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五章 湖祭,入水

  看到如此兇猛的怪物出現,巴桑本來都已經哭哭啼啼,在旁人的議論之下,好不容易收斂情緒,準備接受這個現實,然而雜毛小道的話語,又讓他生起了希望,慌忙直起身來,拉著雜毛小道的大腿,說你說的,可是真的?

  雜毛小道并不言語,而是轉頭瞧向了那長眉毛的老喇嘛。

  這個臉上滿是皺紋和愁苦之色的老喇嘛走上前來,說是的,那頭劍脊鱷龍的身體里,有兩條生靈的生命圓輪,不過他并不確定那是被吞下去的人,還是這條劍脊鱷龍已然懷了孕。

  老喇嘛上前與我們兩個施禮,盯著我們,說想不到,兩位不但是修煉真義的同道中人,而且還是拔了尖的高手。不過你,是怎么確定他兒子在里面的呢?

  雜毛小道聳了聳肩膀,說他看到那頭畜牲的肚子里,看到了一個人頭的印子。

  我略為奇怪,說這活人既然已經進入了那條大鱷魚的肚子里,進去的過程,免不了要咬上幾口,在胃袋里,又會有那腐蝕的胃液融化,巴桑家的二小子昨天就已經失蹤了,這么久的時間,人哪里還能夠活下來呢?雜毛小道搖頭說不知道,他只能夠感覺到那腹中尚存氣息,但是為什么,他倒也是沒有見過這等古怪的鱷魚,不知習性——它不會是上古,留下來的兇獸吧?

  我們兩個議論,那老喇嘛則上前來,跟我們解釋,說這巨鱷,在佛經上記載的名字叫做迦羅陀,是八部天龍里迦樓羅的食物,又喚作劍脊鱷龍,渾身戰脊,狡詐如狐。它本是大江大湖深處水眼的鎮守兇獸,上古遺種,也屬于龍種,初生時只有小拇指大,每過五十年就長一米,這一頭,應該有250年到300年的壽齡。

  這種兇獸有一個習慣,就是它從來不吃死物,只吃帶血尖叫的生靈,即使獵物太多,一時吃不完,也會將其吞噬體內腹腔中溫養存活,等到娥了,才會反芻出來,將其活活咬殺。所以,那孩子有可能還沒有死去。

  我嘆息,說果真的是長知識了,天底下,竟然還有這等奇怪的物種。

  那老喇那眉頭一掀,卻說到:“這兇獸并不是我們高原上的土著,它只是一個迷路的客人而已。”

  聽他這么說,我知道他想提及天湖的傳說。天下水脈皆通透,這是風水之說里,常常提及的事情,這我也能夠理解,因為小時候學習《自然》的時候,書里面講到,水蒸氣升空,然后經過全球大氣循環,所以是流動的。然而從地質學上面的認知來講,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不過我也不好反駁他,在藏人心中,這些喇嘛的地位很高,跟我們內地的領導一樣(尊敬程度一致,但是內心不同),是佛陀的使者,萬物的權威,有些東西,太過較真反而不好。

  小喇嘛將手掌撫摸在了巴桑的頭頂,神圣而莊嚴,然后目光望著遠方的湖面,平靜地說道:“它沒有走遠,就在水里面,窺探著我們。”

  南卡嘉措上前,問現在該怎么辦?

  他指著身后的那些藏民,說要不要祭祀湖神,請求它的原諒,將可憐的莫赤給放出來?

  這劍脊鱷龍的名字里,既然沾了一個“龍”字,自然是極有靈性的東西,換句話說也叫做狡猾。它在岸上,我們尚且奈何不得它,更何況在了水里?那個小喇嘛聽到南卡嘉措的提議,想了一下,然后望向老喇嘛,老喇嘛瞧了一眼,然后沉吟著,說好吧,先祭奠湖神。

  我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我本來覺得這老喇嘛,和小喇嘛本應該是師徒關系,但現在看來,老喇嘛似乎十分尊重小喇嘛,兩人在一起,反而隱隱以小喇嘛為尊一般。

  得到了上師肯定,人們紛紛將背負過來的祭物,擺在湖邊的草地上,然后開始誦經祈禱。我和雜毛小道在旁邊抱劍而立,看著這些虔誠的信民,感覺到真的有些不可思議。要知道,在我的家鄉,倘若是看到這樣的怪物,早就一哄而散了,就如同在羅聾子的墳頭上一樣,分分鐘,渺無人煙,哪里還會如現在這般,虔誠的伏地祈禱?

