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二十六章 石廳,右使

  在我個人的想象當中,或許此處是某個遠古的法陣,鉆進去之后,時空一轉,我們便出現于千里之外的某一處湖泊之中。

  然而現實終究還是現實,遠遠不及我的想象力豐富,這個往外面緩緩冒著寒水的孔洞,還真的是一處水眼,劍脊鱷龍背負著我們這一群人,鉆入水眼中,周身都是冰冰涼的湖水。

  這是一段曲折而狹長的通道,如同迷宮,而且還十分湍急,即使以這劍脊鱷龍的一身厚甲,行得也是小心翼翼——當然,這也是因為我們在它背上的緣故。

  肥蟲子在內里牽扯,而小妖則如同往日酆都山中的客家老太一般,五指虛張,駕馭著這頭大鱷魚,但凡感覺有所不對,手指一動,它渾身的肌肉便疼得直抽搐。

  到了后來,這家伙便再也沒有什么壞心思了,小心巴適地伺候著,唯恐背后的那小姑奶奶心情不好,給它再來一扯動——這疼痛,可真比扯到蛋,還要難受。水中行道,不知天日,唯有處處艱險,讓人一刻,都不敢放松,其中滋味,不可盡言。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劍脊鱷龍浮上水面,頭頂依然黑暗,四下寬敞,輕快的劃水聲,在空間里回蕩,有呼呼的風聲吹動,嗡嗡嗡,讓人能夠大概地估摸出,這是一處地底的河道。

  有流動的風,顯然此處可通外界,我們的心情開始好了一點,火娃從小妖的身子里浮現出來,散發出微微的熱量,和光,使得空間里菊燈如豆,有了那么一絲微微的光芒。

  這光芒映照在了小妖臉上,我發現她之前所有的頹敗,一舉而消,此刻晶瑩剔透,粉嫩俏白,倒比平時還要精神幾分,想來是茅同真的那陣靈,起到了效果。想到茅同真僅剩的三頭陣靈,全數都給我方作了營養午餐,我對他的恨意,也就消解了許多。

  而在此之前,肥蟲子早已經鉆回雜毛小道的體內。肥蟲子的療傷效能,仿佛也是在吞噬了朱雀陣靈之后,增長了許多,在這曲折水道的旅程中,雜毛小道不止一次地發出舒爽的呻吟聲,到了此刻,竟然好了許多,呼吸均勻而和緩,終究是穩定下來,沒有如一開始的那般狼狽。

  在這半敞開的水道中,又復行了小半個鐘頭,前面突然有昏黃的光亮,灰蒙蒙的,在單調的黑暗中,格外顯眼。

  我的呼吸有些緊張,抓著身下這畜牲的劍脊,忍不住地有些想唱歌,來表達自己怒放的心情。

  劍脊鱷龍似一條自主馬達的快艇,游動飛快,周邊的暗河水從它的身邊倏然劃過,兩邊的景物嗖嗖飛馳,更亮了,我看到了那亮光的來源,竟然是一叢篝火。

  久在黑暗中,我的眼睛有一些不適用,刺痛,流淚,當劍脊鱷龍的速度放緩的時候,我擦干眼淚,凝神望去,但見這是一個很寬闊的空間,是山洞,頭頂被鑿開出孔洞,數道白光曲折地散落在空間里,將這半個籃球場寬敞的大廳,那大致的輪廓,都給描繪出來。

  中間的那篝火,是用干燥的牛糞堆積而成,火很旺,也安靜,在上面有一個支架,串著一只烤羊腿,剛剛開始烤炙,但還是散發著熟肉的香味,勾引著我們的味蕾。

  那篝火離水道的距離,足有十米。

  之所以說此處是大廳,是因為這里處處都有人工開鑿的痕跡,而在篝火旁邊,有石桌石椅,石制屏風和雕欄,以及一處石床,那風格并不似藏地,而宛若神仙洞府,又或者《神雕俠侶》里面的活死人墓。

  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要曉得,都二十一世紀了,正經人,誰會沒事,住進這山洞子里面來?

  而瞧這篝火上剛剛開始烤炙的羊腿,顯然里面有人,而且很快就快要回來。我們此刻的狀態,實在不宜貿然上去打招呼,SayHello。快速地商量了一陣,我們決定先上岸,在那轉角的屏風處,觀察一番,倘若是沒有什么利益沖突之輩,定然上去,討口肉來吃。

  至于劍脊鱷龍,我們并不放心它,小妖朵朵也樂得在它身上,施展她小妖女王的風范,于是便由她馭使著劍脊鱷龍沉入水中,以作策應。

  因為有避水珠的關系,身上雖然潮濕,但是也沒有積水過多,我們悄然上了岸,然后朝著左方角落的屏風處摸去。雜毛小道緊張地提醒我,說他有一種不是很好的預感,讓我將遁世環開啟,免得被人發現了蛛絲馬跡,慌了手腳。

  我點頭,說省得,怎么此處,越看越詭異呢?

