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二十九章 水蠆,追兵

  我趕忙回頭瞧了一下我們身處的位置,這石屏風本來是為了阻擋河風和水汽,以及視線阻隔,使得石床那兒能夠形成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所以如同一堵圍墻般,使得我們能夠藏身于此,并且因為遁世環的緣故,不被發現。

  但倘若洛右使和翟丹楓繞過屏風,來到這便取那所謂的“癸水陸行舟”,那我們就會直接暴露在她們的視線之下,避無可避,還能夠躲在什么地方呢?

  我們離開了屏風那兒,緩慢地躲在了那艘小舟的陰影處,心中發慌。

  聽著石廳中的腳步聲漸近,我的思緒一片混亂,不知道到底如何應對,倘若我們表明身份,這兩個女人會不會網開一面,大家手拉手,作好朋友呢?

  我們趴在地下,緊緊貼著地面,由于舟身的阻擋,使得我們在陰影中,如同死物,瞧不出個所以然來。

  當洛右使和丹楓收拾完隨身行李,準備朝著這邊行來的時候,我握緊了手中的鬼劍,想著實在不行,我們就先硬拼一記,然后就遁入水中。然而還沒等我將氣息運足,便聽到暗河那邊,水波輕響。

  ——是小妖,過來接應我們么?

  這聲音也驚到了洛右使兩人,她們顯然也認為這動靜,是劍脊鱷龍所弄出來的,洛右使輕笑,說這癡蠢貨色,當真以為我們時間匆忙,不會弄它么?看我現在就將它給扒皮抽筋,活活整治了。

  那兇悍莫名的劍脊鱷龍在她的口中,便如土雞瓦狗一般,這便是身為邪靈教護法右使的底氣,也是她的傲氣。然而當我回過頭,向著那河面瞧去的時候,并沒有發現劍脊鱷龍那標志性的角質鰭背,而是一顆黑乎乎、前額根本沒有幾根毛的頭顱。

  那頭顱一浮現,立即快速接近岸邊,接著就是一個飛躍,寒光一抖,一道黑影便出現在了濕滑的河岸之上。

  我瞧得分明,這個濕漉漉的人影,正是茅山宗水性第一的水蠆長老,徐修眉。

  這個擁有一身本事的老者,此番出現在這里,想來應是從天湖底順著甬道,一路追蹤我們而來。人的視覺是有選擇性的,篝火、洞頂漏光、美女,陡然出現的徐修眉并沒有瞧見隱藏在暗處的我們,而是很自然地跟邪靈教洛右使、翟丹楓對上。

  徐修眉昨日沒有參與白居塔中的虹化觀禮,并不曾見過洛右使,也不知道這洞中兩人的身份。

  他正待上前詢問,然而驚弓之鳥的邪靈教兩人,卻并不想與他商量太多,直以為這是追兵,又見徐修眉雖然身穿黑色貼身水靠,手中一把寒光凜冽的分水刺,但是稀疏的頭發卻勉強挽了個道髻,洛右使不由得恨意頓起,大聲嬌喝道:“好你個茅山來客,我未曾為難于你,卻屢次糾纏,當真以為我怕了陶晉鴻那老不死,不敢取他門下性命不成?”

  此話說完,她根本不容徐修眉辯駁半分,手上陡然出現一柄兩尺長的秀女劍,朝著面前這個濕漉漉的老者,刺去。

  徐修眉在茅山養尊處優,氣度威嚴,自是不凡,還待說兩句客氣話,通報家門,然而見面前這女子根本就不跟他廢話,直接襲擊,心中便火燒火燎,冷哼一聲道:“倒要看你的本事!”

  說話間,他手上的分水刺,果斷朝著對方要害捅去。

  兩人所用,皆是奇門兵器,不走尋常的路子,徐修眉這分水刺跟隨他多年,不知斬殺了多少河湖里的生靈兇獸,鮮血浸染,兇戾勃發,揮舞間,竟然有紅光大聲,鬼嘯嗚嗚。

  然而他強,邪靈教右使卻并不差,這個女人年紀不過三十,然后一身業技,便是那修行一輩子的老江湖,也不堪比擬的,秀女劍一抖,黑氣大盛,濃煙滾滾,竟然將兩人之間的那空地處,填得滿滿當當。

  在黑壓壓的濃煙之中,兩人對拼了幾記,我們雖然瞧不見,但是那交擊之聲清越嘹亮,宛若龍吟,隨之的震蕩聲,也在石廳中嗡動作響。

  而就在此刻,我和雜毛小道,攜著火娃悄然退到了石壁里間的一道凹口去,深藏功與名,專注醬油二十年。

  “啊……”

  很快,一道老男人的慘叫陡然出現,狂風頓起,那黑煙隱沒,徐修眉連著后退,停落在了暗河邊,胸口處有泊泊的鮮血涌出,烏黑發紫的嘴唇邊,也有血溢了出來,頭頂稀松的發髻被一劍削下,紛紛灑灑地散落于地上。

  徐修眉本來還待端一下架子,然后見到這么犀利的妹子,又驚又怒,將分水刺橫于胸前,瞪眼問道:“你是何人,那個單位的,竟然會這么厲害?”

