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三十七章 惡鬼兇猛,唯有死戰

  在佛家的六道輪回中,分為天、人、阿修羅三善道,以及畜生、餓鬼、地獄三惡道,輪回乃佛教的最基本的理論之一,是構成整個佛教體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果報應,行善果,入善道,行惡事,入那惡道,或福或禍,皆由今生而定。

  這輪回六道,去來往復,有如車輪的回旋,但是除了這人道,我們能知曉外,其余去處,比那幽府還要神秘,能去而復返,有知覺、有神識者,古往今來,也沒有幾個,端的是大神秘。

  這餓鬼道,與那惡鬼墓,自然不是同一處地方,不過想來也差得不多,瞧著這些千奇百怪的惡鬼,有三頭六臂、青面獠牙狀,有渾身流膿癩痢、腆著大肚子,有不似人形,有獸首人身,有無目無臉,有十數雙觸須,端的是凄慘絕倫,而且兇猛,倘若是讓普通人看到了,別說與之拼斗,便是認真地瞧上幾眼,都覺得嫌惡,或者半夜想起,會做噩夢——想著床下面,或者窗外,突然爬出這么個東西來。

  然而這些個東西,卻源源不斷地從那面有著邪靈教統一供奉邪惡神像大黑天的旗子之上,沖下來。

  就這景象,仿若是那軍隊開拔,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的痛苦。

  在我炁之場域的感應中,那旗子就仿佛一扇門,它將我們此地,與蘊藏那些諸般惡鬼的所謂墓穴,勾連過來,然后通過助力,將其勾引而來,指揮護衛。這些各式慘狀的惡鬼,并不是靈體,但也不能夠說得上是那實體,如何說呢,我一時也表達不清,但見這些面目丑陋的家伙涌現出來之后,一部分迎上了朝著洛右使兇猛沖來、想要奪取羅浮鐳射石的飛尸,另一部分,則朝著將其封鎖陣內的喇嘛們,撲去。

  當時那場面,見過大壩開閘放水的朋友們,閉上眼睛,想象一下白騰騰的水浪涌下的情景,便當如是。

  難怪這個洛右使并沒有隨著翟丹楓,一起乘舟逃離,難怪她敢孤身一人潛入藏地,原來在她的身上,不但有那厲害的秀女飛劍,而且還有這般恐怖的法器,僅憑一個人,便可以打造出一只軍隊來!

  青山界飛尸在這一大幫惡鬼的圍攻下,瞬間被淹沒了,不過它并沒有沉下去,而是從周身之上,開始冒出了死沉沉的黑霧來,將周遭的一切,都給吞噬,一大團,分不清它,以及那些團團將它圍住的惡鬼們,到底誰是誰。

  除了襲向青山界飛尸的惡鬼,還有一大股,朝著周圍這八個喇嘛,給全數堵上。

  然而這些參與追擊洛右使的喇嘛們,都是白居寺一等一的高手,以及從日喀則、拉薩過來支援的強者,本就習慣了苦戰,哪里能夠懼怕這等場面?他們原本就已然卡住了方位,擺出了陣型,此番變故一起,立刻開始快速布陣,各個喇嘛倒也是配合默契,布陣嫻熟,這口中齊誦,那藏密中最為玄妙而簡單的真言:“唵、嘛、呢、叭、咪、吽!”

  此真言來回傳唱,佛音陣陣,將八個人都勾連到了一起來,攻其一人,其余人等,皆受其力,共同抗之。

  那些胡亂攻擊的惡鬼,剛剛一觸及周遭之喇嘛,立刻就有一道金光閃耀。

  那是佛光,也是羅漢之光,是金剛之光,但凡有辱佛之事,立刻將其消融殆盡,不做輪回。我瞧得分明,這陣法,應是那胎藏金剛陣,藏密交雜,一旦貫通,對于此等妖邪之物,就如同那高壓電網一般,飛鳥難過。

  然而此等惡鬼,并非是那狡猾膽怯之輩,源源不斷地跳出來后,四處試探一番,最后,潮水一般,大部分都朝著東北角的兩個喇嘛,猛攻而去。

  為何強攻這兩個喇嘛?這里面也是有說法的:左邊一個,是最開始與洛右使對掌的大喇嘛,受有內傷;而右邊一個,卻是一開始封鎖暗河的那一位,然而結界被劉學道強行突破,當時就吐了一口老血——此二位,身有重傷,是最容易被突破之處。

  此陣,乃藏密降魔之頭名秘法,然而陣厲害,也要看執行的人如何,原本這幾個喇嘛,是藏南一塊兒,最強之陣容,只可惜這傷一受,便大打了折扣。

  片刻之后,場中的黑霧更濃了,遮掩了古怪令旗,而那些恐怖的惡鬼,全部都從黑霧之中,悉數冒出來。我們在場外看著著急,但見那個老喇嘛被攻得搖搖欲墜,無數的惡鬼前仆后繼,根本就是舍生忘死,終于,在某一個時間節點,一個渾身絨毛、身高兩米的大個兒抓住了這個老喇嘛,當頭就是一掌。

