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三十三章 死狀,浮棺

  徐長老?徐修眉?

  我和雜毛小道還沒有從剛剛那死里逃生的震撼中,掙脫出來,此刻又被另一波驚訝,給擊倒了。

  天啊,怎么可能,這個曾經能夠在水底里,生活三天三夜不換氣的強者,以蜻蜓幼蟲為匪號的水蠆長老,竟然在悄然之間,浮尸河上,了無聲息,這個世界是怎么了,簡直是太顛覆了吧!

  正在我腦海里,“這不可能”的四個大字不斷盤旋徘徊的時候,劉學道身形如鬼魅,已然跨越了空間,飛抵在了浮尸之上,腳尖一挑,便將這具尸體給勾起來,朝著我們這邊,扔了過來。

  “接著!”

  他大聲喊道,語氣里,有著不容置疑的威嚴。

  在那一刻,我看到他居然懸空而立,腳尖點水,載于水波之上,輕身功夫,已入化境。

  當劉學道的精神鎖定離開之后,我感覺周遭的空氣,都沒有那般凝重,腹中開始涌來氣力,勉力將這具尸體給接住,然后平放在了巖地之上,發現這人,竟然真的就是剛才與洛右使交手落敗、之后又將劉學道送至此處的徐修眉。

  當時的他并沒有出水,想來是為了防備有人入水,又或者覺得刑堂長老劉學道一人,便可以解決一切,哪知待在水中的他,竟然悄不作聲的,就給人殺死在了水中,而且還就是在劉學道出水這短短的一段時間里。

  我望著徐修眉慘白色的臉,和已經稀爛的胸膛,又看向了黑黢黢的暗河水,不由得心生恐懼。

  這自然不會是小妖朵朵的杰作,難道是那個叫做丹楓的女子,駕駛著那艘古怪的癸水陸行舟,對徐修眉展開了攻擊?——只是,丹楓看著本事并不高明,此刻的她,想必只有逃命的心思,哪里還會閑得過來逆襲?

  更重要的是,以徐修眉在水中浸泡了大半輩子的本事,他即便是不敵,或者遁走,或者上岸呼救,也都是可以理解的事情,然而他完全沒有,而是被人斷然殺死,老半天,才浮尸上來——到底是誰?

  一想到這里面的各種神秘,我不由得就對仍在水中的小妖朵朵擔憂起來,也沒有了心思,為這個我曾經極為痛恨的老頭子,心生快意。

  劉學道臉色變得青黑,他口中大聲叫喊,立于水上,然后朝著水中不斷運勁,一道道黑色的無影箭,朝著河道中射去,如同那六脈神劍的效果一般。

  不過絕招終究是絕招,劉學道往水中發射了五六道,后勁不繼,而見這河道中并無半點動靜,不由得也心生不安,唯恐自己也悄無聲息地著了道,身形一扭,人便沖到了我們的近前來。

  我和雜毛小道正蹲著身子,在研究徐修眉的死法,見到劉學道黑著臉,站在旁邊。

  雜毛小道拱手為禮,然后開始解說道:“劉師叔,徐師叔受的傷,十分奇怪,先是外傷,四肢綿軟,腹腔骨骼碎裂,胸口處被極為鋒利尖銳之物——譬如爪子——抓中,總共三爪,半個胸膛就都給撕裂了,眼球迸裂,顯然他在死亡的時候遭受到了巨大的顱壓,痛苦得很;除了外傷,真正讓他死亡的,是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這力量也奇怪,分為兩縷,一縷是陰寒,使得他整個身子僵住,行動不便,無法逃脫,而另外一縷,確實火熱,如同火魅的灼熱,正是這詭異的熱度,使得他五臟之類的道力潰散,終至死亡……”

  雜毛小道一口氣講自己的發現說了出來,劉學道卻也沒有反駁他這“劉師叔”的稱謂,而是皺著眉頭,恨聲說道:“那么,你覺得到底是誰出手,暗害了徐長老?”

  雜毛小道搖頭表示不知,不過見劉學道眉頭一挑,似乎有些不滿,他便接著說道:“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出手的并非人類,而是某一些邪物。”

  劉學道說哦,為什么呢?

  雜毛含笑伸出左手,道:“當今世上,能夠在水中悄然暗殺劉師叔的人,不出這個數,而這些人,都不可能出現在這暗河之中。”

  劉學道點頭,承認了雜毛小道的說法,說不愧是他認可的人,思維果然機敏。哼,當著我的面,將徐長老給殺了,看我不窮極此處,將其搜尋出來,超度性命!

