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二十章 冷靜,暴起

  莫赤的出現,并沒有讓我們有多開心,相反,我的手心,開始忍不住地冒汗來。

  我很清楚的曉得,自進藏以來,我們所面臨的第一場重大考驗,即將在眼前。

  要知道,莫赤雖然說過,他一個人目標小,去拿東西的話,是不會引起人的注意,然而他畢竟年紀太小,斗爭經驗不足,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所面對的,會是怎樣的對手,那些人的眼光之毒辣,哪里是一個半大少年,所能夠欺騙的?

  所以從他一開始提出來,我就想著反對,不讓莫赤來趟這灘渾水。然而雜毛小道既然提出將計就計,我們在此處,給茅山的追兵來一次迎頭痛擊的埋伏,將他們給打痛,給以后爭取時間緩沖,那么我也不便反對,于是積極籌措起來。

  山脊那邊的黑影走近了一些,我能夠看見那黑影,確實就是穿著一身藏族傳統服飾的莫赤。

  只見他扛著一個沉重的布袋,正從山脊上,健步如飛地走了下來。我越過莫赤的身影,朝著他后面瞧去,并沒有發現有任何不妥,空蕩蕩的山脊上面,除了樹木和野草,再也沒有什么東西。

  難道真如莫赤所說,他就是一個小人物,所以沒有得到茅同真他們的重視,將他放了過來,并不理會?

  倘若如此,那么我們便只有改變計劃,將莫赤所帶來的行李拿好,然后朝著山里面走。

  這一來是可以避其鋒芒,二則是吸引注意力,免得他們去佛塔那里,找那鬼妖婆婆的麻煩——雖說江白小喇嘛讓我們在佛塔暫住幾日,但是既然我們把朵朵留在了那里,自然不可能一直待著,壞了事兒,雖然茅山宗未必會為了我們而得罪白居寺去硬闖,但是通過行政力量,還是可以拿捏我們的,遠遠不如躲入山中自在。

  西藏山高寥廓,莫赤走了二十分鐘,才穿過了原始森林,走到了湖邊來。

  對于上次的經歷,他依然是心有余悸,下意識地離那湖邊遠遠的,然后站在一高處,手搭涼棚,四處望,想要找到我們的蹤影。然而我和雜毛小道潛伏在暗處,自然不是他所能夠找尋得到的,莫赤望了一會兒,并沒有作為一個誘餌的自覺,開始用藏語喊起話來。

  他倒是也有一些小心思,不過我們卻沒有敢出來,只是謹慎地打量著四周,想要把有可能存在的敵人,給找尋出來。

  莫赤喊了一陣,仍然沒有看到我們,于是坐在地上喘粗氣。

  我觀察了一陣,感覺不會有人跟著他,想要站起身來,過去找莫赤接收。然而剛要站起身,雜毛小道一把拉住了我,我回過頭去,只見他無聲地搖了搖頭,眼神很堅決。我想了一下,所謂伏擊,不過就是沉穩和意志的較量,不管是否有人跟過來,我們都應該沉住氣,不給敵人任何機會。

  莫赤歇息了好久,站起來喊了幾聲,又過了一會兒,他終于想到了自己有可能被跟蹤了,所以我們才會不露面的可能。在經過一番思考之后,這個小子倒也是機靈,將背上的那一包布袋給放在了旁邊一塊凸起的石頭上,然后朝著湖水叩拜,極盡莊嚴,仿佛在祭奠湖靈一般。

  完了之后,他拍拍屁股,施施然地轉身離開。

  看到莫赤這般行為,我不由得擊節贊嘆,要知道,既然我們約定在天湖見面,而到了時辰,我們還沒有露面,定然是出了狀況,是什么問題,他自然不知曉,但是將東西放在此處,我們一定是能夠知曉的。不露面,對他來說,其實是一種保護。

  看到莫赤離開了天湖畔,我的心情反倒是輕松起來,目送莫赤的身影漸行漸遠,最后消失在了對面的一處山坡腳下。我們并不急于去取在湖畔上的布袋,只是蹲在藏身之處,默默不言,如同死物。

  如此差不多又過了半個多小時,就當我的心已經寧靜得幾乎要融入那湖水中的時候,雜毛小道捅了捅我的胳膊,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瞧去,只見一道黑影,從西面的原始森林中出現,正在快速地接近莫赤留下來的包裹。

  此人身穿黑色中山裝,挽著一個道髻,腳步如飛,正是我們在白居寺中所碰到的那個龍金海。

  我們順著他出現的方向瞧過去,但見在林木稀疏之地,有一個佝僂的身影隱沒其間,卻是茅山長老茅同真。

  沒想到他們兩個如此確定,竟然都來了,想來是已經摸了些底細,才會如此的篤定。

  若只是他們兩個,我們還有信心,與之一戰。

  隨著龍金海越來越接近湖邊的那包布袋,我的心則提得越高,然而就在即將臨近之時,平靜如鏡的湖面突然傳來了一聲嘩啦的水浪聲,龍金海的身子僵直,如弓,一下子就彈到附近的一處凹下的草甸去,而在他的身上,竟然立刻就有淡黃色的光芒閃現出來。

