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三十章 喇嘛,道長

  因為角度的緣故,我根本就看不到石廳的那邊,都來了什么人,只是正在跟洛右使拼斗的這個大喇嘛,突然佛光大放,便如同一顆明亮的白熾燈,將這暗淡的石廳,給照得個通透,便連躲在犄角旮旯的我和雜毛小道,都給照得個一清二楚。

  大喇嘛背對著我們,并沒有瞧見,但是洛右使卻陡然明了,她見到我和雜毛小道這副一葉障目地自欺欺人狀,頓時火冒三丈。

  任誰都不喜歡自己被人偷聽,特別是她這種隱藏大師,那黑暗處,向來都是她的地盤,豈能容別人占去?

  這么一想,她頓時杏眼一瞪,一招逼開面前這個佛光鼎盛的大喇嘛,折身朝著我們沖來。

  這個死女人,在大敵來臨之際,她不但不想著遁離遠走,反而想朝著我們下狠手,如此行為,簡直就是瘋狂至極。

  不過我和雜毛小道,卻也不是別人所能夠小瞧的,我快速結印,搶先一步踏出凹口,口中快速地念唱了一番九字真言,感覺宇宙中無所不在的粒子能量,正在朝著我堆積而來,最終停在了一顆字上來:“鏢!”

  此言一發,鬼劍如靈蛇探洞,朝著了洛右使的右手手腕刺去。

  她反應甚快,修行已至了入微境界,稍一錯身,便避開了我這凌厲一劍,秀女劍朝著我的腹中捅去。

  這速度,倘若捅實,妥妥的血肉模糊。

  然而就在她即將得手之機,一個小黑甲殼蟲已悄然靠近了她的身體。巨大的危機感,瞬間降臨到了她的腦海里,果斷回撤,往左一閃。

  她這一閃還真的是湊巧,胸口一對鼓鼓囊囊的玉兔兒,正好被從旁助攻的雜毛小道,抓了個正著。

  雜毛小道的雷罰已損,不敢再拿來用,重傷未愈的他惟有從旁策應,想要抓住這個女人的臂膀,哪知這一閃動,正好捏中。洛右使年華正茂,雖為習武修行之人,但是胸前的規模卻堪稱兇器,雜毛小道這一番揉捏受力,果然有料。

  然而恰恰因為此物過于豐滿,使得雜毛小道灌足勁力的手指,多了幾分旖旎,少了許多殺傷力。

  這生死之間的一霎那,感覺瞬間變得有些詭異,生死相搏的雙方都有一種難以言及的尷尬,雜毛小道閱盡花叢,此刻卻也有些無語,收回馨香充斥的雙手,還很客氣地解釋道:“誤會啊……”

  然而他笑容滿面的臉上,滿滿地寫著:“好大……”

  洛右使閃身往后,驚悸地看著不起眼的小黑點火娃,這才感覺到胸中的異樣,臉上緋紅,貝齒緊咬,怒聲說道:“流氓、土匪、無恥敗類!”

  這幾個字,幾乎是從濕潤的櫻唇中迸發出來,而手中的劍,舞動如飛,朝著雜毛小道連刺了十幾劍,又快又疾,如雨落梨花。我平日里劍法并不精湛,但那一刻也是人品爆發,腹中勁氣升騰,竟然將這十幾劍盡數抵擋。

  叮叮叮,滿耳皆是清越的金屬交擊聲。

  這一番比斗下來,我固然是手腕發麻,然而這個身居邪靈教右護法高位的女子,卻也是驚詫莫名,瞪了我一眼,左手一蓄力,悍然前推,疾拍而來。

  我剛才那一番地方,也算是竭盡全力了,這將虎皮貓大人逼走的一招,我可不敢硬接,往后避開。

  而就在這時,身后一道黑影與我錯肩而過,紅炮翻卷,憑空伸出一只手,與洛右使對上——砰!

  一聲滔天巨響,我感覺自己好像身處于炮彈轟擊的陣地上,音波劇震,周遭空間里的炁場混亂無度,巨大的風壓,將我吹得往后跌去。我腳步錯亂,往后連退了幾步,然后被一雙手給我穩穩扶住,而在我的視線中,對掌的兩人一齊往反方向退開。

  我這邊的大喇嘛幾乎是跌落在了地上,而洛右使,卻借助這一掌之力,飄飛到了半空之上。

  我回過頭來,見扶著我的這人,竟然是昨日才見的小喇嘛江白,只見他眼睛直勾勾地望著前方,卻問我不是應該在婆婆的佛塔中么,怎么會在這里?