  我看著劉學道不斷抽搐的黑臉,心中莫名就有些幸災樂禍。

  這個家伙性子冷淡,而且孤傲,雖然不知道他跟徐修眉的關系如何,但是徐修眉的死,必然也會有一部分責任落在了他的身上,茅山總共就只有十位長老,死一個少一個,倘若他在場而沒有將兇手找出來,只怕回去,不但飽受嘲笑,而且還會被追究。

  好吧,作為一個被茅山追殺至今的人,雖然剛剛被莫名其妙地放過一條性命,我還是不厚道地腹誹了一遍,然后走向河邊,開始呼喚起小妖朵朵來。

  茅山的追兵,一死一廢,最厲害的刑堂長老又放過了我們,此刻的我們,雖然并沒有沉冤得雪,但是也不用再像土撥鼠一樣,東躲西藏了——我們憑著自己的實力去抗爭,終于獲得了相對自由的權利,那么,是應該將小妖朵朵召回來的時候了。

  我與小妖,自從麒麟胎分離的念力勾連之后,便隱隱能夠通過意念進行溝通,雖然并不明確,但是卻也能夠約摸傳遞意思。然而我呼喚了好一會兒,卻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了,我的愁容更盛,唯恐小妖也被擊殺徐修眉的那個兇手給害了,不由得大聲叫了起來。

  我喊了幾聲,劉學道聽得煩躁,大喝一聲別喊了,它來了!

  我奇怪,問誰來了?

  劉學道緩步走到岸邊來,凝望著黑黢黢的水面,黑暗河道里有呼呼的風吹來,將他花白的道髻吹亂。劉學道一臉凝重地看著波瀾不驚的水面,喃喃自語道:“它來了!怎么可能,這么恐怖的力量,多年都未曾一見了,這到底是什么東西呢?”

  我看著這平靜而漆黑的水面不解,不知道他到底說些什么。

  我什么也沒有感受到,不管是五感,便是炁之場域,也根本一無所知。雜毛小道也是,此刻的他終于好了一些,身形不再顫抖,緩步走到我的身旁,說到底是什么東西?

  劉學道冷冷地說道:“以你們的境界,不能夠知曉,也是正常的,這東西,大兇,倘若出世,只怕赤地千里,一場禍害!”

  我不答話,只是心中暗笑,這老家伙又裝波伊了,他要真的厲害,也不至于放任徐修眉死去,而不自知,唯有緊緊咬著牙包谷,咔咔響地痛恨了。

  不過他不答話,我們的身后卻傳來了一聲尖叫:“艸,怎么大人我剛剛出去解決了一泡尿,這大廳里面,就這么大的死氣啊?乖乖,你們可真能鬧啊……咦,這地上躺著的,不正是我大茅山的長老么,怎么神魂都給人啃噬了,咦,忒慘了點,果然,做人第一就是要人品好啊,不然就算是死,都是不得好死!”

  我眼睛一亮,回過頭去,與雜毛小道齊聲叫道:“虎皮貓大人!”

  但見黑暗處飛出一只肥鳥兒,正在徐修眉尸體的上空盤旋。

  聽到我們的招呼,虎皮貓大人揮揮翅膀,問道:“嗨,你們兩個偷窺狂舍得出來了?咦,我找來的那一堆槍手,哪里去了?咦,這個傻波伊也在,你們怎么手拉手,做起了好朋友來了?”

  肥母雞說話忒難聽,連珠一般,那劉學道的臉色頓時黑得跟那鍋底兒一般,袖子里的黃符一閃,二話不說,抬手就是一道無影劍。

  嗖!這一聲呼嘯,把我的魂兒都嚇飛了,大叫:“虎皮貓大人快閃!”

  然而純爺們虎皮貓大人不但不閃,還一聲冷笑:“來得好!”

  但見它張開嘴巴,對準那道凌厲的黑影,接著驚呆了所有的人的事情出現了,那黑影沒入虎皮貓大人的口中,不但沒有將大人的腦袋擊破,反而如水流大海,再無聲息。

  虎皮貓大人舒爽地打了一個擺子,像個癮君子一般興奮地大叫:“我擦勒,真爽阿,給勁兒!”

  它打了一個響鼻,然后嘎嘎笑道:“再來,再來,好久沒有這么舒爽了,求教育,求SM!”

  瞧他這副賤樣兒,劉學道反倒沒了暴躁的脾氣,瞇著眼睛,盯著虎皮貓大人緩緩說道:“敢問是何方高人,賜個名號!”

  虎皮貓大人不樂意了,罵道:“大家伙兒都是知根知底的,何必在這兒裝不認識呢?虎皮貓大人就是我,我就是虎皮貓大人!”

  劉學道見它不樂意講曾經的底子,便不再理這個疲懶貨色,腦袋倏然一轉,死死盯住了暗河處。

  就在我們想上前與虎皮貓大人打個招呼的時候,我發現不但是劉學道,便是虎皮貓大人,也都沒有理會我們,而是死死地盯著左側河面上,我也扭過頭去,但見有一方黑色的堅硬之物,緩緩浮了出來。

  隨著這東西的大部分出現,我的眼睛瞪得滾圓——這、這不就是我那天在湖底里,所見到的黑曜石棺材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