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四十章 旱魃,棺開

  在此處的喇嘛,并非來自一個地方,有白居寺的,有日喀則的,也有拉薩的,有人認識這鬼妖婆婆,有人卻根本沒有聽過,她說的話,自然不是個個都買賬。

  不過這話音一落,一個小喇嘛江白、一個老喇嘛般覺,還有另外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老喇嘛,都偏開了一線,大陣生機陡現,洛右使也沒有再多言,她咧嘴一笑,說了一聲多謝,接著,竟然將右手上面握著的的秀女劍,反手一下,捅入了自己的小腹處。

  她的這行為,讓我和雜毛小道都大吃了一驚,有點兒跟不上這個女人的思路,不知道她為何要自殘。

  然而這一劍過后,洛右使猛然將劍拔出來,一道三丈的鮮血迸射,人就已經化作了虛無。

  “血遁!”

  在我們身后平躺昏迷的劉學道不知道何時蘇醒過來,他瞧著洛右使此刻的奇怪行為,適時為我們答疑道。在他的語氣里,充滿了驚訝,顯然這一招,有著太多的神奇,和不可能之處。

  當那一道鮮血迸射,化作紅線,接近虛無的時候,一直沉默的鬼妖婆婆咧著沒有幾顆牙齒的嘴巴笑了:“走便走,留下東西來吧!”她伸手一抓,從虛空中,抓出了一顆黑黝黝的石頭來,順手一拍,冷哼道:“再留下點教訓!”

  虛無的空間中,出現了一聲悶哼,十分低沉,顯然那血遁而走的洛右使,被這一擊,受了很重的傷。

  而當鬼妖婆婆將那顆羅浮鐳射珠拿在手上時,一直懸停于空中的舍利子佛珠,也陡然變得暗淡無色,跌落下來,被鬼妖婆婆一把抄住,然后甩向了站立在巖地之上的小喇嘛江白。這舍利子的佛光一消失,那頭飛尸和劍脊鱷龍也開始醒轉,飛尸萎縮的眼睛,死死盯住了鬼妖婆婆手中,黑漆漆的羅浮鐳射石。

  沒有二話,它攜著一團黑霧死氣,便直撲而來。

  鬼妖婆婆將羅浮鐳射石收入懷中,伸掌一拍,與那尖銳的爪子對擊一下,然而這飛尸即使是到了此刻,力量和速度也冠絕所有,鬼妖婆婆本來停止的身子,又被打得佝僂,連退了好幾步,到了我們這邊來。

  所幸那些喇嘛倒也反應迅疾,立刻再次鎖陣,利用諧和之力,將這兩個家伙給封印牽制在此間,難以寸進。

  藏有倫珠上師虹光的羅浮鐳射石在手,沒有人想著再去追尋洛右使,即使她身受重傷,那也是以后的事情,此刻,所有人的目標,就是將面前這頭恐怖的飛尸,給封印住。不然,倘若給它逃脫出去,定然是一場大禍害。

  七位喇嘛將法陣的范圍收攏,不再留出缺口來,只是緊緊鎖著,不讓逃脫。

  然而法陣的力量,對靈體的束縛力遠遠大于實體,鎖在陣中的這兩位,一個是成了精的水獸,一個是體魄合一的僵尸,并不會為這真言疊加的法陣,所鉗制太多,在碾路機一般暴力的劍脊鱷龍帶領下,這個七人殘陣,有一些搖搖欲墜的感覺。

  我和雜毛小道都疲倦欲死,勉力站在諸位喇嘛身后,瞧著面前這簡直可以說是恐怖的飛尸,面面相覷,都有一種不敢相信的感覺。這飛尸,怎么會這么厲害?而且還越戰越勇!

  要知道,我們在青山界中央祭殿時,實力可不如此刻,而它,卻曾經被我一番胖揍,現如今丑小鴨變成了白天鵝,讓我們以為認錯了人。

  喇嘛們布的金剛陣雖然有些支持不住,但是他們每個人,卻都已經在這么長的時間里,將濃烈的戰意提升上來,當那頭劍脊鱷龍再次沖上前來的時候,那個大喇嘛移形錯位,與般覺上師,換了一方。

  此刻的般覺上師,渾身金光環繞,宛若佛陀附身,見這畜牲撲上前來,雙手便結了一個大金剛輪印,當頭印下。

  在密宗的理論里,雙手的十指,對外與法界佛性、宇宙本體而相通,對內,則與五臟六腑相連,手印結出諸般法,便能夠借助到佛陀菩薩的神通。而這大金剛輪印,在整個大手印的體系里面,屬于最富有攻擊力的一式,再加上老喇嘛般覺此刻的金剛法身,一擊之威,天地撲卷而下。

  飽受傷害的劍脊鱷龍,被這么一番拍中,腦袋頓時就往下砸去,轟然印在了下面的巖石地上,龜裂一般的紋路,蔓延了好幾米,尾巴那根鋒利的骨錐高高舉起,想要朝著般覺上師這里扎過來,然而這老喇嘛自信得很,根本就不瞧它。

