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十二章 倫珠,虹化

  吉祥多門塔亦稱“十萬見聞解脫大塔”,塔高9層,高42.4米,由塔基、塔腹、覆盆、塔幢等組成,5層塔座為塔基,之上為圓形塔瓶,塔頂為銅皮包裹的錐形十三天。在正門前,有僧徒于此盤查身份和隨身攜帶物品,完了之后,自有人引導著,穿過幾十間的佛殿,尋階而上,一直至第五層盤腿端坐的祖師泥塑像前,停下來。

  在這尊神態凝滯呆板的佛像前,跌坐著一個垂垂老矣的喇嘛,他臉上的皺紋層層疊疊,瘦得跟骷髏一般,看不出年紀,須發皆白,裸露在猩紅色僧袍外面的皮膚,有如老樹皮一般,某些地方,甚至還長得有綠色的毫毛。

  這個老喇嘛閉目而眠,渾身的毛孔緊閉,仿佛與這個世界,都完全隔絕開來。

  他即是他,與他之外的東西,包括我們,即是另外一個世界。

  這樣奇怪的感覺,讓我在見到他的第一眼,便覺得他好像已經死去了一般,早無生息。

  事實上,從我的炁場感應中來看,這個人,確實已經死去。

  這個老喇嘛,想來便是林賽格西,倫珠上師,今天盛典的主要角色。此番前來觀禮者人數足有半百,然而并不喧鬧,大家都在引導僧徒的指引下,各自找了一方蒲團坐下,經幢放下,包括老喇嘛和小喇嘛在內的八個白居寺高僧,全部盤坐在巨大佛像和倫珠上師的面前,開始唱誦起經文來。

  這經文的念誦,此起則彼伏,此伏則彼起,連綿不絕,繞梁而轉,間或還有佛器鳴嘀,場面莊嚴肅穆,檀香四溢,空間中有恢宏的佛法彌漫,讓人心生敬仰,恨不得伏地而拜,不知所言。

  在殿外的窗孔位置,有鳥類的吱吱聲傳來,顯然也是被這場盛大的法會所吸引,我扭頭瞧過去,只見虎皮貓大人正擠在一群身材玲瓏較小的鳥類里面,顧盼自若,這一對比,肥碩的身子就顯得格外突出。

  就在旁人都在伸長脖子,往前瞧去的時候,我和雜毛小道則縮在人群之后,盤坐在蒲團上面,時不時地瞧一眼位于人群前列的茅山宗刑堂長老劉學道和茅同真。不知道這二人是因為身份顯貴,還是老喇嘛知曉我們并不對付,他們被安排在了殿中靠前的位置,與我們堪堪錯開,又有柱子、經幢和人群相隔,倒也是相安無事。

  此刻的他們,正在仔細地感受著這空間中的能量變化,死死地瞧著那個即將虹化的倫珠上師,也并不曾留意旁人。

  其實是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兩個本該像老鼠一樣,躲在洞里面瑟瑟發抖,擔憂著追擊何時到來的小子,絕對不會如此刻,像他們這些身份尊貴的人一般,坐在這佛殿中,觀摩這百年難遇的藏密高僧虹化。

  這邊是思維短路,他們想不到,然而我們卻已經端端正正地盤坐在他們不遠的身后,一會兒打量著他,一會兒瞧向了殿中的情形,心中洋洋自得。

  禪唱仍然在繼續,一波又一波,就跟苗蠱一樣,高潮從來不斷絕,從開始起,已然持續了一個多小時。那些坐在場中的喇嘛們,無論老少,個個都是唱經頌禪的高手,而且還是接力式的,你方唱罷我登場,口水不斷絕。然而在這里面,我始終覺得那個小喇嘛江白念的佛經,宛若天籟。

  從現場效果上面看來,也的確如此,他人誦經時,固然也有人聽得津津有味,如同吃了人參果一般,但是那些穿著西服,明顯是自治區的來人,便有些周公找上門來的感覺,不住地拜佛點荷花兒,但是當小喇嘛開始禪唱時,這些人卻睜開了眼,雙手合十,一副虔誠模樣。

  其實,說不定這些人,除了口號中的那啥信仰之外,并不會對任何東西,心生景仰。

  一開始我還在享受這種莊嚴而肅穆的氣氛,感覺自己的靈魂得到了洗滌,不過這種新鮮感消退之后,作為一個修行者,我就能夠從這種感動之中,拔身出來,有時間去觀察周遭的這些人。然而到了后來,我也有些煩膩了,開始為自己冒著巨大危險,跑到這里來觀摩勞什子虹化而感到動搖的時候,突然空間中,傳來一陣異動。

