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三十四章 聯手,抗敵

  乍然見到這樽巨大的黑曜石棺柩,我的心,頓時就撲通跳了個不停,半邊臉,都麻了起來。

  我嚇得半死,雜毛小道卻并沒有太多的想法,拉著我的衣袖,說這就是你前段時間跟我講起的湖中棺材?這玩意,不就是我們在青山界那里……

  他的話還沒有講完,那樽黑曜石棺柩便已然浮出了水面,發出了巨大的破浪聲。

  這巨大的黑色盒子已經占滿了我們的視線,周遭的水不斷地噴涌,將它給舉托起來。瞧著這沉重的死人棺柩,我們面面相覷,劉學道則是怒聲大叫道:“好、好、好!正主兒終于出現了,讓老道我來看一看,你……到底是何方人物!”

  他渾身一震,身上涌現出了無邊的氣勢來,磅礴如浪,連在旁邊的我們都不由得東倒西歪,連步往后退卻。

  當我站穩腳跟的時候,發現劉學道已然飛抵在了那樽黑曜石棺柩之上,俯身,反手將那具棺柩的蓋子邊緣給把住,然后奮力一提——劉學道雖然在剛才與我戰斗的過程中,受了一點兒小傷,然而這并不影響他的行動。我已經親自領教過了他的力道,這個老頭子,兇猛起來,簡直就是一輛人型坦克,力量巨大得緊,然而此時,他憋足了勁兒地這么一掀,竟然并沒有提開來。

  那棺柩緊緊扣著,顯然并不是常人所能夠打開的。

  即便是茅山宗的刑堂長老,也不能行。

  劉學道并不能夠在水面上借力,于是翻身而下,一腳,便將這重達千鈞的黑曜石棺柩,給踢到了岸邊來。浮于水面,那棺材倒也沒什么阻力,刷的一下,抵達了河岸邊,先是被岸石所停頓,然后凌空轉了幾圈,最后重重砸在了我們剛才站立的地方。

  轟隆——

  我和雜毛小道閃身跌倒了碎成了無數石塊的石屏風原址旁,猶在后怕——這個劉學道,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放了我們,然而心中卻仍舊有怒氣,所以才會不管不顧。要不然,以他的實力和準頭,哪里會誤傷?

  要知道,這一位,可是專門練箭的,講究的就是一個準頭。

  我們爬起來,但見這黑曜石棺柩平放在了石廳中,四平八穩,此刻還在燃燒著的篝火,散發出溫暖的光芒,將這黑曜石映得閃耀,有一種莫名的莊嚴美感。

  劉學道身如鬼魅,倏然又到了篝火之前,圍著這黑色棺柩看了一圈,深呼吸,一口氣,幾乎吸進了周邊的氧氣,讓我們頓時有些換不過氣來。接著,劉學道動作緩慢地走上前去,伸手,然后開始感受著棺柩之間的空隙,緩緩地,緩緩地,開始推起來。

  他的動作,是那么的緩慢,然而整體,卻充滿了力量的美感。

  這種感覺出現在了一個一米六都不到的矮個兒身上,實在有些不對勁,但是卻沒人敢否認這一點。

  我們所有人的眼睛,都直勾勾地盯著前方,既期待著劉學道將這黑曜石棺柩開啟,瞧一瞧里面的東西,又有些恐懼,心想著這莫非是傳說中的潘多拉魔盒一般,能夠將我們所有人,都給吞噬。

  大概持續了三十秒鐘,我聽到有一聲陡然出現的咔嚓聲,清脆,而且響亮。

  石棺開了!

  很快,劉學道將那沉重的棺柩蓋子給托舉了一點兒起來,然后回頭瞪我們,說還不過來幫忙?

  雜毛小道對他雖然客氣,但因為雷罰被損之事,心中還是有些不喜,我卻也沒有辦法,生怕這老賊道翻臉,于是跑上前去,幫他托住了另外一邊,然后將那黑曜石棺蓋,緩緩拉開一截來。

  這棺柩高約一米七,稍微出來一點兒,我便踮著腳,忍不住地往里面瞧去。

  出人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里面除了一堆金銀器之外,并無它物。

  我想象中那青面獠牙,面目猙獰的干尸,并未有出現,而就是現在,跟我隔著棺柩的劉學道大叫一聲不好,結果有一團黑色氣體,從里間噴出,朝著我們的面目涌去。我往后退,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像是一盆炭火,澆在了頭部。

  很快,這火熱就涼了下來,原來是肥蟲子在我的臉上鉆來鉆去,奮力救火。

  不過我有這萬毒莫侵的肥蟲子,然而劉學道卻沒有。

  這個光用目光就能夠阻止肥蟲子逼近的道門高人,一聲不吭地栽倒在地,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雖然情感上十分不喜歡他,但是也是會高叫一聲前輩的,于是繞過棺柩,準備瞧一瞧,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當我剛剛扭過身來時,卻看到雜毛小道身后,陡然出現了一個女人。

