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三十五章 金錢劍破,妖女莫走

  劉學道被剛才那黑曜石棺柩里面突然噴濺出來的黑色濃霧所傷,大叫一聲,翻身栽倒,我心中還在埋怨他太過于草包,對抗我的金蠶蠱如此厲害,對這本來就有些恐怖的棺柩,卻竟然無半點防備,導致著了道,然而沒成想他竟然強忍著劇毒,搖搖晃晃站了起來,果然不愧是高人。

  雖然并不喜歡他,但是大敵當前,還是要一致對外的好,于是我悄聲問道:“你還好吧?”

  劉學道并不看我,眼睛死死盯住面前這具普通女人模樣的青山界飛尸,嘴里面似乎還在嚼裹著什么東西,話語里,有些含糊不清:“無妨!看風格,這僵尸可不是本地所產,你們認識?”

  他顯然聽到了剛才雜毛小道的話語,故而才有此一問。

  那頭青山界飛尸,似乎也有些忌憚面前這個矮瘦老頭,所以止步不前。

  不過雖是如此,但是這頭青山界飛尸的臉上,開始逐漸往外生長出白色的尸毛,一點一點,肉眼可見。隨著這白毛的生長,她的氣勢越來越恐怖,形如滔天。

  雜毛小道緩步移到我們身邊,仿佛劉學道這兒,有更多的安全感一點,聽得他問起,便答道:“是。這頭僵尸我們曾經在苗疆的十萬大山門戶見過,卻不知道它是如何不遠千里,斗轉星移,至此處來的?”

  劉學道手上終于滑現出了一件法器,是一把滿是銅銹的銅錢劍,

  這劍的長度,與洛右使的秀女劍一般,上面除了有用純陽的浸血紅線綁制外,還有好多細碎的符文,用金花繪制,附著在了劍身上,讓人瞧見了,有一種心神完全被吸引入里的古怪感覺。這感覺比我的鬼劍,來得更加強烈。

  這銅錢劍無論是構造,還是符文的精致繁復,都比我所見過的,要高好幾個層級,顯然是最高明的匠師制作而成——比如李道子。

  這符文銅錢劍的出現,使得我們面前這頭青山界飛尸,瞬間就變得暴躁不安。它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威脅,縱身,便朝著我們這邊撲來。兩道黃符燃燒,一道是劉學道所燃,一道是雜毛小道所點,似兩條不羈的火鳥,朝著那青山界飛尸,圍繞而去。

  這符紙有能夠抑制死氣的作用,然而對于這頭不知積累了多少年歲月的僵尸來說,或許有點兒用,但終究只是杯水車薪,很快,那飛尸倏然就沖到了我們面前。面對這等實力的邪物,劉學道的情緒也似乎有一些不穩定,手中的符文銅錢劍往前刺了三個小點,大喝一聲:“起……靈!”

  聲音爆起,我在往后疾退的當口,瞧見那古樸破舊的銅錢劍上的符文,在那一刻,仿佛活過來一般,迅速涌聚,然后化作了一道銅錢狀的巨大金光,朝著青山界飛尸擊去。

  那青山界飛尸來得也疾,根本無法閃避,與那金光相撞——轟!

  這金光仿佛專克制此類邪物,青山界飛尸往后退了幾步,那銅錢狀的金光隨著劉學道口中的念念有詞,化作了無數空洞的絲網,將這具已然渾身白毛的僵尸,給緊緊捆束住。

  那金色光輝圍繞,似乎只此一招,便已降魔。

  然而場面上如此好看,但是劉學道臉上卻并沒有半點喜容,他的眉頭緊緊皺起,已然凝成了一個深深的“川”字,而對面的那頭青山界飛尸,則面無表情,靜靜地看著……我。

  呃?它為什么會瞧向了我呢?是因為我上次曾經揍過它,所以忌恨上了么?

  然而在這緊要時刻,哪里有我思考的半點兒余地,但見那金光越繃越緊,越繃越緊,在最后的一霎那,突然有棉帛破裂的聲音傳出來,所有的金光,煙消云散,那僵尸如若猛虎出了籠,帶著讓人背脊發麻的聲音,呼嘯而來,劉學道用銅錢劍往前一劈,金光閃耀,然而卻被一巴掌給擋開,掏心而來。

  劉學道與這飛尸硬拼了一手,渾身發麻,而我們在旁邊,根本就插不上手,唯恐被誤傷了自己。

  正當我琢磨著掏出震鏡之時,頭頂上響起了虎皮貓大人驚悸的叫聲:“小毒物,趴下!”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出于對肥母雞一貫的信任,我還是往前一撲。

  半秒鐘之后,當我與冰涼的地面接觸時,頭頂有巨大的風壓傳遞而來,擦著頭皮飛過去,而我耳邊則傳來雜毛小道焦急地大喊:“劉師叔小心!”

