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二十三章 有一種道,叫做原諒

  我勢若瘋狂,無邊蠻力狂涌,已然顧不得身體的損傷和麻木,口中高聲叫罵著,極盡骯臟與丑陋,不停與茅同真對掌。

  我們出手也迅急,砰砰砰砰,你拍一我拍一,你拍二我拍二……

  茅同真斷然沒有想到,我會是如此瘋狂。他在與我對拍了二十多掌之后,手酸體麻,竟然有些功力不濟,想要返身進入白霧之中,再行偷襲。我哪里肯讓他逃走,拽著銅棍,就是不放。

  接著又是一陣交鋒,茅同真慌了,一臉兒慘白,他位高權重,顯然并不想跟我搏命,于是銅棍也扔開了,轉身就想跑。然而此刻他的腳下,又莫名其妙地長起了一串野草,將他的雙足給纏繞住,竟然走脫不得。

  我轉過頭去,但見躺在地上的小妖朵朵,正在勉力地高舉右手。

  在她白嫩的指間處,有青色的光芒緩緩生成,并且朝著茅同真的腳下,流動而去。

  她是那么的勉強,仿佛在使盡了全力,小小的身子不斷抖動,發顫,仿佛下一刻就要停止了一

  般。

  我的心中滿是悲憤,快步上前,朝著茅同真再次拍去。此刻他的臉上,終于流露出了驚慌,再也沒有了戾氣,沒有肆無忌憚的可惡笑容,沒有刻薄寡恩的譏諷……他是真的怕了,銳氣頓失,手掌上面灼熱的溫度,也變得軟弱無力起來。

  在我暴風驟雨的攻擊之下,他竟然連消解腿下那些并不強大的青木乙罡,都不能夠,就這般被牽制著,跟我硬碰硬。

  又過了幾十招,他的氣息逐漸開始凌亂起來,口中大聲呼喊:“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有比我還要持久的力量,不可能的……”

  我并不跟他接話,紅著眼,咬著牙,讓自己的臉變得格外猙獰可怖,沉默,然后往茅同真的全身各處擊去。

  因為小妖朵朵在拚死幫我拉扯住了茅同真,我不會浪費哪怕是一秒鐘的時間。

  我腦海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干倒他!

  所以我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與之相反的,是茅同真,在經過這一場實力和意志的較量之后,他終于處于了崩潰的邊緣,戰至后來,他根本就抬不起手來了,往往我出了三招,他才能夠抵住一招,而我另外的兩招,則全部都擊打在了他身上的玄武水甲之上。

  他這附身靈體,不愧是用玄武來命的名,堅實得很,像我這般程度的攻擊,莫說是拍個幾十掌,說不定我累死了,也突破不了他的防御。不過我并不會這么蠢,既然是靈體,那么我的惡魔巫手,便能起得了作用。

  于是我化掌為抓,一把抓住他身上那軟硬適中的靈體,氣沉丹田,引導腹中下丹田那股磅礴荒涼的氣息,點燃惡魔巫手。

  當我的雙手燃至最盛的時候,便聽到一聲低沉的嘶吼,接著有嗞嗞的燃燒聲傳來。

  一陣黑煙冒起,茅同真變成了落湯雞,淋了個通透,而我的手上,則出現了一個渾身游動著數個玄妙無比符文的靈體,水母一般,吱吱叫,十分兇悍。這玩意,便是四象封魔陣中的陣靈,雖然不是真正的玄武精魂,但也是十分珍惜的,倘若不是四象并不完整,我說不定還會在這家伙身上吃虧。

  于是我咬著牙,準備將它給煉化了,然而身后的小妖卻喊了起來:“不可,給我!”

  我回過頭去,只見小妖伸出手,一臉渴望地看著我手中的玄武陣靈。

  知道她有用處,于是我心中狂喜,勁力一震,便將其意識抹去,然后朝著小妖扔過去。

  小妖伸手,勾住這縹緲若無的靈體,雙手如同揉面團一樣,整治了一番,然后瑤鼻微動,竟然將這陣靈,悉數吸入體內。玄武陣靈被抽,茅同真濕淋淋地跌倒在地,又看到小妖將其吸入體內,盤坐在地上吸收,他頓時就有些崩潰,“啊”的一聲大叫,整個人仿佛就蒼老了十幾歲。

  他臉色灰白,竟然徹底地不再抵抗,唯有口中喃喃自語道:“不可能,這不可能……”

  他的話音剛落,空間中陡然又出現了一聲兇猛至極的虎嘯,接著大地都在抖動,間雜著長劍劃過半空時,那種凌厲的破空聲。

  刷……

  我撿起長鬼劍,小心地望著白霧迷朦之處,然而渾身卻在忍不住地顫抖——與茅同真剛才的拼斗,雖然我沒有遭到陽毒侵襲,但是茅山長老這一級別的高手,卻也不是我可以隨意對付的,茅同真被我劈得倒地而坐,但是我也并不好受,情緒釋緩下來,便感覺渾身的每一根骨骼,每一塊肌肉,都在疼痛。

  我仿佛就像一輛渾身上下零件都出了問題的汽車,稍微一動彈,就有散架的危險。

  此刻的我,別說是那頭白虎陣靈,只怕是來一個三歲小娃娃,都有可以將我給放倒了。我連吸了幾口氣,發現下丹田位置的神秘氣海,停止了熱流輸出,好在各處經脈中還有一些熱力,然后緩緩推動氣的運行,不讓我栽倒在地上。

  就在此刻,一頭兇猛的白虎,突然從白霧中露出了猙獰的頭顱,兇煞莫名。

  我嚇得魂飛魄散,正要提起鬼劍應招之時,看到后面紅光大現,一頭更加兇猛的血虎出現,周遭的白霧驅散一些,我看到前面的那頭白虎,大半個身子,竟然已經被血虎吞噬干凈了。

  在那頭血虎的背上,坐著持劍揮舞的雜毛小道,見我拄劍在地,臉色潮紅,而前方兩米處,跌坐著茅同真,大叫著問我還好吧?

