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四章 能辨陰陽的娃娃

  情到濃時難自抑,有花堪折直須折。

  我和黃菲的戀情是屬于那種水到渠成的進度,談不上浪漫,逛了一天街,買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晚上又在西餐廳吃了七成熟的牛排,走出來的時候風大,寒冷,我很自然地挽起了她的手,走到街頭巷尾的某個偏僻角落,我捧起了她嬌嫩的下巴,深深地吻在了她那如鮮花般的嘴唇上。

  然后我們就成了男女朋友。

  黃菲比我大一歲,因為家境好,雖然畢業之后當了警察,但是為人還是有些天真單純的(或者說在我面前表現得如此)。她是單親家庭的孩子,母親是婦聯的領導,為人比較強勢,父親在省會做生意,盤子也大,在那邊又組織了家庭,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十幾歲的樣子。她父親雖然很少見面,但是也很關心她……這些都是后來我聽說的,因為單親家庭的關系,黃菲內心其實蠻敏感的,也沒有什么感情經歷。

  一個美麗、氣質、單純而又有些小敏感的女孩子,確實是很惹人憐愛的。

  熱戀開始,我真的不想離開她,但是馬海波卻不斷催我,說吳剛的病情耽誤不得,要能去,盡快去一趟吧,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呢?是不是,像你們這個行當的,不就是講究一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么?我被這個馬唐僧給嘮叨得實在受不了了,于是回了趟家,簡單收拾了行李,準備于正月十三乘飛機,離開晉平。

  離開的時候,我母親一肚子的嘮叨話,數落我忙得出奇,回家個把月就沒在家里好好呆幾天,現在可好,連個元宵節都不過了,火急火燎跑哪里去?我說我要去救人呢,她沒說話了,說行,不過要注意安全,她就只有我這么一個崽,她和我父親就指望著我了。我說別說這喪氣話,聽著讓人難受。

我母親又問起了我的個人問題,我這才想起來,說我在縣城弄了一套房子,鑰匙給了個朋友幫忙裝修,讓她有時間去看看。

  我母親很敏感,問這朋友是男是女,何方神圣?

  我遲遲不肯說,我母親便猜是不是我住院那幾日天天跑來看我的那個妹崽?我說是。這下我母親樂開了花,也不管我立刻要去趕飛機了,硬拉著我,要我領那個漂亮妹崽上門來看看,又問她家長同意沒,看那姑娘是個城里頭的人,家長莫嫌棄我們這些鄉下巴子哦?說著說著她急了,說這么好看的女朋友不守著,還跑到什么南方去哦,腦殼進水了……

  等到馬海波、楊宇和黃菲開車來送我的時候,我已經被我母親嘮叨了一個小時了。

  門外有車喇叭響,他們過來時,我母親拉著黃菲的手,直說熱乎話,而我父親,則在一旁嘿嘿的笑,也不知道要講些什么。要趕飛機,也就不說什么了,我與父母告別,然后和黃菲坐在車子的后座上門,十指緊扣,如膠似漆地黏糊著。馬海波在前面開車,直說要注意點,還叫楊宇不要看,容易長針眼。

  楊宇好像有心事,一直欲言又止,不過當時的我并沒有在意,一直沉浸在和黃菲離別的氣氛中。

  到了機場,馬海波把我拉到一邊,跟我說起那天說的事,他查了一下,手榴彈確實是解放前的,飛鏢傷人這手法,跟前年湘西的幾起殺人案很像,真兇至今沒有找到,是一個人,或者說這個人是走單幫的倒客。什么是倒客(刀客)?可不是活躍在中俄邊境的那種倒爺,而是我們那邊的土話,受人錢財替人消災的活計,其實也就是殺手。這個家伙可以說是職業的,很狡猾,也很厲害,還講究個職業道德,一擊不成,還會潛伏在暗處,像毒蛇,耐心地尋找第二次機會。

  馬海波問我怎么招惹到這種鼻涕蟲的,請這種人出手,可是要花大價錢的。

  我很無奈,罵了隔壁的,我要是知道了,還至于這么被動?早就直接上門去修理他了。我想來想去,也得不出個所以然來。我這人,朋友多,仇人也不少。論來論去,總歸是有好幾個人選的。若論恨,我腦海中突然浮現起一雙怨毒如矮騾子一般的眼神來,心中一跳,問說青伢子找到沒有?

  馬海波一愣,說什么青伢子?