  果然,當那尾錐曲到離老喇嘛還有一米的地方時,突然就像被抽掉了整個脊椎骨頭一般,軟弱地掉落下來,摔到了另外一邊,口鼻之處,皆有鮮血流了出來。

  我站得遠,但是卻能夠感受到這頭劍脊鱷龍的生機,正在緩慢消失,再無蹤影。

  身邊這大家伙陡然落敗,那頭青山界飛尸也急了,手往前招。

  呼——

  空間中有一聲呼嘯,般覺上師身子一矮,一樽巨大的黑曜石棺柩,擦著他的頭皮飛進了場中來。他紅色的喇嘛帽跌落,剛剛撿起來的時候,便聽到咔嚓一聲響,青山界飛尸已經不見了身影,而整個空間里,氣溫開始逐步地升高起來。

  我們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安然躺在石廳中央的那樽黑曜石棺柩,這口被符文銅錢劍射出許多眼口的大棺材盒子,周身開始散發出了灼灼的熱意,有一種將我們周圍的這些人,給烤干的恐怖感覺。

  突然間,我的心一凝滯,陡然想到,剛才與洛右使那惡鬼墓令牌召喚出來的惡鬼一番纏斗,這頭飛尸想來是吸收了不少陰靈之氣,滋補得很,雖然得不到羅浮鐳射石中的虹化力量,但是在這重重包圍里面,這飛尸莫非是準備鋌而走險,沖擊一下旱魃的境界?

  我這思索剛剛想到,便聽到那鬼妖婆婆一聲大叫:“趕緊開館,倘若這僵尸真的蛻化成了旱魃,我們誰也對付不了,只怕要請來山神庫拉日杰,方可將其降服了!”

  鬼妖婆婆的這一聲提醒,將所有人都震驚住了——居然還真的是旱魃?

  難怪如此熱浪滾滾,此物倘若成型,那高高巍峨的雪山,只怕也要被溶化,大量的雪水沖積,整個藏區,那就是一場災難了!沒有人敢耽擱,離得最近的般覺上師一步跨前,準備將那巨大的石棺給掀開來。然而既然是正在蛻化,那石棺自然是大股吸力存在,封閉得緊緊,般覺上師此刻便是用了巨力,也斷然是掀不開的。

  一時間,四五個紅袍喇嘛沖上前去,穩棺的穩棺,抬腳的抬腳,準備趕緊將這口棺柩,給打開來。所有人一陣忙亂,然而一時之間,使盡各種手段,卻總是打不開來,毫無辦法。不過那樽沉重的棺柩在此之前,曾被刑堂長老劉學道,用自己的法器擊打出了十數個孔洞,使其不能夠保持真空,形成那馬德堡半球式的模型。

  鬼妖婆婆一揮手,讓所有人走開,待人走散,她撫摸著這樽可以吸進一切負能量的黑耀石棺柩,發燙,火熱火熱的,氣浪逼人。她回頭看了可愛的朵朵一眼,又看了小喇嘛江白一眼,那眼神中,流露出了千般情感,與決絕。

  然后這些濃郁感情,在一瞬間收斂,那個鬼妖婆婆身形一晃,從那孔洞,倏然鉆進了棺柩之中。

  在我們所有人的關注之中,那棺柩在平靜了一兩秒鐘之后,開始劇烈地抖動起來。

  哐啷啷、哐啷啷,石棺在地上不停地顫動,偶爾還從地上跳高半米,里面的斗爭讓人產生了無限的聯想,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所以越加地讓人心焦。朵朵從相逢的驚喜中回過神來,看著這劇動的石棺,大叫一聲“干娘”,便想沖上前去。

  我一把拉住她,說別上前,小心!

  她回過頭來,淚水漣漣地說:“可是,可是干娘在里面啊!”小妖湊過頭來,問什么干娘?

  朵朵擔憂地望著那樽石棺,抽抽噎噎地說道:“你們都走了,結果朵朵知道了,哭得心都碎了,可是外面有陽光,我又不敢出去,就一直一直哭,然后干娘就安慰我,我就不依,最后她沒有了辦法,就說讓我作她的干女兒,她便帶著我來找你們,我就答應了,然后她囑咐了我一些東西,就帶我來了。干娘她人很好的,對朵朵也好……”

  我有些哭笑不得,這鬼妖婆婆,老態龍鐘,年紀一大把,存在于世,幾乎一百多年,她認朵朵當干女兒,不知道是她占便宜呢,還是朵朵占便宜?——要知道,我們喊那鬼妖婆婆,可都是叫“婆婆”啊?得,這輩份……

  不過緊要時機,這等小事也容不了我多想,石廳里的空氣越來越灼熱,一眾喇嘛,如臨大敵,死死地圍著這樽石棺,不敢有任何疏忽,小喇嘛江白也將降魔杵拿了出來,遠遠地朝著我喊道:“陸左、蕭居士,這旱魃一出,整個藏南地區都要遭殃,江白還懇請兩位伸出援手,務必將此獠扼殺在萌芽狀態,解救萬民于水火!”

  我拱手,說自當如此!

  話音剛落,只見那黑色石棺突然停了下來,那棺蓋砰的一聲,朝天飛去,然后兩道身影,從里面飛出來。

1條評論 to“第二十八卷 第四十章 旱魃,棺開”

  1. 回復 2015/01/08

    雪妖瑞朵

    這個可惡的絡右使絡飛雨豈不是在給那恐怖飛尸喂食么?難道他不知道飛尸吸收惡鬼陰靈豈不是越來越強大了么?這是什么節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