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十章 僧舍,追兵

  這門口圍著的一圈人里面,有藏民,也有附近做生意的漢人,以及幾個背著厚重行囊的背包旅游客,都擠在門口,伸著脖子往十萬佛塔那邊瞧去。在最外面,有好幾個臟兮兮的藏族小孩,給每一個路過的人要錢。也有人想往里面擠,但是門口站著兩個僧人,似乎在勸告這些人。

  藏民對這些僧徒自然是很尊敬的,即使激動,也聽從,漢人便不怎么樂意了,特別是那幾個背包客,大聲嚷嚷著,表達著憤怒和不滿。

  不過無論他們是求情,還是斥責,或者撒潑,都沒有效果,那兩個穿著紅袍的僧徒,就是不肯放人進去。

  看著佛塔那邊的七彩虹光,南卡嘉措的呼吸粗了,就是不肯走動,拉著我和雜毛小道的衣角,可憐巴巴。我知道,我和雜毛小道過去,也只是看個稀奇,順便與自己的功法修行做一個參考,但是像南卡嘉措這種佛教徒卻不同,這可是他一生的信仰,面對著這種神跡,他哪里能夠回去?

  不過當我和雜毛小道用求助的目光看向那個報信的僧徒時,他搖了搖頭,表示不行。

  他說班覺上師只說了請兩位來觀摩,至于其他人等,他也沒有得到授權,所以不能夠幫這個忙。聽到這句話,南卡嘉措腳步都有些不穩,這個四十多的老男人,像個孩子一般的無助。不過他最后還是掙脫出來,噙著淚,咬著牙,一步三回頭地轉身離開。

  不知道為什么,看到南卡嘉措的這個樣子,我的心里面蠻不是滋味的,不過那個僧徒顯然并不覺得,他帶著我們,繞過門口,朝著后面的側門行去。

  進了寺廟里,他跟我們施了一禮,說兩位上師這幾天都沒有空閑,估計要到晚上才會過來看你們。我這邊先給兩位安排僧舍,暫且住下,等待明日大典,可好?

  沒人看著更自由,我們自然是滿口子答應下來,說好,好的,麻煩小師傅了。

  那僧徒又施一禮,說無妨,請隨小僧前來。

  他帶著我們,繞過各種建筑,緩步前行。來的路上,我們已經接觸過了,這個小子根本就是個悶油瓶兒,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所以也不便發問,只是好奇地四處打量。

  這白居寺的主體建筑,也就是以措欽大殿和吉祥多門塔(十萬佛塔)為中心,然后分呈古巴、琴各洛、洛布干等16個扎倉(注:藏傳佛教僧舍或僧侶經學院)和各處佛殿,以及扎廈、僧居等建筑),總體看上去十分龐大,因為朵朵這些小東西,我們心中有礙,也不敢大聲招搖,低著頭,像受氣的小媳婦兒,除了不斷用余光四處掃量之外,便只是跟著前行。

  或許離虹化盛景還有一天的時間,而且關閉正門的緣故,路上的人并不算多,我們所擔心的事情,也沒有發生。不多時,我們來到了一處整體偏黃的建筑前,那個僧徒將我們領到里面的一個房間,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和忌諱之事,然后行禮離開。

  走進房間,很簡陋的僧舍,除了幾張破舊的唐卡外,并沒有什么可值得一提的東西。

  我和雜毛小道將行李放好,坐在床榻上,心中略有些忐忑。人因未知而恐懼,在這個傳說中的佛門圣地里,花錢買門票的游客們,只能夠感受到對藏傳佛教的新奇和肅穆,而我們,則被那股無所不在、浩大中正的佛堂氣息,給壓得心頭,沉甸甸的。

  旁門左道,在這種環境里,在心理上,先天就低人一頭。

  我咽了咽口水,也不敢將兩個朵朵放出來玩耍,只是關心蔫了吧唧的虎皮貓大人,問它感覺還好吧?

  肥母雞冒出一句川普:“我信了你的邪!這個地方,怎么感覺這么熟悉,大人我可是從來都沒有到過西藏的啊,怎么會這樣?”

  我摸了摸它肥碩的肚皮,感覺似乎還好,便不再理,問雜毛小道,說一路上,又沒有感覺到什么異常?

  雜毛小道點了點頭,說是的,高手眾多,有的甚至是堪比茅山長老級別的,不過都沒有露面,隔窗一瞥而已,只是好奇,沒有敵意——至少沒有濃烈的敵意。

  我們已經知道,在這一座寺廟中,并不是如內地一般,是一人當家,垂直式管理,而是薩迦、格魯、噶當等各教派,和平共存于一寺,每派各有幾處扎倉,所以即使是被人邀請前來,我們也不能夠橫著走,需得低眉順眼的過活著,以免被人揪到痛處,不然無法參加盛典不說,還給扭送官府,到時候,可就得不償失了。

