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四十一章 王

  這突如其來的一下,所有人的神經都緊繃起來,眼睛死死地盯著空中,那兩道身影。

  首先落地的,是一個矮小而佝僂的身影,那是鬼妖婆婆,只見她身上那藏族老婦人的打扮,幾乎都是一片焦黑,灼燒的痕跡明顯,而她整個人,都處于一種淡淡的虛無狀態,精神極度萎靡。而另一個身影,則懸浮于半空之中。

  此刻的飛尸,已經如同之前的那個普通女人,一般模樣,沒有了白毛,也沒有了黑毛,身上的綢衣悉數燃燒殆盡,只有一團黑色的死氣,將它的幾個重要部位,緊緊遮住。

  它的面孔如新,似那剛剛剝開的煮雞蛋,光潔細膩,只是這美麗的皮膚,僅僅蔓延到了胸口以下,便依然還是干臘肉一般的古尸模樣——顯然,它蛻變為旱魃的進程,生生被那鬼妖婆婆給打斷,使得它元氣大傷,眼中那紅光陡現,蘊含著濃濃的怒火,幾乎能夠將人整個兒,都給燃燒。

  懸空的飛尸,高高在上,如同君王,俯瞰著我們所有人。

  不過它只是匆匆掃量了一圈,便收回視線,死死地盯住了破壞它大事的鬼妖婆婆。

  我們在下方看著,總是感覺有一些怪異——凡事都在于對比,以前的飛尸,恐怖則恐怖矣,因為它是整體的,所以感覺上去,還是比較自然;而此刻,上身宛如普通女人,胸口一下,一具干癟癟的臘肉尸體,怎么看,都感覺實在是太不和諧。

  僵持幾秒鐘,大戰由一個來自拉薩的喇嘛,和這飛尸的較量中展開來。

  這個喇嘛修為高深,早就已經醞釀好了一口氣,騰的一下,便沖上半空。他手中的,也是一柄降魔杵,不過跟小喇嘛江白的紅銅材質不一般,他這降魔杵,主干的材質,卻是拿骨頭制成,瞧這尺寸,我估摸著很有可能,是人的大腿骨——藏傳佛教很多法器,都是取自于人的身體,這個跟藏民獻舍的理念相同。

  那降魔杵,似乎是件了不得的法器,上面瑩光蒙蒙,似玉,象牙白的環叮鈴鈴地響,讓我直皺眉,這等工藝品似的法器,能夠拿來拼斗么?

  然而他很快就讓我見識到了,騰空而起的拉薩喇嘛,降魔杵攜著一股念力,直杵飛尸心窩,那飛尸情緒正處于爆發之期,極其不穩定,暴躁、不安,見有人攻來,一聲尖嘯,它的聲帶在剛才蛻化的過程中,似乎有了一些恢復,讓人的耳膜嗡嗡直響,腦袋發暈,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看見那個拉薩喇嘛已經跌落在了暗河旁邊,渾身猩紅色喇嘛袍,悉數盡碎。

  但是,他手中那柄玩具式的降魔杵,在與其正面交鋒對抗的前提下,竟然沒有損毀,安然無恙。

  凡事有第一個,便會有第二個,第三個……

  危難當前,這里的所有喇嘛,對于剛才那個跌落河邊的同道慘狀,視而不見,涌上前來,有能力騰空的,早已出招,沒有能力的,則在下方做法,各自施展藏密中不傳之神通,一時間手段紛飛,花樣百出。

  朵朵不舍地放開了我的胳膊,上前抱住身子隱若的鬼妖婆婆,嬌聲問道:“干娘,你怎么樣了?呀,怎么這么燙?”

  那鬼妖婆婆臉色蒼白,不過卻并沒有多少擔心,淡定地朝圍上前來的我們,解釋道:

  “這具僵尸,也不知道是何年何代的,存世至少也有千年,而且它被葬在了絕佳的養尸地,避過一百年、五百年和一千年各一次的天劫,保住了性命,但神識卻已消減,厲害,十分厲害,它倘若能至旱魃境地,整體就會拔高一個境界,如人成神,到時候,能夠制約它的,整個藏地,除了那幾尊山神,恐怕就不出五個手指了!——只可惜,嘿嘿,它被我打斷了蛻化的過程。此刻,只要加緊,定能夠將其超度!”

  鬼妖婆婆說得自信,然而我們面前的那些喇嘛,卻并沒有按照她劇本上面來編排,幾息之間,又有兩個喇嘛被拍翻在了地上。即使成不了旱魃,這頭飛尸也已經得到了旱魃那種灼熱的屬性,整個空間中,如同待在鍋爐房里面一般,悶熱難擋。

  瞧見喇嘛們已經落敗三人,而小喇嘛江白一邊在拚死抵抗,一邊瞅向這里,我望了一下雜毛小道,他點了點頭,咬著舌尖,站起來,然后與我并肩子,沖上前去。

  飛尸已然停落在了地上,身如鬼魅,正在與幾個喇嘛拼斗,我與雜毛小道斷然插入,將其糾纏。

  我以前在神智不清的情況下,還曾經挫敗過這頭飛尸,此刻的心理優勢也有,口中九字真言一遍念,將身體調節至最佳的狀態,點燃惡魔巫手,然后朝著朝我這邊退過來的飛尸抓去。

  然而我這信心滿滿的一抓,并未見效,那頭飛尸連身子都沒有轉動,直接以背部迎擊,朝著我的手撞來。

  在接觸的那一霎那,我感覺自己像是被一輛東風重型卡車撞上一般,下盤不穩,人就朝著石壁上飛去。巨大的落差讓我心頭吐血,這飛尸為何會如此厲害,它往日,可不這樣啊?