  我抬起頭,只見剛才被青山界飛尸推到暗河中的那樽黑曜石棺柩,竟然倏然回轉,轟然撞向來劉學道。正在與青山界飛尸纏斗的劉學道避無可避,唯有口中喝念了一聲“咄”,一副巨大的金光真人,從他的背脊后勃發,生生扛住了這一撞。

  轟……

  背部遭到重創,劉學道飛身前撲,正好跌入那個青山界飛尸的懷里。這一下可好,對于投入自己懷中的對手,青山界飛尸哪里有放過的道理?當下就張開大嘴,一口,朝著劉學道的脖子咬去。

  經過與劉學道這彈指幾霎那的拼斗,那青山界飛尸已然渾身白毛,寸長,臉上也開始有了青黑色的尸斑,牙齒尖銳而長,我不敢確定劉學道是否能夠扛得住這一咬。雖然對于此老,我極為不喜,但是他若死了,我們就只有共赴黃泉的下場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當下我也來不及爬起來,掏出震鏡,朝著前方就是一照:“無量天尊!”

  藍光籠罩,飛尸果然停頓當場,劉學道一個翻身,掙脫開去,然而時效過短,還是被一把抓到衣角——刷,青山界飛尸尖銳的指甲,在劉學道的右側大腿上,抓了了一大塊血肉來。

  “啊……”劉學道一聲慘叫,一邊往后面退卻,一邊捂著傷口,而另外一只手,則手掌翻飛,似乎正在持咒。

  見到幾招便能將我們治得服服帖帖的刑堂長老劉學道,在此刻,似乎拼不過那頭青山界飛尸,我不由得心中發慌,眼睛瞅向了石廳的通道處,想著趕緊跑。然而雜毛小道卻掏出了懷中的血虎紅翡,運勁激發,剛才并無動靜的血虎紅翡,此刻卻是紅光大盛。

  在吞噬了白虎陣靈之后,那頭吊睛白額大蟲的身形似乎更加龐大了,咆哮一聲,朝著青山界飛尸撲去。

  就在那血虎即將撲倒青山界飛尸的時候,那家伙竟然身形一縱,往著洞頂飛騰而起。

  而剛剛懸停在平地上的那口棺柩,突然一擺方向,里面一口黑氣噴出,將血虎吸了進去,緊接著,沉重的黑曜石棺蓋閉合,將血虎封得死死。里面有雷鳴一般的撞擊聲響傳出,然而那棺柩卻巍然不動,我們都傻了眼,尼瑪,這黑漆漆的棺柩,居然也是一件法器?

  嗖、嗖、嗖!

  劉學道開始施展自己的絕技無影劍,三道黑線,接連擊打在在了飛尸身上,這種無堅不摧的符器施展在了飛尸身上,竟然只是將它給擊打得連連后退,用處卻并不是很大。

  瞧到劉學道如此不給力,我不由疑慮地看向了雜毛小道——這茅山宗實力前三的名頭,似乎有些名不符實啊?

  然而雜毛小道很快就給了我答案:“劉長老這一輩子研究的,都是克制門中子弟,和其他道派的功夫,至于對付邪惡之物,倒不是很在行——不過關鍵在于,這飛尸,太厲害了,差一點兒,就能夠成就旱魃之位!”

  的確,從青山界那耶朗祭殿中的布置來看,這青山界飛尸自然是極端恐怖的養成之物,直指長生,當時也幾乎是將我們所秒殺,現在回想起來,當初能夠在它手下逃脫性命,倒也算是幸運之極——我到現在都不知道,當初到底是怎么跑出來的?

  那么,我們今朝,還能夠逃脫得了么?

  那邊的劉學道,即使是在且戰且退,也還是關注到了我們兩個的談話,閃身從我們前面退過,大聲喊道:“你們兩個小子,還不來幫忙?”雜毛小道往旁邊躲,略微不滿地說道:“劉師叔,要不是你將我的雷罰重損,又將我重傷,此刻我倒是能夠給你搭一把手。只可惜……”

  他的血虎栽進了黑耀石棺柩中,著急得要死,但是又靠近不得,說話也便不怎么客氣了。我也隨聲附和,說就是,倘若不是您老人家剛才抵死相逼,此刻我倒還是有些余力,只可惜……

  劉學道能夠聽出我們口中的嘲諷之意,也知曉自己剛才的表現,讓我們給小瞧了,頓時被激得面色一黑,斥責道:“你們兩個小子年紀輕輕,可知曉此物的厲害?旱魃一出,赤地千里,便是那謫仙人,也要費盡一番手腳,而此物離那千年不出的旱魃,差不過一條線……也罷,倒讓你們,瞧一瞧我的本事!”

  他右手一招,那柄符文銅錢劍便憑空飛上了頭頂,嚓,紅線斷裂,一股束縛已久的力量陡然爆發出來,銅錢劍便化作了無數金黃色的光芒,如雨瀑,鋪天蓋地地朝著前方擊打而去,場面一時火爆之極。

  那青山界飛尸見此情形,頓時就嚇了一跳,白毛覆裹的僵硬臉龐開始抽動,不過它卻也是有所準備,往后一退,那樽黑耀石棺柩便擋在了它的前面,噗噗噗噗……雨打芭蕉,那石棺不住顫動,終于在持續的打擊之下,漏出了幾個孔洞來。

  石棺泄漏,立刻有一聲虎嘯傳出,而在石廳的另一邊,也有一個蒼老的聲音高喊:“妖女莫走!”

3條評論 to“第二十八卷 第三十五章 金錢劍破,妖女莫走”

  1. 回復 2014/02/24

    風色幻想

    起靈,張起靈客串?

  2. 回復 2014/03/26

    張起靈他媳婦

    這回又是悶油瓶,又是起靈的,你到底想怎樣!

  3. 回復 2016/02/10

    呵呵

    大喝一聲:“張…….起……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