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二十五章 一入其間,渾身冰涼

  陡然間看到這幽幽的眼睛,在黑暗中,我的心不由得一沉。

  我可不會天真地以為面前的這頭劍脊鱷龍,會因為小喇嘛江白的關系,就待我們如朋友一般。

  兇獸便是兇獸,它即使受到了真佛的感化,成為佛陀座下的八部天龍、怒目金剛,也不過是負責征伐的強大武力,照樣會殺人,會吃人,根本不留半點情面——源自生物本能的食肉性,并不會因為佛性,而驟然更改。

  更何況,對于這頭鎮守水眼的兇獸來說,雜毛小道于它,那是導致它左目失明的罪魁禍首。像它這般的兇蠻野獸,眼睛長在兩邊,是為了捕捉獵物,眼觀四路,然而左目被刺之后,它半邊的世界都消失不見了,這可是天大的仇怨,怎么會與我們和平共處呢?

  不過這貨也是個精明狡猾之輩,經過上次的較量,它知道我們在毫無損傷的情況下,斷然是占不了便宜的,故而禍水東引;而在我們伏擊發動的一瞬間,抽身離開,放開了茅同真,坐山觀虎斗,使得我們兩敗俱傷;待到瞧著沒有什么危險了,我們傷痕累累,被逼退至湖底時,它又浮現在我們眼前。

  此刻若說它還安著什么好心,說實話,我覺得這真就是童話故事了。

  果然,當我回過頭去,與它對視兩秒鐘之后,一張血盆大口,陡然張開,腥風撲面,朝著我們這里咬來。

  這劍脊鱷龍身長五米多,但是光嘴巴,便有近乎一米,上下兩腭張開,頓時間,白森森的牙齒,鋒利寒光。我曾經見識過它驚人的咬合力,那恐怖的喀喀聲,讓人午夜夢回都忍不住打顫,便也不敢親自去體驗,倏然后退數米。

  那畜牲既然輕啟戰端,便不會善罷甘休,滑動著又粗又短的四足,尾鞭一甩,如同離弦之箭,朝著我們這邊射來。

  若在岸上,我們自可憑著縱身提氣之法,遠遠避開,然而在這湖底水下,本就不是我們熟悉的戰場,僅僅只是勉力操縱天吳珠,倉皇閃避,反倒是這劍脊鱷龍,水中便是它的國度,兇性大發的它,如同一枚出膛的魚雷,每一根毫毛里,都散發著凜冽的殺氣。

  我往湖底逃了十幾米,便被銜尾追上,屁股被那鋼化般的頭顱頂上,骨碌兒一轉動,人就滾落到了一邊兒去。

  雜毛小道與我一同跌落,捂著胸口,痛苦地叫道:“前有狼后有虎,內外交加,光挨打不還手,這樣可不行,陸左,讓小肥肥去暴它菊花吧!”

  我問他還扛得住吧?他點頭稱是,傷口已經結痂,想要快些好,也沒有辦法。

  我說好,有請金蠶蠱大人現身。

  話音一落,一道金線,就從雜毛小道身后浮出,然后朝著張口咬來的劍脊鱷龍口中,激射而去。

  我一邊往后退,一邊關心前方的戰況,但見肥蟲子射出了天吳珠水肺的范圍,徑直沖進了劍脊鱷龍張得巨大的嘴中,順著食道,一路往下,直入胃袋中。

  前期進展順利,然而剛剛滑落下去,突然就有一股濃郁的黑色之氣,將其裹挾,不讓肥蟲子在里間翻騰搗亂。肥蟲子周身立刻伸出無數絲帶狀的金色氤氳,與這黑氣抵抗,短瞬間,竟然將前方那頭黑麟青甲的畜牲,小腹照得透亮。

  經過麗江的脫胎換骨,我的精神意志越發強大,兩種視角切換,也并沒有帶來什么不適感,然而讓我失望的是,肥蟲子并沒有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反而深陷入重重的黑氣包圍中。

  黑氣,黑氣……

  我回想起劍脊鱷龍腹中層層堆疊的黑氣,不由得大聲叫了起來:“有妖氣……”

  我回頭看了一下左手邊的小妖,吞食了茅同真玄武陣靈之后的她,精氣神似乎都好了一點,沒有一開始被紅光沐浴時的那般慘狀,黑色透亮的眼睛里,仿佛能夠倒映整個天空。

  她聽我這般說,立刻精神一振,說是妖,那就由我來處置吧。

  她掙脫開我的手,皓月潔白的小手一抖,花兒般綻放,接著那根九尾縛妖索,便已然出現在了她的右手上,尾端一用力,前方便靈動如游蛇,眼看著那頭巨大的劍脊鱷龍就要沖到跟前來,我們即將葬身其腹中的時候,小娘倏然出鞭,啪地一下,抽在了劍脊鱷龍粉嫩的鼻梁子上。

  這劍脊鱷龍周身鱗甲覆蓋,皮糙肉厚的,按理說并不是什么怕疼的小乖乖,然而小妖這蘊含勁力的一番抽動,卻在水中,都打出了一個炸空響來。那畜牲的鼻頭上,立刻出現一道焦黑的傷痕,而它的沖勢也下意識地偏了方向,轟然撞在了湖泥之中。

  咕嘟嘟,一大股渾濁之色升騰而起,接著一道凌厲的黑光,又從湖面射入。

  倏,黑光穿過劍脊鱷龍背部的角質狀翼片,扎在了湖泥中。

  咚!