  我飛臨半空中的身子一頓,然后滑落下來。

  我抬頭一看,卻是小妖朵朵,這小妮子并沒有瞧我,而是用雙目,緊緊凝視著前頭那個大展神威的飛尸。

  此刻與那飛尸交鋒的,卻是老喇嘛般覺。

  因為勁氣鼓漲的緣故,他整個人看起來比平日里要年輕許多,臉上的皺紋也舒展了,整個人呈現出一種金剛之軀——秘密大乘佛教,又稱為怛特羅佛教、密宗、金剛乘,依《大日經》、《金剛頂經》建立三密瑜伽,事理觀行,修本尊法。

  此刻的般覺,正是此法的巔峰狀態,渾身上下,堅如金剛。

  何謂金剛,金剛是指人們通常概念中的鉆石,這樣的強度,自然不會恐懼飛尸那一雙鋒利光寒的利爪,兩者一旦糾纏,那就是好一番的龍爭虎斗,讓人應接不暇,插不得手。

  在兩者之外,包括小喇嘛江白,還有一個受傷的喇嘛,總共四人分處各地,小心翼翼地盯著雙方,等待兩人的身影一錯開,便撲上前去。我掃量一眼,但見雜毛小道在我對面不遠處,手持鬼劍,正緩緩爬起來,想來是在我之后,給拍飛了出去。

  般覺上師與這飛尸劇斗一番,感覺力道太猛,略有些扛不住,回望左右,嘆了一口氣,說:“想來貧僧就要圓寂于此了……”

  他這一聲感嘆之后,眼神之中,就充滿了決絕,雙手回旋如圓輪,口中一鼓一吸,呈諸天曼妙法身相,眉頭之上,皺紋重疊,突然又生出一條如同眼睛般的深壑來。我愣住了神,卻聽到不遠處的鬼妖婆婆疑聲嘆道:“大金剛鎖輪法身,這般覺是準備用自己肉身為容器,犧牲自己,禁錮僵尸么?”

  但見般覺老喇嘛額頭突然長出了這一條很深的皺紋來,如眼,里面一道白色的光芒陡現,射在了他前方的飛尸身上。

  這光芒并沒有任何攻擊力,然而卻如同一根粘稠的絲線,將兩者勾連。

  那飛尸被這么一沾,仿佛預見了莫大的危險,身子一振,便想往上方飛去,然而它的身子剛剛一浮起,便如同被戳破的氣球,開始縮小起來,僅僅幾秒鐘,那飛尸便從一米六幾的個兒,縮至了一米五,而且還在繼續收縮。

  這奇異的現象使得它頓時嚇住,雙腳踏在地上,方才阻止。

  我們心頭震驚,沒想到般覺這老喇嘛,居然能夠將面前這強敵化至微塵,將其吸收入體禁錮?

  然而就在我們準備歡呼雀躍的時候,那頭飛尸一雙眼睛,突然就變得通紅,有無邊的熱力,從它的身子里,催散出來,在它腳下的立足之地,那巖石變得通紅,幾乎就要融化成了巖漿,而勾連在兩者面前的那根虛無白線,也開始燃燒起來,從中間斷開,黑色的冷火,倏然朝著般覺上師那處,蔓延而去。

  江白小喇嘛大叫不好,這飛尸準備強行催動旱魃修為,與我們同歸于盡了!

  我們嚇得半死,同歸于盡我不知道,但倘若這詭異火焰蔓延到了般覺上師額頭處,此人定然報銷。

  我來不及思考,將震鏡掏出,大聲喊道:“無量天尊!”

  這一聲大喊,催動了一大篷藍色光芒照出,居然將般覺上師那根白線上的火焰給撲滅,而且重重擊打在了飛尸身上——凝!它被一下定住,般覺上師后退幾步,臉色安然祥和,雙手卻開始瘋狂地結印,同樣在做這事的,還有其余四個能夠堅持的喇嘛。

  不過藍光消逝之后,那頭飛尸的注意力,終于轉移到了我的身上來。

  它剛一凝視,倏然就飛到了我的面前,火爐底里的灼熱溫度,將我的毛發給烤得卷曲,它平伸一掌,以不容我閃避的氣勢,若泰山,朝我拍來。我避無可避,咬牙拍出一掌。

  我心里很清楚,這一掌拍出,我必死無疑。

  然而一個黑點,出現在了我們兩人之間。

  雙掌交接,飛尸凝結住了身形,就著檔口,無數手印,打在了它的身上,一柄鬼劍也斜沖而來,時間仿佛凝固了一般,接著這頭飛尸睜開了眼睛,如此明亮,它輕輕地嘆道:“王!”

4條評論 to“第二十八卷 第四十一章 王”

  1. 回復 2015/05/02

    東方卡車

    為毛撞人的總是我

  2. 回復 2016/02/10

    陸左

    又是我的手下 龍哥的兄弟嗎

  3. 回復 2016/03/05

    東風重卡

    一樓的.你看錯了.他們說的是我

  4. 回復 2016/03/22

    東風重型卡車

    勞資睡的好好的,又被陸左狗日的揪出來撞人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