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三十九章 臧邊鬼妖,舉手破陣

  若是光論肉體強度,整個大廳之中,除了那個完成金剛法身的老喇嘛般覺,沒有人,敢和這頭渾身都充滿了兇戾氣息的劍脊鱷龍去硬碰硬,所以當它從水中一躍而起,揮動四肢,朝著石廳中央,瘋狂沖來時,我們都側身讓開了道路,任由它沖了進去。

  我瞧這頭畜牲渾身的戾氣,便知道江白小喇嘛之所以會發出驚訝的叫聲,就是因為劍脊鱷龍已然脫離了他的控制。

  一道身影從我身邊飛掠而過,我一把抓住了小妖朵朵的胳膊,問怎么回事?

  小狐媚子一臉的氣急敗壞,說這畜牲剛才一直往水底深處沉,然后伏臥在那里,結果有一口黑色棺材漂了過來,那畜牲就有點兒不聽話了,她見那棺材內里,蘊積著讓人恐懼的力量,也不敢上前查探,只想著偷偷潛上來,告知與我,哪知這頭畜牲發了瘋,使勁朝著前方游去,便是那九尾縛妖索,也拉扯不住這畜牲。

  不知往前行了多久,小妖終于下了決心,手里黑了起來,那畜牲疼得直翻騰,終于肯回返,還與一艘古怪的小艇擦肩而過,回到這邊來的時候,那畜牲就造起了反,居然拼著神經癱瘓的危險,也要掙脫了小妖的束縛,沖上前去……

  小妖氣憤地大叫道:“待小娘將它重新捆上一回,讓它曉得我的厲害!”

  她本是個不服氣的性子,然而我哪里敢讓她上前冒險,趕忙攔住她,好言相求,使得她由怒轉喜,終于肯留下來,“照顧”我和雜毛叔叔。

  這邊撇下不談,那劍脊鱷龍沖入迷霧之中,嗷嗷一聲叫喚,立刻就是天翻地覆的鬧騰。

  幾秒鐘之后,我終于發覺了,它沖入此間,并不是要對付那些實力稍弱的惡鬼,而是聯手布置金剛胎藏陣的眾位喇嘛。但見黑霧隱沒間,那頭劍脊鱷龍伸出大嘴,朝著一個持法器、念咒訣的喇嘛咬去。

  然而能夠困住這么多惡鬼,以及青山界飛尸的陣法,哪里是這么一頭畜牲,所能夠憑借著蠻力而破的?那個閉目念咒的喇嘛口中念念有詞,突然間就睜開了眼睛,手中舉托的曼陀羅,光芒盡顯,立刻有一道看不見的阻隔,將這畜牲給狠狠地擋了下來,不得再進一步。

  不過即是如此,那劍脊鱷龍狂猛一咬,卻也使得其余六位喇嘛,身子一震,同氣連枝。

  我突然間就想明白了,這陣中的雙方,洛右使以及青山界飛尸,雖然一個想搶黑色石頭,一個不愿意,但自然都不想被人當作斗獸,不但給瞧了個干凈不說,而且還要在最后的時刻,被人漁翁得利,所以洛右使才會想逃,而青山界飛尸,雖然不想逃,但是卻也要召集助手,前來攪渾水。

  那劍脊鱷龍出現于天湖時,老喇嘛般覺便告訴我,說它并不是土著,而是別的地方,遷徙至此,而與它同時出現的,是我在湖底里所見到的那樽黑曜石棺柩。兩者一起詭異出現,自然是有著極深的淵源,天然的聯系。

  黑霧中的戰斗依舊在持續,日漸激烈,雙方似乎都拼了老命,而劍脊鱷龍對這個大陣的破壞,已經到了瘋狂的境地,完全不管自己會受到什么樣的傷勢,只管撞,奮力撞,將這陣法,給撞個崩潰了再說。

  而且此貨也是極為狡猾,它只朝一個人攻擊,它的目標恰恰就是最早之前出現的那個大喇嘛,他曾經因為和洛右使對掌而受了一些內傷,此后無論是追擊,還是布陣防守,都一直是在勉力維持,打醬油的角色,哪知被這畜牲盯上了。

  雖然有旁人分擔,但是他也承受了大部分的壓力,沒有幾分鐘,身子就開始搖搖欲墜起來。

  時間漸漸過去,囚籠里面的客人們開始了最后的瘋狂,而我們面前壓力,也開始增加起來,那些洶涌而來的惡鬼,一波比一波更強悍。

  雖然我的惡魔巫手能夠吸收負能量轉化,但是這無休止的攻擊,使得我搖搖欲墜,幾乎就要跪了。

  就在我和那個大喇嘛同時往后退,都有些挺不住的時候,一聲蒼老的、低沉的、綿綿回蕩的聲音,響了起來:“群賢畢至、高朋滿座啊,這么齊全的盛會,怎么沒有人,來知會我這老婆子一聲呢?”