  那大個兒惡鬼自然是煙消云散,然而那個老喇嘛,也終于露出了一絲破綻來。

  周邊的那些惡鬼,如同聞到有縫雞蛋的蒼蠅,一股腦地圍堵上來,輪番攻擊,最后他終于被另一頭鹿頭人身的惡鬼,用角給頂中了胸口,一口鮮血就噴濺出來,然后瞬間,被一大堆惡鬼給淹沒。我們一直在旁邊焦急看著,見那邊一出狀況,劉學道盯了我們一眼,說此刻不上,跑也沒得跑,唯有沖!

  他話音剛落,身形便往前飛沖而去,口中高喊道:“諸位莫慌,貧道且來助你們!”

  此人渾身符箓燃燒,正好堵上了那個缺口。

  他這般的仗義,倒是讓旁邊幾個對他頗為不喜的喇嘛心生好感,百忙之中,露出了善意的笑容。然而一個陣法,失去一角,自然殘缺許多,就如同那真空球中,陡然破了一道口子,大量的惡鬼,都朝他這邊,傾瀉而來。

  劉學道雖然一身本事,但是剛才的幾次交鋒,倒也有些疲累,應付了幾息,不由得回頭高叫道:“你們二人,此時不上,更待何時?”

  他也是一個高傲之人,既然說出了這等話語,情形自然是危急到了極點,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各自拔出手中的劍,上前沖去。

  我的是鬼劍,而雜毛小道是雷罰,這雷罰上面殘破,本不應該用上,不過現在,是生死存亡之際,哪里能夠顧得上這些,唯有沖,沖,沖,方能有所生機。我的視線習慣性地往場中瞧了一眼,只見渾身黑霧裹挾的青山界飛尸正與面前惡鬼,斗得歡暢,它不斷地伸手,然后抓住一個,就往嘴里面塞。

  我沒有瞧多久,便已然撞上了一頭惡鬼,此廝三頭六臂,乃是漏網之魚。

  我一劍遞出,被它給緊緊抓住,手腳酸軟的我抽回不得,被它往懷里拉來,很快,沒有進入狀態的我左手就中了一拳,陰寒逼體,當我奮起還擊之時,兩只手都被捉住,將我壓倒在地,另外三只手頂住我的身子,張開細密牙齒的大嘴,便朝著我腦袋咬來。

  我奮力掙扎,但見一把劍刺入內里,雜毛小道在旁問我:“小毒物,你丫沒事吧?”

  我此刻的表現,確實有些軟腳蝦,于是老臉一紅,說腳滑了,當下也是發了狠,氣沉丹田,深呼吸,然后將惡魔巫手一起點燃,翻轉雙手,緊緊抓著這頭惡鬼的雙手,驟然激發之后,一冷一熱,如此冰火九重天,使得青面獠牙、三頭六臂的家伙在幾秒種之后,化作了縷縷青煙。

  雜毛小道略微有些詫異,說哎喲,你這一對手,還真的是好使啊!

  我得意一笑,說當然!

  雜毛小道贊同,說特別是右手,用得比較多。這話說完,他哈哈笑著閃開。我們開始了艱苦的作戰,中流砥柱,當然還要算是刑堂長老劉學道,此老雖然在剛才與飛尸的戰斗中有些表現失常,然而此刻卻是異常兇猛,截住了大部分漏出來的惡鬼,而其它,則由我、雜毛小道共同料理。

  我起初戰得還是生疏,隨著時間的持續,我的技法越加純熟,揮劍、刺,收劍、抓……

  戰至后來,我甚至不用想,都自己該如何閃避、何時出劍、何時出手,這些東西能夠給全憑著身體的反應,去行事,敵人一動,我便能夠知曉如何行動,而我雙手,開始涌進了好多陰靈之力。然而這東西便如同吃飯,并不是越多越好,我總是會撐住的,而且疲累,到了后來,簡直就是變得麻木,渾身僵直。

  所幸虎皮貓大人及時出現了,此君對付人,那是一等一的菜,見到都要繞著走;對付這些惡鬼,它簡直就是藝術家,金光色的鳥喙之上,鼻孔猛吸,不知道弄死了多少兇猛惡鬼。

  然而這般源源不斷,我們可有些扛不住,一番血拼之后,我身上也開始漸漸受傷起來,那些陰寒入體,肥蟲子奮力地與之糾纏。我抬起頭來,發現殺了無數,而面前的惡鬼不但沒有少,反而有越加洶涌的趨勢。而在場中,大部分那區域,都已經被那青山界飛尸散發的黑霧,所籠罩住。

  青山界飛尸不見了。

  洛右使不見了。

  在我們面前的,唯有那些源源不絕的各色惡鬼,奮不畏死地沖上來,然后化作縷縷青煙。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