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二十四章 入水,復仇

  茅同真的話音剛落,我心中的警兆便起,眼皮子一跳,回過頭去,但見一束黑線,從天際的盡頭,蔓延而來,倏然間,就抵近了雜毛小道的身前。雜毛小道在剛才那一番戰斗中,受損并不是很嚴重,手中的雷罰微動,下意識地挽了一個劍花,然后朝著那黑線挑去。

  時間就在一眨眼,我所有的思緒,都還在想著這道黑線到底是何物的時候,雜毛小道的雷擊桃木劍已經完成了抖腕、挑花、前刺,纏繞的全部過程。

  這速度快得讓人驚詫,之所以能夠完成,那是因為雜毛小道的條件反射,練這劍法,已然二十幾年。

  然后他的身子還是騰空而起,雷罰跌地,人在下一秒,跌落在了水里面。

  咕嚕一聲,他的身子,沉了下去。

  我看到遠處的天空,有一個矮小的身影,穿著青色道袍,像一只大鳥一樣,腳尖點樹尖,不斷借力,仿若飛翔于天空之中。

  我根本沒有弄明白雜毛小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可以避開、或者挑飛那傷人的暗箭,然而還是中了招,鮮血滿胸。不過當我看到那個矮小身影的時候,立刻想起雜毛小道跟我提及那個神秘的刑堂長老,茅山宗這樣的頂級法術道門中實力能排前三的大拿出現,便知道陸路無望。

  當下我唯有火速撿起雜毛小道的雷罰,拉著氣力漸回的小妖朵朵,就往著水中跳去。

  小妖此刻倒是沒有忘記莫赤給我們帶的那包東西,驟然入水,我啟動了天吳珠,然后驚惶地朝著沉入水中的雜毛小道行去,還沒有走幾步,便感覺剛才我停留的地方,幾道流線型的細線涌入,那黑線順著斜射的軌跡,沉入水中,直插湖泥中。

  然后,整個水中,空間一陣震蕩,水流抖動,似乎有著讓人恐懼的力量,在四處蔓延開來。

  我終于拉到了四肢伸展的雜毛小道,然而被這恐怖的黑線,嚇得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在天吳珠的幫助下,我們往著湖底里沉了下去,速度比平時,要快上了幾分。一開始那種黑線倏然下來幾道,將整一片區域攪得一團混亂,空間動蕩不安。不過我們走得越深,快接近湖底時,那些黑線終于停止了出現,在經過長達幾分鐘的大亂之后,湖底,終于恢復了平靜。

  在一塊充滿苔蘚的湖石后面,我終于停了下來,將渾身抽搐的雜毛小道翻轉過來,但見他口中冒著黑血,身上不斷有鮮艷的紅色暈染出來,在水里面染出一團又一團的血色來。

  我嚇得渾身發抖,口中大叫金蠶蠱,那肥蟲子本來還在我體內疏通經絡,感受到了我的惶急召喚,立刻浮現出來,進入了雜毛小道體內。我借著暗淡的折射光,瞧了一下雜毛小道的傷口,但見這是一處箭傷,然而里面又沒有箭,只是一道血槽,正在往外面呼呼流著血。

  而肥蟲子,正在用自己的身子,堵上。

  所幸這家伙吃得倒也算是肥碩,勉強能夠將這血窟窿給堵上了。

  肥蟲子搖頭晃腦好一會兒,那窟窿開始愈合結痂,又過了一會兒,血終于沒有再流了。

  雜毛小道呻吟了一聲,睜開了眼睛來,問我在哪里?我說在天湖的湖底下。他點了點頭,說勉強安全吧——劉學道來了。我哎喲一聲,說你丫的一下就跌入湖水里面去了,意識倒還清醒,知道是那個老家伙出手傷了你啊。

  雜毛小道嘗試著爬起來,很艱難,一腦門子的汗水,痛苦讓他的話語變得有些走音:“無影箭,這個是茅山刑堂長老的招牌絕技,只要出現,要么跪地請降,要么就只有–死!”

  我說你不是說,不曉得他平日里的功法和絕技么,這會兒怎么又冒出了一個無影箭來了?

  雜毛小道終于強撐著站了起來,臉上盡是慘白,咬著牙,說都說了是招牌絕技,人盡皆知嘛。

  作為刑堂長老,總是要有一兩手,放出來震懾,這無影箭便是。別人或許并不知曉無影箭的秘密,但是我卻了解一二——這不是明箭,而是一道符,此符祭煉方法十分繁瑣和困難,似乎要“頭上一盞燈,足下一盞燈,腳步罡斗,書符結印焚化,一日三次拜禮”,奉行數年,方可有用,而且能消耗道力,反復使用……咳咳……

  他說著,口中不斷地咳嗽,但是沒有血,只是憋得難受,我問他還好吧?他點頭說行,劉長老并沒有想要他性命,只是讓他暫時失去行動力而已,不然就憑剛才那一擊,中了要害,只怕他此刻已然去見三清祖師了。