  話音剛落,一道強勁的颶風從石廳的出口處,席卷而來,呼,只一下,便將那籠罩在場中的黑氣給全數吹散,顯露出了石廳下,本來的面目——洛右使蜷縮在場中,在她身邊,有二十多頭形態各異的惡鬼環繞,青山界飛尸化作了一團濃郁不散的黑霧,正承受著那些惡鬼的沖擊。

  而那頭劍脊鱷龍,則一退一進,不停地攻擊著臉色蒼白的大喇嘛。

  作為人類,果然還是比較適應清晰的視野,瞧完了場中的一切,我們的眼前一花,只見一個佝僂著腰身的藏族老太太,牽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子,出現在了我們身前。

  這邊身形一穩,我便被一道身影給撲到在地:“陸左哥哥!”

  來人自然是佛塔之中的鬼妖婆婆,還有我們家的朵朵。

  再次相逢,朵朵哭得跟淚人一般:“哇哇哇,死陸左哥哥,臭陸左哥哥,你這個大騙子,你騙了朵朵,你要把朵朵拋棄了……啊!”

  這小蘿莉眼淚鼻涕糊成一團,說得激動,一口,朝著我手臂咬下。

  啊……我忍不住疼,大聲尖叫起來——這個牙尖嘴利的小丫頭,咬得地方,竟然是小妖這狐媚子,給我留下來的傷口處。這小姐妹兒倆,還真的是心靈相通,連咬人都咬一塊兒,我原本已經到了崩潰邊緣處,此刻一番疼痛,不由得眼皮子發黑。

  不過抱著朵朵柔柔的身子,我所有的負面感覺,都仿佛被緩解了一般,心里面,被滿滿的幸福感所填充著——本以為要隔三年、或者再也見不到朵朵了,卻不知道,我們會這么快相見。

  剛剛從被“拋棄”的激憤心情中,平復過來的朵朵,瞧見我這般模樣,心兒不由得又軟了,拉著我的手哭道:“陸左哥哥,你怎么了,受傷了么?”

  我情緒變化太激烈,激動得說不出話語來,旁邊的小妖一把抱住了朵朵,開心地大聲叫喚:“朵朵,朵朵……”

  瞧見小妖激動的模樣,朵朵一陣委屈:“小妖姐姐,朵朵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了呢,嗚哇……”

  兩個小蘿莉抱在一起,失聲痛哭,而朝著缺口擁擠過來的這些惡鬼,全數都被帶著朵朵前來的鬼妖婆婆,給扛住。她老人家其實并沒有怎么動手,只是手指前伸,劃出了幾個藏文佛經來,當這些隱隱發亮的符文一接觸到了前沖而來的惡鬼,悉數化作了消融的冰雪,根本就無從前進寸步。

  她如此并未收手,而是前跨一步,低聲叫道:“江白助我!”

  懸空而立的小喇嘛江白點頭答應了一聲:“是,婆婆。”

  話音一落,他將脖子上面的舍利子項鏈取了下來,握于手中,快速念了幾句,然后手腕一抖,那舍利子便飛向了半空中,鬼妖婆婆回過頭來,瞧了一眼哭得雨落梨花的朵朵,喊了一聲:“朵朵我兒,心守靜虛!”

  話說完后,她佝僂的身子突然挺立起來,射出一道黑亮的光芒,激打在了那空中的舍利子上。

  我的眼睛,幾乎一直死死地盯在了那舍利子上,只見黑光一入內里,它突然就靜止了,大約在兩秒鐘之后,從這舍利子中,突然散發出一股五光十色的虹光來,四處擴散,漫天的佛音纏繞連綿,不絕于耳。

  這景象,與小喇嘛江白在湖底里展現出來的一般,但是又有著很大的區別,因為我分明從這里面,感受到了強烈的殺伐超度之意。

  持續的光明誕生,這舍利子中激發的佛光,普照在了每一個人的心頭,春陽融雪,那些從惡鬼墓令旗中,跳脫出來的諸般恐怖惡鬼,皆被如此一照,扭曲了身形,再也不復之前兇猛模樣,而是如同那灼熱的冰淇淋,軟軟地化開,連路都走動不得。

  三秒,僅僅只有三秒時間,那些給予所有人沉重壓力的惡鬼,竟然全數消融,成為了青煙一縷;而那懸空而立的古怪令旗,也在那一瞬間,符文飛速流動,然后有黑煙生成。

  倏然間,令旗化作了一團火焰,周圍有細碎的爆炸聲,噼哩啪啦,像電流交擊的聲響。

  啊——洛右使一聲凄厲慘叫,口中噴出一口血,吐在了同樣僵直不動的青山界飛尸臉上。

  吐完之后,她的身體似乎清明許多,右手作了一個古怪的手勢,卡在飛尸脖子處的飛劍終于飛抵了她的手上,不過因為沾污了太多臟物,此飛劍已然不能夠再次飛行。

  洛右使環繞一周,看著周圍這些喇嘛,還有我們,從脖子處掏出那顆羅浮鐳射石,高高舉起,厲聲說道:“讓出一條通道,不然我與這石頭,同歸于盡!”

  在那舍利子力量的照耀下,飛尸和劍脊鱷龍都被定住不得動彈,然而這光芒漸漸微弱,即將消失,瞧著洛右使這是要拼命的節奏,鬼妖婆婆點頭,說道:“你走!”

1條評論 to“第二十八卷 第三十九章 臧邊鬼妖,舉手破陣”

  1. 回復 2016/02/26

    ————

    虹化老喇嘛是被利用還是消失,作者選擇了利用。哦彌陀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