  這是一個長相普通,身材普通,扔在大街上的人群中,都不一定會有人能夠注意到的女人。

  她并沒有任何不對勁,就像一個很正常的人,然而恰恰是這一點,才顯得更加不正常——要知道,雜毛小道對于炁場的靈敏感應,并不遜于我,然而他即使到了此刻,也沒有發覺到身后,突然多了一個人;而且除了雜毛小道之外,盤踞在他亂糟糟頭頂上面的肥母雞,也懵懂不知。

  就這一點,便能夠瞧得出,這個長相普通的女人,有多么的不凡了。

  這個女人唯一有些異常的,是她身穿著華麗的黑色絲綢袍子,上面琳琳當當,掛了好多發銹的銅片。不過這袍子看著雖然華貴,但是很多地方卻已經爛了,一縷縷,使得這個女人,大半個身子都沒有遮掩,裸露了出來。

  她的皮膚并不是如臉上那般,淡淡的黃色,而是干臘肉一般。

  我的眼睛凸出來,這貨兒,可不就是我們在青山界的耶朗祭殿中,所遇到的那頭么?

  她,不,應該是它,就是殺害徐修眉的兇手么?

  我仔細回想,那日在青山界耶郎中祭殿里面,倒也沒有覺得它有多厲害啊?最后的時候,似乎還被我請神上身,給狠狠地教訓了一番,而且它還有些畏水,怎么此刻,卻會出現在這千里之外呢?

  無數的疑問生成,然而看到它木然地站立在雜毛小道身后,而這兩個家伙懵然不知的情形,我便不能拋下不管,心幾乎就提到了嗓子眼去。我也不敢喊,想起剛才徐修眉胸口受到的那三抓,生怕雜毛小道背上,也會被來這么一下。

  依他那小身板兒,可扛不住,于是用手捏住鼻子,給他提示。

  到底是整日里混在一起的好友,雜毛小道見到我這一副表情,又捏住了鼻子,就知道出了變故,他眼珠子左右一晃,然后突然就地一滾,朝著篝火旁撲去。

  就在雜毛小道身子剛剛開始動的那一剎那,在他身后的那個女人,突然仰頭一陣長嘯。它的聲帶早已損毀,此刻的聲音,有些像是砂紙在打磨玻璃,咔咔咔,難聽得要死。緊接著,她嘴巴張開,露出了又黑又尖的獠牙,倏然伸手,朝著滾落地上的雜毛小道抓去。

  雜毛小道從小便習得體術,閃避功夫一流,對付這種僵尸,也有著獨到的見解,利用它怕光熱的特性,將這迅猛的速度作了延遲,幾個翻滾之后,爬了起來,然后手摸向了懷里。

  虎皮貓大人正坐得安逸,這陡然的變故,讓它展翅一飛,見到身下竟然多出了這么一個死氣沉沉的女僵尸,頓時惱羞成怒,大聲叫罵起來。我來不及去瞧劉學道出了什么事情,唯有沖上前去,手提鬼劍,用勁驅動上面吸收負能量的本質,指望能夠將那女人,給吸引到我這邊來。

  身受重傷,又被重重打擊過后的雜毛小道,可經不住這頭頂級飛尸的攻擊。

  或許是鬼劍的緣故,又或許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那個女人,哦不,應該稱呼她為青山界飛尸,她放開了翻滾爬起的雜毛小道,轉過了頭顱,瞧向了我。我緊張地提著鬼劍,心中打鼓,臉上還有肥蟲子在鉆來鉆去,排毒,而在我對面,這青山界飛尸的眼眸睜開了,里面的眼球,幾乎如同那葡萄仁兒一般,但是閃耀著詭異的紅光,十分嚇人。

  僵持僅僅維續了一秒鐘,那飛尸便倏然前沖,重重地沖到了我的面前,而在她啟動的那一剎那,我的心,根本就不用念及真言,竟然莫名地就鎮定下來,感知炁場,然后往著黑曜石棺柩的側面跳去。

  青山界飛尸撲了個空,但是僵直揮舞的手臂,卻輕輕碰到了那棺柩。

  就這一下,黑曜石棺柩仿佛受到了巨力,轟的一聲,竟然被碰得往河道里看,飛射而去,我們之間的屏障頓時失去,她伸出雙手,上面的指甲尖銳,鮮血淋漓,瞇著眼,便朝著我再次撲來。我想起了小時候教科書中關于武松打虎的描述,猛虎下山那氣勢,跟這飛尸,是一樣一樣兒的……

  我他媽一個剛剛拼盡全力,差一點掛掉的家伙,哪里能夠火拼飛尸?

  就在我心中驚悸的那一霎那,一道身影擋在了我的前面,這身影并不高大,然而在此刻,卻是偉岸之極。是劉學道,他搖搖晃晃地站在我的面前,盯著前面這一位如同普通人模樣的飛尸,聲音有些凝滯,憤憤說道:“果然好手段,你這邪物,怕不得有上千年的道行了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