  不過做人低調,這事兒我們已經慣熟,倒也沒有什么不適應的地方,往床榻上面盤腿一坐,然后開始行氣,眼睛一睜一閉,一口氣息悠長,不一會兒,天色已黑,唯有四處燈火點點。我們似乎被遺忘了一般,也沒有個人過來,給我們提供吃食,所幸來的時候,南卡嘉措給我們帶了些糌粑,和一罐酥油茶。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我們也不敢出門,將糌粑袋子捏巴捏巴,然后合著酥油茶,將肚子填飽。

  到了晚上九點多的時候,走廊上傳來了腳步聲,接著門被敲響,我們從床榻上下了來,門開,來的正是湖邊那個小喇嘛。

  我們曾經并肩作戰過,算得上戰友之誼,相別不久,倒也不會生疏,見過禮,各自在桌旁落座。

  小喇嘛向我們表達了歉意,說本來準備次日回返,召集人手和設備,去將埋藏在湖底里那上千年的遺跡給尋出來,供奉佛殿之中,日夜瞻仰,怎料到剛一回返,就碰到這等盛事,倫珠上師自感已入大圓滿,登塔頂上,準備于萬佛之前,虹化肉身,而且還言為了弘揚佛法,本次虹化,可當著眾人之面,給后人留下財富。

  此乃大事,也是盛典,震動業界,于是就沒了時間,一直都在忙碌此事,并且還要輪流誦佛祈禱,保佑此事能夠大圓滿,故而才這么遲,通知到我們。

  我們擺手說不用歉意,諸事,孰重孰輕,我們自然省得,無須多言。對于班覺上師能夠邀請我們前來觀禮,我們已經是十分感激了。

  小喇嘛說上師之所以請你們過來,一是天湖一事,我們虧欠于你們,二來上師說我與你有緣,日后需得多加親近。他這幾日負責禮儀招待,忙得不可開交,所以今天便不來看你們了,明日再見,還請兩位多多見諒才是。

  這小喇嘛長相柔美,行為舉止,彬彬有禮,倘若拋開這光溜溜的頭顱,倒似一翩翩佳公子。

  我們聊了好一會兒,他將明日的一些安排給我們作了解釋,然后與我們探討了一些修行上的問題。他的這些問題并不涉及身份盤問,簡單的學術討論,這樣的態度讓我們顯得很輕松,覺得這個小喇嘛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對于人情世故方面,卻琢磨得很透徹,并不是個一心鉆在學問里面的書蟲子。

  可以預見,這個小喇嘛在若干年以后,必定能夠成為這一片地界的風云人物。

  雙方都是在刻意結交,而且說得也都是些修行方面的問題,所以相談甚歡,約莫到了十點半,那小喇嘛才起身告辭。我們送別至門口,然后從窗戶望去,見到小喇嘛一步一步地緩慢離開,越過一片轉經筒,消失不見。我撫掌稱嘆,說這樣的人物,乃當世之人杰啊,幸得一見。

  雜毛小道淡淡地笑,說小毒物,我敢打賭,這個小喇嘛,一定是一位轉世尊者,不在檔的活佛。

  我有些不信,理由之前也提及過,這不是由實力而定,而是制度,制度決定了一切。所以說,這小喇嘛頂多也就是一個佛性很強的人而已。

  閑著無聊,我們兩個就這個問題,進行了好一會兒爭論,結果望向窗外的雜毛小道臉上突然出現了一絲緊張的神色,然后刻意地往里面躲了一下。我奇怪,伸頭過去瞧,結果看到了一張削瘦的老臉,心中一跳,這貨不就是茅山長老茅同真么?

  我還待再看,雜毛小道伸出手,一把將我給拽進里面來,刻意地壓低聲音訓斥道:“想死啊,你以為他們不能夠感受到你的凝視?”我的心臟亂跳,冷汗頓時就流了下來,低聲問道:“他們怎么找過來了?”雜毛小道也憋悶,反問,說他怎么會知道?

  他大概地算計了一下時間,再次伸出頭去,快速地看了一眼,然后縮回來,渾身打了一個顫。

  我問怎么了,這么害怕?他盯著我,低聲說道:“小毒物,你知道都來了誰么?”

  我搖頭,說剛才匆匆一眼,我只看到了茅同真那個老烏龜,還有誰?

  雜毛小道一字一句地說道:“劉學道,刑堂長老,茅山宗里面,實力排在前三的長老!”我并無感覺,說前兩個又是誰?雜毛小道跟我解釋,第一的自然是他師父陶晉鴻,第二是傳功長老,李道子的后任。我深吸一口冷氣,說這貨,比楊知修還要厲害?

  雜毛小道搖了搖頭,說不知道,他離開茅山多年,不知道楊知修現在什么修為,大師兄也諱莫如深,也許……

  我們兩個關著窗子在小心議論,結果就在這時,門又被叩響。

1條評論 to“第二十八卷 第十章 僧舍,追兵”

  1. 回復 2015/01/29

    晨煙暮雨

    肥母雞冒出一句川普:“我信了你的邪!這個地方…信你滴邪,么樣變成川普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