  我跟他說,就是之前和羅二妹在一起的那個,叫做王什么青來著。他恍然大悟,說哦,王萬青。這個鬼崽子,能夠藏得很,我們一路排查,都找不到這么個小家伙,他也忍得住,不肯家里面人聯絡。以前還只是懷疑呢,現在看來,黃老牙家女兒死亡的下毒案,定是他做的呢。你問到這兒我想起來了,前兩個月,聽說有人在云南邊境見過這么一個孩子,跟我們的協查報告差不多,后來就沒消息了。

  我說哦,幫我留意一下,無論是誰,總要查出個原由來,我不能不明不白被扔一顆手榴彈。

  他說盡量、盡量。

  快到點了,馬海波和楊宇跑去抽煙,把空閑時間留給我和黃菲。我望著黃菲那素凈的美麗面孔,臉上的皮膚嫩得像剛剝開的雞蛋,一剪秋水瀲滟的眸子深邃若星空,心中突然有一種不想走,抱著這個美人兒一直到老的沖動。黃菲輕笑,柔柔地問我怎么了?我說我想親她,她嚇一跳,看著周圍等候飛機的人,拿拳頭捶我。

她力氣大,但捶得小,我一把抓住,然后把她摟入懷中,不顧旁人詫異的目光,用舌頭剃開她的貝齒,肆意恣憐……

  黃菲渾身一震,緊緊地抓住我的衣角,呼吸紊亂,眼淚都流了下來。

  我放開她,仔細打量她,每看一次都有一種心醉的感覺,黃菲臉上的紅暈一直延續到了耳根上,不敢去看旁人的目光,把頭埋在我胸口,緊緊抱著我。不一會我胸前的衣襟就潤濕了。

我有一種快要窒息的幸福感。

  要檢票了,我把黃菲的眼淚擦開,笑著對她說,要等著我哦。她努力的笑,揮揮手,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了下來。馬海波和楊宇在旁邊搖頭苦笑,馬海波說年輕人啊年輕人,咱們這里窮鄉僻壤的,倒被你搞成巴黎那種浪漫之都了。楊宇也搖頭,說不就是離開幾天么,搞得跟生死離別似的?

  我和黃菲都笑了,我指著楊宇大罵,說你小子要是一語成偈了,少不得找你麻煩,還我家菲菲來。

  ********

  小機場,過了檢票口,走不遠,我們在一個小廳處候機。

  有只小手拉著我的褲腳,搖,然后喊:“叔叔、叔叔,你耍流氓,欺負阿姨呢……”我發愣,轉過頭來看,原來是一個四歲大的小男孩,虎頭虎腦的,旁邊的一個少婦連忙抱起他來,然后沖我笑,說我好福氣,女朋友果真漂亮得跟電視上的明星一樣呢。我剛剛擁吻黃菲時倒也沒覺得什么,現在被她一說,倒臉紅了,嘿嘿笑,說不好意思啊,情難自已,倒教壞小朋友。

  她說了幾句漂亮話,懷中的這小男孩又吵鬧,說叔叔、叔叔,小姐姐怎么沒在?

  我看著他炯炯有神的明亮黑眼睛,這才想起來,上次坐飛機回來的時候,我們好像也見過呢。看他這樣子,應該是能夠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東西,我臉皮厚,睜著眼睛,說什么小姐姐啊,我怎么不知道呢?他搖著頭鬧,說就有,就有!他媽媽趕緊攔著他,然后向我道歉,說不好意思,這小孩子,從小就愛胡言亂語,老是說一些讓人摸不著邊際的話——他姥爺都故去好幾年了,年年回來,他都說他姥爺給他講故事。

  我說大姐這事情有點兒玄乎呢,聽你這么說,你家孩子莫不是開了天眼,能夠看通陰陽啊?她笑,說我年紀輕輕的,怎么還信這一套封建迷信,簡直就是思想僵化了。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這么愚昧,真白讀這么多年書。

  見她不信,我也就不說什么,聊起了家常來。

她姓鐘,我姑且稱之為鐘大姐吧,她是栗平人,夫家是南方省鵬市的,老公工作忙,就帶著兒子到這邊來過春節了。她兒子小哲是04年出生的,還沒滿四歲。這小子調皮,討嫌得很,而且老是神神叨叨的,自懂事起就老是說能夠看見些不干凈的東西,哭鬧好多回,她老公迷信,找了好幾個先生看過,還找了寺廟的高僧,也沒有用。

  我們從地下一直聊到了天上,在飛機上,我還好奇那些先生都說什么,她不屑,說都講是開天眼。什么開天眼嘛,完全都是小孩子瞎想,糊弄大人呢。小哲在旁邊鬧,跟他媽媽吵。我笑笑,問小孩兒你是真的么?他瞅了我一眼,朝我吐口水,然后說老東西,走開點。我捂著臉苦笑,我這年紀,算得上老家伙么?

鐘大姐連忙跟我道歉,找了餐巾紙給我擦。

  下飛機時,我對鐘大姐說,我略懂一些玄門奇術,她兒子確實是體質異常,能辨陰陽,但是這體質呢,說好也好,說壞也壞,很容易招惹邪物。之前她老公去廟里面求的飾物很好,要佩戴著。我留一個電話,如果小孩子出現什么狀況,又或者措手不及的話,給我打電話,都是老鄉,能幫忙的自然會幫一些。

  她將信將疑地看著我,但還是把號碼給記住了。

  到了南方市的白云機場,我轉乘地鐵到了火車站,然后買了一張50多塊錢的火車票,轉車前往郴州,吳剛的老家。在市第一人民醫院里,他正在等著我。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十四章 能辨陰陽的娃娃”

  1. 回復 2014/08/25

    蠱王

    終于。。。。。得手了哈哈哈哈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