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三十八章 受挫,陡現

  正主兒都不見了,我們在這里奮戰個毛線?

  這是我腦海中的第一個想法,隨后,雜毛小道也提出來了:“劉師叔,擒賊先擒王,我們這般耗下去,只會被這源源不斷的惡鬼給吞沒,精疲力竭而亡。這可不是法子,只有將那面鬼旗子給滅了,堵住源頭,我們方能夠有一線生機啊!”

  劉學道何嘗不明白此間原理,但是周圍的壓力,讓他抽不開身去,聽雜毛小道此番一提,便大聲叫道:“也罷,蕭克明,你和陸左幫我壓住陣腳,待我沖進陣中去,將那小賤人給擒住,免得這樣,源源不斷,耗死所有人!”

  我和雜毛小道聽他說的這話,往劉學道身后的位置一卡,齊聲唱諾道:“得令!”

  聽到了我們的承諾,劉學道稍微放寬了心,他雙手前拍,將涌上前來的數頭惡鬼驅散,然后吸氣、呼氣,那寬大的道袍鼓脹,人頓時就大了一圈兒,身形也拔高了幾十公分,與此同時,他的口中念念有詞地高聲唱諾道:“九曜順行,元徘徊,華精塋明,元靈散開……”

  此咒符一落,他周身青光蒙蒙,符文纏身,如同一只利箭,倏然沖向了前面黑霧翻卷的陣中。

  我們肉眼凡胎,并不能夠瞧見那黑乎乎的陣中,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只曉得劉學道破開無數惡鬼,躋身其間,頓時有無數鬼哭狼嚎,翻涌出來。而劉學道走后,我們所面臨的壓力,更加地沉重,無數從黑色濃霧中沖出來的惡鬼,緊盯著我們這邊的缺口,奮力前沖。第一百二十八回

  一時間我們猝不及防,被逼得連連后撤,在此之前,我們已經確定過了,剛才那個飛跌在地上的老喇嘛,不知道是不是受創過重的緣故,已然圓寂,了無生息了。

  戰、戰、戰!

  戰得我身子酥軟,腳步輕浮,全憑著胸口一股氣在支撐著。

  倘若這口氣跌落,只怕我也已經跪在地上了。

  我尚且如此,身上還有傷的雜毛小道,卻是更加不堪,此刻的他已經將雷罰給收入背后,在前一番的拼斗中,那把雷擊桃木劍,已然處于崩潰的邊緣,宛若玻璃。

  雜毛小道降妖除魔,最重劍技,不然身上符箓不多,光憑手腳,實力卻也要打半折以上,所以我將手中鬼劍交予他,專心使用惡魔巫手,與這些奔涌而來的惡鬼,貼身肉搏。我們兩個應付得狼狽不堪,不過所幸有虎皮貓大人給罩著,查余補缺,倒也是能夠勉力維系的。

  在我們奮力維持缺口的時候,因為劉學道的加入,場中又開始有了一些變化。

  到底是茅山宗的宿老,劉學道身上的手段,倒也讓人瞠目結舌,只見黑暗中傳來了好幾聲悶雷一般的炸響,那濃稠如墨的黑霧,便被驅散了幾分,我看到了劉學道的身影,在他身邊的,還有兩個虎背熊腰、身高兩米的黃巾力士。

  這黃巾力士,乃道教中最常出現的醬油角色,青色長褲,黃色頭巾,上身裸露,一身練過健美的肌肉呈古銅色,散發出力量的美感。這兩個黃巾力士雖說只是道門符兵中的小雜魚,但卻是劉學道給喚出來的,無論力量,還是神魂堅固,都比洛右使通過惡鬼墓喚出的無邊惡鬼,要高上好幾個檔次,故而金光閃閃,將周遭的火力都給吸引了一些。

  我們這邊的壓力,這次突然一松,沒有那種搖搖欲墜的感覺了。

  黑霧中,我并沒有見到洛右使,也沒有見到青山界飛尸,這兩者依然藏身于黑暗中,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而劉學道喚出黃巾力士之后,僅僅停頓了三兩秒,又陷入了黑霧中。滿天的佛音環繞石廳,之前的篝火早已被踢滅,我們都不解其意,勉勵維持。

  我旁邊不遠有一個老喇嘛,看著眼生,想來是日喀則或者拉薩過來的援兵,他的嘴唇一直在動,佛音來回擴散,突然他的眼睛一瞪,一道金光射入黑霧中。

  我感覺到有一股強大而堅定的意志,射入里間去,然后搜尋目標。第一百二十九回

  我心中狂震,這可是尹悅當日給我內參中,噶舉派最為玄妙莫測的“奪舍秘法”,即是將一種身體的心識,遷移到另一副身體上,或者是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達到控制還魂的效用?

