發出了金鐵交鳴的響聲來。

  這五米多長的玩意一旦發了脾氣,滿地打滾,立刻就如同一臺沒有剎車的碾路機,以它的體型,我們根本沒有敢與之交鋒者,唯有在周圍牽制,然后朝南卡嘉措他們這些打醬油的藏民們大聲喊叫,讓他們不要靠近,變得被傷及無辜,丟卻了自身性命。

  場面一時混亂不堪,在慌亂中,小喇嘛扭到了腳,被那頭巨鱷瘋狂追咬,老和尚手持著嘎巴拉碗,從里面抹弄出油膏狀的液體,然后抹在了自己的額頭上,口中還在念念有詞。

  我見那小喇嘛眼看就要被巨鱷咬到,連忙伸出手,將這個清秀的少年紅袍抓住,然后朝著我這邊拽過來。

  喀……

  劇烈的咬合聲出現,小喇嘛差一點,就給這張開足有一米的巨嘴給咬到。

  而就在此刻,雜毛小道突然口中呼出一聲:“咄!”

  雷罰出手,一道藍色的雷光透劍十幾公分,直擊在了巨鱷的脊梁骨上,那畜牲渾身一震,似乎有些麻痹了,而老喇嘛也完成了加持儀式,口中含著藏傳佛教的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頓時渾身金光出現,有佛陀的威嚴從他的身上傳了出來,然后雙拳一展,朝著巨鱷的脊梁骨上錘去。

  那巨鱷也是極其聰明之輩,也極端敏感,感覺到危機來臨,形勢不適合自己,立刻回轉身,朝著湖面退去。

  老喇嘛見狀,大喊:“攔住它!”然而這畜牲五米多長,回返的沖勢如那重型卡車一般,我并不敢攔,只是出了一劍,將其背脊上面的角質化鋸齒,給削了一塊下來。不過還真的有敢攔的,小喇嘛竟然出現在前方,雙手合圓,觀想出一道不動明王來,結果還沒有功成,便被一撞而飛,跌倒在了湖邊的灘石和水面上。

  見到那條巨鱷以迅猛的威勢,沖回水中,雜毛小道連忙沖到湖邊,將小喇嘛拉離岸邊,以防那畜牲再次殺一個回馬槍,將小喇嘛給吃了。

  看著湖面上的水紋漸漸變淺,繼而無形,我們都長松了一口氣,而巴桑則跪在了地方,嚎啕大哭,在悼念自己的孩兒。

  雜毛小道走到了他的身前,淡淡說道:“也許,他還沒有死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