  巨大的震蕩波從那里傳播開來,驚得我們連忙往后退,這才想起,在我們的頭頂,還有一個恐怖的頂尖高手,正在虎視眈眈地瞧著這里間的動靜呢。

  不過我退,小妖卻是夷然不懼,竟然脫離了天吳珠的水肺范圍,朝著劍脊鱷龍的背甲上跳去。

  這小狐媚子也是藝高人膽大,趁那劍脊鱷龍被無影箭傷了、精神慌亂的空當,跳過去,高高揚起手中的九尾縛妖索,口中念念有詞,那根繩索倏然不見,幾秒鐘之后,再次出現之時,已然將這劍脊鱷龍的脖子,給死死捆住。

  要害被制,這頭猛獸哪里肯善罷甘休?它顧不得頭頂上那恐怖的威脅,奮力翻身,想要擺脫這九尾縛妖索的控制。

  它不怕,我卻怕得要命,而且也擔心剛剛還氣息奄奄的小妖,抗不住它這一番瘋狂的掙扎,當下也是掏出了久未開張的震鏡,一聲“無量天尊”,藍光一耀,那家伙竟然就被凍僵在水中,四肢僵硬,不得動彈。

  震鏡超常發揮,如此幾乎持續了十秒鐘,它沉重的身軀從上至下,緩緩跌落在湖底。而就在這段時間里,小妖已然完成了九尾縛妖索的捆制工作,將發絲嵌入了劍脊鱷龍的神經系統,稍微一動彈,便是鋪天蓋地的劇痛傳來,使得它惟有繼續保持之前的姿勢,方才沒有那種痛得想死的沖動。

  而一直在與其體內黑氣作抗爭的肥蟲子,也在此刻,終于形成了壓倒性的勝利,扭動著身子,這劍脊鱷龍但凡有所異動,肥蟲子定然能夠讓其腸穿肚爛,血流當場。

  至此,這個一直潛伏在人民群眾內部中的幕后黑手,終于再次落入了我們的手上,隨意拿捏。

  這五米多長的傻大個兒,倒也是個極為精明的角色,不愧是成了妖屬的兇獸,見風使舵的本領,那是十分厲害的,在小命捏在了我們的手上之后,立刻服服帖帖地趴在湖底,不敢動彈,仿佛一條小哈巴狗兒一般,全然不復之前的兇相,讓人對它生不起太多的責怪之心來。

  不過我們又豈是光看表面之人,對于這頭畜牲,最不爽的就是雜毛小道,這位老兄以前心中有過陰影,但凡是聽到與“龍”有關的生物,就打心底地感到厭惡,待一切安穩,沖上去,就連踹了好幾腳。

  他雖然胸口受了傷,但卻還是有著一身蠻力,力道之大,即便是皮糙肉厚的劍脊鱷龍,那也是忍不住地齜牙咧嘴,表示壓力很大。

  我見到雜毛小道的身形不穩,連忙攔住了他,說你跟這頭畜牲較什么勁,別一會兒,把自己的傷口給崩開了。說不得我們脫困,還需要這個家伙出力呢。他聽住了勸告,這才收住了架勢。

  我雖然在勸雜毛小道,但本身對這種兩面三刀的家伙,還是沒有好感的,揪住它滿是黏液和傷痕的鼻孔,說這天湖底,可有暗道,通向他處?如有,趕快帶我們過去。你若是再敢耍花招,直接一刀斬你個桃花開!

  那畜牲吃痛,安好的右眼流下了滾滾的眼淚來,不過它大概也知曉了我的話語,猛點頭。

  見它這般作態,我的心方才安妥了一些,既然有地下河,那么我們便可避開茅山的刑堂長老劉學道。此事甚妙,不然,以我們這些殘兵敗將的實力,上去也只是一盤一盤的送菜,還不塞牙縫兒。

  心情安定下來,我放在劍脊鱷龍鼻子上的手,隱隱地感覺到了有一點佛印。這是之前小喇嘛江白留在此住的,用來震懾,不過也有偵查之意,我們此番一弄,那小喇嘛江白,百里之外,估計也能夠有所了解。不過這也無妨,終究是這畜牲的過錯,我們到時候,講清楚了便是。

  降伏了這畜牲,我們便也有了坐騎,全部都坐上這家伙的背上,握著那劍狀魚鰭的角質脊背,開始由這家伙領路,朝著湖底里深處潛去。

  到底是水中的土著,它游動的速度飛快,當它往湖中間潛過去時,我的心中驟然發緊,想起之前見過的那樽懸棺,以及關于天湖直通天下的說法,不由得緊緊揪了起來,不知福禍。很快,我們就到了之前的那個地方,然而并沒有看見那巨大的黑曜石懸棺,唯有那處深深的黑色孔洞,存在著。

  根本沒有任何商量,那頭劍脊鱷龍擺動了一下尾巴,朝著黑洞之中,鉆了進去。

  一入其間,我渾身,一片冰涼。

1條評論 to“第二十八卷 第二十五章 一入其間,渾身冰涼”

  1. 回復 2014/09/09

    劍脊鱷龍

    越吹越大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