  此法我當日還曾有期冀,想著倘若朵朵能夠學得,也多一條路子,實在到了萬難的境地,也能夠借尸還魂,重生天地。

  然而讓我遺憾的事情發生了,這名白教喇嘛的意志,并沒有連接到任何一活物,撲了一個空,不但沒有起到效用,反倒讓自己受了些暗傷。瞧到這神秘的奪舍秘法產生又湮滅,我的心狂跳不已,才知曉自己現在參與的,可能是我自出道以來,實力最鼎盛的一場爭斗。

  這一回,參與其間的每一個人,都是名動一方之輩,個個頂尖,反倒瞧不出太多的厲害來。

  沒待我將心情平復多久,場中突然平地起驚雷,一聲震耳欲聾的音爆陡然產生。

  轟隆隆……轟隆隆……

  我感到了一股巨大的氣浪,以場中為圓心,朝著四處散播而去,巨大的風壓,將我的頭發吹得飄揚起來,呼呼作響,凜冽的寒風如刀,刮在我的臉上,生疼。而我頭頂上正在滑翔的虎皮貓大人,因為空間氣流紊亂,竟然也把握不了力度,顫巍巍地朝著身后暗河處跌去。

  我閉上眼睛,半秒鐘之后睜開來,看到一道身影,從空中飛出,朝我們這邊斜斜跌落,瞧這模樣,竟然是剛才極為生猛的刑堂長老劉學道。

  這個實力在茅山宗里,名列前三的高明道人,進去還沒過一根煙的功夫,竟然像面口袋一般,給人活活扔出來,這是什么節奏?

  我有些發愣,雜毛小道卻是長劍連刺七八道,將前面的惡鬼逼開去,騰身而起,將劉學道給接住。

  哪知劉學道這廝身上所蘊含的力道太大,慣性又重,將雜毛小道給帶著往地上跌去,滾地葫蘆一般。

  啊……雜毛小道一聲慘叫,胸口的傷口崩裂,鮮血流出來。

  而此刻,我正與一頭肚子碩大,渾身皆是流膿癩子的惡鬼拼斗,它滿是細密利齒的嘴巴張得大大,想要咬我頭顱,卻被我用雙手頂住,左手嚴寒,右手灼熱,將它給一點兒、一點兒地化作了青煙,揮散而去。

  接應我的是兇殘的虎皮貓大人,此君吸了好多惡鬼之靈體,渾身霧蒙蒙的,仿佛也是一頭惡鬼一般,此刻從河岸邊倏然飛出,雙翅一震,竟然有讓人站不住腳的風力,從后面席涌而來,將這些個惡鬼,給重新刮會黑霧之中。

  我回過身去,俯身察看兩人的傷勢,但見雜毛小道還只是臉色慘白,胸廓有血跡洇出,但是刑堂長老劉學道,卻是面如金箔,呼吸遲緩,就如同臨終了一般。

  我嚇了一大跳,不知道他在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讓這個在我們面前宛若天神的老道士,變成這般模樣——難道他一進去,就放大招,梭哈了么?

  我又驚又疑,正詫異間,一聲宛若雷霆巨震的聲音,從天空中打落下來:“妖女休走!”我轉頭過去,但見老喇嘛般覺渾身金光燦燦,寶相莊嚴,宛若金剛像身,額頭皺紋深壑,似開一眼,憑空虛推一掌。

  這一掌推出,他原本無一物的左前方,頓時就跌落一個嬌小的身影,身穿緊身黑衣,正是那導致此處鬼氣森森的洛右使。

  她剛一現身,一道渾身黑色的青山界飛尸,也出現在我的視線中,揮手一抓,被洛右使給閃開去,五指抓在了巖地上,石碎,炸裂開來,而洛右使雖然借助了靈動至極的身法閃開,但仍被那碎開來的石子給擊打到,一聲嬌喝,好不凄慘。

  此刻露面的洛右使,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在她的后背,衣服有一道很大的裂紋,露出來的,是一道從脖子到屁股的抓痕,血肉模糊,顯然在剛才的拼斗中,她也受了重傷,才想著隱遁離開。

  然而她的這小伎倆,哪里能夠瞞住周圍這一群喇嘛,在被般覺上師阻止之后,她身形一扭,又遁入黑暗。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維系整個大陣的小喇嘛江白,突然扭頭,瞧向了暗河處,口中驚叫道:“怎么,會……”

  我不解其意,回頭過去,只見河道里水波翻涌,轟,一道巨大的水花沖天而起。

  然后,我看到那頭劍脊鱷龍跳出水面,尖銳的尾椎正在與一個小小的身影纏斗。這倆個家伙,自然就是失蹤久矣的小妖,和她的座騎劍脊鱷龍,然而讓人奇怪的是,本來已經被馴服了的劍脊鱷龍,突然瘋狂起來,奮力擺脫了小妖的控制之后,腦袋一扭,大大地張開了嘴,朝著我們這邊,似箭襲來。

  它的眼睛,紅如血,直勾勾地盯著陣中的黑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