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三十六章 截人搶寶,惡鬼墓現

  一道紅光乍現,待那一蓬將整個空間耀得閃亮的金光落幕,萎頓到了極致的血虎從黑曜石棺柩中奔逃出來,毛發稀疏,個頭兒縮小好大一圈,甫一落地,便倉惶地鉆進了雜毛小道手中的血虎紅翡里,頭也不回。

  雜毛小道心疼地往懷里收去,而從石廳的一處甬道中,一個嬌小的身影正在快速沖出,如箭。

  來人,正是邪靈教的護法右使洛飛雨,從剛才我們所知道的情況來看,當年中止邪靈教內亂、并且全面倒向了西方那個隱形政府的邪靈教左使王新鑒,邪靈教曾經的話事人,正是她的外公。不過年紀輕輕,便能夠成為新一代的邪靈教右使,除了祖上余蔭之外,洛右使的一身本事,也是讓人驚嘆的。

  她一出現,根本就不管我們這邊的狀況,徑直逃向了左側出口。

  我不知道在甬道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見此刻的洛右使,身法雖然依舊利落,但是黑色緊身衣上,卻已經破開了好幾個口子,鮮血淋漓,之前那一身蠕動的魔蟲妖靈,不見了蹤影,那頭摩呼羅迦,也沒有再瞧見。

  就在我們詫異地望著她離開的時候,一個身影,突然擋在了她的面前。

  高速奔行的洛右使完全就是人擋殺人,佛擋殺佛,見有人阻擋,立刻下以重手,手中的秀女劍下意識地朝著對方的脖子處,橫削而去,就待著這人閃身躲開,她好快速逃離。

  然而出乎她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這身影不但沒有躲開,還伸出雙手,過來捉劍。

  肉身凡胎,豈能阻擋她這鋒利的秀女劍?洛右使眉毛一挑,手腕一抖,嘴角含著笑,就刺中了對方的一只肉掌之上。洛右使是一個使劍的高手,劍尖觸肉,也不停留,劍尖一旋,想要將這只手,齊腕削下來。

  然而她并沒有稱心如意,因為她終于發現,這只手,比那精鋼堅鐵,還要硬上好幾分。

  劍尖一陣火化閃耀,鏗鏘一聲響,緊接著,就被緊緊抓住,根本就拉扯不回。洛右使抬頭看,才見到一個渾身白毛絨絨的女性僵尸,正在自己面前,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自己高聳的胸部。

  同為女性,而且還是僵尸,自然不可能是對洛右使這一對傲視群芳的大白兔,感興趣。它所想要的,是深陷溝中的那顆黑色石頭,也就是丹楓口中的“羅浮鐳射石”。這顆裝載得有高僧虹化能量的石頭,使得青山界飛尸拋開了自毀兵刃的茅山宗刑堂長老劉學道,朝著洛右使攻擊而來。

  洛右使大吃一驚,與飛尸就這秀女劍作為鈕系,不斷騰挪躲閃,避開了好幾次致命的攻擊。

  她也還手,左手不斷地擊打在傳統僵尸最為脆弱的三個丹田部位,試圖用勁力,將支撐維系生命的惡魄,震散。然而這飛尸存世,不知多長時間,惡魄早已跟這僵尸肉身,凝結如一,哪里會怕她這幾拍,交擊之下,頓時有拍中木頭的咚咚聲響傳出來,頗為硬質。

  就在洛右使與青山界飛尸糾纏一起的時候,從黑暗處,緊跟著沖出了一群紅袍喇嘛來,打頭的一個,正是小喇嘛江白,見到眼前的一番情景,頓時失聲大叫:“好濃重的死氣!”

  八個紅袍散成一圈,迅速封堵住場中,瞧見正在與飛尸劇斗的洛右使,有一個老喇嘛不厚道地笑了:“果然是惡人還需惡人磨啊!妖女,你若是將東西交出來,我們說不得還幫你度過這次難關,不然,光這一頭千年難遇的僵尸,便能夠將你送下十八層地獄!”

  他幸災樂禍地笑著,然而人卻還是有些緊張,開始往周圍灑檀香粉,防備著這頭大粽子,暴起傷人。

  所有人都關注場中,而我則提著鬼劍,并不管前面的這一群人,來到暗河邊,將手伸入水中,將念頭伸入,開始感觸那水中的炁場變化。要知道,小妖和劍脊鱷龍之前,還是潛在這河道中,然而徐修眉、劉學道還有那樽巨大的黑耀石棺柩,都從水中冒出來了,小妖朵朵卻沒有一點兒反應,此刻的情形,由不得我不驚心。

  然而讓我心沉下去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我并沒有感應到一點兒氣息,仿佛小妖已然離開了此處——這怎么可能呢?

  虎皮貓大人見我一臉愁容,問怎么了,小妖和朵朵呢?火娃呢?