  所有的人,氣機都高度集中在了這大殿當中,這稍微的一點兒異動,立刻就有好多閉目假寐的人,陡然睜開了眼睛,瞧向了佛像跟前的倫珠上師。

  在眾目睽睽之下,只見這個完全沒有生機的老喇嘛居然動了一下,接著又是一下。

  就只是這兩下,在他這七天,身上堆積的所有塵垢,都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方式,從體表上隔絕出來,在他身周,形成一個古怪的人環,好似氣場。幾秒鐘之后,這些污垢悉數跌落在他的身周處,畫出了一個淡淡的橢圓型圈子。而經過這兩振之后,倫珠上師整個人的生命磁場,陡然變得光潔明亮,閃閃光芒。

  河石化明珠,就是在這短短的一瞬間。

  然后倫珠上師睜開了眼睛,似笑非笑。他看向的是前方,正對著他的那八個白居寺喇嘛,然而即使在離他很遠處角落里面的我,都能夠感覺到他的意識在那一瞬間,都掃量過了我的身上和心靈中來。我接觸到了他的眼睛,那是怎樣的一片浩瀚星空,如最美麗的迷蒙,讓人瞧上一眼,就有忍不住陷進去的感覺。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而倫珠上師的心靈,已然沉浸在了另外一個世界。

  那個世界,也許就是佛教里面的極樂凈土,也許是傳言中虹化之后高僧,所前往的空行凈土的無量宮中。反正與這個世界,完全沒有什么關聯了。在這一刻,我感覺自己的面前,他已經變得無比強大,便如同經文典籍中那真實存在的佛,那覺者,讓人有無可反抗的挫敗感。

  倫珠上師醒了過來,他并沒有理會我們這些在各處散落的觀禮者,而是瞧向了面前這八位喇嘛。

  這些人,是白居寺最上層結構的僧人,倫珠上師這一生中,所摯愛的同行者。

  他開口了,聲音有如玻璃摩擦的刺耳聲,跟他對話的第一個,是一個戴著黑框大眼鏡的學術僧,兩人說話的聲音不算大,而且說的又是藏語,所以我聽得不是很清楚,大概是在交代身后事的樣子,接著他陸續跟面前的喇嘛交流,我認識的老喇嘛班覺上師,排在第四位。

  最后的,自然是那個年紀最小的江白小喇嘛。這個年歲不過二十的少年郎,穩穩而坐,竟然沒有像其他喇嘛一般,向這個倫珠上師施禮。

  然而更加讓人驚奇的事情是,倫珠上師居然向江白小喇嘛雙手合十,稱道:“吾師……”

  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彼此都看到對方眼中的驚訝。

  想不到這個江白小喇嘛,居然還真就是一個轉世尊者。不過驚訝的并不僅僅只是我們,周圍一直顯得寂靜無聲的人群,立刻爆發出一陣小聲的議論。當然,這議論并沒有持續多久,那個江白小喇嘛似乎低聲安慰了倫珠上師幾句,雙方便停止了對話。

  倫珠上師與面前這八個喇嘛談完話之后,沒有再說半個字,而是閉上了眼睛,從胸腹到喉結處,肌肉在不斷地蠕動,里面仿佛有什么爬蟲在行走一般,接著有嗡嗡嗡、嗡嗡嗡的空氣摩擦聲響,從他體內傳來,然后在四方回蕩。

  而就在這聲響出現的同時,以倫珠上師為中心,有淡淡的七彩虹光生成,這虹光如佛光,在身后佛祖的泥塑像的映照下,仿佛他的周身上下,籠罩著一尊巨大無匹的真佛,光影形動,不斷吞吐。這種十分不穩定的光芒,化作了一種不斷湮滅、又復生成的力量,仿佛就是那量子物理里面的正物質和反物質,不斷地互換。

  在這個過程中,產生出了大量的能量,以虹光的方式,表現出來。

  空氣中的聲波已然在傳遞著,嗡嗡嗡的聲響,最后變成了同一種音調,我靜心吸氣,在耳朵邊,仿佛有一尊大佛,在吼動著:“唵、嘛、呢、叭、咪、吽……”

  天地之間,皆是這種聲響,讓人也想與之附和,以壯其威。這種想法剛剛從心底里浮出,然后所有人都開始念誦起六字真言來。而就在這充滿整個大殿的真言加持聲中,倫珠法師的身子突然開始往上懸浮,平平地升于半空之中,將將平于身后佛像最高處時,然后落下,然后又升。

  如此反復三次,他的整個人開始如同那鐳射激光中的紅寶石,變得炫目,身上所有的衣服毛發,全數燃燒成灰。

  他一面燃燒,一面散發出無形的虹光,隨著虹光源源不斷的投射入天空,他的身子開始越縮越小,越縮越小,最后突然一聲炸響,平地生雷,他的全身陡然化作了一束虹光,朝著頭頂飛去。

  在他前面的某一處空間里,陡然有一個小缺口出現。

  然而就是在此刻,那個小喇嘛江白突然大聲叫喊了起來:“不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