  洛右使秀美的瑤鼻一皺,不屑地說道:“你裝什么裝啊,你不就是過來抓我的么?裝無辜有用的話,那還有法律作什么?看在你即將要死的份上,我洛飛雨,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厄德勒掌教元帥座下,護法右使是也……”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但見徐修眉藏在身后的左手一招,黑沉沉的地下暗河里,突然有一道水花浮現,嘩啦一聲,一頭窮兇極惡的長毛水鬼便出現在了他的左邊,張口一嚎,整個石廳,就是一片回音如潮。

  洛右使見這恐怖水鬼,根本就不怯,腳下踩動步罡,左手陡現一個描金袖珍絲袋,大喊一聲:“到袋里來!”

  那頭曾經與我們交手過多次的水鬼,全身倏然變形、扭曲,最后化作了一道黑線,飛進了敞口的絲袋中。

  身為邪靈教的護法右使,自然是一身寶貝,徐修眉弄出來的這頭水鬼,對她本是無用的,不過就趁著這個當口,徐修眉已然翻身入水。

  作為以水性著名的修行者,徐修眉一入水中,滑若游魚,眨眼之間,就不見了蹤影。

  我在旁邊看到,心中驚訝,這水鬼乃徐修眉的符兵,精心煉制之物,然而這家伙竟然為了一點兒逃跑的時間,就將其拋棄,果然是心狠啊。洛右使被這一番阻擋,再看水波蕩漾的暗河,眉頭皺起,回頭跟丹楓說道:“走,趕緊走,敵人比想像中來的更快,此處不安全了,扯乎!”

  她來到了那閉合的角質狀的小舟前,手上結了一個印符,然后放手一拍,舟身頓時一陣嗡動,然后緩緩開合,里面有淡黃色的光芒透露出來,也有略有些腥味的氣息飄散。

  這是我們離這兩個女人最近的距離,相隔不過四米多。

  我挺胸收腹,連呼吸都不敢維持,緊張到了極點。

  丹楓先跳進了周身,然而當洛右使往里面放行李的時候,突然間,身后傳來了一聲“咔”的輕響,結果整個石廳中一片震動,我們剛剛藏身的那道石制屏風,竟然破碎成了無數拳頭大的小石塊,暴風驟雨一般,朝著前方,擊打而來,而藏于石制屏風后面的癸水陸行舟,正是受害的重災區。

  洛右使是何等厲害之人,這動靜自然提前一瞬間知曉,她已經來不及跳入舟中,惟有將艙門閉合,然后翻身到了另外一側,避開這轟然一擊。

  我們在斜側面,那屏風碎石倒不會傷及池魚,卻見一道藏紅色的身影,陡然出現在屏風的原址上。

  那身藏紅色喇嘛服,獵獵起風,來的卻是白居寺中八位高層的其中一個。

  我知道,佛法高深和功力高強并不是一個概念,畢竟天下的寺院里,以武出名的,也就只有一個少林寺,很多老和尚念了一輩子經,修了一輩子心,但依然還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家,這并不矛盾,不過修行藏密的喇嘛,里面的高人比例卻是蠻多,這位,明顯就是其中一個。

  當那些石頭悉數落入暗河中,或者擊打在了巖壁之上后,洛右使拉動這艘小舟,朝著暗河中推去:“走,先走,我自己逃脫!”

  她也是知道,這個喇嘛的到來,預示著她即將陷入重圍中,時間不允許她逃離,那便先送走一人,免得累贅,故而將丹楓給送走。

  那大喇嘛并不知曉黑色石頭在誰身上,直以為舟中之人準備攜寶潛逃,大叫一聲休走,箭步前沖,飛抵而來。

  洛右使一身業技,并不怕這紅袍大喇嘛,那把短短的秀女劍再次滑出她的右手,越過小舟,朝著大喇嘛手掌刺去。那大喇嘛的肉掌金光閃耀,然而卻也不敢跟這柄宛若魚腸的利器觸碰,身形一晃,朝著左邊閃開。

  就這一剎那,洛右使的后腳一勾,終于將那癸水陸行舟給推進了水里,捆系的繩子也給斬斷。

  那舟看著古怪,然而一進入,便咕嘟咕嘟地冒泡,如同活物,不一會兒,便沉入水中,再無蹤影。

  將小佛爺特使翟丹楓送走,洛右使終于放開了手腳,回過頭來,盯著這紅袍大喇嘛說道:“以你的本事,你以為能夠勝過我么?”

  那大喇嘛不回答,而用字正腔圓的普通話反問道:“你為何不一起逃?”

  洛右使搖了搖頭,說我的直覺表明,水底下的恐怖,遠遠勝過于你對我的威脅,所以,我先下手,將你擊斃再說!說罷,她也不多言,欺身而上,一劍朝著大喇嘛刺去。

  那大喇嘛表情凝重,雙手畫了一個古怪的圓,口中低喝道:“唵……”

  佛光陡現,而在石廳那頭,傳來了一大堆的腳步聲。

  大部隊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