  聽它這么問起,我這才想起火娃那個倒霉蛋兒,給劉學道一指,竟然不知道彈到了何處,至于朵朵,我的嘴巴苦澀,難以開口,待到雜毛小道快速將事情經過說出來時,虎皮貓大人勃然大怒,飛到我頭上,爪子亂抓,薅下我好幾撮頭發,然后又是無數怒罵。

  相比之下,傻波伊的話兒,反倒是干凈得很。

  石廳之中的戰況仍在繼續,八個喇嘛將洛右使和白毛絨絨的青山界飛尸,給圍成一個大圈,四下封閉,嚴防死守,而那個嬌艷如花的洛右使,也終于面臨著此行中,最大的危機。

  她此刻的對手,是一個速度與力量并俱的恐怖飛尸,而且渾身散發著陰寒的毒火,這一點,隨著兩者交手時間的推移,開始緩緩逼將出來。

  不過越是危急,越能夠凸現出此人的真本事,能夠成為洛右使所用的兵器,自然不會是凡品,但見洛右使力道略弱,搶不下手中秀女劍,于是將那劍給松脫,飄退兩步,雙手結了一個復雜的手印,朱唇輕點,突然間,那邊被飛尸握在手里的秀女劍,錚的一聲響,開始不停地顫抖起來。

  本來還在被虎皮貓大人劈頭蓋臉一陣猛訓的我,眼睛都不由瞪得滾圓,失聲叫道:“飛劍!”

  虎皮貓大人轉頭瞧過去,像被人捏住了屁股一樣尖叫起來:“巫神導引術?”

  話音剛落,那青山界飛尸本來用手緊緊握著這劍尖,然而在洛右使這一番咒訣下來,竟有些握不住,在一聲長吟響徹空間之時,那秀女劍終于掙脫了它的掌控,倏然飛抵在了上空,細小的劍身,開始發亮,宛若白晝當空的烈陽。

  這灼熱的溫度,使得青山界飛尸有些煩躁,退了兩步之后,喉嚨里摩擦出讓人發麻的聲音,接著一聲叫喚,再次沖來。

  那柄秀女劍亮度驟然收回,變成了原來顏色,而下一刻,它出現在了青山界飛尸的脖子上。

  一劍而穿,眨眼之間。

  不愧是飛劍。

  然而那頭青山界飛尸掛了么?沒有!

  能夠給劉學道、洛右使以及八位藏傳佛教的紅衣喇嘛帶來如此沉重壓力的兇邪,哪里可能這般就跪在此處?但見那柄顫動不已的秀女劍刺入青山街飛尸的脖子處時,一大蓬不斷旋繞的黑光死氣,從它的體內,爆發了出來。

  而也就是這么一下,從傷口處,有無數黑色的小肉芽冒出來,然后緊緊纏繞著那柄顫動不已的秀女劍,任洛右使如何掐訣念咒,那秀女飛劍都擺脫不了了飛尸的掌控——它竟然用自己的身體,將那柄來去無蹤、殺傷力頂端厲害的秀女飛劍,給困死在了身體里,動彈不得。

  如此狠厲和果決,它真的只是一具尸體么?我不由得想起了龍哥矮小的身影來。

  只可惜,這頭僵尸可沒有龍哥那么好說話,而且上一次,差一點,就將我們的小命給要了。這青山界飛尸也不能夠光挨打不還手,它傷口處的黑色肉芽瘋長,將秀女劍給卡住了,而周遭的空間,也開始變得黑沉沉起來。

  小喇嘛江白開始有些著急了,沖著洛右使談判道:“洛飛雨,你將倫珠上師的魂體留下,讓他轉世,我們助你脫離此處險境!”

  黑沉沉的空間里,那頭脖頸處插著一柄利劍的青山界飛尸開始發起狂來,一雙手掌,上面指甲尖銳得嚇人,朝著洛右使就是一陣疾撲。洛右使疲于應付這兇猛的攻勢,身上的傷口也有些崩裂了。不過她倒是一個倔強的人,聽到小喇嘛江白這合理的提議,臉上卻是一陣冷笑,說老娘打小,最不怕的,就是威脅!

  洛右使口中這般說,幾個玄妙無比的轉身騰挪,凌波微步一般,刷的一下,從身上,又拿出了一面旗子來。

  她那柄似乎十分厲害的秀女劍,被飛尸用身子給卡住了,然而不愧是邪靈教的高層人物,洛右使就像那多啦A夢一般,身上的法器層出不窮,但見那道法器,上面描繪著我們十分熟悉的那三頭六臂、兇神惡煞的忿怒黑佛雕,材質不曉得,但無論是做工,還是符文繪制,都是頂尖水準。

  這回尖叫的,是那個老喇嘛般覺上師:“惡鬼墓?”

  我有些奇怪,這一面旗子,哪里來的什么墓?然而還沒等我想清楚,便見到那一道令旗招展,黑色氤氳環繞,從上面,突然涌出了好多形態各異的夜叉、羅剎、鳩槃荼、餓鬼、富單那、吉蔗、毘陀羅等等,我連名字都叫不出的恐怖厲鬼來。

2條評論 to“第二十八卷 第三十六章 截人搶寶,惡鬼墓現”

  1. 回復 2015/02/11

    虎皮貓大人的屁股

    怎么老是摸我?

  2. 回復 2016/02/22

    匿名

    這小說真假、聽的讓人感覺是真的、小佛的口才一流啊、佩服、嘎、噶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