  我想了一下,他們大概是覺得自己信仰的神佛不會拋棄他們不管,所以才會如此安定的吧?信仰這東西,有人可以從里面獲得安詳和勇氣,有人卻通過它榨取錢財和地位,如何看待,各憑自己吧。

  祭祀,誦經,引導儀式,兩個喇嘛引領著這些藏民,開始了莊嚴而肅穆的湖神祭拜。

  這是一種難以言傳的感覺,每一個人都將自己的心神沉浸進來,然后那些微薄的念力經過一種古怪的方式,投影到了喇嘛身上,然后喇嘛再通過藏密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激蕩到空氣中,將意念行灑于天地間,溝通萬物。

  這樣的方式,讓人稱奇,難怪大師兄再三建議我們一定要往藏區一行,原來此處高手的法子,竟然是如此神奇,而且能夠讓人有所思,有所悟,可以從里面,得到自己的收獲。

  如此祭祀,差不多有了大半個小時,我和雜毛小道并沒有參與,而是遠遠地望著,然后警戒湖里。

  所謂藝高人膽大,那巨鱷雖然恐怖,但是我們卻并沒有太多的俱怕之心,頭疼的也僅僅在于如何將其擒獲,將巴桑家的那個二兒子給救出來。這里面本來沒有我們的事情,不過正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外婆也曾對我有言,說要積德行善,我們雖然跟那個藏族小伙子沒有見過幾次面,不過既然撞上了,自然還是要管的。

  完了之后,老喇嘛告訴巴桑,說想要救他的兒子,有可能需要血祭。

  何謂血祭,就是需要用有生魂的大型牲口,驅趕到湖邊,然后與湖神溝通,置換回他家兒子。巴桑滿口答應,問需要羊,還是牦牛?老喇嘛告訴他,保險一些,還是牦牛吧,不一定能夠成功,得先試試。

  巴桑心疼得眉頭直皺,咬著牙說行,他這就回去,趕在晌午口過來。

  老喇嘛驅趕周圍的藏民,既然湖神已然祭拜過了,就讓他們一同回去。在藏地,喇嘛說的話就等于權威,于是大家都紛紛上來告別,準備回返,南卡嘉措叫我們同回,我搖了搖頭,說不,這邊還需要我們。自從剛才與兩位紅衣喇嘛一起斗那恐怖的劍脊鱷龍,周圍的人看我們的眼神中,也便多了一些敬意,南卡嘉措也是如此,于是沒有堅持,與我們揮手告別。

  眾人離開,背影越來越小,湖邊恢復了平靜,我望著這一塊如同藍色鏡子的湖面,默默不語。

  有誰能夠想到,在一個小時以前,這樣美麗的湖水深處,會突然躥出一條聞所未聞的怪物呢?

  老喇嘛走到了我們面前,指著遠處草叢里的那一堆魚骨頭,說這魚兒,是你們吃的吧?

  我摸著鼻子,說何以見得?

  老喇嘛笑了,一張滿是皺紋的老臉笑成了燦爛的菊花,說這里所有的人,都不吃魚,因為我們認為,這魚,是湖神的分身。雜毛小道也是一個光棍貨色,點頭,說是我們吃的,不過那條大鱷魚,你不要說是因為我們吃魚,才把它引出來的。

  老喇嘛搖頭說不是,這劍脊鱷龍剛來沒多久,與你們無關。不過我有一個問題,剛才那劍脊鱷龍渾身濕漉漉,我們多少都沾到一些湖水,為何你——他指著我——身上卻連一點兒水,都沒有呢?

  我感覺不到老喇嘛的敵意,于是笑了笑,說你覺得呢?

  老喇嘛眼睛里面有著敬畏,說在你身上,我感受到了江河湖海中,生靈的力量。年輕人,你的身份是一個謎,我能夠感覺到有好多種力量匯集,幾世交疊,讓人看不透。不過,我能夠感覺到你表達的善意,我想,你或許有解開目前困局的法子,對么?

  我笑了,說是的,如你所見,我可以入水,如同行于地上,不過這劍脊鱷龍實在太過厲害,如果沒有絕對的把握,我并不敢輕易下水。

  “果真?”

  老喇嘛大喜過望,回頭看了一下小喇嘛,小喇嘛點了點頭,然后接下我的話茬,說道:“其實我們有可以降服那頭兇獸的方法,只不過當時情況太過于緊急,而且當著普通教民,不好施展。如果你能夠帶我下去,那么接下來的事情,就全部都交給我吧。”

  我看了一眼這個文文秀秀的少年喇嘛,他的眼中透露出自信,便點頭,說既然如此,那我們便下水吧。

  這天湖不大,我們商議了一番之后,開始從湖邊走進,慢慢地朝著水下走去。

  因為天吳珠所形成的水肺范圍不大,所以雜毛小道和老喇嘛便在岸邊看著。我左手反扣天吳珠,右手拿著鬼劍,而小喇嘛則提著金剛降魔杵,在我身邊緊緊跟隨,然后好奇地看著身邊的湖水被排斥,形成一個兩米見方的水泡來。

  往前走了四米多,水已然漫過我們的頭頂,周圍的景色發暗,碧水幽幽,而腳下,則是堆積的泥土和沙石、水草。

  走了幾分鐘,我們到了湖心處,下面寧靜,靜寂無聲,突然,一道黑影,乘風破浪,從前方游弋而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