  因為走得小心,這七八米的距離,并未留下足跡,我們來到了石屏風之后,這里離石床只有三米,離那篝火也只有六米多,然而我們剛剛走近時,卻發現在這屏風之后,居然堆放著一艘角質狀的小艇,全封閉式的,上面滲得有藍色的黏液,可容兩人。

  這古怪的玩意把我們嚇了一跳,唯恐里面有人,雜毛小道那雷罰去挑艙門,裂出一道縫,我正待上前一觀,卻聽到雜毛小道嘶地一聲,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被他這反應嚇著了,鬼劍在手,跨步向前,正待砍人,卻見那小艇里面,空蕩蕩,什么都沒有。

  我有些不爽雜毛小道的這一驚一乍,推了他一把,說你嘶個毛啊。

  然而他并沒有理我,而是直愣愣地瞧著他右手上面的雷罰。

  我瞧過去,只見雷罰那桃木色的劍身上,竟然如同龜裂般,滿是細碎的裂紋,像瓷器,有一種快要散架的傾向。我這時才想起來了,在天湖湖畔受襲的時候,雜毛小道曾用雷罰,去擋了一下刑堂長老劉學道的傾力一擊,結果人受了傷,劍也跌落。

  難不成這雷擊桃木劍,就是在那個時候受力過度,報廢了?

  雜毛小道嘗試著驅動雷罰,然而好幾次之后,頹然坐在地上,哭喪著臉,倘若不是身處險境,只怕他都有嚎啕大哭出來的心思。

  我能夠明白他的痛苦,倘若是我的鬼劍變成了如此模樣,我只怕會更加難受。

  這一切,都只是因為一個真正的習劍者,他已經將自己的劍,當作了自己的朋友,自己的伙伴,自己生命中,重要而不可或缺的那一部分內容。

  正在雜毛小道悲痛欲絕的時候,從我們對面很遠的地方,突然傳來了腳步聲,有些雜亂。

  從落腳的輕重來看,約摸有三個人,兩女一男,由遠而近,正緩步朝著篝火處行來。

  我扯了一把雜毛小道,瞪他。他也知道茲事體大,不敢將情緒爆發出來,小心將雷罰收好,然后與我擠到屏風的縫隙察看。我瞧了第一眼,腎上腺素頓時就分泌了出來,心臟撲通撲通地直響,沒由來地一陣心慌。

  我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這來人里面,打頭的一個,竟然就是在白居寺吉祥多門塔中,只身潛入,當著無數強者和高僧的面前,將倫珠上師所化虹光給捕獲,再遁出重圍的邪靈教護法右使,那個黑衣女人。

  而在她身邊的,還有一個穿著華麗藏族服飾的中年胖子。

  這胖子我看得也很熟,仔細想了一下,這貨那天白居寺觀禮,仿佛也在,而且就在我們附近,不過他倒是顯得很老實,恐懼的時候也歇斯底里,卻沒想到他竟然跟邪靈教右護法,走到了一起來,端的是一個奧斯卡級的演技派。

  在他們身后,還跟著一個英姿勃勃的年輕女孩,臉被遮擋住,倒是見得不詳細。

  前面兩人一路走,一路談,那個胖子小心翼翼地側著身,恭敬地說道:“……右使,現在白居寺的喇嘛們都快要瘋了,到處尋找您的下落,封鎖這整個日喀則的道路,連拉薩和布達拉宮,都派出了高手。可他們有誰知道,您竟然并沒有離開,而是藏身在此處!我看到那些廢物的樣子,就想笑,哈哈……”

  這中年胖子阿諛奉承,對圍剿的喇嘛們極盡貶低,然而右使卻并不自得,而是有些后怕地說道:“此處還是有頂端厲害之高手的,別的不說,我上一處藏身之所,就在今天凌晨兩點的時候,被人給圍剿了。要不是我謹慎,跑得快,此刻說不定已經被那些喇嘛,給活生生撕了——我們內部不會有問題,那么對頭一定有十分熟悉導神術的高手。”

  她神色嚴肅地說道:“掌教元帥賜予我的神遁空靈符,已經在上次圍剿的時候用完,而尋常手段,并不能逃脫這幫釋迦牟尼信徒的手段,所以,你出去之后,得小心行事,不可大意。”

  三人在篝火邊落座,那個英氣女子開始將那只肥美的羊腿,轉圈烤炙起來,中年胖子則將隨身攜帶的物品放下,然后有些不安地說抱歉,這里原本是五十多年前的那場運動中,教眾開鑿的避難之處,條件簡陋,委屈了右使大人。

  右使搖搖頭,說扎西,此處布置得有斂藏氣息的法陣,就此刻而言,還算是一處絕佳的藏身之處,不用自責。都是為掌教元帥辦事的,無需太過于看重那些繁文縟節。

  中年胖子扎西這才擦了擦汗,又聊了幾句,然后小心翼翼問道:“洛右使,屬下一直有一事不明,您冒了這么大的風險,孤身前來,取那老喇嘛的虹光,到底是所謂何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