  我擺了擺手,說無妨,此話說完,四周迷茫茫的水霧突然一收,我抬頭看,但見一點金光懸于頭頂,沒一會兒,洋洋得意的肥蟲子降落下來,歡快地打了一個飽嗝,然后鉆入我的體內。

  我渾身一震,一股溫潤的力量在身體里傳送著,這是肥蟲子,在給我修補千瘡百孔的身體。

  雜毛小道坐著血虎沖到近前來,翻身下了虎背,伸出左手,那血虎化作一道紅線,鉆入其中。茅同真渾身皆是傷,迷茫地看著圍站在身前的我和雜毛小道,喃喃自語,說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我修行了一輩子,怎么可能會敗在兩個黃口小兒的手里,這……

  我冷笑了一聲,感覺氣血翻涌,連喘了好幾口氣,才順過來,朝著這個頭發散亂的糟老頭子說道:“你修行了一輩子,但是最終,卻還是沒有明白,什么是道,這才是你失敗的原因,才是你修為停滯不前的根源,也是所有的法器、功法和靈丹妙藥,所不能夠解決的問題。”

  茅同真抬起頭來,雙眼迷茫,接著問:“什么是道?”

  我笑了笑,面對著這個修了一輩子道的老道士,朗聲說道:“道,無形無象,無聲無嗅,大而無外,小而無內,是真空、是性、是靈、是炁、是金丹、是佛性,是過程,是本源,是規律,是法則,是這世間的正義,是天地運轉的本心,是一切萬物進步的根據……你捫心自問一下,你沒有違反道么?”

  聽我一字一句地慷慨說完,茅同真閉上了眼睛,沉思了良久。

  至后來,他的眼角,竟然流下了眼淚,長長嘆了一口氣,唇上的胡須發抖,悲聲道:“可憐我執念二十余載,竟然還是被一個小孩子給點醒,可悲啊,可悲。也罷,成王敗寇,我也無需多言,既然輸在了你的手下,我也沒有什么可說的。來,給我一個痛快吧!”

  他將脖子往前一伸,閉上眼睛,慷慨赴死。

  我扭頭看了下雜毛小道,他也看了一下我,似乎想征求我的意見。我搖搖頭,任他處理。

  雜毛小道深吸了一口氣,誠懇地說道:“茅師叔,克明昔日在茅山,雖然與你相交不多,但是素來敬仰你的修為和品性,故而一直以禮相待,不曾輕慢。然而師叔你因為曹彥君之死,屢次下了狠手,我不知道楊知修對你做過什么承諾,但是須知‘修行事,自己事’,佛家云‘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倘若你的心境沒有提升,便是給你再多的好處,又有何用?至于曹彥君之死,絕對是他出手殺人在先。你信也罷,不信也罷,我們都不理會,你自己回去吧,回茅山去,倘若再有下次,休怪師侄下狠手!”

  茅同真驚訝地睜開眼來,盯著雜毛小道看,難以置信地問道:“你……你們竟然不殺我?”

  雜毛小道笑了,風輕云淡。

  他此刻再也沒有瞧地下這位風光不再的茅山長老,而是看向了遠山,以及上面的云和天空,他的眼神變得深邃而遼闊,輕輕說道:“茅師叔,這便是我們的道,它叫做原諒!”

  在那一刻,茅同真本來已經晦暗到了極點的眼睛里面,陡然爆發出了一大篷的精光來。

  他口中不斷念叨道:“有一種道,叫做原諒;有一種道,叫做原諒……”

  這八個字,稀松平常,然而他念在口中,卻是分外甘甜,馨香滿面。

  我們不再理會這個曾經的敵人,雜毛小道走過來,扶住了我,而我則撿起鬼劍,踉蹌地走過去,扶住了小妖,淺笑道:“走吧,我送你去見朵朵。”

  這個小狐媚子嘴角浮現了一絲淺笑:“算了,還是跟著你吧。不然,說不定朵朵三年后,就見不到她的陸左哥哥了……”

  我心中一暖,牽著她的手往湖畔走去,然而就在此刻,身后突然傳來了茅同真驚悸的喊叫:“小心!”

11條評論 to“第二十八卷 第二十三章 有一種道,叫做原諒”

  1. 回復 2014/02/03

    糾客來了

    怎么又成曹彥君死了 不是姓黃的二b么

  2. 回復 2014/04/29

    啊啊啊

    死的明明是黃鵬飛,作者怎么記錯了

  3. 回復 2014/06/29

    曹彥君

    陸左我艸你大爺

  4. 回復 2014/12/29

    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黃鵬飛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 回復 2016/03/26

      小城

      舔你媽逼,你他媽還沒完沒了。

    • 回復 2017/05/18

      一個響指

      舔你媽媽的七彩螺旋逼

  5. 回復 2015/01/06

    雪妖瑞朵

    筆誤,啊!此乃黃騰飛,而非曹彥君,諸君好眼力。可見讀的仔細,在此謝過諸位了……哈哈哈哈

  6. 回復 2015/01/06

    雪妖瑞朵

    道,它叫做原諒

  7. 回復 2015/01/06

    雪妖瑞朵

    道,它叫做原諒!

  8. 回復 2015/01/17

    西瓜朵朵

    讀到這里,即是筆誤也阻擋不了表達原本的意思…

  9. 回復 2015/02/08

    匿名

    怎么又成曹彥君死了 不是姓黃的二b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