  我心頭的血氣翻涌,簡短回答了兩句,站起來,發現周遭站著七八個紅衣喇嘛,而般覺老喇嘛,也在其間。

  這些老喇嘛有的就是白居寺的高手,也有從日喀則、拉薩過來援手的大拿,他們一出現在此處,便散開各處,有一人將手伸進水中,口中輕誦咒決,那湍流的暗河水,表面竟然凝結成冰,不可再入;又有一人,搖動著轉經筒,手中金砂飛灑,封閉住了河道黝黑的去處……

  他們到底是頂端厲害的一群追兵,上來便各司其職,將洛右使給封鎖在了這個小小的空間里,不得逃竄。

  其余喇嘛,或者手持法器壓陣,或者突前上去,與之糾纏擒拿,就在我楞神的那一刻,洛右使竟然已經和這些喇嘛,交手了四五個回合。

  然而即使是陷入了這等重重包圍,洛右使明艷動人的俏臉上,竟然也沒有一絲慌亂的情緒。

  一襲緊身黑衣的她,就如同此間黑暗的精靈,在那七八件紅色喇嘛袍中周旋來回,以快打快,竟然不落下風,反而趁機將一個黃眉毛喇嘛的胳膊挑開,鮮血四濺。

  然而她道行再高,也抵不住一群功力高強的喇嘛圍攻,十幾息之后,她終于被般覺老喇嘛擦中一掌,斜斜跌落地上,一口血,噴了出來。然而受傷之后的洛右使,更加瘋狂,她手往天上一指,眼神閃現出了快意的瘋狂,口中急念咒文,嬌軀一頓,無數黑影從她的身上冒出來。

  那黑氣,化作有頭有臉的恐怖大妖,作旋風狀,四處散落,朝著前突攻擊的喇嘛撕咬而去。

  這恐怖大妖怪音陣陣,充斥整個空間,威勢滔天。

  陡然間,包括般覺上師在內的三個喇嘛,都被這東西給纏住了,似那巨蟒,渾身的骨骼不由得咔咔作響。然而被纏住的這幾位,可不是等閑人物,但見般覺上師手中一翻,一只嘎拉巴碗出現,不停顫動,正在努力地吸收著這些黑霧。

  在我身邊戒備的小喇嘛江白眉頭一皺,語氣沉重地呼喝道:“竟然植得有魔蟲妖靈在身,難怪如此厲害!”

  他也是在觀望,此刻錯步上前,將那日的舍利佛珠取出,先是左腳抵在右腿上,單腿站立,開始禪唱,眩目的佛光倒映,將整個空間都牽扯得晦澀難消,而五秒鐘之后,他竟然收起了右腿,懸空一米,盤坐起來。

  隨著小喇嘛江白舍利佛光的閃耀,洛右使那滾滾濃煙頓時受制,陷入了防守狀態,而般覺上師等人也開始發力,齊聲大喝,借助這江白小喇嘛的佛光,共同禪唱:“唵、嘛、呢、叭、咪、吽……”

  隨著這聲聲回蕩,黑霧漸消,全部歸于洛右使一人身上,那黑霧如同我們曾經見過的牛頭魔神,無數黑色蠕蟲般的氣,在不斷流動,宛若惡魔一般。

  我并沒有參與昨日的追擊過程,未曾想到這個洛右使竟然有這等本事,整個爭斗過程,讓人看了,不禁嘆為觀止,光、影、聲,神秘的藏密真言,以及那純粹力量的對決,都讓我們驚嘆。

  洛右使的這一招,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這密密麻麻的蠕蟲附體,沒有幾人膽敢上前。而就在那些黑色蠕蟲不斷地附在洛右使的臉上,積聚力量之時,有一個老喇嘛突然沖了出來,從懷里扯出一匹藏紅色的唐卡,扔在地上,左腳踩上,然后摸出白色的法螺,開始嗚嗚地吹動。

  隨著這嗚嗚的法螺聲響起,那唐卡中,浮現出來一尊身高兩米的靈體來。

  這靈體兩手屈臂,作拳舒頭指當胸,左腳豎于右膝而立,渾身紅光四溢,然而最最奇怪的,是那靈體身子與人一般無二,而頭部,則是八條隨意舞動的蛇頭,三角眼銳利寒光。我心中狂震,這貨,可不就是佛教八部天龍里面的摩呼羅迦,與阿修羅、夜叉等齊名,又名“大智腹行”的物種么?

  但見那頭摩呼羅迦陡一出現,立刻渾身陰火,朝著渾身蠕蟲的洛右使沖去。

  兩個外型恐怖的家伙對拼了幾個回合,我本以為在眾人團團圍攻、佛法壓制的情況下,洛右使會落敗,然后她化身而為的黑色巨人,竟然將這個摩呼羅迦給壓制死死,完全就不是一個等級之上的對手。

  場面一時混亂,我看到小喇嘛江白懸浮于空,一邊念經,一邊正在偷偷地摸著舍利佛珠,似乎有什么大招施展。不過我自然也是心知肚明,洛右使之所以能夠撐住場面,除了她實力超群之外,主要還是因為她的這一招實在古怪,待到喇嘛們摸清法門和套路,必將生擒此人。

  然而就在這雙方僵持的情況下,那河面的結界,竟然受到了巨力撞擊。

  砰砰砰,有人在河水之下,想要奮力沖破道屏障。

  雜毛小道瞧了一下我,我也略微擔憂,這來人可能有三,其一是乘坐癸水陸行舟、去而復返的翟丹楓,其二是受傷入水的徐修眉,還有一個,便是馭使劍脊鱷龍的小妖。

  在這混戰時刻,我自然不想是小妖出現。不過瞧這動靜,即使是完全吸收了玄武陣靈的小妖,也未必能夠弄出來,想到這一點,我心中稍安,剛要呼一口氣,但見黑黢黢的河面上,冒出了兩個人頭來,一個是徐修眉,另外一個,竟然是茅山宗的刑堂長老,劉學道。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