  我不由得想笑,我們對這些追兵如臨大敵,像龍金海他們這些二代子弟,未必不會惴惴不安,畏之如虎?見到龍金海激發出來的這光芒,我便知他對進我身上的這金蠶蠱,也是十分恐懼,提前將身上的防護工具給開起來,不讓肥蟲子鉆了空子,將其偷襲。

  然而他哪知,湖面上鬧出動靜的,并不是我們,而是之前與我們協商一致的劍脊鱷龍。

  但見這畜牲從水面上陡然浮現,頭顱高高昂起來,然后瞪著一只兇悍的眼睛,緊緊盯著二十米開外的那個中山裝男子。

  陡然見到這條五米多長的古怪鱷魚,龍金海也是有些忐忑,敵手并不是他所預料的敵手,這讓他的腦子頓時就有些迷茫,下意識地望著茅同真那個方向看去。茅同真本來已經再次潛伏起來,然而看見劍脊鱷龍這貨,便有些藏不住了,一道疾風吹過,他已然快步沖到了湖畔上來。

  兩人在離布袋六米遠的地方,停了下來,然后小聲說著話,似乎在議論著湖中突然出現的怪獸,到底是什么來頭。

  我們隔得遠,并不能夠清楚地知道他們談話的內容,不過很快,龍金海從懷中掏出了一把雪亮的藏刀,寒光四溢,而茅同真手往前伸,他隨身的那根銅棍已然在手,遙遙地指向了湖里面的劍脊鱷龍。

  那劍脊鱷龍見到這兩人,龐大的身子開始下潛,咕嘟咕嘟,不一會兒,不見了蹤影。

  凡是靈物,必有其寶,譬如我背上這把鬼劍,便是用一棵槐樹精的尸體樹芯制成,而小妖的青梅竹馬糖糖,之所以遇害,就是因為身上的靈氣充足,可以被青虛煉制成上好的丹藥,諸如此類者繁多,便不一一舉例。

  這劍脊鱷龍,觀這外形以及整體氣場,定是那有靈之物。

  此類妖物,一身重寶,即使沒有凝結出妖丹來,這血肉尸骨和鱗甲,都是可以利用的上佳材料,這些東西,對于修行者來說,其實還是蠻有誘惑力的。

  說實話,我們也就是抹不開小喇嘛江白的面子,不然,說不定也會勾起那種齷齪的心思來。

  不過有一點讓我十分疑惑,茅同真之所以跟輟過來,并且在林子里潛伏良久,顯然已經估摸著我們就在湖邊等待,才會一直跟我們比耐心,雖然靜謐的湖畔讓他們有些懷疑,但是此番又正大光明的出現,實在是有些不合常理。

  然而還沒等我想清楚,那頭消失了的劍脊鱷龍,已然從水中猛地竄出來,四條粗短而有力的腿在空中劃動,然后朝著岸邊的這兩位道士沖來。

  它看似笨重蠢笨,然而卻是極為精明的家伙,這一番出手,時機、氣勢和卡位,十分契合,瞬時間,如同一輛東風卡車,朝著這邊撞來。

  強大如茅山長老,茅同真也不敢掠其鋒芒,與龍金海朝著兩個不同的方向跳開,避開這沉重一撞。

  劍脊鱷龍甫一落地,并沒有如我們所想象的那般沉重,而是像貍貓一樣,尾巴往旁邊甩動,啪,尖銳的骨質鱷尾在空中一個炸響,差一點兒,就能將龍金海的左臂,給切了下來。

  這畜牲的兇猛,顯然將茅同真兩人嚇了一大跳,龍金海一個后空翻,躲開這凌厲一擊,然后連退了好幾步,扭頭一看,臉色劇變,大聲叫道:“休走!”

  他朝著左邊狂奔,而在他前方的十米之處,正是小妖朵朵,提拎著包裹,就朝著我們這邊奔行而來。

  龍金海見到陡然出現的小妖朵朵,自然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心頭一股惡念頓起,一聲大叫“呔!”,竟然拋開了正在與劍脊鱷龍纏斗的茅同真,朝著小妖大步追來。

  茅同真正在與面前這頭恐怖的劍脊鱷龍爭斗,能夠鎮壓水眼的龍屬,豈是易與之輩?他斗得也艱難,但見龍金海繼紅著眼跑開,頓時一陣急火攻心,大聲喊“金海休追”,心中暗感不妙,然而就在此刻,給他沉重壓力的那頭劍脊鱷龍竟然轉身一扭,身子就鉆入了湖水里面去,狂喜立刻涌上心頭,回身追來。

  小妖一直不緊不慢地跑,而龍金海則在發足狂奔,并未曾聽到茅同真的警告。很快,他已然跑到了我們的伏擊圈中來。

  我的身子微弓,在那一霎那,果斷沖了出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