  我心中郁悶,說還以為此處,只有茅同真和龍金海兩人,卻不曾想那個劉學道也跟過來了。這個家伙不去追邪靈教的右護法,反倒來跟我們這小角色糾纏,當真是讓人看笑話了。

  我們心頭郁悶,原本以為此番設伏,能夠將追兵先解決一部分,然后往山窩窩里面一鉆。藏區這么大,而且追兵又不會像其他地方一樣耳目靈通,那么我們苦熬一個多月,到了那個時候,雜毛小道的師父陶晉鴻出山了,再加上大師兄一番斡旋,我們便可以恢復身份,再也不用怕這些勞什子的追殺了。

  可惜如意算盤打盡,未曾想茅山宗的聯絡方式竟然如此靈敏,使得劉學道來得這么及時。

  此刻我們被堵在這湖中,這湖又不算大,想要在對手的眼皮子下面溜走,那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們合計了一下,想著趁對方立足未穩,還需要照顧戰力全失的茅同真,以及中了雜毛小道截脈術不得動彈的龍金海,有可能沒時間顧及我們,先從湖西面的角落,悄悄溜走,免得到時候那個水蠆長老徐修眉趕來,只怕我們就真的被關門打狗了。

  念及此處,宜早不宜遲,我問雜毛小道可能扛得住?他點點頭,咬著牙跟著走,我左手拉著小妖,右手扶著雜毛小道,渾身的肌肉還在打顫,勉力控制天吳珠,朝著西面行去。

  一路上倒也沒有再碰到什么奇怪的事情,這湖中土著劍脊鱷龍,也沒有了個蹤影,似乎被先前那幾道威勢滔天的無影箭,給嚇破了膽。很快,我們便來到了西面處,這天湖整體的形狀,如同一個倒著的大葫蘆,而我們選的這處登陸點,正正對著剛才我們落水的地方,處于葫蘆的嘴巴處。

  在湖水里,我們沉默了幾分鐘,終于將自己的身體調整到了最佳的狀態,然后開始前沖,很快就悄然浮出了湖面。

  當周遭的空氣變得不再是那么潮濕,我下意識地回頭瞧了一眼,但見遙遠的對岸處,陡然間,一道黑線蔓延過來,后發先至,幾乎就要到達了我的身前。

  我往后一仰,避開了這一箭,也幾乎能夠明白剛才雜毛小道中了這一箭的基本感覺,那就是快,太快了!當我重新跌落水中的時候,我看到那個矮個兒,銳利的目光正鎖定這邊,右手揚起,似乎準備朝著這邊攻擊。

  這動作,將我們兩個的膽氣都嚇回了菊門處,趕緊再次鉆進湖底里,一路疾奔,栽回了水里去。

  在將身子隱藏在了一處湖石的后面,我心有余悸得拉著雜毛小道的衣襟,喘氣說道:“那個家伙,到底能夠發出,多少道無影箭?”雜毛小道咽了一下口水,說理論上,只要道力不衰竭,他可以無限制……”我頓時一陣火,說這人型喀秋莎,難道他這黑光就沒人能夠治?

  雜毛小道指了指我的懷里,說你的這震鏡,應該能夠收幾道。

  我大喜,拽著他的衣袖,說你干嘛不早講,走走走,我們再闖一回。他搖頭,說不行,他既然準備在這里久耗,從湖面上逃走實在不現實,要知道,他可并不是只有無影箭這一招殺手锏,比起他其它的手段來,沒影箭這伎倆,都只能算是小玩意。

  我的眉頭皺起,說那可怎么辦?難道我們需要在這里等死么?

  雜毛小道沒有回答,他出現了罕有的沉默,蹲下來,開始從隨身背囊中摸出了幾根簽子來,靜心平氣地祈禱祭拜了一番后,開始抽了一根簽子來。我伸頭過去,想瞧個仔細,卻不曾想他立刻就將竹簽收了起來,然后喃喃自語地算計了一邊,告訴我,說如果三個小時還沒有出這湖中,只怕我們兩個人,就會要喪命于此了!

  他說得嚴肅,我問那可怎么辦?

  他眼珠子一轉動,說這湖是活湖,水都是雪山融水,通過地下暗河灌進來的,要不然……我們從暗道中逃走?到了那個時候,他們絕對找尋不到我們的。

  這主意倒是不錯,我們合計了一番,決定去湖底里,尋找暗河的入口,于是開始下潛。

  然而就在我們漸漸靠近湖底的時候,我的心突然有提了起來,感覺到有一種被什么東西,死死盯住的不安感。

  這種感覺十分強烈,我看向雜毛小道,他也點點頭,說曉得。

  突然間,我陡然轉過頭來,但見黑暗中,有一只幽幽發亮的眼睛,正死死地盯著我身邊的雜毛小道。

  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